砰!

    青眼右手一挥,一道青芒犹如游蛇一般,自其手掠出,消失在天际。

    “我已用千里传音将此地情况传给殿主了!现在我们先回青龙殿吧!”

    说着,青眼便是带着青一和许凌天离开了醉春阁,而青二、青三和青四三人的尸体,自然是在青眼的吩咐下带走了。

    随着青眼离去,醉春阁空地,原本寂静的环境,重新喧闹起来,那些被许凌天吓走的人,重新来到空地之。

    瞧着一片狼藉的空地,众人目光闪烁不已,议论纷纷,当然最让他们讨论的话题,自然是卓的生死!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知道,卓的心脏被许凌天给挖了出来,恐怕不太可能活命了。

    “真是可惜了啊!这卓可是此次排位战崛起的黑马啊,实力和天赋极为恐怖,连大皇子皇甫无道都无法奈何的存在啊!”

    “这样的天才这样死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虽说在空地并没有看到卓的尸体,但他们都是知道,卓肯定是活不成了,而且这一消息,明日恐怕会在皇都疯狂的传播开来。

    醉春阁数千里之外,两道恐怖的身影互相交错,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周围空间随着两人的交手,皆是崩溃碎裂。

    砰!

    环形气浪扩散,两道身影各自后退数百丈,稳住身形,遥遥凝视着对方。

    “青木!你不要逼我,若是卓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会杀了你的。”吕寒天目光森寒地道。

    青木冷笑连连,道“吕寒天!你我同是天尊境巅峰,你真的觉得能够杀得了我?”

    目光一沉,吕寒天内心越加的焦急,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他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很想现在赶回去,可惜的是,青木却处处阻拦他。

    嗖!

    忽然间,一道青芒从远方飙射而来,落在青木手。

    “嗯?千里传音,看来青眼他们已经成功了!”

    青木目光露出一丝喜色,心神探入手的青芒,顿时一道道信息传入他的脑海之。

    不一会儿,青木缓缓睁开双眸,目光满是阴沉之色。

    “吕寒天!今日到这儿吧,我也不与你纠缠了!”

    青木面色难看的丢下这句话后,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吕寒天的面前。

    目光虚眯,以吕寒天的观察力,自然看出青木神色间的不悦以及一丝愤怒,显然方才的千里传音的内容,不是个好消息。

    “先回醉春阁再说!”

    吕寒天脚掌一踏,也是消失在了此地,他心一直在担心着卓的安危。

    回到醉春阁后,吕寒天很快注意到醉春阁内空地的狼藉景象,心的不安越加的浓郁。

    “不知道南天和卓他们怎么样了?”

    说着,吕寒天一刻不停的朝着雪月区域的厢房掠去,不一会儿,吕寒天重新出来,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无论是卓的厢房还是吕南天等一众幕秦郡天才的厢房,此刻都是人走茶凉了,这一幕看的吕寒天内心冰凉。

    “吕公子!可是要找幕秦郡的众人?”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吕寒天瞧去,只见身姿妖娆的徐娘缓缓自一处厢房走出。

    “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吕寒天眉头紧蹙地问道。

    徐娘颇为警惕的四处张望,旋即轻声道“你随我来!现在青龙殿的人,正在通缉你们幕秦郡呢,最好不要太张扬!”

    吕寒天目光微凝,看来青龙殿为了捉拿卓,连幕秦郡的人都不放过,实在可恨。

    说着,徐娘便是小心翼翼的带着吕寒天,朝着醉春阁一处不起眼的后门走去。

    在后门百米远处,是一片荒废的破败房屋,这是一片贫民区,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乞讨者的聚居地,在破败的小路,甚至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臭味。

    吕寒天和徐娘在小路走着,不时会引起那些路,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的注意,毕竟两人的穿着和气质,实在和这片贫民区格格不入。

    拐过一处巷弄,在这处巷弄的尽头,有着一座低矮的房屋,在这房屋之内,还亮着昏黄的油灯。

    咯吱!

    房屋骤然被打开,一名神色萎靡的青年,从屋内走出,其眼睑低垂,目光有着掩饰不去的哀伤。

    “逸涛!”吕寒天忽然叫道。

    这名青年身形一颤,顿时瞧见了门前的吕寒天和徐娘,先是一怔,旋即目光变得冷漠之极,冷冷地道“你怎么来了?方才你去哪儿了?”

    吕逸涛的态度,使得吕寒天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怎么了?”

    站在吕寒天身边的徐娘,踌躇片刻,一咬牙,低声道“吕南天死了!”

    闻言,吕寒天如雷轰顶,整个人愣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你说什么?南天死了?”

