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一点光明都不在,此刻呈现在卓眼前的景象便是这么一副虚无的黑暗。

    青帝的身影渐渐的浮现在卓的面前,此刻青帝高高在,俯视着卓,目光满是淡漠和高傲,或许在青帝的眼,此刻的卓与蝼蚁无异。

    “青帝!你把小黑怎么样了?这里是哪里?”卓目光冰寒,凝视着方的青帝。

    青帝笑了,笑容之满是嘲弄之意“现在你不过是个弱者,而弱者要有弱者的觉悟!弱者天生是要服从于强者的,你一个蝼蚁有资格问本帝问题么?”

    “欺人太甚!”

    卓目光森寒,脚掌一踏,直接朝着青帝掠去,右手一拳轰出,欲要将青帝击杀。

    嗖!

    不过,当卓拳头即将接触青帝的瞬间,却是发现他这一拳仿若打在空气一般,那青帝竟是瞬间消失在黑暗之。

    “卓!你太弱了,实力这么弱的你又有什么资格与青帝抗衡?又有什么资格与青帝相提并论!在青帝眼,你不过是一个有价值的蝼蚁而已。”

    一道低沉的声音自黑暗深处传来,犹如回音般在周围响起,反反复复,不断响彻。

    “是谁在装神弄鬼?”

    卓寒毛直竖,他竟然没感应到这道声音来自哪里,仿佛这声音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片黑暗之的。

    呲!

    一双血瞳自卓前方黑暗显现,这双血瞳之满是嗜血和杀戮之意,卓瞥了一眼,便是内心躁动不堪。

    “血魔?”

    强行压抑住内心的躁动,卓目光虚眯,沉声道。

    “桀桀!正是本魔,青帝之所以可以如此对待你,主要是因为你实力低微,是弱者。难道你还想要承受方才那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么?还要受青帝挟持而自己却一无所为的境遇么?”一双血瞳静静的凝视着卓道。

    “青帝乃是帝权境,而我不过是至尊境,实力他弱也是当然的!难道你能给我力量,让我战胜那青帝么?”卓目光颇为警惕地道。

    虽然之前他与血魔达成了协议,不过那协议不过是口头协议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

    而血魔乃是远古圣级的魔,是极为狡猾恐怖的生灵,卓自然对它有所戒备。

    “嘿嘿!怎么不能?只要你将青铜棺椁全部打开,放本魔出来,本魔能够帮你将那青帝抹杀掉。那青帝不过是二重帝境而已,本魔挥手间可以将他抹杀。”

    “卓!只要你放我出去,那么我能够救你,而且还能帮你杀掉那青帝,你觉得如何?”

    血瞳紧紧盯着卓,声音之满是循循善诱。

    卓却是笑了,淡漠地道“血魔!你真的将我当成三岁小孩么?我若是放你出去的话,以你的实力恐怕不会对付青帝,而是对付我吧!”

    “哼!你现在身处高空之,而且还毫无防御措施,若是你这样掉下去的话,必死无疑,若是没有本魔的力量的话,你必死。”

    “若是你将本魔放出去,那么你还有一丝生机;不放,那你等死吧!”血魔冷哼地道。

    “我不需要放你出去,照样能够借助你的力量。”

    卓神色冷漠,右手一翻,在其掌心竟是刻印着一枚血色的痕迹,这血色痕迹很不起眼,若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不过此刻,这血色痕迹正在闪烁着血芒,在这漆黑的环境之,犹如一盏明灯。

    “血继之印?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不可能的……”

    隐藏在黑暗之的那双血瞳,在瞧见卓掌心的血色痕迹后,瞳孔紧缩,竟是连连后退。

    “我看你往哪里退?”

    卓冷笑一声,右手一拍,这烙印在他掌心的血继之印竟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血芒,这丝血芒犹如一根丝线般,朝着那双血瞳直掠而去。

    这道血芒对这双血瞳极为克制,虽然血魔连连后退,但依旧被这丝血芒笼罩进去,化作一道血色牢笼将这双血瞳困住。

    嗖!

