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渐渐敛去,呈现在卓面前的乃是一座颇为高大的山峰,不过眼前这山峰的半山腰却是光滑如镜,仿佛被利箭拦腰斩断一般。

    仰头,卓瞧着这座山峰,建立着无数亭台楼阁,而在山峰最顶端有着一块巨大平台,在那平台之,有许多身着圣宗弟子制服的青年正在不断演武切磋。

    “看来这座山峰是圣宗弟子的聚集之地!”

    目光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卓混入山脚不少弟子之,沿着山脚的山路,朝着山峰之行去,很快登峰顶平台之。

    此刻,平台汇聚了足有数百的圣宗弟子,这些弟子有男有女,大多数手持长剑,在来回划,演练剑法,也有一些在施展拳脚功夫,还有个别盘膝而坐修炼功法。

    而且卓发现,在这平台的弟子,修为基本都是皇极境以,实力最高的能够达到六轮皇极境左右,应该算是这圣宗之内的精英弟子。

    还有他发现,这些在平台演武的弟子,脸都若有若无带着一丝傲气,而那些站在平台周围的弟子,则是个个面露羡慕之色。

    同时他也发现,那些能够在平台演武的弟子,所穿的制服与周围围观的弟子也不同,前者的白色制服之镶嵌着金色边框,而后者镶嵌的仅仅只是灰色的。

    “不知道我们何时能够从外门晋升到内门,到时候我们也能在这演武平台演武,同时也能获得圣宗的真传,修为一日千里了!”

    “内门弟子那有那么容易晋升的,据说想要从外门晋升到内门,必须要在二十五岁之前,修为达到三轮皇极境,反正我快要到二十五岁了,不太可能达到这要求。”

    “哎!这要求好苛刻啊,恐怕我也是没希望晋升了。不过能成为外门弟子也算是一种荣耀,至少我们也算是圣宗弟子,以后出去历练也算是一种身份吧!”

    周围围观的弟子议论纷纷,他们瞧向演武场内的内门弟子,目光充斥着浓郁的羡慕之色,同时唉声叹息,对自己晋升并不抱什么希望。

    对于周围的那些外门弟子的唉声叹息,卓心却是摇摇头,这些外门弟子的武道意志实在太差了,根本是不思进取。

    若是一直抱着这种消极的想法的话,他们恐怕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内门弟子,此生更不可能有所成。

    当然,卓此行目的乃是圣宗的悟道岩壁,自然不会对这些外门弟子说三道四,拉过经过身边的一位外门弟子。

    原本那名外门弟子,因为被人突然拉住,心生恼怒,欲要暴起的时候顿时瞧见了卓那内门弟子的制服,脸色一僵,连忙恭敬地道“这位师兄有何指教嘛?”

    黑袍男子和白老所带出的二十名圣宗弟子,自然都是内门弟子,所以卓身穿的衣服,自然是内门弟子的服饰。

    “你知道圣宗悟道岩壁在哪个地方嘛?”卓低声问道。

    这名外门弟子闻言,目光有些讶异,摇摇头道“师兄!悟道岩壁乃是圣宗重之重,可不是我这外门弟子可以知道的。”

    “在圣宗之内,拥有进入悟道岩壁的唯有核心弟子和圣宗长老,连内门弟子都不曾有资格。”

    闻言,卓眉头一挑,他倒是没想到这圣宗内的悟道岩壁还这般的苛刻,内门弟子都没资格入内。

    “这位师弟,能否告知在哪儿能够寻到核心弟子?”卓目光闪烁问道。

    此言一出,那位外门弟子脸色犯难,道“师兄有所不知,核心弟子乃是圣宗最为核心的天才,整个圣宗都只有十名,他们的所在我们是不可能知道的。”

    “哦?难道没有知道的人嘛?”卓眉头微蹙地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此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劝师兄还是熄了这个念头。”这位外门弟子摇头道。

    “师弟尽管说,这是为兄的一点心意,希望不要介意。”

    卓不动声色的从灵戒,取出一块品灵石,递给这名外门弟子。

    这片天地与外界有着不少共同之处,这流通货币也是灵石,对于外门弟子来说,品灵石算是颇为珍贵了。

    瞧着卓递来的品灵石,这位外门弟子眼珠子瞪大,连忙将其接过来,收入怀,而且还有些小心的左右顾盼了一番,在发现并没人发现后,才轻吁一口气,对待卓也是变得极为热情起来。

