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天尊!现在你为鱼肉,我为刀殂,真不知道你为何还这么的蹦?难道你不怕我直接灭了你的元婴嘛?”

    卓目光寒芒闪烁,右手一捏,强大的元力倾泻而出,没入光团之,顿时间,那光团的元婴痛苦尖叫,几乎瘫软。

    而这光团的小人,自然是当初被卓灭掉肉身的白眉天尊,不止是白眉天尊,广寒天尊、夕月天尊、黄桷天尊和紫阳天尊的元婴,也都在卓的灵戒之。

    五大天尊,白眉天尊的实力最弱,而且本身的元婴之力也是被卓封住,即使卓此刻修为下降的太厉害,只有一轮皇极境左右,但这白眉天尊的元婴根本无法抵抗卓。

    果然,被元力刺激了一阵后,白眉天尊倒是安静了许多,只见他目光怨毒的盯着卓,冷冷地道“卓!你到底想干嘛?”

    “现在你看到了,我的修为只有一轮皇极境了,而且体内伤势也极为严重!所以唯有借用你的元婴之力一用。”

    说着,卓目光精芒闪烁,右手成爪,猛地一扣,将光团的小人抓了出来,随后一股吸扯之力从卓掌心传出,竟是将白眉天尊元婴所蕴含的强大能量,缓缓的吸入体内。

    “什么?卓,你这个小杂种!你居然敢吸收本座的元婴之力用以疗伤和增进修为,你这个狗杂种。”

    白眉天尊气急败坏,想他堂堂天尊,此刻竟然沦为被卓疗伤的灵药,这对于他来说,可谓是耻辱之极。

    不过,即使白眉天尊拼命挣扎,也根本逃不出卓的手掌心,毕竟他全身的力量被卓死死的封住,根本发挥不出任何的威力,毫不客气的说,现在的他,毫无缚鸡之力。

    卓压根没理会还在那里叫嚣的白眉天尊,右手一捏,澎湃的能量自光团的元婴内,源源不断的涌入卓的经脉之,然后顺着经脉朝着经八脉流转。

    天尊的元婴能量确实很强大,在这股能量周游整个身体经脉的过程,卓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顺畅的感觉,那些积聚在经脉的伤势和隐疾都被这股能量冲刷消耗殆尽。

    “不愧是天尊的元婴,能量居然有这般的效。”

    嘴角扬,卓目光闪烁,右手再次一捏,更为澎湃的能量从那白眉天尊的元婴之吸扯过来,而那可怜的白眉天尊只能在光团嗷嗷大叫,心怒骂卓,不过这些都无济于事。

    时间缓缓流逝,深沉的夜幕,渐渐有些发白,天际竟是露出一丝鱼肚白,夜即将消散……

    轰隆!

    闷雷般的声音响起,只见一棵粗壮树木的树干之,一道静坐的身影,缓缓睁开双目,其目光散发出神采。

    “突破了!不愧是天尊强者的元婴,仅仅是一夜时间,不仅将我体内的全部伤势治好,修为也是从一轮皇极境跳级到三轮皇极境。”

    缓缓起身,卓脸满是快意之色,之前由于体内的伤势,卓一直都不敢过多的动用体内的力量,因为他体内的力量大多数都是用于压制伤势。

    现在伤势已经痊愈,而且修为也是连跳两级,卓可以尽情的发挥出全部实力。

    而且卓本身的境界早已是至尊境初期,所以只要能量充足,卓突破起来是毫无障碍的,卓他相信,短时间内,他实力完全可以全部恢复过来。

    瞧着手略微有些暗淡的白眉天尊的元婴,卓目光露出一丝诧异之色,经过一夜的吸收,这白眉天尊的元婴仅仅只是损耗一小部分。

    不愧是天尊级别的强者,其元婴内的能量之强,远远超乎卓的想象。

    当然,卓如果继续吸收元婴之力用于恢复修为也是可以的,不过这样连续不断的吸收的话,卓自身的经脉会受不了。

    毕竟人体的经脉也那么大,若是一次性吸收的能量太大,超出了经脉能够承受的范畴的话,到时候经脉会爆裂,对于卓来说,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所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这修为的恢复也急不得,卓估计给他一个月时间,靠着白眉天尊的元婴之力,他的修为能够恢复到巅峰时机。

    嗖!

