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束手擒,性命掌握在你们圣宗手,你觉得可能么?”身处在十方魂杀阵内,卓冷然笑道。

    “嗯?现在你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居然还敢违抗么?”左护法冷漠地道。

    卓摇摇头,淡漠地道“你们圣宗大殿我会去的,不过不是被你们押去的,而是我闯去的。”

    说着,卓大喝一声,一股更为炽烈的金芒暴涌而出,整个人的形态由三头六臂,化作了四头八臂。

    轰隆!

    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自卓的体内暴掠而出,接着十方魂杀阵缠绕在卓身的无数血色丝线,竟是全部被崩裂了开来。

    “直接给我裂吧!”

    卓仰天嘶吼一声,八只臂膀猛地锤向虚空,恐怖的力量,竟是以他自身为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这片空间居然开始出现了裂痕。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彻开来,十方魂杀阵所形成的结界,居然在这一刻,彻底的土崩瓦解,而那十座石像,也是无法承受这般恐怖的力量,竟是彻底碎成了齑粉。

    噗嗤!

    坐在石像之的十大长老,皆是吐出一口鲜血,朝着四方倒飞而出,神色萎靡到了极点。

    而在他们的目光,却是充斥着浓郁的而不可置信和恐惧之色,十方魂杀阵居然这么被破了。

    这青年太恐怖了点吧,难道一开始此子一直都在隐藏着实力么?现在才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左右护法脸满是惊怒交加之色,他们也没想到眼前这青年,居然胆大妄为,敢擅闯圣宗。

    更加让他们震撼的是,十方魂杀阵居然被他破掉了,此子的实力之强,有些超乎两人的意料之外。

    一红一蓝的可怕劲气,自两大护法体内暴掠而出,在虚空之化作了红蓝圆盘,一股震慑天地的恐怖气势,自红蓝圆盘内散发出来,隐隐有着让天地颤栗的趋势。

    “天地圆盘,唯吾为尊!”

    左右护法大喝一声,那庞大的红蓝圆盘,带着奔雷般的恐怖威势和响声,轰隆隆的对着下方的卓砸去,所过之处,空间崩裂塌陷,恐怖之极。

    “此枪有魂,名为枪意……”

    卓大喝一声,八只臂膀同时使出了登峰造极的枪意,顿时间,无数幽蓝色晶体凝结,在他的身前化作一柄巨大威武的蓝色巨枪。

    嗖!

    犹如离弦之箭般,蓝色巨枪猛地飙射而出,划破虚空,瞬间轰在了那虚空的红蓝圆盘。

    轰隆隆!

    恐怖的爆炸之声,在这一刻,猛地响彻而起,偌大的蓝色巨枪与旋转的红蓝圆盘,在虚空之瞬间交接在一起,随后全部凝滞了下来。

    “直接给我破吧!”

    八只臂膀,手持八柄长枪,卓脚掌踏在虚空,化作一缕光箭,瞬间抵达空蓝色巨枪的枪柄之,随后八只臂膀再次重重的砸了下来。

    这一砸所爆发的力量,惊天动地,几乎连周围的虚空,都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随后僵持在半空的红蓝圆盘表面,竟是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咔擦!

    最终,红蓝圆盘,在众目睽睽之下,彻底的崩碎成了无数的齑粉,而蓝色长枪则是势如破竹,直掠而出,瞬间朝着那依然目瞪口呆的左右护法掠去。

    “左护法,你我联手挡住这蓝色巨枪!”

    右护法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大喝一声,右手一甩,红色劲气暴涌而出,左护法动作也不慢,体内也是掠出蓝色劲气。

    蓝红劲气交织在一起,化作一轮太极八卦图案,环绕在两人身前,欲要彻底挡住那蓝色巨枪。

    轰!

    蓝色巨枪威力确实恐怖,抵在太极八卦图之,竟是使得这八卦图不断的颤动摇晃,使得左右护法内心忐忑不已。

    砰!

    最终,蓝色巨枪由于气力不济,在太极八卦图的消耗下,彻底的消失。

    左右护法轻吁一口气的同时,一道破空声猛地掠来,只见那卓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他们方,八只臂膀挟裹着滔天的气势,猛地轰了下来,吓得两人心脏砰砰直跳。

    轰隆!

    此次,卓是真正的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再配合登峰造极的枪意,将这一击的力量发挥出到了极致。

    毫无例外,左右护法身前的太极八卦图,竟是直接被轰碎,随后一柄森寒的骨枪枪柄,重重的轰在左右护法的胸口之处。

    噗嗤!

