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卓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冷颖美眸微沉,脸色有些难看,眼前这青年还真是放肆,居然如此毫不忌讳的盯着她看。

    卓并没有因为冷颖的话语而收回目光,而是右手指着冷颖的手指道“敢问冷颖姑娘,你手的灵戒是哪里来的?”

    “嗯?”冷颖美眸一凝,旋即恢复常色,淡淡的瞥了卓一眼,高高在地道“自然是我的!”

    闻言,卓目光阴沉,冷漠地道“那为何你的灵戒与在下的一模一样,现在在下的灵戒不见了,但你手所佩戴的灵戒又与在下一样,你该作何解释?”

    冷颖美眸虚眯,脸色略有些不好看,她倒是没想到,卓一醒过来质问她,使得她面色略有些不好看,甚至有些气急败坏。

    “冷颖姐姐,灵戒本来是卓的,你还是归还给他吧!”一边的阮玲玉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俏脸难看的冷颖道。

    卓眉头一挑,他的灵戒果然是这冷颖拿走的,同时他对于阮玲玉倒是好感大增,在这个时候,倒是没有护着那冷颖隐瞒事实,所以卓对这阮玲玉高看了几分。

    而且让得卓诧异的是,阮玲玉身毫无修为,而且加那病态的姿容,阮玲玉甚至一般人还要虚弱许多,不知道此女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阮玲玉的揭穿,使得冷颖的脸色极为难看,狠狠的瞪了阮玲玉一眼,目光便是放在卓身,淡漠地道“你一个一轮皇极境的废物,有什么资格拥有灵戒?”

    “这灵戒放在你身只会被别人抢夺走,而你根本没有任何能力保护灵戒的安全,而我已是三轮皇极境的修为,放在我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听得此言,卓脸色也有些阴寒了,冷漠地道“你盗窃了我的东西,还有理了?无论你说的多么冠冕堂皇,你都是盗窃了我的灵戒,是也不是?”

    冷颖冷哼一声,道“是又如何?我们救了你一命,还让你进入车厢之,拿你的灵戒当做报酬不是理所当然的么?若不是我们的话,你早已经死在路了,哪有现在这么安逸的坐在马车当?”

    “现在,你不仅不感恩,反而还质问我?你难道不觉得羞愧么?若是你再提此事的话,休怪本姑娘无情,将你赶出马车了!”

    卓脸色越来越阴沉,这冷颖实在是恬不知耻,从路救下他卓的可不是这冷颖,而是冷颖旁边的阮玲玉。

    现在倒好,这冷颖倒是将救人的功劳全部揽在她自己身,丝毫没有问阮玲玉的意思,此女真是无耻之极。

    “救下我的可不是冷颖姑娘你,而是玲玉姑娘,按你所说的,你们救我卓一命,献出灵戒确实是无可厚非!不过这与冷颖姑娘你何干?一切都是玲玉姑娘所做的,你将灵戒霸占过去又是何意?”

    “灵戒我可以献出来,不过却不是给你,而是给玲玉姑娘!”卓冷冷的道。

    冷颖却是淡淡的瞥了卓一眼,旋即开口道“玲玉乃是我的好姐妹,我们情同手足,而且玲玉身无修为,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玲玉没有修为,灵戒放在她那里只会害了她,所以暂时由我保管。”

    冷颖此话说得大义凛然,好似是完全为阮玲玉着想,实则是打算自己将这灵戒纳为己用。

    明眼人都看出来,阮玲玉毫无修为,拥有灵戒根本是毫无用处,这冷颖替她保管,是变相的将这灵戒纳为己用。

    “现在命你将灵戒的印记给抹去,我要准备认主这枚灵戒!”说着,冷颖忽然对着卓命令道。

    “嗯?”

    卓冷冷的凝视着冷颖,后者未免太过分了点吧,不经过他卓同意拿走他卓的灵戒,现在更是打算让他卓解开灵戒印记,让冷颖他自己认主,还真的拿他卓当奴仆一样对待了?

    “那灵戒当的东西呢?”目光虚眯,卓冷漠的问道。

    冷颖嗤笑一声,道“你还想拿回灵戒的东西?你想的也太好了吧,灵戒的东西也算是此次我们救你的报酬,不要废话了,快点解开灵戒的印记吧!”

    卓却是笑了,冷漠地道“抱歉!我卓虽然感恩玲玉姑娘的救命之恩,不过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主动解开灵戒的印记?凭什么?”