    一道黑芒从灵戒之掠出,小黑狗模样的小黑站在卓肩膀,低沉道“有人逼近这里了,方才你突破的动静可能被人察觉到了。”

    卓眉头微挑,不用猜想他也知道,那逼近的人是谁,恐怕应该是那少言普的人。

    不过,卓还不想与那少言普对,毕竟那少言普队伍有不少四轮皇极境的武者,虽然卓现在不惧,不过对的话,他也要花费不少的手脚才行。

    想到这里,卓脚掌一跺,犹如大鹏展翅般,朝着树干之的那树叶丛掠去,悄无声息的躲在树叶丛深处,默默的等待着。

    悉悉率率!

    不一会儿,树叶摩挲的声音响起,旋即有两队人马从前方小道走来,为首一人身着黄色长袍,风度翩翩,正是那少言世家的少言普。

    透过树叶缝隙,卓一眼瞧见了少言世家的队伍,内心冷笑连连,不过当卓目光微转,放在另一支队伍的时候,目光寒芒闪烁。

    身处在少言普旁边的队伍卓自然熟识,正是当初他卓跟随着的阮家队伍,阮家队伍领头正是面色冰冷的冷颖。

    “方才我明明在这里面听到动静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安静了?”少言普来到卓所在的树下,四处探查了一番,并无发现后,眉头微蹙地道。

    “或许是卓那狗杂种,可能是听到我们前来的动静,提前溜走了。”冷颖并肩站在少言普身边,冷言冷语地道。

    “有可能!”

    少言普点点头,当初卓从他手抢夺灵戒的时候,他可是见识过那卓的恐怖速度,若是真的是那卓的话,提前发现他们这群人离开也是能够理解。

    “少言公子!我们都已经搜寻了一整夜了,到现在都没有那卓的消息,我们该怎么办?”冷颖回过头,美眸盯着少言普,满是征询之色。

    少言普轻叹一声,道“回去吧!那卓修为虽然不高,不过其速度极为恐怖,算我们找到此人,想要将其拿下也是颇为困难。”

    “而且我也听说,前方的异宝这两天会出世了,到时候清虚谷的人取得异宝之后,会解除前方道路的封锁了。”

    闻言,冷颖俏脸满是不甘之色,不过她也知道少言普所说的没错,这片密林太大了,想要在这么庞大的密林找到那卓,无疑是大海捞针,所以他们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

    一行人又是在附近搜寻了一番,并没有任何发现之后,便是怀着不甘之色,离开了此地。

    待到少言普等人彻底离开之后,卓缓缓的从树叶丛步出,右手摩挲着下巴,目光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阮家队伍他是不可能在回去了,虽然他不惧少言普等人,不过他们两方一旦对的话,难免会引起清虚谷的弟子的注意。

    那少言世家名声在外,想都不用想,清虚谷的弟子绝对会倾向于少言普,所以卓是不想惹得一身骚。

    “小子!那少言普不是说了吗?前方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即将出现异宝,难道你不动心?”小黑双手抱胸,站在卓肩膀,嘿嘿的笑着,笑的颇为。

    卓翻了个白眼,小黑这样说,明显是小黑他自己动心,现在反而鼓动他卓前去。

    虽说卓知道小黑那点小心思,但他对于前方的所谓异宝也确实是颇为好。

    “我们潜入进去看看吧!”

    沉吟片刻,卓还是决定前往前方密林看看。

    清晨,一缕旭日洒下和煦的暖光,空地,少言世家和阮家两支队伍各自安营扎寨,等待着清虚谷弟子的放行。

    前方小道入口,七八名身着青白衣袍的清虚谷弟子,时不时警惕的盯着空地的几支队伍,腰间的佩剑随着走动,缓缓的晃动。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忽然从小道另一端传来,引起了清虚谷以及空地其他人的注意,只见一道身影从那小道尽头,缓缓走来。

    当这道身影临近的时候,众人才算是看清了此人的真面目,只见此人大约年,面色蜡黄,脚步虚浮,气息也是极为不稳定。

    瞧着眼前这病怏怏的年男子,不少人目光都是露出轻蔑之色。

    对着那些目光,年男子仿若未闻,而是径直走向前方小道的入口,待到此人来到清虚谷弟子等人面前的时候,直接被拦了下来。

    “此地被我们清虚谷包场了,若是你想要通过此地前往炎城,还是再等几天吧!”一名清虚谷弟子冷冷的呵斥道。

    瞧着被拦下来的年男子,空地许多人都是露出戏谑的笑容,甚至有些人更是肆无忌惮的哄堂大笑。

    “啊?还要等几天啊?”面色蜡黄的年男子露出疑惑之色,有些不明所以。

    那清虚谷弟子也懒得解释,右手一摆,正要驱赶这年男子的时候,只觉得胸口一痛,他竟然直接被轰的倒飞而出,随后一道快若闪电的虚影,从这清虚谷弟子的缺口处,一闪而过,迅速的进入了小道入口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