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统领一把将那道身受重伤、衣衫褴褛的身影扛在手里,来到柔弱女子和冷颖面前,征询道“小姐、冷颖姑娘!此人安置在哪里好?”

    “此人看去身受重伤,肯定受不了马身的奔波劳碌,放在我车厢里吧!”柔弱女子轻声说道。

    此言一出,冷颖和阮统领都是目光微变,其冷颖连忙阻止道“玲玉!你救下此人已经算是大恩大德了,怎么能够让此人进入你的车厢内呢?若是传出去的话,你的清誉可要受损。”

    “而且此人来历不明,若是醒来对你不轨的话,那岂不是糟糕了?”

    “冷颖姑娘所说的不错,此人来历不明,我们也不知道此人是好是坏,若是等他醒来之后对小姐你出手的话,那真的不妙了。”阮统领也是附和道。

    柔弱女子摇摇头道“你们放心好了!冷颖姐姐的实力那么强,她在我身边难道还怕我危险啊?而且此人看去身受重伤,醒来后肯定也没任何实力可以发挥,根本对我没有任何威胁。”

    “可是……”

    冷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是被柔弱女子制止了,道“此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也不用劝了,将此人安置在车厢里吧?”

    见柔弱女子如此坚决,阮统领和冷颖也不好忤逆,点点头,那阮统领便是扛着此人,将其安置在了车厢之。

    而柔弱女子和冷颖两女也是跟着进入了车厢之内,一切安排妥当后,阮统领重新马,双脚一踢马肚,便是继续朝着羊肠小道前方掠去。

    车厢内,柔弱女子和冷颖静静的凝视着躺在他们面前的身影,她们这才注意到此人的年纪不大,大概二十岁左右,虽然衣衫褴褛、头发蓬乱,不过其棱角分明的面庞倒是颇为耐看。

    “冷颖姐,你觉得此人为何会倒在这荒郊野地之呢?”柔弱女子美眸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青年,轻声问道。

    眼前这昏迷的青年,虽然看去颇为年轻,不过其眉宇之间总是萦绕着一丝惨淡的愁云,仿若曾经历经极为深沉的苦难一般,这样的神情很少会出现在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身出现的。

    柔弱女子知道,眼前这昏迷的青年,曾经绝对经历过她所不知道的苦难,所以她对于此青年满怀好之色。

    冷颖美眸放在青年身,特别是其身邋遢的模样,眸子满是厌恶之色,冷淡地答道“恐怕也是被人所追杀才落得如此下场的吧!不过我看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也不会被人追杀的如此狼狈。”

    柔弱女子摇摇头,却并没有接话,她可以感受到冷颖对眼前这青年的厌恶,所以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这邋遢青年。

    冷颖目光微撇,顿时瞧见了卓右手所佩戴的那枚黑漆漆的灵戒,美眸闪过一丝诧异。

    灵戒她自然知道,乃是一种空间极大的储物戒指,一般想要炼制出灵戒,唯有天尊境强才能办得到。

    所以一般能够佩戴灵戒的基本都是四尊境强者,或者是一些身后有天尊境强者做长辈的年轻天才。

    他们阮家虽说势力不错,不过拥有灵戒的也他们家主和她的父亲拥有,至于她也仅仅只有高级乾坤袋而已,当初冷颖可是对那灵戒垂涎许久了。

    不过眼前这青年,其气息极为微弱,大概也一轮皇极境左右,身居然也拥有这么一枚珍贵的灵戒,不由得让得冷颖美眸虚眯,浮想联翩。

    “恐怕此子因为这枚灵戒才被追杀的,实力这么弱,而且又被弄得这么狼狈绝不会是某个大家族子弟。”

    美眸闪烁,冷颖一眼认定,这枚灵戒绝不是眼前这青年自己所得,很可能是偷窃而来的,这样此人被追杀也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冷颖美眸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右手伸出,是打算将这青年手给取下来。

    “冷颖姐姐,你在干嘛?”柔弱女子也是瞧见了冷颖的动作,不由得蹙眉出口道。

    冷颖玉手微僵,旋即很是快速的将青年手的灵戒取下来,带在自己的手,随后转头瞧着柔弱女子道“玲玉!这可是灵戒,此人被我们救下,我们总不能白白帮他的,这算是救他的报酬。”

    “灵戒?”

