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个家伙居然打算进入空间缝隙,简直是找死,给本帝回来!”

    瞧着卓的行为,青帝目光微凝,右手一探,便欲要将那进入空间裂缝的卓给擒拿回来。

    眼见青帝的右手越来越近,卓目光微变,连忙加快速度,脚步一跨便是进入了空间裂痕之。

    轰!

    青帝的右手扑了个空,强悍的青色能量涌出,竟是使得这片空间裂缝在不断的颤动,差点崩溃。

    瞧着那缓缓闭合的空间裂缝,青帝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居然在这个节骨眼,这卓居然选择进入空间裂缝之。

    要知道在空间裂缝之,可是有着极为恐怖的时空乱流的,这时空乱流极为恐怖,即使是帝权境强者进入里面,都有陨落的危险。

    但这卓不过是至尊境而已,居然敢冲入空间缝隙之,在青帝看来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哼!进入空间裂缝之,此子肯定是必死无疑,到头来还是个死人而已。”

    脚掌一跺,那横在青帝脚下的幽黑星辰顿时四分五裂开来,随后青帝便是恨恨的离开了。

    此刻,焚绝和焚日二人施展禁法大阵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只见两人双手一收,那冲天的火焰竟是逐渐的降落,化作了一座千丈巨大的火山。

    这座巨大火山静静的压在那深渊之,其不时窜出的火苗更是闪烁着玄奥的光芒,使得这座火山凸显的分外的不同。

    收回双手,焚绝和焚日颇为复杂的瞧着眼前的巨大火山,便是缓缓的落在了地。

    嗖!

    一道青影闪过,只见青帝潇洒的落在两人面前,拱手问道“两位长老,禁法大阵已经全部施展完全了?那卓晓天有没有可能破开这禁法大阵?”

    青帝颇为忌惮的凝视着火山之内,若隐若现的那片巨大深渊,卓晓天修为进境太快了,二十年前还不是他青帝的对手,二十年后的今日,这卓晓天所表现出的实力居然有让他喘不过气的感觉。

    “放心吧!禁法大阵可是我们焚天宗极为强大的阵法,帝权境武者被困在里面,想要破阵而出的几率是基本不可能的。”焚绝淡淡地道。

    闻言,青帝也是点点头,禁法大阵的威名他自然是听过,不过卓晓天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所以他才不得不这样问。

    “青帝!此次禁法大阵已经解决,我们也要回去南蛮了,若是我们不声不响离开太久的话,宗主会起疑心的。”

    焚绝和焚日对着青帝拱拱手,便是欲要起身离开,不过却是被青帝叫住。

    “还有何事嘛?”焚日有些不悦地问道。

    青帝面色微僵,旋即笑道“两位长老!不知夕瑶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还过得好吗?”

    说到这里,青帝的脸罕见的露出一丝希冀之色,表现的有些小心翼翼。

    焚绝和焚日相视一眼,皆是摇摇头,脸满是叹息之色,道“你觉得会好到哪里去?小姐私自破戒与这卓晓天私奔,并且生下一个孽种,宗主没有杀小姐已经是开一面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可难逃,现在小姐还被关在焚焱塔顶层备受煎熬呢?我们几位当初跟随小姐的老家伙看着都心疼。”

    “居然是焚焱塔顶层?二位长老你们当初怎么没跟我说起此事?那岂不是说,夕瑶已经在焚焱塔内受了二十年的苦了?”

    闻言,青帝脸色略有些不好看,其目光之更是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跟你说又有什么用?你能将小姐带出焚焱塔么?且不说你不是焚天宗之人,算是的话,以你二重帝境的修为,想要闯入焚焱塔顶层的几率也是很渺茫的。”焚绝和焚日两老摇摇头道。

    “那焚天宗宗主要关押夕瑶到什么时候?”青帝沉声问道。

    焚焱塔乃是焚天宗内极富盛名的强大囚牢,是专门关押南蛮一些反抗焚天宗的帝级强者的囚牢,据说乃是焚天宗第一代宗主所建立的恐怖之地。

    在焚焱塔内,与青帝修为相当的囚犯可是有不少,他们可都没有能够从焚焱塔内逃脱出来,而焚焱塔顶层乃是焚焱塔最恐怖的一层,以他青帝的修为一进入那地方恐怕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更不用说将凤夕瑶救出来了。

    “永生永世!”

