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那瞬间掠来的血枪,紫阳天尊瞳孔紧缩成针,怒喝一声,双手一拖,紫色的劲气掠出,其双手便是被紫色能量所包裹。 .。

    “给我挡住!”

    紫阳天尊大喝一声,被紫色能量包裹的双手,猛地甩出,欲要将那直掠而来的血枪彻底的捏住。

    叮!

    血芒一闪,在临近那对紫色双手的刹那,竟是整个凝滞了下来,不过卓的目光依旧充斥着冷漠。

    “你……挡不住!”

    冷漠的声音传出,只见卓双手一夹血枪枪柄,随后猛地一搓,血枪竟是剧烈的旋转起来,无数血芒爆射而出。

    “啊!”

    紫阳天尊惨嚎一声,在不断旋转的血枪之,他的那对被紫色能量所包裹的双手,竟是在血枪恐怖的血色能量之下,直接被搅成粉碎。

    蹬蹬蹬!

    紫阳天尊连连后退,脸色苍白如雪,目光不可置信的凝视着那血发及腰的妖异青年。

    怎么回事?眼前这卓的实力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恐怖?连他这个天尊境巅峰的强者,在其手都是变得这般的脆弱不堪。

    “死!”

    绞碎紫阳天尊双手后,卓脚下不停,化作一道血芒,再次欺进紫阳天尊,手血枪带着一往无前之势。

    “不!青帝陛下救我。”

    死死盯着那掠来的血枪,紫阳天尊目光之露出一抹绝望之色,太强了,此刻的卓太强了,强到让他感觉到不真实。

    这种恐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出自一名至尊境的年轻武者身才是。

    “卓!你敢杀紫阳天尊?”

    此刻,正在利用契约卷轴炼化黑龙的青帝也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特别是瞧见卓秒杀黄桷天尊以及绞碎紫阳天尊双臂的场景后,目光终于露出一丝动容之色。

    与此同时,青帝一掌虚空轰出,青色劲气吐出,在虚空之肆意翻滚,化作千丈青色山岳,对着卓碾压而下。

    现在青帝正是炼化黑龙的关键时刻,所以他根本赶不过去救援紫阳天尊,只能使出这一击力量,期望能够击杀那卓,救下紫阳天尊。

    “卓!你死定了,青帝出手,你必死无疑。”

    瞧着那虚空碾压而来,仿若天威般的青色山岳,紫阳天尊目光露出兴奋之色,他知道青帝出手,他有救了。

    恐怖的威压降临,使得冲杀在半空的卓,身形一沉,居然浑身有些难以动弹,仿若置身于泥沼一般。

    这是帝威,帝境强者的威压。

    “杀!谁都阻止不了我。”

    仰天怒吼,卓右手再次一拍背后棺椁,一瞬间,棺盖从二分之一打开到了三分之二,无穷无尽的血气,犹如飓风漩涡般,从棺椁内席卷出来,将卓那有些渺小的身影彻底的笼罩进去。

    呲呲呲!

    血色漩涡之,卓双眸越加的血红,脸颊已经遍布无数交错的血色脉络,而原本齐腰的血色长发,竟是再次疯长一直到臀部。

    血海,自虚空之滚滚用来,卓脚掌一跺,周围的无数血色漩涡散去,脚踏血海,竟是将那降临在自身的强大帝威给彻底破去。

    轰隆隆!

    青色山岳瞬间而至,对着卓当头落去,而卓枪尖一指,竟是一枪轰向那陨落的巨大山岳。

    这一枪,挟裹着滔天的血海,挟裹着无穷的意志,挟裹着卓无尽的疯狂。

    咔擦!

    让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那青帝强悍的一击所形成的青色山岳表面,此刻竟是开始浮现密密麻麻的裂痕,而且这丝裂痕还在越加的扩散弥漫。

    咔擦!

    最终,庞大的青色山岳崩碎,化作无数的青色光宇,在无尽的青色光宇之,一道血影再次掠出,目标赫然正是那不远处的紫阳天尊。

    紫阳天尊脸的笑意彻底的凝固了,目光终于是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恐惧,怎么可能?连青帝的攻击都挡不住这卓,这怎么可能?

    可惜,紫阳天尊并没有思考太久,血芒从他的眉间掠过,随后他的眉心处掠出一缕鲜血,而紫阳天尊脸的表情彻底的凝固在了恐惧的那一刻。

    扑通!

