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血海席卷,卓静静站在血土之,瞧着那两道紧紧相拥的身影,目光之有着一抹哀伤。 .

    自己最爱而且想要保护的人,这样死在眼前,这是多么的悲哀,虽然卓无法知晓那少年内心的感伤,但他也不由得为这一幕而动容。

    这是血枪内的记忆,卓也知道那少年恐怕是血枪的主人,只不过血枪将这段万年前的记忆,呈现在他的面前而已。

    血枪的主人,也是那名少年,在雪瑶死后,感受到极致的悲哀后,最终领悟了血之枪势,这股枪势很恐怖,将血土内的无数血气都是调动起来,魔物在这股力量之下,完全毫无反抗之力。

    “爱之深,悲之切!在极致的悲哀之,领悟了修罗血之枪势,此乃吾之主人的势,你能否懂得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无数血海之,走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竟是方才那少年模样,少年双目赤红,有着一抹悲哀之色。

    “你是……那位少年?你没死?”瞧着眼前的少年,卓迟疑地问道。

    少年却是摇摇头,道“我主人早在万年前,随着他的爱人沉沦在血海之了,我乃是血枪的枪灵。”

    “真没想到,当初的一柄普通的长枪,竟是在不断的杀戮之,成长出枪灵!这柄长枪恐怕已经达到天阶灵宝的威力了。”

    小黑的声音,自卓脑海响起,声音有着一丝戏谑。

    卓点点头,目光也有着一丝敬佩之色,万年前的那位少年,确实了不得,原本是个毫无修为的平凡少年,但却在杀戮不断成长,更是在最终领悟出了天地大势之一修罗血之枪势。

    枪灵淡淡的瞥了卓一眼,道“在之前,圣宗圣主已经和我说过你,你确实是个使枪的天才,而且你背后的青棺好像存在着一只很强大的怪物,居然将我释放出的怨念都是吸收掉了。”

    “不过,你想要领悟枪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从未经历过我主人的那等极致的悲哀,想要悟出修罗血之枪势很难。”

    说到这里,枪灵有些摇摇头,颇有些不太看好卓的样子。

    枪灵的话语,卓也懂得,这修罗血之枪势确实需要经历过极悲之事才能最终领悟出来,而卓并无这种经历,想要体会这等枪势确实很难。

    “方才的那段记忆让我观看,恐怕不是无的放矢的吧?”卓忽然问道。

    他不相信,方才枪灵给他看的那段记忆会没有丝毫的用意,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你很聪明!那段记忆是我故意给你看的,万年来,你是第一个将枪意领悟到登峰造极的存在,想要进一步领悟枪势,无疑有着极好的基础。”

    “而且魔物也即将入侵这片天地,你必须要领悟出修罗血之枪势,这是魔物真正的克星,圣主的光势还要强大。”

    卓前拱手道“那我需要怎么做,才能领悟着修罗血之枪势?”

    “你要去经历,去经历我主人曾经所经历的一切!进入我主人的记忆当吧,去好好体会他曾经的经历和心灵历程吧!”

    枪灵凝视着卓,忽然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进入了卓眉心深处,接着卓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当他缓缓睁开双目的时候,他发现他身处一处漆黑的监牢之,朝着牢笼的铁栅栏瞧去,卓发现,铁栅栏之外,竟是那血色角斗场,方才他才刚刚经历过的那个血色角斗场。

    而他也是发现,他身的衣服也变了,仅仅是穿着兽皮短裤,全身脏兮兮的,看去颇为狼狈。

    “我的身体变成了那名少年?”

    瞧着身的装扮,卓发现这不正是那血枪少年,现在的他难道变成了那血枪少年了么?

    “杀!杀!杀!人类牲口,你们想要活下去,那杀死对方,不惜一切代价!哈哈!”

    魔物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卓眼前的铁栅栏被打开,而他的身体更是不听指控的走了出去,有些无措的望向四周。

    卓目光露出一丝明悟之色,一开始他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瞧着这角斗场所发生的一切,但现在枪灵竟是将他的视线与少年联系在一起。

    少年的视线也成了卓的视线,此刻卓根本无法控制身体,目光只能随着少年在不断的晃动,甚至他还能够感受到少年身那焦虑不安的情绪。

    铿铿铿!

