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黑衣人一拱手,旋即化作四道流光消失在了林间,只留下少言普一人默默的站在原地,右手掌心托着灵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少言普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道鬼魅的身影,在逐渐的靠近,在距离少言普十米以内,这道身影突然暴起发难,其背后居然衍生出三对雷翼,速度快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是谁?”

    少言普怒喝一声,自然也是感受到背后掠来的那道身影,脚掌一旋,右手手掌朝着背后轰出,狂猛的元力吐出。

    可惜的是,少言普这一掌仅仅只是轰在了一道雷影身,随后他只感觉背后风声大作,一道掌风呼啸而来,直接轰在了少言普的后心处。

    “咦?居然有软甲灵宝护体?”

    这道掌风直接与少言普的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过少言普仅仅只是脚步踉跄,身形差点不稳,却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这出手偷袭的自然是卓,这少言普毕竟是四轮皇极境巅峰的高手,他卓修为后者要弱不少,所以自然不敢与少言普正面相抗。

    不过,在他掌风轰在少言普后心的瞬间,已经感觉到一丝不妙,这少言普的身衣服里面,居然存在着一件蚕丝软甲,防御力倒是极为不弱。

    当然,若是卓全盛时期的话,这蚕丝软甲在卓眼,犹如无物,可惜的是,现在卓实力十不存一,从至尊境跌到了一轮皇极境,他还真难以破开这蚕丝软甲。

    “该死的家伙!竟敢偷袭本少,本少要你死的很难看。”

    少言普怒吼一声,方才那一掌威力可不俗啊,若是他身没有蚕丝软甲的话,恐怕很可能要身受重伤,此人太可恨了,少言普如何不怒?

    轰!

    说着,少言普左手一探,猛地捏住了卓那轰在其后心的右手,随后其蓄势待发的右手化掌,狠狠的对着卓直轰而去。

    瞧着眼前那掠来的恐怖掌风,卓面色阴翳,冷哼一声,全身金芒大作,竟是衍生出四头八臂,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

    轰!

    两者掌风交触在一起,席卷出恐怖的狂风,随后卓闷哼一声,忍着体内那即将爆发的伤势,其六只臂膀狠狠的将少言普抱住,剩余的两只臂膀探出,直接将少言普的腰间乾坤袋取了下来。

    “你敢?”

    少言普也是瞧见了卓的意图,脸露出惊怒交加之色,他刚夺来的灵戒放在乾坤袋之,此人一来夺取乾坤袋,很显然,目的是那灵戒。

    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少言普将四轮皇极境巅峰的力量,运行到极致,欲要彻底挣脱卓的臂膀,可惜的是,卓的臂膀犹如八爪鱼一般,牢牢的将他缠住。

    从乾坤袋之取出灵戒之后,卓猛地一松手,那少言普原本蓄势待发的力量,竟是在这么一松手的瞬间,无处发力,身形一个踉跄。

    嗖!

    而卓则是脚掌一踏,三对雷翼展开,化作一道雷芒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少言普稳住身形,目光阴沉的盯着那远去的身影,虽然仅仅只是短暂的交锋,但少言普依旧看清了这偷袭他的人的面貌,竟然是那阮家队伍的卓。

    “这家伙不是一轮皇极境么?怎么会发挥出这么恐怖的力量?”

    默默的站在树干,卓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功夫,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卓的影子,少言普知道,算他追去,恐怕也很难找到那卓的身影。

    不过,更让少言普惊骇的是,这卓明明只是一轮皇极境的实力,居然可以成功偷袭他这个四轮皇极境巅峰的武者,甚至在方才交锋下,他甚至还被其弄得颇为狼狈。

    “不要让本少遇见你,不然的话,本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再次朝着卓离去的方向瞧了一眼,少言普脸却满是郁闷之色,此次绑架冷颖其实是他谋划出来的,而那四名黑衣人也是他的手下。

    原本以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顺利取得灵戒,却是没想到途杀出来了个卓,少言普此刻的心情有多差也是可想而知的……

    此时,阮家的队伍因为方才的战斗动静,来到了灌木丛另一边的洞窟外,他们也自然是瞧见了那被解救出来的冷颖。

    “冷颖姐!你没事吧?”阮玲玉以及阮统领等人急匆匆来到冷颖面前,颇为担忧的瞧着冷颖问道。

    冷颖摇摇头,道“我没事!此次多亏了少言普公子出手相助,不然的话,我真的凶多吉少了。”

