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洞窟背面,有着一处极为不起眼的凹槽,卓眼尖,一眼发现了这处凹槽,于是,缩着身体钻入了这凹槽之,竟然刚好容纳下卓的身体。

    默默的躲在这凹槽之,卓则是默默的听着洞窟内的对话。

    此刻,洞窟内点燃着一缕篝火,昏黄的光明自篝火发出,将有些昏暗的洞窟照耀的颇为光亮。

    洞窟内,四名身着黑衣,脸戴着黑色面巾的黑衣人,围绕在瘫软在一边的冷颖。

    “你们是谁?”冷颖蜷缩着娇躯,美眸惊恐的盯着面前的四名黑衣人,娇喝道。

    冷颖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这四名黑衣人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并且将她劫掠出来。

    其一名黑衣人并没有言语,来到冷颖身边,一把将其提起,随后取下后者手的那枚黑漆漆的灵戒,接着很是随意的将冷颖抛在一边。

    砰!

    冷颖痛苦的挣扎,靠在岩壁边缘,她终于是知道,这四名黑衣人的目的是什么了,原来是为了她手的灵戒而来的。

    “那灵戒是我的,你们想要干什么?”银牙一咬,冷颖实在不甘心灵戒这样被夺,连声喝道。

    “嘿嘿!是你的?那对了,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抹除灵戒的灵魂印记,要么给我去死!”

    为首的黑衣人,手拿着灵戒,目光冷冷的盯着冷颖,声音沙哑地道。

    方才这黑衣人打算打开灵戒的时候,发现这灵戒表面存在着一股灵魂力量,在阻止他打开,很显然,灵戒已经认主,除非解除这原有的灵魂印记,他们才能打开灵戒。

    冷颖俏脸煞白无,心咯噔一声沉到了底部,这灵戒本来不是她的东西,而是从卓那夺来的,所以这灵魂印记乃是卓的,她又怎么可能有办法抹去这灵戒的灵魂印记呢?

    黑衣人来到冷颖身前,将灵戒递到其面前,冷冷地道“你只有一次机会,要么解开灵戒的灵魂印记,要么死!”

    感受到黑衣人目光的杀意,冷颖娇躯瑟瑟发抖,这灵戒根本不是她的,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如何解除灵魂印记啊?

    “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死啊?”

    黑衣人目光微凝,右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首,抵在冷颖吼间,那锋锐的寒意,使得冷颖全身寒毛直竖。

    “不要杀我!实话告诉你们吧,这灵戒根本不是我的,面的灵魂印记也不是属于我的,我根本没能力抹除。”冷颖连忙大声叫道。

    “嗯?你说灵戒不是你的?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么?”

    黑衣人目光一凝,旋即手的首一用力,冷颖脖颈间雪白的皮肤顿时出现了一道刺眼的血痕,使得冷颖不由得喉咙滚动,大声叫道“真的不是我!是那卓,是我们阮家队伍解救的一名青年,我是从那青年身得到的。”

    “当时我夺得灵戒的时候,那卓死活不肯解除灵戒的印记,所以我也只得作罢,打算回到炎城,让家族高手强行抹去这灵戒面的灵魂印记。”

    闻言,黑衣人右手微停,冷冷的盯着冷颖道“此话当真?”

    “我真的没有骗四位大人!灵戒都已经被你们夺去了,而且现在我得性命也全在四位的掌握之,小女子有必要欺瞒四位大人嘛?”冷颖连忙道。

    洞窟之外的凹槽之,卓自然将里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对于那冷颖的寒意越加的浓郁。

    蹬蹬蹬!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从洞窟之外的灌木丛响起,只见那少言普已经带着一队人马朝着洞窟这边迅速奔来。

    凹槽内的卓,自然也注意到少言普一行人,不过让得卓疑惑的是,这少言普来的也太快了吧,这黑衣人才刚抵达洞窟没多久,这少言普能够找到这么隐蔽的洞窟?

    疑惑归疑惑,卓反而将身体越加的缩入凹槽之内,倒是并没有引起少言普等人的注意。

    少言普一行人,直捣黄龙般的朝着洞窟掠去,同时那少言普更是大喝出声“大胆贼子,居然偷偷藏匿在这洞窟之,我少言世家少言普在此,快快交出冷颖姑娘,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少言普的声音很大,洞窟内的几人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其四名黑衣人目光闪烁,而那冷颖美眸却是露出希冀之色,她知道少言普到了,那么她有救了。

    “大哥!我们怎么办?”其一名黑衣人前对着那为首黑衣人问道。

    “走!这少言普可不简单,不要正面与他对抗。”

    为首的黑衣人说完,脚掌一踏,直接朝着洞窟之外掠去,而其后方的三名黑衣人则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嗖嗖嗖!

