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冷颖姑娘你居然拥有灵戒这等东西,看来你们阮家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少言普饶有深意地道。

    冷颖却是摇摇头,不过其眸子的虚荣之色越加的浓郁,她能够瞧出少言普目光的羡慕之色,毕竟连少言普都不曾拥有灵戒,但她却拥有,无形之,她觉得自己与少言普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大。

    “少言公子误会了,这灵戒可不是阮家给的,而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冷颖笑吟吟地道,笑容之充满了自信之色。

    少言普一怔,旋即笑道“看来冷颖姑娘运气不错,居然能够机缘巧合得到灵戒,让得在下好生羡慕。”

    旁边的阮玲玉本想说那灵戒是卓的,不过却是被冷颖伸手制止了,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少言普又是与冷颖交谈了一会儿,便是带着身后的两名手下返回了自己的队伍之。

    不过,靠在树干的卓,目光越加的冷冽,这冷颖简直是胸大无脑,那少言普本身没有灵戒,此女居然还在其面前大秀自己的灵戒,展现自己的优越感。

    可惜的是,这样的结果很可能会给冷颖她自己带来难以弥补的后果。

    冷颖高扬着下巴,回过头,顿时注意到卓投射而来的冷漠目光,对着卓冷冷地道“你这个登徒子、废物,看什么看?移开你的狗眼!”

    卓却是嗤笑一声,淡漠地道“你身还真的没什么地方让我值得看的,若不是因为某人盗窃灵戒的话,我甚至都不会将过多的注意放在那盗窃贼身。”

    “你说什么?你这个废物敢再说一遍嘛?”

    冷颖美眸森冷,脚掌一踏,便是朝着卓掠来,居然打算欲要教训卓一顿。

    瞧着那直掠而来的冷颖,卓目光森冷之极,脚掌一踏,犹如轻灵的鸟儿般,朝着方掠出,刚好躲过了冷颖的攻击。

    轰隆!

    冷颖的掌风呼啸而过,狠狠的轰在其面前的树干之,在那树干表面留下极为深刻的掌印。

    嗖!

    半空一踏,卓犹如大鹏展翅,瞬间落在了冷颖身后,旋即卓脚掌一踏地,整个人犹如一阵风,一掌轰出,对着冷颖背后掠去。

    无论是境界还是战斗经验,这冷颖与卓相要差劲太多了,虽说现在卓的修为仅仅是一轮皇极境,冷颖要低两个境界,不过卓给其一个教训还是能够做到的。

    冷颖也是感受到背后呼啸而来的掌风,俏脸微变,卓的战斗意识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此刻她刚好是一掌击出,气力不济的时候,此子居然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她根本来不及回身阻挡。

    不过,在卓的掌风呼啸而来的时候,一道壮硕的身影挡在了冷颖面前,同样是一掌击出,直接轰在了卓的右掌之。

    轰隆!

    双掌交触,闷雷般的声音响起,旋即周围席卷出一股狂风,随后卓闷哼一声后退数步,目光凝重的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的身影。

    此人不是别人,竟是阮家队伍的阮统领,这阮统领的实力冷颖还要强大一些,乃是四轮皇极境的修为。

    即使卓原本修为境界很高,不过现在仅仅只是一轮皇极境修为而已,所以在与阮统领的交手,自然毫无意外的落了下风。

    相对于卓后退数步,阮统领则是身形微晃,便是重新稳住身形,目光诧异的盯着那后退的卓。

    眼前的青年不过是一轮皇极境的修为,其击出的那一掌的威力却是极为强悍,连他都不由得身体晃动,这股力量明显是超越了一轮皇极境武者的范畴。

    冷颖此刻也是回过神来,来到阮统领身边,指着卓呵斥道“真是个懦夫!不敢与我正面对决,反而搞背后偷袭,你还算是个男人嘛?”

    此言一出,阮家队伍的其他守卫,瞧着卓的目光皆是露出不屑鄙夷之色,他们的修为普遍不高,自然看不出方才卓的实力虚实,只是以为这卓真的如同冷颖所说,不敢正面交锋,而是背后搞偷袭。

    “明明是你的修为不行!身为三轮皇极境的你,连我这个小小一轮皇极境的废物都捉拿不下,反而被我钻了空子,那你是不是废物不如?现在气急败坏污蔑于我,你不觉得羞耻么?”卓冷冷地道。

    “你一个废物还真是好大的口气!看你的样子是不服气吧,那么我们来试一试,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本嚣张?”冷颖俏脸难看,冷然地道。

    “够了!大家都是一路的,何必要拼死拼活!冷颖姐还有卓公子,你们都各自退一步,不要拼得你死我活的。”阮玲玉此刻出面了。

    冷颖冷哼一声,下巴高扬,淡淡地道“既然玲玉出面了,那我先放过你一条狗命,不过若是有下次的话,我可不会轻饶你。”

    说着,冷颖犹如高傲的孔雀,缓缓走回自己的帐篷里面,根本不看卓一眼。

    阮统领饶有深意的瞧了卓一眼,目光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不过也不是太在意,毕竟卓仅仅只是一轮皇极境的修为而已,他并不是太放在眼。

    “大家都在原地休息一下吧!”

