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丈的龙躯,盘桓在金銮殿之,显得那般的威武霸气,如林般的黑色龙鳞,散发着刺眼的寒芒。

    瞧着空庞大的黑龙,无论是吕寒天还是青帝,都是在这一刻怔住了。

    他们也没想到,卓体内的龙魂,居然这般的庞大威武,特别是这只黑龙身隐隐散发而出的恐怖威压,即使是青帝都有点隐隐的颤动。

    这不是因为黑龙的实力青帝强,而是这只黑龙应该是更为高等的存在,那是无形所散发出的气质。

    “果然是不同寻常的龙魂!”

    青帝脸露出狂喜之色,这条黑龙给青帝的感觉极为强大,这绝对是极为高等的龙魂,若是能够将此龙魂纳为己用的话,他的实力将会大幅度提升。

    “你的主人已经没救了!一旦他死了,那么你也要跟着消失。与其消失,不如你跟着我吧。我能够带给你辉煌的前程的。”青帝抬头,目光狂热地道。

    庞大的黑龙俯视着下方的青帝,雄浑的声音缓缓响彻开来“龙魂乃是与生俱来的,你觉得有可能嫁接到你的身嘛?”

    黑龙开口说话,顿时使得青帝愣住了,眼前这黑龙不仅拥有灵智,而且还能口吐人语,青帝顿时意识到这只黑龙的不同凡响之处。

    心对于得到黑龙的渴望也越加的强烈了起来。

    “谁说不能?你只要与我定下契约,那么你能依附到我的识海之,成为我的龙魂!”

    说着,青帝袖袍一挥,在其掌心出现了一柄卷轴,淡淡地道“此乃契约卷轴,只要你与我签订这契约卷轴,那么你能够从卓身脱离,嫁接到我的身。”

    黑龙目光一凝,淡淡地道“没想到你身居然拥有契约卷轴,这东西应该是远古之物吧!不过你当我是傻子嘛?契约卷轴签订下来的话,那我岂不是要成为你的奴仆般的存在了?”

    青帝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难道你有选择么?这卓撑不了多久了,若是你不选择我的话,你将会随着这卓死亡而消失,难道你这么甘心消失么?”

    嘴角的弧度越加浓郁,青帝胸有成竹,毕竟卓现在的状态不太可能撑太久,他知道这只黑龙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看来你很有自信,不过本龙爷的选择恐怕会让你失望的。”

    黑龙猛地咆哮一声,瞬间俯冲而下,硕大的龙爪一挥,便是将卓抓入龙爪之,旋即猛地一头栽进那大殿之的那块巨大黑洞之。

    “嗯?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这卓必死无疑,你带着他走根本没用。”

    青帝冷哼一声,纵身一踏,恐怖的青色劲气,犹如狂风海啸般,自其周身暴掠而出,接着一掌轰出,想要阻止黑龙进入那黑洞之。

    黑龙目光森冷,硕大的龙爪探出,附着着恐怖的墨黑色雾气,同样朝着那青帝轰去。

    轰隆!

    青帝势如破竹,直接将黑龙的龙爪轰碎,接着只见青帝纵身一跃,想要抓住黑龙另一只龙爪的卓,不然黑龙带走卓。

    黑龙目光满是决然之色,龙爪一抛,卓顿时被其抛入了那深渊般的黑洞之,随后巨大的龙尾一摆,对着青帝轰去。

    “没用的!你只是魂体,而且还这般的虚弱,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将卓抛入龙脉之地内,但在我看来,那卓已经是个死人了!”

    青帝冷哼一声,右手成爪,恐怖的青色劲气掠出,重重的轰在龙尾之,刺耳的爆炸响起,黑龙的龙尾顿时被青帝轰的碎裂成齑粉。

    不过,青帝也是在这股力量余波下,节节后退,目光变得凝重之极。

    黑龙庞大的身躯,在与青帝的几次交战,变得越发的黯淡,趁着青帝后退的瞬间,咆哮一声,顿时化作一缕黑色雾气,钻入了黑洞之。

    “该死!”

    青帝来到黑洞入口,瞧着下方漆黑一片的深渊,目光闪烁不已。

    下方深处是龙脉所在之处,他青帝虽然实力恐怖,但想要进入龙脉可还不够格,毕竟里面的庞大的龙脉之气是极为排斥他的。

    而卓身具龙魂,不但不会被排斥,而且还是得到龙脉之气的滋润,这是为什么想要开发龙脉,只有身具龙魂的强者才能办到。

    “青帝陛下,看来你白忙活一场了啊!”

    四方壁垒之,吕寒天幸灾乐祸的嘲弄出声,在青帝欺瞒他,借助龙脉之气想要剥离卓龙魂的时候,吕寒天已经对青帝毫无好感,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敬意。

    “哼!吕寒天,你好像很高兴本帝失败啊!”

