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三天很快便是过去,在这三天时间内,卓基本都盘膝坐在包厢内休养生息。

    在这三日时间,卓充分利用了幽冥王心脏的活力,利用那恐怖的恢复力,倒是暂时将体内的伤势给彻底压制住。

    不过,卓知道,这仅仅只是暂时压制住伤势而已,想要彻底解决掉体内的伤势,恐怕需要外物的灵药来辅助才行,而且天尊的元婴的能量灵药效果还强,只不过灵戒现在却在那冷颖的手。

    想起那冷颖,卓目光寒芒闪烁,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卓打从心底里厌恶。

    虽说现在卓的修为依旧是在一轮皇极境,不过由于伤势被压制,所以卓倒是能够发挥出不菲的战力。

    毕竟卓本身的境界是至尊境初期,再加卓自身领悟了天地大势的修罗血之枪势,即使他现在修为是一轮皇极境,但对冷颖那样的三轮皇极境倒也不惧。

    而且即使卓的精神力和元力都无法调动,他还有肉身强度,卓的大日涅盘已经修炼到第四层次的法缘地步了,以他现在一轮皇极境的修为越阶挑战三轮皇极境是绰绰有余,甚至连四轮皇极境武者都能够斗一斗。

    若是卓体内的伤势能够彻底痊愈的话,到时候卓的修为也会逐渐恢复过来,只不过没有外物的辅助,这种过程肯定是极为缓慢的。

    “灵戒必须要尽早的夺回来才行!”想到这里,卓越发迫切的想要夺回灵戒。

    “驭!”

    忽然,原本移动的马车骤然停了下来,隔壁两个包厢内的冷颖和阮玲玉两女皆是走了出来。

    那冷颖仅仅只是淡漠的瞥了卓一眼,便是率先下车,而阮玲玉则是走到卓身边,美眸满是疑惑之色,道“不知道怎么了?马车居然又停下来了。”

    “我们出去看看不知道了!”

    卓轻笑一声,便是带着阮玲玉走出马车,只见在队伍前方,一队身着青白长袍的年轻武者,似乎正在与阮统领谈论着什么,其那阮统领脸色颇为不怎么好看。

    这队年轻武者身的长袍都是一模一样,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势力的弟子,不过让得卓不喜的是,这些身穿青白长袍的年轻武者,个个下巴扬起,目光倨傲。

    “他们是清虚谷的弟子!”身边的阮玲玉忽然惊呼道。

    闻言,卓目光一凝,清虚谷他自然知道,乃是炎城五大超级势力之一,是炎城巨无霸的存在,他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路遇清虚谷的弟子。

    怪不得这些年轻武者个个目光倨傲,恐怕是仗着自己乃是清虚谷的弟子,才表现的这般高高在吧!

    虽说这些清虚谷弟子神色倨傲,不过实力确实是个个不弱,其修为最低的都有二轮皇极境,最强的甚至达到了五轮皇极境的程度。

    阮统领又是与那为首的清虚谷弟子说了几句,便是脸色难看的来到阮玲玉和冷颖两人面前。

    “阮统领!发生什么事了?”冷颖柳眉微蹙的问道。

    阮统领目光闪烁,低叹一声道“具体事情小人也不清楚,只是这清虚谷的人,竟是将前方方圆百里都给包场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将前方方圆百里给包场了?清虚谷好大的魄力,不知道他们在前方在搞什么?”

    冷颖一惊,美眸闪烁,不知道此女现在在想些什么?

    卓也有些动容,居然将方圆百里给包场了,这清虚谷的势力果然非寻常,毕竟方圆百里的面积可是很大的,想要将其包场需要庞大的人力和物力的。

    不过,卓更加好的是,清虚谷里的人在前方到底搞什么?

    “那我们该怎么办?前面是唯一一条通往炎城的道路,现在被清虚谷的人包场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冷颖有些不悦地道。

    阮统领摇摇头,无奈的道“我们也只能等了,等清虚谷在前方办完事再说,到那时候我们才能继续路。”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阮玲玉低叹的插了一句道。

