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岩壁的作用确实极为强大,在里面,卓的悟性几乎是平时的数倍,若是状态好的话,甚至能够达到十几倍。

    随着悟性的提升,卓对于意境以及天地大势也是越加的熟悉,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内,圣主都会来一次悟道岩壁内,为卓讲解天地大势的细节,同时解答卓的疑问。

    这一段时间,卓的进步极大,虽说对于天地大势一窍不通,不过却已经将登峰造极的枪意领悟到极致了。

    圣主曾说过,想要触碰天地大势,那要将意境彻底的融会贯通,唯有将意境领悟透了,那么对于领悟天地大势相对要容易许多。

    所以,卓并没有着急去直接领悟天地大势,而是在默默的体会着自身的枪意,想要将枪意琢磨透再说。

    岩壁之内,一道身影静静站立,双目紧闭,手持着一柄骨枪,一股股幽蓝色的枪影,犹如无数游蛇般,在其身体周围逸散开来。

    妖异的蓝,充斥在整个岩壁内部,使得整个岩壁化作了诡异的蓝色世界。

    缓缓睁开双眸,此刻,卓的眸子已经充满了幽蓝之色,一丝锐利之芒闪过,卓动了,犹如雷霆般,在四周化作道道蓝色的残影。

    一枪猛地向前一刺,蓝色枪意爆发,竟是凝结出蓝色的晶体,这晶体化作了蓝色的长枪,以方才的那一刺姿势定格的半空之。

    卓脚步一错,转身再次舞动长枪,每一次的舞动,皆是能够将枪意之力发挥到极致,在半空留下晶体所化的枪影。

    五个呼吸时间,卓挥出了数百枪,在他的身体周围留下了数百道蓝色晶体凝结而成的长枪,身处于百枪之内,卓整个人若有若无,显得颇为神秘。

    “一年时间,终于将枪意领悟通透了!此刻的枪意威力,之前要强数倍!”

    瞧着身体周围,数百道定格在半空的蓝色长枪,卓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脚掌一跺,顿时间,数百道蓝色长枪,全部粉碎成蓝色齑粉。

    “好!一年时间能够将枪意完全领悟通透,卓护法,你的天赋确实很强!”

    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只见在悟道岩壁洞口,圣主缓步走来,瞧着卓的目光之,满是欣赏之意。

    “这其实还要全靠圣主多次的提供的经验之谈,以及悟道岩壁的作用,不然在下还不一定能这么快将枪意全部领悟通透。”卓嘴角罕见的露出一抹笑意道。

    圣主却是摇摇头,道“卓护法!你太谦虚了,我的经验之谈不过是辅佐的外物而已,若是悟性不够,给他经验之谈,恐怕也是对牛弹琴,但你不同!即使拥有我的经验之谈,但你能在一年之内,将枪意彻底悟透,这可是难能可贵的。”

    闻言,卓点点头,并没有在此话题过多的讨论,而是转移话题道“此次在下已经将枪意彻底的融会贯通了,应该可以尝试着领悟天地大势了吧?”

    “可以!你领悟的乃是枪意,那你应该从枪意蜕变成枪势,这种兵器类的天地大势是很难自我领悟出来的,必须要有前人的指引才行!”

    说到这里,圣主有些犯难起来,目光闪烁,仿若在犹豫某种大事情一般。

    听得此言,卓目光闪过一丝明悟,圣主所说的很对,天地大势包含很多元素,其风、火、雷、云等自然元素是可以直接感应到的,不过像刀枪棍棒等一些较抽象的元素,是不可能直接感应到的。

    所以,这也造成领悟这种抽象元素的武者,想要从意境转换成势变得极为困难。

    “那圣主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让我更加容易感悟枪势?”卓皱眉地道。

    圣主此刻犹豫不决,最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道“你随我去圣主峰一趟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地方对你领悟枪势有着不小的好处。”

    说着,圣主脚掌一踏,离开了悟道岩壁,而卓目光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也是不紧不慢的跟随着圣主。

    从圣主方才所露出的犹豫神色,显然此次所要带他去的地方应该不一般,而且很可能是对这圣主是很重要的地方。

    嗖嗖!

    两道流光闪过,引起了圣宗内,不少弟子长老的注意。

    “看!那不是圣主么?没想到今日圣主这么早从悟道岩壁出来。”

    这一年来,圣主频繁的出入悟道岩壁,自然引起了许多弟子长老的注意,而他们也是知道,圣主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大护法。

    所以,一时之间,那众多人素未蒙面的大护法,越加的神秘起来。

    “咦?圣主身边还有一人,好像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而且这青年居然跟圣主并肩飞行,此子到底是谁啊?”