    “师兄!你瞧见那演武场央的那名女子了么?”外门弟子指着演武场央,轻声道。

    顺着这位外门弟子的手指,卓自然也看见了在演武场央,一道亭亭玉立的倩影,手持一柄银剑,在不断的挥舞着,剑影寒芒不断闪烁。

    这名妙龄女子长得极为清秀精致,特别是配那舞剑的妖娆身姿,倒是吸引了周围无数的火热目光。

    不过,此女面色却极为清冷,在那清冷之也带着一丝傲色,犹如翩翩起舞的高傲孔雀。

    “此女名为姚雪玲,天资极为高超,年方十八,但已是六轮皇极境初期的强者,在内门弟子排名第三,而在此女面前的两位,岁数都超过了二十,论天赋的话,姚雪玲足以称得内门第一。”

    这名外门弟子说着,目光注视着那姚雪玲,其布满浓郁的火热之色。

    姚雪玲在圣宗的人气可是极高,许多青年弟子都曾追求过此女,可惜的是,此女的要求极高,拒绝了许多的追求者,连内门第一和第二的铁塔和游蛇都被其拒绝了。

    “师兄你乃是内门弟子,应该对着姚雪玲知道的我清楚!不过有一点你肯定不知道,那是此女还有一名兄长名叫姚焰。”

    “姚焰是十大核心弟子之一,只不过知道这点的弟子太少,我也是无意从一名长老那里听说的!若是师兄欲要打听核心弟子所在的话,找姚雪玲绝对没错。”

    说到这里,这位外门弟子略有些不放心地道“师兄要小心点,姚雪玲虽然看去秀美柔弱,但动起手来可是极为果断狠辣的,师兄最好不要太过招惹此女。”

    卓点点头,随意应了一句,目光却是充斥着浓郁精芒,看来找到这悟道岩壁有望了。

    想到这里,卓抬脚朝着演武场央的姚雪玲走去,而卓的举动,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

    姚雪玲所在的演武场央十米范围,基本是无人靠近的,但卓的举动太明显了,明显是奔着央处的姚雪玲而去的。

    “此子是谁,居然敢大摇大摆的靠近姚师妹!”

    “我怎么从未见过此子?此子面生的很啊!”

    不少人目光虚眯,颇为不善的盯着那走向姚雪玲的卓,而原本一些在演武的弟子,也都是停下了动作,目光汇聚在卓身。

    来到姚雪玲五米之处,卓缓步停了下来,目光平静凝视着面前的秀美少女。

    姚雪玲也是发现了靠近的卓,停下了舞剑的动作,转过身,瞧着眼前平平无的青年,柳眉微蹙道“若是你想示爱或者表白的话,大可以离开了,区区内门弟子,还没人放在我眼。”

    卓一怔,他还未开口,这姚雪玲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倒是让卓颇感意外。

    看来这姚雪玲在圣宗确实是个烫手山芋,平日极受欢迎,应对这种情况居然这般的轻车驾熟。

    一时之间,卓心好玩心大起,故意道“原来内门弟子不放在姚姑娘眼啊,那么是不是在姚姑娘心,唯有核心弟子才配得你?”

    姚雪玲淡漠的瞥了卓一眼,冷冷的道“那是自然,内门弟子不过全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以我的资质,晋升核心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内门弟子与我的差距只会越来越远,如何配得我。”

    “你还是自行离开吧!”

    卓却是摇摇头,淡笑道“你的话我也赞同,我也觉得内门弟子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不过我来此处可不是姚姑娘你示爱的,而是想要找你兄长姚焰。”

    姚雪玲有些意外的瞧着卓,她倒是没想到,眼前这青年居然是来找她兄长,而不是找她的,一时之间,露出一丝错愕之色。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不过我兄长乃是核心弟子,你有什么资格见他?”姚雪玲面沉如水地道。

    卓摇头笑道“我想挑战下姚焰,既然姚姑娘这么说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姚焰惧战,故意用这种托词来避战。”

    眼前这姚雪玲年纪稍小,卓知道要是用平和的语气说的话,八成不可能成功,唯有用激将之法才行!

    果然,卓此话一出,姚雪玲粉拳微捏,冷声道“你可真不要脸,还挑战我兄长,真是不自量力,我看你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呢?”

    “那姚姑娘此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若是我击败了你,那你带我去见姚焰喽?”卓似笑非笑地道。

    瞧着卓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姚雪玲内心气得牙痒痒,虽说内心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妥,不过是有些气不过,冷声道“正是,若你能击败我,我带你去见兄长。”

    而卓与姚雪玲两人面对面对话了这般久,也是引起了周围不少弟子的错愕,以往那些示爱的弟子,基本都是被姚雪玲一口回绝,从而灰头丧气的离开的。

    但现在,这陌生青年却这么反常,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还没被姚雪玲驱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