    他们很清楚,清虚谷的势力有多么庞大,这是一个他们根本惹不起的强大存在。

    在前方路口左侧方,有着一块颇大的空地,此刻空地已经汇聚了不少,衣服各异的武者,这些武者分成三块区域,显然同样是经过此地被清虚谷阻挡在外面的路人。

    这分成三块区域的武者,队伍人数都差不多,皆是在十五到二十人左右,应该是属于三个不同势力的武者。

    “我们在那里等待一段时间吧!”冷颖瞧着左侧的空地,对着阮统领道。

    阮统领点点头,便是带着队伍,朝着那块空地缓慢走去。

    阮统领等人的队伍到来,显然也引起了空地其他三支队伍的注意,不过他们也都是随意打量了下阮统领等人,目光却大多数在冷颖和阮玲玉身。

    冷颖神色清冷,身材凹凸有致,肌肤雪白,姿容算是层;而阮玲玉则是楚楚可怜,脸色不自然的苍白,给人一种怜惜的感觉,姿容甚至还在冷颖之。

    一下子出现两名美女,自然是引起了不少男子的注意,不过这些人也没有太失礼,只是目光在两女身多停留了一段时间,便是收回了目光。

    一行人来到空地,阮统领便是命令其他守卫,卸下马的装备,开始在原地搭帐篷,准备在此地过夜。

    毕竟,谁也不知道清虚谷在前方包场到底要包多久,所以阮统领自然是要先未雨绸缪才行。

    守卫等人的动作极快,很快搭好了帐篷,不过让得卓尴尬的是,帐篷刚好够阮统领一行人住,他卓反而是多余的。

    为此,周围不少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带着一丝嘲弄和戏谑之色。

    “卓公子!不如你先在我的帐篷休息吧,我的帐篷较宽敞!”

    在卓站在原地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只见阮玲玉正坐在自己的帐篷,面庞绯红的朝着卓招招手。

    而阮玲玉的行为,无疑吸引了队伍其他人的目光,这些目光都是带着疑惑和不解,阮玲玉可是他们阮家千金,此刻居然对着卓这个陌生男子招手让其进入帐篷,这不是引狼入室么?

    “玲玉!不要管这登徒子,若是让他进入你帐篷里的话,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出来。”冷颖忽然冷漠地道。

    阮玲玉柳眉微蹙,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卓却是淡笑地对着阮玲玉道“玲玉姑娘,你的好意卓某心领了!武者不拘小节,在下在外面过夜也是完全可以的。”

    说着,卓缓缓走到一处树脚,轻轻的靠在其后面,双目虚眯,至于那冷颖他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其一眼。

    现在卓首要的打算,是从那冷颖手夺得灵戒,一旦灵戒夺回来,那么卓直接脱离这阮家的队伍都完全可以,到时候他完全可以靠着灵戒的资源恢复修为。

    瞧着卓不冷不淡的态度,冷颖面色略有些不好看,不过也没有发作,而是暗暗低语着什么。

    阮玲玉则是美眸微闪,轻叹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她能够感觉到卓内心的傲气,是不屑于嗟来之食的。

    不过,现在毕竟天还未黑,所以队伍众人并没有进入帐篷修为,而是围在一起有说有笑,谈天说地的聊着。

    蹬蹬蹬!

    脚步声忽然响起,只见距离阮家队伍最近的一支队伍,一名风度翩翩的黄袍青年,身后跟着两名气息不弱的手下,走向这边。

    阮统领和冷颖颇为警觉,转头目光凝视着这名青年,其阮统领站起身来,对着黄袍青年一拱手,道“阁下有何事嘛?”

    黄袍青年嘴角含笑,无视面前的阮统领,目光却是盯在冷颖和阮玲玉两女身,笑道“两位小姐应该是阮家前进阮玲玉和阮家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冷颖小姐吧!”

    “你是?”冷颖柳眉微蹙地问道。

    “呵呵!在下少言世家少言普!”黄袍青年嘴角微翘,淡笑的道。

    “什么?你是少言世家的人?少言青林是你的谁?”冷颖美眸一惊,连忙对着此青年问道。

    阮家队伍其他人也都是露出动容以及震撼之色,目光惊骇的盯着眼前的少言普。

    远远靠在树干的卓,也是注意到阮家众人的异样,目光也是放在那少言普身,看来这少言世家不简单啊,不然这少言普在自报家门后,阮家他们不可能表现的如此震撼。

    “少言青林乃是家兄!”少言普质彬彬地笑道。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少言青林居然是少言公子你的兄长,之前是我们失礼了,还请少言公子莫要见怪。”冷颖美眸闪烁,竟是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连连拱手回道。

    与此同时,阮家队伍也是响起一片哗然声,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卓也是对这少言世家有了一些了解。

    原来这少言世家乃是炎城四大世家之一,势力极为庞大,远超炎城的那些大小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