    焚绝和焚日说出这句话后,便是一拂袖,化作两道流光朝着远方天际掠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青帝视线之。

    “永生永世?”

    青帝瞳孔微缩,身体一个踉跄,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苦涩笑意,他没想到焚天宗宗主这么狠,居然打算将夕瑶永生永世关押在焚焱塔之。

    “卓晓天!全是因为你,所以夕瑶才会被关押在焚焱塔之永生永世,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让一名女子去承受你所犯下的错。”

    青帝对着那千丈火山嘶吼出声,声音之有着无尽的怨毒和恨意,他知道身处在禁法大阵内的卓晓天肯定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的。

    无尽的火海之,一道身影默默的盘坐着,原本其紧闭的双目缓缓的睁开,目光之有着一抹深切的悲哀。

    “永生永世?不,我一定会把夕瑶救出来的!只不过现在的我实力还不够,夕瑶,我绝不会让你等太久了,很快我会突破桎梏,前往焚天宗将你救下来!”

    喃喃低语着,卓晓天目光的悲哀被一抹坚定取代,很快,他的身影被无尽的火海所淹没……

    “这该死的青帝,还真是欲要斩草除根!”

    此刻,卓的处境很不好,在进入空间裂缝后,他被时空乱流席卷了进去,时空乱流内所夹杂着的恐怖破坏力,几乎将卓折磨的死去活来。

    若不是他体表有着卓晓天传输给他的幽黑能量的话,恐怕以他现在的状态,在一接触到空间乱流的瞬间,会被其四分五裂成齑粉。

    想起那青帝在最后关头将他截下来,卓恨得牙痒痒的,若不是青帝的话,现在他卓恐怕早已经逃出皇都了。

    目光闪烁,卓屈指一弹,一道黑芒闪烁而出,小黑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里是……空间乱流?”

    小黑被放出来后,原本还有些迷糊,不过等它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全身寒毛直竖,惊呼出声。

    “小子!你是怎么搞的?还有你不是入魔了嘛?怎么现在没有一点入魔的迹象?”小黑目光放在卓身,忽然有些疑惑的问道。

    瞧着小黑优哉游哉的飘在空间乱流之,看去一点事情都没有,卓是一阵狂翻白眼。

    空间乱流乃是虚无之风,据说只对实质化的物体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不过对于小黑这种灵体却是伤害不大,甚至灵体在空间乱流之内还能穿梭自如。

    不过由于灵体长时间呆在空间乱流之的话,会加快自身的灵体能量消耗,到时候会很快消散在空间乱流之,化作其的一份子。

    这也是卓放心的放出小黑的原因,毕竟后者是灵体的存在,根本不惧这空间乱流。

    眼见小黑如此疑惑,卓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小黑也是知道了前因后果,小爪子摸索着下巴,道“真没想到在那地牢第十八层内所困住的居然是你的父亲卓晓天,而且你父亲的实力甚至那青帝还要强不少。”

    “不过你父亲不离开那地牢恐怕确实是有一定的隐情存在。”

    卓点点头,旋即对着小“这些都得以后再说,你还是先想办法帮我渡过这时空乱流吧,我怕我身的这股幽黑能量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掉,到时候我彻底暴露在时空乱流之,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小黑摊摊手,嘿嘿一笑道“时空乱流捉摸不定,毫无方向可言,更加没有任何规律,本龙爷也不知道该怎么搞啊?”

    闻言,卓狂翻白眼,敢情他将小黑放出来,根本是白费力气。

    “看来我只能自己找找看,能否遇到一处空间裂缝!”暗叹一声,卓勉强扭动身躯,欲要挣扎起身。

    “不要动!你在时空乱流每动一下,都会使得你身的这股幽黑能量消耗加快,一旦这股能量消耗完了的话,那么你完蛋了。”小黑忽然制止卓道。

    闻言,卓立马不动,旋即无奈地道“难道让我这样随波逐流么?”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顺着时空乱流随波逐流,若是你的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遇到另一处空间缝隙,到时候能够逃出生天!现在你能够撑的时间越长,生还的几率也越大。”小黑认真地道。

    卓目光一亮,小黑说得不错,毕竟时空乱流是毫无规律可言的,你主动寻找和随波逐流其实几率都差不多,选择随波逐流可以节省能量消耗,无疑这种方法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卓躺在原地一动不动,顺着时空乱流飘荡的方向,缓缓的飘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