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空,手持长枪,杀意凛冽,直掠而来的青年,黑袍男子瞳孔紧缩成针,目光露出一抹惊惧之色。

    他能够感受到卓身的强烈杀意,他知道此子必然是要杀他的。

    大喝一声,黑袍男子自怀掏出一枚黑色符,在这黑色符表面,绘制着似钟似鼎的图案。

    猛地将其捏碎,无数的黑色光华,环绕在黑袍男子身周,竟是在其身前化作了一道钟鼎形状的防护罩。

    轰!

    骨枪如期而至,瞬间抵在这钟鼎防护罩表面,无数火星伴随着金铁交鸣的声音,暴掠而出。

    “嗯?这防护罩好特啊!”

    凝视着黑袍男子身前的防护罩,卓目光虚眯,露出一抹惊色。

    蹬蹬蹬!

    在骨枪的反震力之下,黑袍男子顺势后退数十步,目光忌惮的凝视着对面的青年,冷冷地道“此乃钟鼎符,是圣主大人赐予我们圣宗长老的护身之物。”

    “你不仅杀死我们圣宗弟子,而且还逼得本座使出钟鼎符,你此举已经算是大逆不道了!现在奉劝你一句,立马束手擒,跟我们去圣宗大殿,到时候圣主可能会对你从轻发落。”

    卓却是冷笑道“你现在都已经犹如丧家之犬了,有资格让我束手擒嘛?”

    “而且,你真的以为,拥有着所谓的钟鼎符后,我杀不了你么?”

    说着,卓脚步一跨,瞬间来到黑袍男子身前,手骨枪一甩,玄奥的意境之力扩散开来,使得力量暴涨数倍。

    砰!

    顿时间,身处于钟鼎符内的黑袍男子,猝不及防间,被骨枪正面击,整个人犹如皮球一般,抛飞开来。

    轰隆!

    砸在地,黑袍男子吐出一口鲜血,目光阴沉到极点。

    钟鼎符虽说能够抵消大多数的攻击,但还是会有一部分的攻击,会透过钟鼎符抵达到黑袍男子的身前,使得黑袍男子伤加伤。

    砰砰砰!

    刚落入地面的黑袍男子,还没回过神来,卓再次掠来,手骨枪更是毫不客气的将他挑起。

    顿时间,黑袍男子犹如皮球一般,在半空来回的被打来打去,而且每一次攻击,都让得他伤势更加严重一分。

    这一刻,黑袍男子又哪里不知道,眼前这青年的目的,竟是打算通过一次次的攻击,想要将他活活耗死在钟鼎符之。

    周围众人瞧着那毫无反抗之力的黑袍男子,目光几乎麻木了,高高在的圣宗长老,此刻,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一名平平无的青年,这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虐。

    “这位小友,你不能杀纳兰兄,不然的话,圣宗真的不会放过你的。”

    瞧着黑袍男子如此狼狈,白老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口劝解道。

    卓目光森冷,完全不理会白老的话语,这黑袍男子多次欲要置他于死地,他卓又如何能够轻饶?

    砰砰砰!

    卓手下动作不慢,依然孜孜不倦的轰击钟鼎符,而身处在钟鼎符内的黑袍男子,神色越加的萎靡,目光内的惊惧之色越加的浓郁。

    山门,白老目光闪烁,脚掌一蹬,直接朝着山门内掠去,他打算去将此地的情况通知圣宗长老。

    卓自然注意到白老的离去,他并没有刻意阻止,而是慢条斯理的骨枪一甩,将黑袍男子一次次击飞,使得黑袍男子倍感屈辱。

    嗖嗖嗖!

    一道道破空声掠来,顿时间,在山门之,出现了十二道身影,这些身影为首两人,气息极其强大,分别是身着红色和绿色长袍的男子。

    其红色长袍的男子大约三十多岁,嘴角满是胡渣,眼睑下垂,略有些颓废,而另一名青色长袍男子则是一名佝偻的老者,这两人所展现的气息都极为强大。

    “圣宗的左右护法,居然左右护法都出动了!”

    瞧着这行人为首的两人,众人目光皆是露出一抹震撼之色,这左右护法乃是圣宗之,地位仅次于圣主的强大存在,实力都在四尊境之,在圣宗内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

    “你们看,左右护法后面跟着的竟是圣宗十大长老,这阵势太恐怖了!”