    当紫阳天尊的尸体,坠落跌在地所发出响声后,周围众人这才从呆愣之回过神来。

    黄桷天尊与紫阳天尊,竟是在他们面前,这样被杀了,而且还是轻而易举的被杀,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青帝的攻击居然也被破了。

    一道道目光皆是汇聚在那道血发齐臀的身影,眼前的青年创造了一个迹,以区区至尊境连杀五大天尊,这等壮举前无古人。

    青帝的脸色极为难看,他也是震惊于卓的恐怖战力,但他更痛心的却是皇室五大天尊的陨落。

    这五大天尊可是他青帝培养起来的,而且还是历经许多岁月也才培养出这么五名天尊,但现在倒好,居然被卓杀了个干净。

    “这股力量根本不是此子的力量,而是一股魔之力量!不知道此子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借助魔的力量,使得自己入魔,从而获得这么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青帝目光有些凝重,他一眼瞧出了卓此刻的状态,那是入魔的迹象,而且卓入魔越深,所能够获得的力量越强大。

    一旦此子彻底入魔后,将会彻底激发那股魔之力量,从而成为一头不折不扣、杀人如麻的魔头。

    “该死!为何此子非要在此刻入魔,本帝还差一点能够彻底将这黑龙炼化了。”

    想到这里,青帝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现在他正进入炼化龙魂的关键时刻,那卓居然选择入魔获得强大的力量,这根本出乎了青帝的预料。

    此刻,卓已经来到吕寒天和始源长老身边,右手一拍,从灵戒之取出青铜纸鸢。

    这青铜纸鸢乃是当初吕寒天送他的飞行灵宝,速度倒是不慢,对于吕寒天和始源长老这样的重伤武者来说,是极为不错的代步工具。

    卓双目赤红,强行压制住那股恐怖的杀戮,沉声对吕寒天和始源长老道“寒天大哥、始源长老!你们二人速速坐青铜纸鸢离开皇都。”

    “卓!你为何要选择入魔?一旦入魔,你的命运不收你主导,而是会被脑海那无止境的杀戮所主导,到时候你会迷失自己,成为魔头的。”吕寒天低沉地道。

    “我……别无选择!快离开吧,我快要控制不住这股杀戮了。”

    卓低吼一声,右手一招,顿时间,吕寒天和始源长老便是被卓携裹住,带青铜纸鸢面,随后卓右手拍在青铜纸鸢身。

    一道高亢的鸣叫声响起,青铜纸鸢带着吕寒天和始源长老二人,化作一道青芒朝着皇都之外暴掠而出。

    等到青铜纸鸢彻底的消失在视线后,卓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不远处,还在炼化着小黑的青帝。

    青帝眉头一抖,也是感受到卓那双杀人的目光,心有着一丝焦急,现在他快要炼化成功了,这卓居然阴魂不散。

    与此同时,原本虚弱无力的小黑竟然开始奋力挣扎了起来,一道道龙吟声不断的发出。

    “小黑!等我,我会将你放出来的。”

    低声喃喃,卓脚掌一踏,朝着青帝掠去,速度飞快,只是两息时间,便是抵达青帝附近。

    “青帝,纳命来吧!”

    说着,卓的血枪已经掠出,无尽的锋芒四溢开来,那带着血色的枪尖竟是直直的朝着青帝眉心掠去,其蕴含着浓郁的一往无前之势。

    “该死!五息时间,本帝能够将这条龙魂彻底的炼化掉了,该死啊!卓这个小杂种。”

    卓这一枪之前还要恐怖,特别是现在入魔后的卓,力量已经达到了一重帝境的恐怖地步,即使是青帝,也不敢这么站着被卓攻击。

    怒吼一声,青帝带着不甘之色,连连后退,口更是罕见的爆粗口。

    嗖!

    卓来到小黑身前,右掌一推,强大的力量吐出,那环绕在小黑身体周围的血色符直接被卓那强大的掌力所崩碎。

    嗷呜!

    脱离了血色符的桎梏,小黑庞大的龙躯逐渐的缩小,最终化作了巴掌大小的小黑狗模样。

    不过,此刻的小黑狗已经奄奄一息,黑色的灵体此刻变得虚幻无光,气息虚弱萎靡到了极点。

    缓缓落在卓的肩膀,小黑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低沉的道“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使用了血继之印,难道你不要命了么?”

    卓摇摇头,道“你觉得我能忍受你被青帝那般的炼化么?你是我的伙伴,我绝不会让你被青帝所奴役,成魔又何妨?毕竟有的时候,总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小黑!你的本源之力消耗的太多了,先回灵戒去吧!”卓忽然道。

    小黑一怔,有些迟疑地道“卓!你的识海?”

    “被废了!”

    卓轻轻的说了一句,之前青帝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在卓识海搅拌,算卓的识海很强大,也禁不起折腾,现在基本已经被弄得稀巴烂了。

    若不是现在的卓借助血魔之力的话,恐怕都不可能苏醒过来,而是还在昏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