    “呵呵!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嘛?我父亲被青龙卫围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出现?若是你在醉春阁的话,那我父亲不会死的!”吕逸涛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

    而这么一喊,房屋内的其他幕秦郡天才,纷纷循声走了出来,自然也瞧见了站在门前的吕寒天。

    其不少人目光皆是露出欣喜之色,有吕寒天在,他们不用躲着青龙殿了。

    “吕兄!你不要意气用事,吕师伯当时若是在醉春阁的话,肯定会出来!既然没出来,应该是有事耽搁了。”落星和清莲连忙开口劝道。

    吕寒天声音低沉地道“逸涛,对不起!当时我被青龙殿殿主青木给拖住了,所以没来得及,真的很抱歉!那南天他……”

    说到这里,吕寒天嘴唇哆嗦,声音颤抖,吕南天毕竟是他的亲弟弟,这样死掉,他如何不悲痛。

    “青龙殿殿主?”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露出哑然之色,怪不得吕寒天迟迟不出现,原来是被青木拖住了,看来青龙殿来人是做了多方准备的。

    吕逸涛此刻也冷静下来了,他也知道刚才是他过激了,从灵戒拿出一罐瓷瓶,交给吕寒天道“父亲的遗体已经被我火化了,玄尊境的元婴毕竟太脆弱了,父亲的元婴没过多久消散了!”

    接过瓷瓶,吕寒天目光的悲色越加的浓郁,四尊境强者虽然拥有元婴,但能够元婴离体存活,至少也要金尊境,玄尊境的元婴太脆弱,无法存在太久,这一点吕寒天谁都清楚。

    目光越加的森寒,吕寒天冷声道“南天是被谁杀死的?”

    “青龙卫青四,不过因为卓的原因,已经被我杀了!”

    说到这里,吕逸涛目光骤然变得冷冽之极,道“不过,杀父亲的命令是青眼下达的,所以除了青四以外,主谋是青眼!”

    “青眼么?这笔账我会好好找这家伙算算的。”吕寒天杀气腾腾地道。

    吕寒天忽然环顾了下四周,疑惑的问道“卓呢?”

    此话一出,众人忽然变得安静了许多,甚至寂静的可怕!

    “怎么了?”吕寒天心有着一丝不祥之感。

    “卓他……死了!”徐娘忽然轻声地道。

    吕寒天怔住了,身躯甚至微微颤抖,双手放在徐娘肩膀,低沉的道“怎么可能?你说卓死了?”

    徐娘柳眉微蹙,低声叹道“虽然当时我不在场,但当时那些在场的人亲眼看见,那卓被一神秘之人,挖去了心脏,恐怕是不太可能活了!”

    吕逸涛等一众幕秦郡天才,脸皆是露出悲哀之色,卓身死的消息,徐娘之前已经和他们说过了。

    他们也是没想到,一直以来那般强势的卓,居然会死,甚至他们还不知道那杀死卓的凶手的身份。

    “杀死卓的是谁?是青龙殿的人嘛?”吕寒天咬牙切齿地道。

    徐娘摇摇头,道“那人并不是青龙殿的人,至于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那杀死卓之人,面相丑陋,岁数颇大的独臂男子。”

    闻言,吕寒天眉头微皱,目光满是森寒,那独臂丑陋男子他如何不认识,当时正是随着青龙卫前来的一人。

    “卓的尸体被青龙殿带走了嘛?”吕寒天再次问道。

    徐娘摇头道“没有,后来青帝赶来了,将卓给带走了!至于青帝到底想干嘛,我不太清楚。”

    “青帝?看来我必须要去皇城一趟了。”吕寒天目光闪烁的低语道。

    吕逸涛等人却是来到吕寒天身边,其吕逸涛道“大伯!皇城危机重重,你今夜过去恐怕不妥。”

    吕寒天摇摇头道“无妨!青帝陛下会给我一个面子的,至于你们还是尽早离开皇都,回幕秦郡吧!这皇都现在风起云涌,暗潮汹涌,这里乃是是非之地,留在这里对你们没好处。”

    说着,吕寒天不再多留,纵身一跃,便是消失在了天际。

    瞧着离开的吕寒天,吕逸涛等人皆是响起一阵骚动,站在吕逸涛身后的众多幕秦郡天才,基本都是看向吕逸涛。

    此刻,吕逸涛无疑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

    “我们明日离开皇都吧!大伯说得对,皇都乃是是非之地,我们小辈留在这里,实在是没什么必要!”

    吕逸涛轻叹一声,目光瞧向徐娘道“徐娘!我知道你们醉春阁有秘密出皇都的渠道,希望此次你能够帮助我们离开皇都!”

    “哦?我醉春阁凭什么要帮你们幕秦郡呢?”徐娘却是娇笑道。

    “因为吕寒天是我的大伯!”吕逸涛饶有深意地道。

    闻言,徐娘美眸微闪,轻叹一口气道“看来你的眼光吕南天还毒辣!那我再帮你们一次吧!明日一早,我会安排你们离开皇都的。”

    “多谢徐娘!”吕逸涛恭敬的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