    一道道形态各异的武器,从天而降,倒插在血土之。

    瞧着眼前的武器,少年吓了一跳,卓能感受到少年体内的惶恐情绪,这股情绪也不由自主的让他也有些紧张。

    “嗯?不杀嘛?你们二十人若是不杀的话,全部都要死!若是相互厮杀的话,胜者能活,只能有一人可以活着!选吧,要么全部死,要么活一人。”

    魔物的声音再次传来,犹如奔雷般,在这片血土空回荡着。

    淅淅沥沥!

    血雨再次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将这片空间染成了浓郁的血色,少年全身发抖,瞧着高墙之的那些魔物,心满是恐惧之色。

    “好!你们既然不杀,那么本座将你们全部抹杀!”魔物的声音变得有些恼怒,竟是打算出手了。

    听得魔物这句话,少年全身发抖,脑海想起了一道倩影,那是雪瑶,是他的妹妹,他说过要保护她的,他不能死!

    “杀!”

    少年呜咽着的抽出一柄长枪,对着最近的一名年人刺去。

    鲜血飞溅而出,那喷涌而出的血液,染满了双手,以及脸颊,在卓的感知之,竟是那般的真实,甚至他看到了年人脸的解脱的笑意,内心忽然升起一丝愧疚之感。

    这样,卓在少年的身,以少年的视角,经历着当初少年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那是一段悲哀的时光,充斥在少年内心的是自责、愧疚以及杀戮。

    这些种种负面的情绪,几乎折磨的少年要疯掉了,但每次想起雪瑶的身影,少年总会咬牙扛了下来,不能死的信念更加的坚定。

    血色空间之,圣主缓缓的睁开双目,瞧着前方被血色枪影笼罩着的身影,低叹道“卓护法,只剩下一年时间了!希望你能够在这最后一年时间,真的能够悟出枪势。”

    说着,圣主起身离开了这片空间,只剩下一年时间了,他所要做的可不是继续等待卓的醒来,而是着手于如何将人类强者聚集起来,抵挡一年后的魔物入侵。

    回到圣主峰之后,圣主不再隐瞒魔物入侵的消息了,而是吩咐长老,将这等消息传播出去,遍布在整个圣宗之内。

    一时之间,圣宗所有的弟子和长老,皆是知道了这等重大的消息,甚至因为这等消息,圣宗都混乱起来,好在圣主颇有些手段,将混乱平息掉了。

    混乱平息后,圣宗许多弟子和长老,也都是知道魔物入侵的严重性,所以在圣主、护法以及十大长老的调遣下,开始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与此同时,圣宗更是派出许多队伍前往各地城邑,准备召集城邑的强者前来圣宗,共同抵御即将到来的魔物。

    城邑的强者也都没有拒绝,他们很清楚圣宗乃是抵挡魔物的最终屏障,若是圣宗垮掉了的话,那么他们这些城邑也将会不复存在。

    分散在各地的无数强者,皆是降临圣宗,一时之间,原本强大的圣宗,因为这些各地强者的加入,变得更为的强大。

    而圣主也是与一些阵法大家,在圣宗所在的山脉内,布置一道道极为强大的防御阵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圣宗内的氛围也是越加的凝重起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魔物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三年时间一到,这是一个清冷的早晨,圣主峰之,圣主、左右护法以及十大长老,站在峰顶之,默默的凝视着距离圣宗数千米外的一处深渊。

    那处深渊表面,拥有着一道金色的屏障,只不过,此刻那金色屏障已经变得越加黯淡下来,随时都肯呢过破碎的样子。

    这金色屏障,乃是万年前苍龙道人留下的,为的是镇压躲入深渊之内的魔物。

    金色屏障威力确实强大,可惜的是,经历了太久的岁月,足足万年的时间,已经使得这封印变得越加的脆弱,犹如风残烛一般。

    圣主虽然有心修复这道万年前留下的封印,可惜的是,这封印的原理实在太复杂了,整个圣主的阵法大师,别说修复了,连看都看不懂,这也是为何圣主只能做拼死一战的决定。

    今日,便是三年期限最后一天了,那封印已经撑不了多久了,魔物很快要破封而出了。

    “看来卓护法最终还是没能在最后一年悟出枪势,看来只能靠我们了!”

    卓并没有在今日出来,圣主知道那卓恐怕还没成功领悟枪势,心的失落也是可想而知的。

    “圣主大人,当初你甚至耗费心力去帮助那卓,到头来那小子根本没悟出天地大势,根本是个废物!”

    左右护法面色有些不好看,那卓到现在还未出来,他们知道想要靠那卓已经基本没戏了,不由得咒骂道。

    圣主摇摇头,正想说话的时候,一道剧烈的震动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