    右手一招,被血色牢笼困住的血瞳,顿时被卓握在掌心之。

    “你为什么会有血继之印?这东西明明只存在于本魔的老巢之的,你是怎么得到的?”血魔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恐惧了。

    “寒天大哥给我的!当初我与寒天大哥闯入你的老巢之,从一处血色空间内找到这血继之印的。由于你是被我封印在青铜棺椁内的,所以寒天大哥将这血继之印交给我。”

    “不过,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用的!可惜的是,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了。”

    说到这里,卓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低沉,目光盯着掌心不断闪烁的血芒。

    “我劝你最好不要乱用这血继之印!若是一着不慎的话,你会入魔的,到时候你会成为见人杀人的大魔头。”

    “这东西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本魔都不会有好处,本魔答应你,若是你将我放出来,我绝不会对你乃至与你有关的人出手的。”血魔的声音变得极为着急。

    卓却是摇摇头,道“我信不过你,我只相信我自己,算成魔又如何?现在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为了力量,成魔又何妨?”

    “你这个疯子,你一旦成魔,不仅会消耗本魔的本源,你自己的生命本源也会加剧消耗,到时候你的修为,你的生命都会流逝,化作魔意,这根本吃力不讨好。”

    血魔再次开口,此次声音之显得有些讨好和商量的意味。

    “血魔!没想到你也会恐惧?”

    卓忽然笑了,笑的极为癫狂,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卓有何不敢拼的。

    此刻,卓的内心唯有求生的信念,他不能死,也不允许死,这并不是他卓贪生怕死,而是因为慕辰雪。

    慕辰雪体内的寒毒太强大了,而且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了,而他卓拥有办法融合出天火,这股天火能够救慕辰雪,也能帮助慕辰雪延续生命。

    慕辰雪体内的寒毒还没解,天火还没融合成功,他卓又怎么能死呢?

    为此即便化身成魔又何妨?他卓一定要前往嘉神学院,带着天火去找慕辰雪,即使成魔也要完成这个心结。

    “立地成魔难道很可怕么?”

    淡淡说了这一句,卓掌心猛地一捏,其掌心的血色牢笼以及那双血瞳,同时被卓捏碎。

    “卓你会后悔的,你居然敢这么对待本魔,你这该死的人类!”

    血魔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变得细不可闻,旋即卓发现,周围的漆黑渐渐的褪去,而是被一抹猩红的血色笼罩取代,漆黑的世界化作了血腥的地域。

    “杀杀杀!”

    血腥地域内,无数怨念所化的血气,化作万千缕,纷纷犹如海纳百川一般涌入卓的体内。

    怨念之的恐怖负面情绪更是将卓的脑海充满,使得卓脑海出现无数不堪入目,仿若地狱般的情景和画面。

    这些画面乃是这些无数怨念生前的记忆,而且都是极其怨恨丑恶的记忆。

    “为力量,我卓愿意立地成魔!”

    仰天大吼,顿时间,无数的怨念更为澎湃的涌入卓的体内,此刻的卓,双目已经被无数的血红色所充斥着。

    这抹血红色极为的狰狞可怖,仿佛不似人的眼,里面充斥着太多的杀戮、怨恨和嗜血之意,世间一切的负面的情绪,全部在这双血色瞳孔内浮现。

    这些怨念乃是血魔在远古时代,造成的无穷无尽的杀戮所集齐在体内的恐怖负面力量,同时也是血魔的力量源泉。

    现在卓如此肆无忌惮的吸收着这些负面能量,其实是在吸收血魔的力量,而血魔又偏偏被卓的血继之印压得死死的,只能眼看着卓将他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吸收过去。

    此刻,外界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放在青帝和黑龙身,此刻无数的血色符已经将小黑数千丈的庞大龙躯全部包裹进去,而小黑也是越加的虚弱,从一开始的奋力挣扎到现在一动不动,仿佛认命了一般。

    青帝脸的得色越来越浓郁,目光也是充满了炽热,终于,这只强大的龙魂即将成为他的囊之物了。

    轰隆!

    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卓的身影终于是彻底的砸在了地面,激起密密麻麻的灰尘,遍布众人的视野。

    “从万米高空坠落,那卓死定了。”

    因为这声巨响,所有周围许多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卓坠落的地方,虽然众人都是知道,那卓肯定是必死无疑,不过依旧想要看看清楚此刻卓的境况。

    灰尘逐渐敛去,一道身影在弥漫的灰尘若隐若现,而清脆的脚步声,在此刻显得那般的清脆而响亮,仿佛这脚步是踏在众人的心头一般,紧紧揪住众人内心。

    青帝眉头微蹙,自然也是听到了这平稳的脚步声,目光满是疑惑之色,他不太相信,那卓还活着,而且还能因此走动出来。

    转头瞧去,青帝目光却是怔住了,因为那道从灰尘走出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卓。

    此刻的卓,全身弥漫着无数的血气,双目更是涌动着凶厉的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