    左右护法竟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砸在了山门之前。

    这一刻,山门下变得一片的寂静,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他们只是屏住呼吸,默默瞧着这一幕。

    在长久的寂静之后,哗然之声、喧闹之声以及议论之声,在山脚下,人海之,连绵不断的席卷开来。

    左右护法再加十大长老,这么一个强悍的阵容,原本在众人看来,拿下眼前这青年是十拿九稳的,但现在出现在他们的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十大长老所形成的十方魂杀阵被破,左右护法联手更是被强势击破,现在狼狈如丧家之犬。

    太强大了,眼前这青年所展露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

    山脚下,不少年岁不大的小辈,凝视着卓那道不算宽厚的身影,目光满是崇拜之色。

    卓的岁数与他们相差不大,但却能连败圣宗十大长老以及两大护法,这种成根本是这些少男少女心的梦想。

    现在卓实现了,所以这些小辈不由自主的将自己代入卓的身,脸反而卓本人还要更加兴奋和高兴。

    卓不再理会左右护法,脚掌一踏,进入了山门之,此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是找到圣宗的悟道岩壁,在里面待三年,从而悟出天地大势来应付三年后的魔物入侵。

    “左右护法!此子擅闯我们圣宗,我们该怎么办?”

    十大长老此刻纷纷汇聚在山门左右护法之前,他们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想他们圣宗赫赫威名,今日却被一名乳臭味干的小子强势闯入,这是狠狠的打脸啊!

    “哼!走,我们去通知圣主大人,此子实在太狂妄嚣张了,居然敢擅闯我们圣宗,绝对不能饶恕。”

    左右护法面色阴沉,冷哼一声,便也是朝着山门内掠去,显然是打算去通知圣宗圣主。

    “圣主大人?”

    十大长老面面相觑,目光皆是露出一抹震撼之色,圣宗圣主向来行踪诡秘,神龙见首不见尾,极为神秘。

    恐怕也唯有地位仅次于圣主的左右护法才知道其行踪,现在左右护法都这样说了,恐怕此次圣主真的要出山了。

    说着,十大长老也是化作虚影,消失在了山门之,很快淹没在那虚无缥缈的云雾之气。

    此刻,最震惊的莫过于山脚下的众人,他们都是愣在当场,今日圣宗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这开山大典也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

    特别是那些测试合格的小辈,此刻都是哭丧着一张脸,因为卓的原因,他们直接被晾在了一边,圣宗对于他们已经无暇顾及了,也不可能安排人带他们前往圣宗内部。

    “那青年到底是谁?闯入圣宗又是何目的?”

    这一切的疑惑,萦绕在众人的心头,使得众人心头痒痒的,但没人敢踏入圣宗山门一步。

    早在以前,圣宗已经规定,非圣宗之人,不可踏入圣宗,一旦踏入,格杀勿论。

    ……

    踏入山门的瞬间,呈现在卓面前的是一座拾级而的白色阶梯,在这阶梯之,萦绕着遮蔽视线的白色云雾之气,看去神秘而美丽。

    “圣宗应该在这阶梯尽头!”

    低声喃喃着,卓右手屈指一弹,一件白色制服顿时出现在手,这白色制服乃是卓在击杀圣宗弟子的时候,偷偷收入灵戒的。

    虽然卓是打算闯圣宗,但还没必要那么大摇大摆的,因为他知道这圣宗里面可是有着不少威力很强的禁制。

    而且圣宗里面高手众多,虽然他单枪匹马可以击败左右护法这等存在,但这偌大的圣宗,玄尊境武者恐怕也不少,若是一起的话,那他卓也要够呛。

    除此以外,圣宗还有那神秘的圣主,他很清楚这圣主修为绝对在左右护法之,而且还可能左右护法强大许多,所以这不得不使得他谨慎行事。

    穿圣宗弟子的制服后,卓脚掌一踏,整个人一溜烟消失在了白色阶梯之。

    在卓离开后不久,左右护法以及十大长老急速掠来,发现阶梯并没有卓的身影,他们的脸色皆是阴沉到极点。

    “这家伙溜得倒是挺快的!”左护法冷哼地道。

    右护法目光闪烁,道“左护法,我们联手请缨,前往圣主峰,请圣主出手吧!”

    “嗯!此子实力确实恐怖,若是我没猜错,此子至少已经拥有至尊境初期的修为了,唯有圣主才能够压制住此子!”

    左护法点点头,脑海想起卓那恐怖的身姿,到现在还有这一丝心有余悸之感,此子太恐怖了!

    “哎!据说此子原本是参加测试加入我们圣宗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那纳兰匈,真是猪一样的脑子。”十大长老,一名长老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左护法摇摇头,道“既然都已经发生了,此事不用提了,现在要面对的是,如何将那青年早日捉拿下来。”

    “左护法说得对,我们先去圣主峰吧!”

    右护法点头赞同,旋即一行人化作一道道虚影,消失在了白色阶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