    阮统领高喝一声,便是回到守卫的队伍之,与那些守卫有说有笑的,一时之间,倒是再也没有人理会那站在一边的卓。

    卓也不觉得尴尬,而是自顾自的盘膝坐在偏僻角落的树干之下,开始调养生息,现在他唯一想要做的是,赶快恢复自身伤势和修为。

    若是一旦他彻底恢复修为的话,在炎城之,以他的天赋恐怕想要得到炎帝的注意并不是难事。

    一旦得到炎帝的重视,那么卓可以通过炎帝的手段,前往嘉神学院参加入学考核了。

    “距离嘉神学院的考核,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低声喃喃一句,卓缓缓闭双目。

    阮玲玉本想去卓身边的,却是被冷颖拉住,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时间逐渐过去,天空的炽烈旭日缓缓的降落,天际逐渐被涂一层深沉的黑暗。

    空地的几支队伍各自聚集在一起,升起篝火,一群人围在篝火周围谈论嬉闹。

    卓依旧默默盘膝坐在角落处,显得极为不起眼,当然阮家队伍的其他人也都像是忘记了卓这个人一般,根本没在卓这边看一眼。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临近,卓耳朵微动,缓缓睁开双目,只见阮玲玉来到卓面前,将一串油腻香脆的烤肉递给卓,道“卓公子!看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这烤兔肉拿去吧。”

    卓露出一抹微笑,也没墨迹的接过烤肉,咬了一口,只觉得肉脆香滑,美味至极,不由得让得卓食指大动,几下便是将这烤肉解决掉了。

    “玲玉姑娘!这烤肉是你烤的?”卓对着阮玲玉问道。

    阮玲玉螓首微点,轻声道“方才刚刚烤的,看卓公子的样子,看来我这烤的肉味道还不赖呢。”

    “岂止是不赖,根本是美味佳肴!”卓竖起大拇指道。

    听得卓夸奖,阮玲玉脸颊微红,或许是因为凤凰羽的原因,阮玲玉此刻的脸色之前要好许多,脸色不复一开始的苍白,而是变得红润了许多。

    又是与卓交谈了几句,阮玲玉便是回到了篝火周围,她知道卓与冷颖以及其他人关系不好,所以也没邀请卓去篝火旁坐一坐,毕竟若是再次发生矛盾的话,对大家都不太好。

    夜逐渐的深沉,很快便是到了半夜三更,此刻空地几支队伍的人都是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之入眠休息了。

    噗嗤!

    还未熄灭的篝火爆出一团火苗,发出一丝轻微的声音,随后卓便是缓缓睁开双目,在他的感知之,有四道身影从空地其他队伍之,缓缓的靠近此地。

    而且卓发现,这四道身影的气息丝毫不那阮统领要弱,显然这四人居然全部都是四轮皇极境武者。

    卓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默默的坐在阴影处,现在他的修为下降太厉害了,或许加肉身强度能够与四轮皇极境武者碰撞,不过那也绝对是处于下风的。

    现在一下子出现了四名四轮皇极境武者,卓若是打草惊蛇的话,无疑是在找死,所以卓在静观其变。

    嗖嗖嗖!

    轻微的破空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夜里倒是没有惊动其他人,而且让得卓诧异的是,这四人所掠去的方向极为一致,居然都是冷颖所在的帐篷。

    “他们的目标是冷颖?”

    目光虚眯,卓思索片刻,倒是露出一丝明悟之色,目光却是默默关注着那四人的动向。

    轰!

    那四人相视一眼,旋即各自爆发出四轮皇极境的强大气息,随后冷颖所在的帐篷顿时四分五裂。

    只听一声惊叫声响起,随后那四人极为果断的出手将冷颖的周身大穴封住,使得冷颖动弹不了分毫。

    “是谁?竟敢闯入我阮家的驻地!”

    大喝声响起,只见阮统领发现不对,连忙从帐篷钻出,见到冷颖被四人包围,怒喝一声,便是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