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面前把玩着血枪的卓,圣主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拥有先辈无数怨念和血气的血枪,这样被眼前这青年拿起来了?

    这血枪内的怨念之恐怖,即使是他都觉得有些难以承受,但卓却如此轻而易举将这血枪拔出,而且还饶有兴致的把玩着。

    看到这一幕,圣主心有一种浓浓的坑爹感!

    “圣主!这血枪也没你说的那么恐怖啊?”随手舞动着血枪,卓颇为满意地道。

    闻言,圣主嘴角一抽搐,他发现卓这句话很欠扁,不过他还是暂时将这丝情绪收敛住,道“看来这血枪与你有缘啊!”

    卓心却是暗笑,若不是血魔的话,他想要轻易承受血枪那股恐怖的怨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在拿到血枪的这一刻,卓发现这血枪之内隐隐拥有一股凌厉而杀伐的恐怖意念,这股意念很强烈。

    “卓护法!在这血枪之拥有先辈的记忆,这位先辈乃是领悟了枪势的存在,你可以将意念通入这血枪之内,或许里面拥有对你有用的经验。”圣主开口道。

    点点头,卓不再犹豫,将意念化作针状,钻入血枪之内。

    轰隆!

    在意念进入血枪的瞬间,一股极为恐怖枪势自血枪之暴掠而出,顿时间,无数血色的枪影,犹如一片血色瀑布般,从天倾泻而下,将卓以及血枪封锁在了里面。

    圣主缓缓后退几步,瞧着面前的无数血色枪影,目光极为凝重,低声喃喃地道“还真是恐怖的枪势啊!不知道卓护法到底能否从其悟出真正的枪势来呢?”

    “也罢!我在此地待一年,一年后我要出去主持应对魔物的事物了!希望卓护法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着,圣主盘膝而坐,坐在卓不远处,目光静静盯着处于血色枪影内的卓,若是卓有什么异状的话,他会立马出手阻止。

    距离魔物破封只有两年时间了,所以他在此地只能待一年时间,一年后,他要召集各地人族强者,汇聚圣宗,准备抵抗即将到来的魔物大军。

    这是一片血土,一望无际,满是血色,在血土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水,这雨水乃是血水。

    这片世界是血的世界,在视线之,布满的是无数的血色,空气弥漫的是呛鼻的血腥之味。

    在这片血土周围,环绕着一堵堵数十丈的高大墙壁,墙壁是血色的,在面绘制着诡异的血色纹路,里面充斥着一股股诡异的力量。

    高墙之,是环状的坐台,造型与古罗马的角斗场很类似,在那坐台,坐着的是一道道高大而狰狞的生物。

    这些生物不是人族,他们拥有漆黑的鳞片,额前仗着尖锐的羊角,高达三丈,双目血红。

    这些狰狞的生物,睁着血色双眸,高高在的俯视着高墙之下的卓,更准确的说,并不是卓,而是卓的身后。

    转过身,卓看向身后,在那里有着一座座的铁栅栏,铁栅栏之是黑黝黝的铁牢,在卓的目光,这些铁栅栏内,关押的竟是一名名身穿破衣的人类。

    有男有女,但这些人类大多数都是目光呆滞,仿若麻木了一般,对这个世界已经毫无眷恋可言。

    “这是万年前那片血色空间的往事么?”

    瞧着这周围的景象,卓很快明悟过来,恐怕这些景象应该是血枪之的万年前的记忆,现在他的意识正在读取这些万年前鲜为人知的记忆,仿佛看电影一般。

    高墙的坐台的那些狰狞生物,应该是万年前极为恐怖的魔物,他们将奴役人族,残杀人族,甚至虐待人族,将人族视为牲口。

    瞧着铁栅栏内麻木不仁的人族,以及高墙嬉笑怒骂的魔物,卓的心忽然不由自主的产生一股滔天的怒火,这股怒火是眼见自己种族被他族奴役杀戮的悲哀和愤怒。

    卓他自己是人族,但现在眼见自己的种族,被一群不人不鬼的魔物,这般的对待,他如何不怒不忿?

    “杀!杀!杀!人类牲口,你们想要活下去,那杀死对方,不惜一切代价!哈哈!”

    高墙之,响起魔物那沙哑而难听的声音,随后那些铁栅栏的门全部被打开,一名名神色麻木的人族,缓缓的从铁栅栏之内走出来。

    铿铿铿!

