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影目光阴沉之极,特别是瞧着那直掠而来的白眉天尊,内心咯噔一声,沉入了谷底。

    魔影毕竟是天峰魔宫的妖孽天才,见识自然不浅,他一眼瞧出了眼前这名老者不是真正的天尊境强者,而是天尊强者的元婴。

    不过即使是天尊强者的元婴,其能够发挥出的力量,也他这个玄尊境要强大,所以魔影可是谨慎忌惮的很。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连天尊境强者的元婴都拥有?”

    惊骇过后,魔影内心疑惑之色更加浓郁,对于前方那站在白眉天尊身后的卓的来历,越加的疑惑。

    轰!

    天威般的闷响,在天际响彻开来,白眉天尊瞬间杀到,枯瘦的手掌探出,恐怖的元力弥漫,化作无尽的罡风,朝着魔影绞杀而去。

    “魔影天下!”

    魔影低喝一声,身化万千,速度飙到极致,朝着后方退去。

    砰砰砰!

    白眉天尊毕竟曾经乃是一代天尊,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元婴状态,不过天尊的威势依旧健在,魔影强大不少。

    眼见魔影身化万千,白眉天尊右手一翻,那汇聚在掌心周围的罡风化作万千缕,朝着魔影那万千身影飙射而出。

    眨眼间,魔影的万千化身,在这万千罡风的攻击之下,尽数湮灭,只留一道真身,反身飞退。

    白眉天尊身后不远处,卓目光闪烁的盯着大发神威的白眉天尊,心却是充满了疑惑之色,看这白眉天尊方才的表现,好似将魔影认作了他卓。

    “小黑!你刚才对白眉天尊做了什么?”卓忽然对着肩膀还在贼笑的小河问道。

    小黑嘿嘿一笑,道“只不过在这白眉老狗的元婴感知动了点手脚,此刻这白眉老狗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除我们之外,任何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会被他当做他最痛恨的人,也是你卓的样子。”

    “额……”

    卓抹了抹鼻头,看这白眉天尊方才的表现,卓能够感受到其对他卓的强烈恨意,这股恨意连卓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心悸。

    而且对于小黑的手段,卓倒是有了新的认知,虽说有时候小黑做事很不靠谱,不过其偶尔所施展的手段,倒是颇为实用和强大。

    嗖!

    此刻,醉清风也是抵达此地,潇洒的落在了魔影身边,待到他瞧见魔影略有些狼狈的模样的时候,目光不由得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你被三轮皇极境的武者弄得这般狼狈?”醉清风饶有深意地道。

    “放屁!醉清风,你自己看看前面那老家伙吧!”被醉清风这么一挤兑,魔影不由得愤怒,右手指着前方的白眉天尊喝道。

    经过魔影的提醒,醉清风的目光也是放在前方白眉天尊身,同时他也注意到白眉天尊身后那还在老神在在的卓。

    “天尊境强者?”感受到白眉天尊身的强大气息,醉清风瞳孔微缩,惊呼出声道。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天尊境强者的元婴!虽然气息恐怖,不过实力应该只有至尊境左右。醉清风,此人手段众多,不仅夺取了石穴异宝,现在更是拥有天尊元婴,此人不可能是你们清虚谷的弟子。”

    “而且看此人的样子,其灵戒之应该有不少好东西,我们联手将此人拿下,所得的东西五五分如何?”

    魔影神色戒备的盯着白眉天尊,暗自对着身边的醉清风传音道。

    “天尊元婴?此人身家还真是不菲啊!不过,堂堂天峰魔宫的妖孽魔影,此刻竟然打算与我联手,你以前不是很傲气么?怎么现在变得这般畏手畏脚了?”

    醉清风目光虚眯淡淡的讥讽了一句,便是脚掌一踏,双手背负身后,目光越过白眉天尊,放在卓身,淡漠地问道“你到底是谁?我想阁下手段这么多,恐怕不太可能是我清虚谷的弟子吧?”

    卓淡淡一笑,面部缓缓蠕动,恢复了原本的面貌,笑道“我想你清虚谷也出不了我这样胆大妄为的人吧?”