    “冷颖姐!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四名黑衣人是什么来历啊?他们为何要绑架你?”见冷颖并无大碍,阮玲玉也是放心下来,同时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些黑衣人的目的是灵戒,我想这些人和那卓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冷颖目光冷淡地道。

    听到冷颖这般说卓,阮玲玉也并没有反驳,只不过是脸色黯然而已,显然也是默认了冷颖的话语,毕竟在黑衣人离开之后,那卓也是忽然消失。

    阮玲玉又不傻,若说卓与那黑衣人没关系的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当初我们真是瞎了狗眼了,居然将这么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给救来。玲玉,当初我们已经将那卓直接抛到野外不管不问,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事端发生。”冷颖不服气地道。

    嗖!

    一道身影骤然从林间窜来,众人瞧去,只见少言普略有些狼狈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少爷!怎么回事?你怎么弄的这般狼狈?”

    少言普的手下连忙迎了去,瞧着前者狼狈的模样,目光皆是浮现惊色,对于那四名黑衣人的真实身份,他们这些手下也是略知一二,所以之前他们才并没有跟去。

    而少言普这般狼狈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显然是出乎众人的预料。

    “少言公子!你没事吧?那四名黑衣人怎么样了?是否都被少言公子你击毙了?”冷颖连忙迎了去,瞧见少言普狼狈的模样,不由得关切地道。

    少言普摆摆手,无奈的道“我一路追去,确实将那黑衣人截了下来,那四名黑衣人自然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这四名黑衣人居然还有一些同伙,居然埋伏在附近,偷袭于我,使得我变得如此狼狈。”

    “好在我机警,及时脱身,脱离了他们的包围圈。”

    “什么?还有同伙?少言公子,那卓是不是是那些黑衣人的同伙?”冷颖惊呼一声,旋即俏脸难看地道。

    少言普暗叹一声,道“冷颖姑娘果然冰雪聪明,那埋伏的一群人,确实有那卓的身影,若不是我反应速度快的话,恐怕要交代在那里了。”

    听得少言普的话语,冷颖咬牙切齿,心暗暗咒骂那卓无耻,同时也有些心疼少言普因此受伤,毕竟这是因为她而受伤的,她自然有些过意不去。

    而一直都会维护卓的阮玲玉也是罕见的保持沉默,显然她也是相信了少言普的话语,认为那卓是奸细和叛徒。

    “少言公子!那卓一伙人应该还在这片密林之,不如我们合伙搜索这片密林,或许能够找出那群人,以我们这群人,足以将卓那些人彻底的剿灭掉。”冷颖依旧心有不甘,此刻对着少言普建议道。

    少言普目光精芒闪烁,他等着冷颖的这句话,道“那卓着实可恨,若是我们两支队伍联合起来的话,完全可以将卓那伙人给搜寻出来。”

    “玲玉、阮统领!你们没意见吧?”冷颖回过头,向阮玲玉和阮统领征询道。

    “我是没意见,主要还是看小姐的意思。”阮统领微笑的道。

    说着,冷颖和少言普的目光皆是汇聚在阮玲玉身,眼见两人这般盯着自己,阮玲玉轻点螓首道“冷颖姐,那你带着队伍和少言公子一起去搜索吧,路小心点,我有点累了,想要先回去休息下。”

    “也好!玲玉本来身体不好,不宜劳顿奔波,阮统领你先带着小姐回去休息吧!我和少言公子一起在这附近搜索一下。”冷颖点点头回道。

    阮统领点头应了一声,便是带着阮玲玉朝着营帐的方向走去……

    “少言公子!我们一起在这附近搜索一下吧,那卓卑鄙无耻,我们决不能放过。”冷颖转头对着少言普笑道。

    点点头,少言普便是吆喝着带着自己的队伍与冷颖所带领的阮家队伍,朝着密林深处搜索,少言普他自己也是不甘心,灵戒这样被那卓夺去。

    特别是那卓修为还仅仅只是一轮皇极境,这对他来说可是极大的耻辱,这耻辱他一定要讨回来。

    在少言世家和阮家的队伍逐渐向着密林深处搜索的时候,在密林深处一棵粗壮的参天大树的树干,一道身影默默的盘膝而坐,而这道身影正是卓。

    “能不能恢复修为,一切都要靠你了!”

    说着,卓屈指一弹,一枚光团被他握在手,在这光团之有着一个小人,此刻在光团跳来跳去。

    “卓!你赶快放本座出去,不然的话,本座要你死的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