    “哦?还真是倔强的家伙,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解开灵戒的印记,要么给我滚!”冷颖淡漠地道,其声音之充满了森寒之色。

    “够了!冷颖姐,你做的不要太过分了。卓毕竟是客人,你这样咄咄相逼成何体统?”忽然,原本沉默的阮玲玉爆发了,柔和的脸罕见的浮现出一丝愤怒。

    冷颖的所作所为,连她这个当事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阮玲玉终于是爆发了。

    阮玲玉的突然爆发,同时镇住了冷颖和卓,随后那冷颖便是回过神来,指着卓道“玲玉!你可不要被这个人骗了,我们好歹也是救了此人的性命,此人不仅不感恩戴德,反而如此不配合,连灵戒都不肯献出来,可见此人心根本不感谢我们的恩情。”

    “好了!卓公子是我救来的,冷颖姐你这样逼迫卓公子未免太过分了点吧?我劝你还是将灵戒归还给卓公子吧!”阮玲玉严肃地道。

    冷颖却是摇摇头,坚决地道“我的这个举动不过是在保护这枚灵戒,这卓实力太弱,放在他身迟早也要被人夺走的,还不如放在我身呢!”

    “好了,既然玲玉你开口的话,那我不逼迫这废物了!我先去另一间休息了。”

    说着,冷颖狠狠的瞪了卓一眼,便是离开了这个包厢,进入了隔壁包厢。

    阮玲玉所在的这个车厢面积极大,里面有三个包间,其两个是冷颖和阮玲玉平时休息的卧室,另一个相当于客厅也是现在卓和阮玲玉所在的这个包厢。

    眼见冷颖不声不响的离开,阮玲玉颇为歉意的对着卓道“卓公子!真是抱歉,居然给你带来如此的麻烦。其实冷颖姐他心肠不坏,只不过太渴望拥有一枚灵戒了,所以才一时冲动夺走公子你的灵戒。”

    “此次回到炎城阮家后,我会让家父出面将冷颖姐手的灵戒要回来归还给公子你的。”

    眼见阮玲玉如此真诚的道歉,卓心的火气也是抵消了许多,同时心却是暗叹这阮玲玉太天真了,若是真的回到他们家族的话,这灵戒肯定更加要不回来了。

    现在他身受重伤,修为也是降低到了一轮皇极境的程度,实力那冷颖要差不少,所以卓方才并没有冒然的出手抢夺,毕竟除了那冷颖以外,外面还有不少气息不弱的护卫呢!

    若是他出手不成功的话,必然会腹背受敌,到时候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真的要陷入绝境之了。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灵戒乃是认他为主,那冷颖算得到灵戒也打不开,毕竟灵戒之藏着的可都是卓的重要东西。

    无论是五大天尊的元婴,还是皇阶灵宝太阳神炉,亦或是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天阶、地阶灵宝,这可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且最重要的是,小黑也在灵戒呢!

    “看来必须要在抵达那所谓的炎城之前,将身的伤势修养痊愈,并且恢复实力,到时候再从那冷颖手夺得灵戒。”

    心暗暗谋划着,卓便是坐在阮玲玉面前,问道“玲玉姑娘!炎城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现在,卓首要弄清楚的是,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到底是哪里,毕竟时空乱流拥有穿梭时空的作用,或许你在里面漂流了仅仅只有几天,若是一旦出来的话,恐怕已经是千百万里之外了也说不定。

    “你不知道炎城?”阮玲玉美眸瞪大,颇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挠挠头,卓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在下本来是从一处隐世之地走出来的,对于外界的环境并不是太熟悉,所以还请玲玉姑娘告知一二。”

    阮玲玉点点头,倒并没有怀疑卓的话语,像卓这般隐世的武者在天铠大陆有不少,那些武者隐世修炼,为的是追求更高的境界,甚至一些隐世的武者都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

    很显然,阮玲玉将眼前的卓当成那些隐世强者的后辈,刚刚出来历练,所以对外界的事物一无所知。

    “炎城乃是炎玄皇朝的枢城市,乃是整个皇朝最为繁华的城市,里面强者无数,势力纵横遍布,极为热闹!我们阮家是炎城的其一个小家族势力。”

    卓瞳孔微缩,他没想到他居然来到了炎玄皇朝的地域里来了,炎玄皇朝他自然不陌生,其疆域与青玄皇朝差不多大,而且两大皇朝靠在一起,所以平常的时候,在边界地域两大皇朝的军队偶尔会有一些小摩擦。

    虽然炎玄皇朝在青玄皇朝旁边,不过实际距离却是极远,若是武者单靠飞行的话,恐怕必须也要花好几年才能抵达炎玄皇朝的地域。

    但现在,卓在时空乱流,只用了三天时间,从青玄皇朝皇都来到了炎玄皇朝的地域,这不可谓不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