    青帝目光微转,汇聚在吕寒天身,脸满是森寒冷意。

    袖袍一挥,吕寒天周围的壁垒,顿时被青帝解开,旋即青帝脚掌一踏,瞬间欺进吕寒天身前。

    瞧着面前掠来的青帝,吕寒天面色大变,脚掌一跺,顿时凝聚出无数的血色枪影,在他的周围形成一道极为恐怖的枪意领域。

    “你太弱了!”

    青帝摇摇头,右手缓缓探出,轻飘飘的印在吕寒天的枪意领域之,只听咔擦响起,其枪意领域瞬间碎裂,化作齑粉。

    噗嗤!

    吕寒天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连连后退,身形踉跄不稳。

    “本帝先不杀你,只封你修为!”

    一道冷漠的声音自吕寒天背后传来,接着一只手猛地轰在吕寒天的脊背之。

    瞬间,一股澎湃的元力侵入吕寒天体内,使得其体内的元力,瞬间停止流动,而他的经脉仿若凝固住一般,根本无法调动元力。

    “青帝!你为何要这么做?”感受到体内被封住的元力,吕寒天面色微变的道。

    “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此地龙脉开启的方法以及本帝身的契约卷轴,你都知道了,所以本帝是不可能放心让你离开金銮殿的。所以,你还是在皇宫地牢呆一辈子吧!”

    青帝目光淡漠,袖袍一挥,便是带着吕寒天离开金銮殿,朝着皇城深处的皇宫地牢掠去。

    吕寒天他是不打算放走的,毕竟龙脉的开启方法,以及他青帝身拥有契约卷轴这等至宝都被吕寒天知道了,青帝又怎么会放心呢?

    契约卷轴乃是青帝无意间,从一处远古遗迹得到的,这卷轴即使是在远古都是极为稀有的存在,若是传出去的话,难保东土一些恐怖强者,会前来青玄皇朝强取豪夺。

    青龙殿内,青木坐在王位,面色难看扭曲,凝视着下方的青眼、青一以及许凌天三人。

    “青龙卫死了三个,连最重要的卓也死了,青眼,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青木大声呵斥地道。

    青眼低头不语,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他知道现在解释的话,只会越抹越黑,干脆闭口不言。

    眼见青眼沉默不语,青木冷哼一声,继续道“那么卓的尸体呢?”

    “启禀殿主,卓的尸体被青帝带走了!”青眼小心翼翼地道。

    青木闻言,眉头微皱,他没想到青帝居然也来横插一脚。

    “我们是不是应该向青帝要人啊?”青眼偷偷打量了青木一眼,轻声道。

    “不必了!既然是青帝要过去了,我们不用插手了。”摇摇头,青木淡淡地道。

    忽然,许凌天出列,低沉的道“殿主,既然这卓乃是龙家遗脉,那说明其所在的家族,恐怕也都是蕴含着龙家血脉,不如……”

    “青五所说的不错,既然那卓乃是龙家遗脉,显然幕秦郡的卓家应该全是龙家后裔!我们若是将卓家全部抓起来,交给总殿的话,应该也算是大功一件。”青眼连忙接口道。

    青木点点头,道“据说那卓家仅仅只是幕秦郡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而已,这事情青眼你去安排吧!捉拿卓家可不要像此次这样。”

    青眼连忙拱手道“殿主放心,此次青眼必会将卓家族人全部带回青龙殿。”

    “嗯!你们下去吧,记得要捉活的,活的价值死得要大很多。”青木挥挥手,有些森冷的嘱咐道。

    青眼连忙应是,便是带着青一和许凌天离开了大殿……

    第二日,当和煦的日光,还未升起的时候,吕逸涛一种幕秦郡天才,在徐娘的安排下,偷偷的离开了皇都。

    与此同时,卓身死的消息,在整个皇都之,以一种狂风暴雨的速度,在急速传播着,几乎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一名绝世妖孽这样陨落了,真是可惜了啊!”

    “据说那卓乃是龙家遗脉,这等秘密被青龙殿得知了,所以派人前来围剿那卓。”

    “青龙殿的势力可不是五大家族能够的,势力要强大太多了,这卓在青龙殿围剿下,最终也是难逃一死啊!”

    一家酒楼内,坐在酒桌的众人,皆是激烈的议论着关于卓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扼腕叹息。

    不仅是叹息卓这么个绝世妖孽陨落,更是可惜两日后,卓与皇甫无道的最终一战,恐怕此胎死腹了。

    原本许多人还很期待卓和皇甫无道的再一次战斗,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实现了。

    酒楼内,一处酒桌,一老一少正在慢慢的斟酌饮酒,默默听着周围的议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