    四道黑影一出现,少言普顿时带着队伍众人将四人拦截下来,其少言普更是凶猛,一脚跨出,右掌轰出,与那为首的黑衣人来了个硬碰硬。

    噗嗤!

    那为首黑衣人直接被一掌击退,嘴角溢出鲜血,其目光满是忌惮和惊惧之色。

    这一幕,正好被从洞窟内走出来的冷颖瞧见,特别是冷颖看见那实力强大的黑衣人,居然一招被少言普破退,美眸之满是异彩涟涟。

    “不要硬碰硬,直接离开此地!”

    为首黑衣人大喝一声,右手一招,竟是朝着周围抛出三颗黑溜溜的圆球,那圆球在滚到人群之,顿时爆炸了起来,扩散出一团团的白烟,这白烟的气味极为刺鼻,使得少言普一行人连连后退。

    “走!”

    白烟升起,四名黑衣人化作四道黑芒,朝着另一边的密林掠去。

    “我看你们往哪里走?”

    少言普大喝一声,脚掌一踏,犹如展翅大鹏,朝着那四道黑影追去,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

    而在所有人的注意放在黑衣人和少言普身的时候,躲在洞窟背面凹槽内的卓,也是悄无声息的跟了去。

    冷颖从洞窟走出来,瞧着少言普消失的身影,美眸有着一抹担忧,对着少言世家的队伍众人道“少言公子一人过去追捕四名黑衣人,恐怕会有危险,你们怎么不一起去?”

    “你懂什么?少言普少爷的实力可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一点,以少爷他的实力,独自战那四名黑衣人完全没问题。”队伍的一名守卫嗤笑道。

    冷颖美眸微闪,沉默了下来,确实如这守卫所说,方才少言普所表现出的实力,确实那黑衣人首领还要强大许多。

    嗖嗖嗖!

    四名黑衣人在密林,犹如灵猴一般穿梭着,速度极快,不过那少言普却也不慢,紧紧的跟在四名黑衣人身后。

    在五人后方的数十米之处,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跟着,这道身影自然是卓,灵戒对卓他来说,太重要了,他不可能不管。

    大约半柱香左右,那前方飞掠的四名黑衣人,忽然停住了身影,停在了一处粗壮的树干之,目光平静的凝视着身后跟来的少言普。

    嗖!

    少言普停在四名黑衣人面前,衣袍无风自动,长发飞扬,脸满是自傲之色。

    数十米外的一颗树脚之下,卓猫着身体,默默的关注着那前方对峙着的少言普和黑衣人,他倒是要看看这少言普如何从这四名黑衣人手夺得灵戒。

    毕竟这少言普其实也是四轮皇极境巅峰的修为,那四名黑衣人也都是四轮皇极境武者,少言普以一敌四的胜率可不是想象那么高。

    在卓期待着五人大战,然后他浑水摸鱼的时候,那四名黑衣人忽然去掉了脸的黑巾,纷纷单膝跪在少言普面前,齐声道“少爷!”

    “少爷?”瞧着四名黑衣人这般诡异的举动,卓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少言普背负双手,淡淡地道“灵戒拿到了嘛?”

    “少爷放心,灵戒已经拿到了!”

    为首的黑衣人乃是一名络腮胡须的壮汉,此刻他小心翼翼的来到少言普面前,将那从冷颖手夺得的灵戒交给少言普。

    瞧着静静躺在掌心的灵戒,少言普目光充斥着一抹兴奋之色,灵戒在他们家族年轻一辈也只有他的兄长少言青林拥有,他还从未拥有过。

    所以,少言普对于灵戒的渴望丝毫不那冷颖低,甚至还要更加的旺盛,毕竟灵戒除了储物之外,也是一种尊贵的象征。

    “少爷!据那冷颖所说,这灵戒并不是她自己的,所以灵戒面的灵魂印记,那冷颖也没办法解开。”壮汉犹豫片刻,便是实话实说道。

    “嗯?灵魂印记不是那冷颖的,那是谁的?”少言普目光冷光闪烁,有些不悦地道。

    壮汉低头,小心翼翼地道“据那冷颖所说,这灵戒是她从那卓手夺来的,那卓是那被阮家队伍救来的青年。”

    “哦?居然是那卓?”

    少言普目光虚眯,卓这个人他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刚才在出发之前,他从阮玲玉口听过好几次,好似阮玲玉对那卓颇为关心啊?

    “你们先回营帐,将衣服换回去,然后带人在这片密林周围给我搜!一定要将那卓给我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