    柔弱女子一听,俏脸一怔,旋即便是露出震惊之色,灵戒她自然听过,她们家族虽然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她父亲是当代家主,其手拥有一枚灵戒。

    不过灵戒这种东西,基本都是强者和妖孽天才才能够拥有的珍贵东西,眼前这看去并不出众的青年居然会拥有这等灵戒。

    “冷颖姐姐!此人既然拥有灵戒,那说明他的身份很不简单,你这样拿走他的灵戒,到时候不好办了。”柔弱女子柳眉微蹙地道。

    冷颖却是摇摇头,淡漠的瞥了眼那还在昏迷的青年,道“玲玉!你放心好了,此人既然被追杀的如此狼狈,而且身的气息也一轮皇极境而已,绝不是大家族子弟,我怀疑这灵戒是此子盗窃而来了,所以此子才会被追杀的如此狼狈。”

    闻言,柔弱女子柳眉越皱越深,她很清楚冷颖对于灵戒的渴望,身为她们家族的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冷颖很早想要一枚灵戒了。

    只不过灵戒的价值太高了,她们家族也只有家主和冷颖的父亲拥有,而若是从天尊强者手购买的话,价值太高,不值得,所以冷颖想要的灵戒一直不能如愿以偿。

    现在灵戒忽然出现在冷颖面前,她如何会不心动?

    柔弱女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冷颖却是打断了她的话语,道“玲玉!你放心好了,此事我自有分寸。”

    见冷颖态度坚决,柔弱女子只能心暗叹一声,冷颖并不是她的手下,她是没资格命令冷颖的,所以柔弱女子只能眼看着冷颖将灵戒带在其手。

    ……

    悠悠醒来,卓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当他睁开双目的时候,发现他周围的环境竟是极为雅致的包厢,而且他明显感觉到他所处的包厢在不断的滚动前行,很显然,这包厢应该是马车内的车厢。

    卓记得他好不容易从时空乱流之走出,倒霉的落在了一处悬崖的部,随后他便是从那悬崖之滚了下来,最后狠狠地撞在了一棵树干,然后是直接昏迷过去了。

    现在醒来呈现在他眼前的陌生环境,倒是让得卓满头疑惑,勉强支起身体,卓这才注意到,在车厢之居然还存在着两人,而且两人都是女子。

    其一女俏脸带着和煦的笑容,不过其面庞有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全身散发着一股柔弱之美;另一女则是面色冷冰冰的,美眸之不时带着一丝冷傲之色,极为清冷。

    “你醒了啊?”那名柔弱女子莞尔一笑地道。

    至于那冷颖则是冷冷瞥了卓一眼,一言不发,仿佛卓欠了她钱一般。

    对于冷颖的冷淡态度,卓也不在意,目光放在柔弱女子身,笑道“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你救了我嘛?”

    “嗯!原本我们是从这片森林无意经过的,恰好瞧见你躺在道路前面,所以顺便将你救了下来!”柔弱女子颇为大方的承认道。

    闻言,卓一拱手,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只是不知道姑娘名讳?”

    “嘻嘻!我叫阮玲玉,你叫我玲玉好了!这位是冷颖姐姐,是我阮家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柔弱女子指了指身边的清冷女子介绍道。

    “我叫卓,是一名喜欢游历的武者!”

    点点头,卓随意的与那冷颖打了个招呼,旋即便是与阮玲玉交谈了起来,这冷颖在他一醒来没什么好脸色,他卓可以不在乎,但也不可能热脸贴冷屁股,自讨没趣。

    而且卓也发现他的修为居然直接降到了一轮皇极境的程度,内心顿时变得无奈之极。

    他知道之所以会是这样的结果,主要还是当初入魔的时候,他消耗了太多的体内能量,致使他的修为一退再退,若不是卓晓天及时将血魔的力量从他的体内提取出来的话,卓的下场可不堪设想,到时候他的修为很可能尽废,连性命都保不了。

    虽说修为降得厉害,不过卓的境界还是在至尊境初期的,若是给他足够的能量的话,完全可以短时间内重新修炼到至尊境初期。

    “灵戒之还有五大天尊的元婴,若是吸收这些天尊的元婴之力的话,我的修为很快能够恢复回来。”

    心暗暗低语一句,卓倒并没有因为修为降低而有丝毫的气馁,右手轻轻一敲,忽然他发现了什么,连忙看向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之。

    只见原本带着灵戒的无名指,竟然没有任何灵戒的影子,一时之间,卓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许多。

    微抬头,他很快便是注意到那冷颖的右手手指戴着一枚灵戒,而且这枚灵戒与他的一模一样,毫无疑问,这冷颖夺了他的灵戒。

    冷颖也是注意到卓瞧过来的目光,美眸微皱,冷冷地道“无耻之徒!你看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