    一道道形态各异的武器,从天而降,倒插在血土之,走出铁栅栏的人族,呆滞的目光瞧着血土前方的武器,依然一动不动,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嗯?不杀嘛?你们二十人若是不杀的话,全部都要死!若是相互厮杀的话,胜者能活,只能有一人可以活着!选吧,要么全部死,要么活一人。”

    魔物的声音再次传来,犹如奔雷般,在这片血土空回荡着。

    淅淅沥沥!

    血雨再次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将这片空间染成了浓郁的血色,二十名人族依然没动,他们的目光依旧麻木,任由血雨铺天盖地的落在身。

    “好!你们既然不杀,那么本座将你们全部抹杀!”魔物的声音变得有些恼怒,竟是打算出手了。

    “杀!”

    不过,当魔物正打算出手的时候,一道凄厉的喊杀声响起,一名少年呜咽着从一处角落冲出来,顺势在血土抽出一柄平平无的长枪,朝着身边的另一名年人冲去。

    那名年人目光呆滞,瞧着飞奔而来的少年,依然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瞧着少年。

    噗嗤!

    长枪穿胸而过,年人倒退几步,嘴角吐出一大口鲜血,脸却是露出一丝安详的笑意,凝视着少年道“谢谢你,努力活下去!”

    说完,年人倒在了地,气息逐渐变得虚弱,最终死亡……

    少年愣住了,他双手拿着长枪,一股鲜血从年人的身体顺着长枪,流入了少年的双手之,他第一次发现,血竟然这般的滚烫,但他的心却冰冷了下来。

    因为自身的懦弱,因为心怕死,所以他出手杀人了,而且还杀了无辜之人。

    扑通!

    少年坐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大哭起来,伴随着血雨,那哭声弥漫在整个角斗场,显得那般的凄厉而无奈。

    “好好好!你是好样的,重新拿起枪,去将其他十八人杀了!不然接下来死的不仅仅是这十八人,还有你也要死!想要活下来,那杀了其他人。”

    高台的无数魔物哈哈大笑,仿佛刚才那一幕很好笑,对于他们来说,人族自相残杀是一出喜剧,一出可以令他们捧腹大笑的喜剧。

    少年仰头,盯着高台无数魔物的嘶声大笑,缓缓站起身来,不再哭泣,一抹深切的怨恨之色,在他的眼底滋生。

    都是因为这些魔物,不然他以及其他人又为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不能死,我要变得更强,强大到去杀死这些魔物!

    抹去眼角的泪水,少年轻轻将那年人的尸体放下,抽出长枪,他的目光充满了坚定,他不能死,他要变强,他要让这些魔物付出代价。

    噗嗤!

    噗嗤!

    少年出手变得冷血无情,他的目光的呆滞再也不见了,有的是冷漠和怨恨,他知道现在他所能做的只能去杀戮,去杀这些无辜的同族。

    当少年将最后一人杀死之后,来到角落,忽然吐了起来,目光的悲哀、自责之色越加的浓郁。

    虽然他唯一的选择只有杀戮,但每当想起死在自己手的是同族之人,他的心又何尝能够好受呢?

    “好样的!人类,你叫什么名字?能够举起你手的武器,手刃自己的同族,你的无耻我们魔物很认同,哈哈!”一名魔物充满嘲弄的大声问道。

    将长枪驻在地,少年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并没有回答那魔物的问话。

    “不说也无所谓!今日你做得很好,算是苟活下来了!明日还有角斗,想要苟延残喘,那继续杀吧!杀你的同族,在他们的怨恨之活下去!哈哈。”

    无数的魔物哄堂大笑,他们看向少年的目光,犹如看一个笑话一般,对啊,手刃同族之人,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很好笑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少年每日都出现在角斗场,每次都能够站到最后,杀死全部的其他人,而少年手普通的长枪逐渐染成了血色,变成了血枪。

    而少年也越加的冷漠,心若精铁,不论对方是谁,他都一枪杀之,他心唯一幸存的信念,是活下去,这样活下去。

    这一日,铁栅栏再次打开,少年缓缓走出,手持血枪,目光冷漠。

    踏在血土之,少年目光露出一丝惊愕之色,因为他发现今日出现在血土的居然仅仅只有一人,平日里可都是十几人同时出现的,像今日这般出现一人还真是第一次。

    当少年抬头,目光落在地面的那道人影后,瞳孔微缩,全身竟是颤抖起来。

    那是一名妙龄少女,虽然身着粗糙的兽皮短裙,头发略有些蓬乱,但依然掩盖不了少女那雪白的肌肤以及精致的面庞。

    “雪瑶?”

    缓缓吐出这个名字,少年忽然单膝跪在地,脑子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