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统领的大喝声,顿时惊醒了营帐的其他人,一时之间,阮家队伍混乱了起来,一名名守卫睡眼惺忪的从帐篷爬起来,都还没搞清楚状况。

    四名黑影之,其一道黑影脚掌一踏,朝着那掠来的阮统领扑去,只听轰隆一声,元力四处激扬,狂风呼啸,那道黑影便是与阮统领碰撞在一起了。

    另外三名黑影相视一眼,将那全身大穴封住,无法动弹的冷颖,一把扛在肩,随后三人化作三道流光,朝着空地另一处的密林掠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眼。

    轰!

    闷雷般的声音响起,激战的阮统领和那道黑影各自退后数十步,阮统领怒喝地问道“你们到底是谁?劫持冷颖小姐意欲何为?”

    方才出现的四道黑影,皆是身着黑衣,面遮掩着黑巾,根本看不出来对方的真面目。

    这名黑衣人并没有回答阮统领的话,而是缓缓后退,脚掌一踏,速度顿时飙升到极致,竟是打算逃窜离开。

    “哪里走?”

    阮统领大喝一声,右掌元力一吐,澎湃的元力凝聚成无数的元力之箭,朝着那黑衣人直掠而去。

    “哼!”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右手一招,其手竟是出现了一块盾牌灵宝,挡在他的面前,将那掠来的无数元力之箭挡住后,黑衣人再也不敢久留,脚掌一踏,便是彻底消失在了原地。

    嗖!

    阮统领来到黑衣人方才所在的地方,瞧着那已经彻底消失在密林的黑衣人,目光浮现出一丝气急败坏之色。

    而众人的注意都放在黑衣人身的时候,原本盘膝坐在阴影处的卓,此刻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空地,其所去的方向正是那黑衣人离开的密林深处。

    阮家队伍这边的动静不小,自然引起了空地另外几处队伍的注意,其还传来几道恼怒的抱怨声,显然这深更半夜将他们吵醒,让得他们极为不爽。

    蹬蹬蹬!

    少言世家的队伍,少言普第一时间带着一行人来到阮家的营帐,身着黄色长袍的少言普对着有些惊慌失措的阮玲玉问道“阮姑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阮玲玉才刚出来没多久,其实具体事宜她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冷颖好像被人劫走了。

    阮统领来到阮玲玉身边,颇为客气的对着少言普道“少言公子,事情是这样的……”

    很快,阮统领便是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而少言普则是眉头微蹙,冷声道“真是岂有此理,居然敢在我少言世家的队伍横行霸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少言公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冷颖姐姐毕竟是我们阮家第一天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们回去不好交代啊!”阮玲玉急的快要哭了。

    “这些人来的极为蹊跷,而且还对你们阮家营帐这般的熟悉,恐怕你们队伍有人是内应!”少言普分析道。

    “内应?不会的,我们队伍都是家族培养出来的手下,都是忠诚于我阮家的,不可能会有人背叛。”阮玲玉摇摇头,否认道。

    见到阮玲玉如此说,少言普脸色也是浮现出一丝疑惑,正欲说话的时候,站在阮玲玉身边的阮统领忽然发话了。

    “小姐!我们阮家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是奸细,不过你可别忘了,那途收留的卓可不是我们阮家之人,而且此人来历不明,与冷颖小姐的关系也不好……”

    说到这里,阮统领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已经没必要了,毕竟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卓不属于他们阮家人,而且与那冷颖的关系也极差,白天的时候,甚至还差点大打出手,所以若说他们阮家真的有内应的话,必定是那卓了。

    “卓公子应该不至于这么做吧?我看他也不像是那种奸诈之人。”阮玲玉柳眉微蹙的辩解道。

    “小姐!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卓毕竟来历不明,谁知道他是好是坏呢?”阮统领摇摇头道。

    一边的少言普闻言,也是插嘴道“既然两位认为那奸细是那卓的话,可否让此人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若是误会我们也不会过多的纠缠他的。”

    阮统领点点头,便是抬脚朝着卓所在的那处偏僻的树干阴影处,不过蹬阮统领回来之后,脸色却是阴沉之极。

    “阮统领,怎么了?卓公子呢?”见阮统领重新回来,阮玲玉连忙问道。

    “哼!那卓不在那里,也不在我们阮家营帐之,此子恐怕是奸细!连通外人将冷颖小姐绑走之后,自己也是逃之夭夭了。”阮统领脸色难看地道。

    “怎么可能?”