    “不会此子是那个神秘的大护法吧?据说大护法也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众人很快也注意到圣主旁边的卓,脸皆是露出动容之色,他们知道如此年轻,又能够与圣主如此并肩飞行,也是那神秘的大护法了。

    嗖嗖!

    圣主和卓很快来到了圣主峰,停在了峰顶的大殿之内。

    “我们进去吧!”

    圣主说了一句,便是当先跨步进入了大殿之,这大殿里面,金碧辉煌,光芒耀眼。

    来到大殿深处,呈现在卓眼前的是一处颇大的房间,圣主来到房间央,脚掌一踏,只听一道道机关启动的声音响起。

    轰隆隆!

    随后,整个房间猛地震动起来,接着卓明显感觉到,这个诡异的房间,居然在急速的往下面坠。

    “房间下面是空的?”

    在感受到房间在下坠,卓脑海第一个想到的是电梯,这原理特么不是和地球的电梯差不多了,只不过他所处的房间更大更宽阔而已。

    不一会儿,更为剧烈的震动传来,卓差点要站立不稳了,随后震动消失,一切都平静下来,卓知道应该已经抵达地步了。

    “我们出去吧!”

    说着,圣主来到门口,将紧闭的房门打开,接着一缕略有些刺耳的光芒掠来,使得卓目光虚眯,待到睁开双目后,他发现房门外竟是别有洞天。

    这是一片巨大的空间,而这空间唯一的颜色是凄厉的血色,血色空间下面,便是一片废墟之土,而在废墟之土,竟是有着无数堆积的累累白骨,看去极为的诡异。

    “圣主,这里是?”

    来到圣主身后,卓瞳孔微缩,有些不解地问道。

    圣主并没说话,他只是静静凝望着这片血色空间,目光有着一抹哀伤。

    良久,圣主开口道“此地乃是当初魔物所建立的一处角斗场,那些魔物几乎将人族当做牲口对待,不仅对其生杀予夺,更是建立这等角斗场让人族互相残杀供他们娱乐。”

    说到这里,圣主浑身颤抖,目光的哀伤变成了愤怒,他很清楚,若是两年后被魔物攻破这片天地的话,那么人族的下场很可能也要与数万年前一样,他绝不能让此事发生。

    当初的人族自然也是出现了不少精彩绝艳的天才,领悟天地大势也是大有人在,只不过魔物一旦发现这种天才,基本都是采取抹杀手段,在未成长起来将其屠杀致死。

    瞧着血色空间内的累累白骨,卓目光虚眯,内心也是露出一丝震撼,以及深切的愤怒,他也是人族,看见如此众多的同族被魔物所杀,他自然也感到愤怒和悲哀。

    “你看那里!那柄血枪便是一位精彩绝艳的先辈所留,在那血枪之,拥有那位先辈所感悟的枪势,不过这位先辈的枪势带着很强烈的杀戮之意,你要小心点。”

    圣主右手一指,在他所指的方向尽头,一柄高大两丈的巨大血枪,静静的倒插在地,一股隐晦的气息,自那血枪之隐隐透露而出。

    “你想要感悟枪势的话,那么你必须要有能力拿起这柄血枪!里面留存在那位先辈所灌输的枪势,这对你领悟枪势有着不菲的好处!”

    说到这里,圣主目光变得凝重之极,继续道“不过这血枪充斥了太多的怨念和血气,若是一着不慎的话,你很可能会被这怨念和血气侵蚀神识,从而直接疯魔掉。”

    说完,圣主目光望着卓,好似在征询着卓的意见。

    “那我试试吧!”

    卓目光闪烁,一跨步,来到那血枪之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血枪。

    圣主有些紧张兮兮的跟在卓后面,他时刻准备着,若是卓一旦出现问题的话,他准备将他和血枪分开。

    眼前的血枪表面布满一道道血色脉络,看去极为诡异和恐怖,而且这些血色脉络还在不断蠕动着,更是增加了一丝阴森感。

    不再犹豫,卓右手将其握住,顿时间,一股股恐怖的怨念,侵蚀而来,竟是打算没入卓眉心深处,想要占领卓的神识。

    “好恐怖的怨念和血气,可惜的是,我拥有血魔!”

    在这股怨念和血气即将进入卓识海内的时候,他背后的青棺顿时传出一股吸扯之力,这些怨念和血气顿时被青棺吸收过去,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给我起!”

    大喝一声,卓极为轻松的将血枪拔了出来,同时还饶有兴致的把玩着。

    圣主原本还有些神经兮兮的,不过当他看见卓轻而易举拔出血枪之后,瞳孔微缩,眼皮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