    很快,不少人的目光,注意到左右护法身后的十道气息同样不弱的身影,这十人乃是圣宗赫赫有名的十大长老,也是圣宗内所有长老,实力排在前十的存在。

    “哈哈!小子,你完蛋了!我圣宗左右护法带着十大长老前来,你必死无疑,若是识相点的话,最好立刻放过我,或许我们圣宗会给你留一个全尸的。”

    黑袍男子也是注意到,山门忽然前来的左右护法等人,不由得癫狂大笑,瞧着卓的目光,更是噙满了嘲弄之色。

    左右护法实力很强,皆是在玄尊境巅峰,而十大长老也不弱,个个都有玄尊境初期的修为,这样的阵容,足以碾压任何的皇极境,甚至一些弱小的玄尊境都能够碾压。

    卓的实力很强,黑袍男子这点确实承认,不过在他看来,这卓再强也不可能是四尊境强者,所以在左右护法到来的瞬间,他知道卓死定了。

    “放过你?看来是你想多了!”

    卓摇摇头,右手一抖,骨枪犹如毒蛇一般,以刁钻的角度,猛地刺入黑袍男子身前的钟鼎符之。

    叮!

    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开来,与此同时,骨枪枪尖爆发出一抹极致而妖异的蓝色。

    这一枪,卓不再留手,将枪意催发到了极致,骨枪也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锋锐。

    “没用的!你击打了那么多次都无法破去钟鼎符,这一次也一样。”黑袍男子哈哈大笑,目光满是嘲弄之色。

    “那可不一定!”

    卓依然面无表情,右手一捏,枪尖那抹妖异的蓝,猛地暴掠而出,四溢开来,化作无穷无尽的蓝色枪影,而骨枪的威力也是达到了极致。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起,钟鼎符表面的裂缝,逐渐的扩散,最终在黑袍男子惊愕的目光,碎成了无数碎片。

    噗嗤!

    枪影闪掠而过,一根断臂带着淋漓的鲜血,猛地冲天而起。

    “啊!”

    黑袍男子捂着空空如也的右臂,歇斯底里的惨叫,但更多的却是惊恐之色。

    他引以为豪的钟鼎符,居然在这个关头,这般轻而易举被破了,他实在是难以置信。

    瞧着面前,手持长枪,目光森冷的青年,黑袍男子终于恐惧了,害怕了,甚至后悔了。

    千不该万不该,他为何要招惹这么一个煞星?

    “不要杀我!我乃是圣宗长老,左右护法在那里,你一旦杀了我,那么左右护法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捂着空空如也的右臂,黑袍男子不断后退,全身发颤,声音哆嗦。

    “放心,我不会杀你……”

    卓摇摇头,吐出的话语,顿时让得黑袍男子轻吁一口气,只要他不死,那么左右护法他们必然能够救下他,到时候,此仇再报也不晚。

    轰!

    一只洁白的手掌,猛地轰在黑袍男子的下腹部,一股强烈的元力侵入黑袍男子体内,竟是将腹部的丹田直接给粉碎掉。

    “你……居然废了我的丹田?”

    一口鲜血吐出,黑袍男子瞳孔紧缩,愣愣的盯着面前冷漠的青年,双目逐渐充斥着血色,胸口满是愤怒之色。

    丹田被废,那他以后彻彻底底是个废人了,这对于他来说,根本是个生不如死的结果。

    “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但我会废了你,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缓缓收回手掌,卓淡漠地道。

    “小子!放开纳兰长老。”

    一道大喝声骤然传来,只见山门空的左右护法,已经带领着十大长老,降临在距离卓不远处的半空。

    “呵呵!我这将这废物还给你们。”

    卓淡淡一笑,抬起脚,猛地踹在黑袍男子胸口处,顿时间,后者腰身佝偻如虾,倒飞而出,被左右护法接住。

    左右护法右手一抚,将黑袍男子接在手,当他们发现黑袍男子的丹田被废了之后,目光顿时变得阴沉之极。

    “你竟敢废纳兰长老的丹田?你知不知道,纳兰长老乃是我们圣宗人,你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啊!”年岁大点右护法大喝出声,惊怒交加。

    “两位护法,你们可要给我做主啊!此子实在太可恶了,竟敢废我丹田,而且此次派出的二十位精英弟子也被他所杀,此子该杀该死啊!”黑袍男子歇斯底里地大叫道。

    左护法眉头微蹙,淡淡地道“纳兰长老尽管放心,此子竟敢杀我圣宗弟子,更是将我圣宗长老给废掉,若是不杀此子,如何以儆效尤。”

    说着,左护法对着身后的十大长老吩咐道“十位,你们出手将此子给捉拿下来吧!”

    “是!”

    十大长老点点头,脚掌猛地一踏,化作十道虚影,顿时间,将卓团团围住,玄尊境初期的恐怖气势,更是暴掠而出。

    “圣宗十大长老啊!太恐怖了,此子完蛋了,这种阵容,此子是不太可能逃脱得了的。”周围众人议论纷纷,皆是摇头叹息。

    “杀!”

    十大长老大喝一声,化作十道流光,猛地对着央处的卓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