    阮玲玉俏脸煞白,退后几步,美眸依旧有着一抹不可置信,那面庞刚毅的青年,在她的印象,是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才对。

    但现在所呈现在她眼前的线索,却不得不让她相信,那背叛他们阮家营帐的是那卓。

    站在一边的少言普,目光闪烁,似乎在沉思什么,过一会儿,便是笑道“现在那四名黑衣人应该离这里还不远,还有你们所说的那卓恐怕也不会逃得太远,不如我们分头进入密林寻找如何?”

    闻言,阮玲玉美眸充斥着一抹喜色,轻声道“少言公子愿意帮助我们阮家队伍寻找冷颖姐姐?”

    少言普点点头,风度翩翩地道“能够为阮小姐效力,是在下的荣幸,自然是愿意的。”

    瞧着眼前风度翩翩、温尔雅的少言普,阮玲玉俏脸布满绯红之色,目光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羞涩之意,那娇羞的美态,倒是让得少言普多看了几眼。

    “哈哈!既然少言公子愿意帮助我们阮家队伍,那我们现在出发寻找冷颖小姐吧,不然迟则生变。”阮统领心情愉悦地道。

    “阮统领所说的没错,现在我们分头寻找吧!你们阮家队伍去这边寻找,我带着手下往这边寻找,若是找到人的话,用这信号灯来通知对方。”

    少言普点点头,右手一抛,将一根巴掌长的信号灯递给阮统领。

    接过信号灯,阮统领对着少言普拱拱手,便是带着阮家队伍朝着左边密林深入,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瞧着那离开的阮家队伍,少言普目光闪烁,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急不缓的带着队伍朝着右边密林进去。

    嗖!

    深夜的密林之,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道黑影在这深沉的黑暗掠过,激起一片的树叶,悉悉率率的摩挲声,自周围密林弥漫开来。

    这道黑影极为谨慎,在密林闪烁的同时,会时不时的停下脚步观察四周,在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才再次朝着前方掠去,如此往复数次,才加快速度,继续飞掠而出。

    而在这道黑影身后的数十米之外,一道气息微弱的身影,紧紧的跟在这道黑影身后,此人年纪颇轻,正是从阮家营帐悄悄跟黑衣人的卓。

    此刻,卓可是表现的极为谨慎,体内的气息更是收敛到极致,而且卓身具百变神诀,对于气息的掌控远其他武者要强大许多。

    这也是卓跟了这么久了,前方的黑衣人却丝毫没有发现卓的主要原因。

    “这位朋友!我知道你跟在我身后很久了,快快现身吧,不要逼我出手将你拉出来。”

    忽然,前面的黑衣人忽然停住身形,阴寒的声音在这片密林之间缓缓的响彻开来。

    数十米之外,卓也是停住脚步,躲在一棵颇为不起眼的树干后面,内心一突,心暗道“此人真的发现我了?”

    不过,让得卓疑惑的是,那黑衣人转头瞧向的方向,并不是卓这个方位,而是另一个方位。

    “不出来么?好好好,那不要怪我了。”

    那黑衣人又是说了一句,整个人仿佛轻吁一口气,居然重新路,朝着密林深处掠去。

    “还真是狡猾,居然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瞧着前方那继续前进的黑衣人,卓目光虚眯,内心颇为动容,此人方才所放出的迷雾弹很容易让真正跟踪之人当,从而暴露自己的行踪。

    好在卓生性谨慎,并没有因为那黑衣人的那么一席话而主动现身,不然的话,下场堪忧。

    不一会儿,那黑衣人便是来到了密林最深处的一处灌木丛前,四处望了望,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便是一股脑儿钻了进去。

    “看来那几个黑衣人都在这灌木丛后面啊!”

    目光闪烁,卓踌躇片刻,脚掌一踏,便是直接钻入了灌木丛之,期间卓更是小心翼翼,不让灌木丛发出太大的声响。

    钻出灌木丛,卓抵达灌木丛的另一边,在那里居然有着一处颇为隐蔽的洞窟,此刻洞窟内还有这一丝丝昏黄的火光在闪烁着,倒映着几道凌乱的影子。

    那黑衣人四处观察了番,便是直接进入了那洞窟之内。

    “去看看!”

    低语一声,卓猫着身体,缓缓的接近前方洞窟,在距离五十米的时候,昏黄的火光不断的闪烁着,里面偶尔传出对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