    “哼!确实是胆大妄为,既然你知道我乃是清虚谷之人,应该知道清虚谷在炎城的势力吧?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交出灵戒,并且自缚双手给我会清虚谷,或许我们掌门大人会开一面,饶你不死。”醉清风高高在地道。

    卓却是嗤笑道“让我交出灵戒,并且还自缚双手跟你回清虚谷?我说醉清风你好歹也是炎城的风云人物,清虚谷的妖孽天才,为何偏偏生了个猪脑子呢?若是你换做我的话,你会答应这要求?”

    醉清风目光阴翳,冷冷地道“你有种!明知道我们清虚谷,居然还敢这般肆无忌惮,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勇气?”

    “哪来的勇气?小黑,让这高高在的醉清风好好体会下我们的勇气。”卓忽然对着小。

    “嘿嘿!那是自然,这醉清风太臭屁了,本龙爷看着也不爽。”

    小黑咧嘴一笑,小爪子一挥,一缕幽光掠出,没入白眉天尊的眉心,使得白眉天尊的双目越加的漆黑可怖。

    “卓!你这个小杂种,我一定要杀了你,死!”

    白眉天尊犹如疯癫一般,朝着醉清风掠去,恐怖的元力爆发,欲要将醉清风彻底的绞杀掉。

    “清虚剑诀之万剑归宗!”

    醉清风眉头微跳,右手剑指点出,无数的剑影从虚空凝聚而成,随后这些剑影纷纷融合成为一体,化作了数百丈的巨大剑芒,从虚空一斩而下。

    “滚!”

    白眉天尊漆黑的双目满是杀意,低喝一声,双手成爪,向一顶,一双巨大的鹰爪迎风而,重重轰在那巨大剑芒之。

    咔擦!

    巨大剑芒看似威力绝伦,不过在那双鹰爪仅仅只是支撑了三息时间,随后在醉清风惊骇的目光,彻底的崩裂。

    闷哼一声,醉清风一退再退,一直退到了数百米之外,双目阴沉之极,这白眉天尊虽说肉身崩裂,不过仅仅这元婴的实力,居然都有着这般恐怖的力量,醉清风根本不敌。

    “死!”

    白眉天尊双爪一展,化作一道罡风,奋不顾身的卓醉清风直掠而去,那恐怖的罡风,几乎将周围的空间都是给撕裂了一般。

    醉清风脸色大变,连忙对着不远处的魔影叫道“魔影!还不一起联手对付这老家伙?难道你不想要那人身的异宝了嘛?单靠我们一人的力量,很难吐出这老家伙的防线的。”

    魔影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嘲弄笑意,淡笑道“堂堂清虚谷大弟子醉清风,你方才不是傲得很么?怎么现在反而来求助我了呢?”

    醉清风一听,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魔影明显是在报复方才醉清风对他的嘲讽。

    轰轰轰!

    白眉天尊犹如疯了一般,不要命的朝着醉清风攻击,恐怖的元力爆发,使得周围空间隐隐不稳。

    而醉清风则是有苦说不出,他修为也不过玄尊境,又怎么可能是白眉天尊的对手,若不是他的战力远超一般玄尊境的武者的话,现在早已经被白眉天尊给击杀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醉清风依旧被狠狠的压制,一口鲜血吐出,醉清风脸色变得苍白无,特别是瞧见那在一旁看戏的魔影,怒喝道“魔影,若是你再不来帮忙的话,我醉清风立马掉头走人,你一个人去面对着老家伙吧。”

    魔影也是知道,做事情也要有个限度,点点头,脚掌一踏,来到醉清风身边,一掌吐出,一股股黑雾之力弥漫而出,对着那白眉天尊直轰而去。

    砰!

    魔影和醉清风两人联手,威势顿时超越了方才许多,居然一举将白眉天尊给击退。

    “不要留手,速战速决!以我们两人的实力,战这实力仅有至尊境的天尊元婴完全不在话下。”

    魔影冷冷的撂下这句话,右手一划,其身体表面的黑雾忽然翻滚,纷纷涌入他的右手之,与此同时,黑雾散去,魔影也是露出了其真面目。

    只见魔影身着黑色劲装,脸色苍白如雪,一双瞳孔充斥着猩红之色,散发着嗜血之芒。

    黑雾汇聚在魔影手掌之,竟是化作了一柄丈许长的黑色长剑,在这长剑之环绕着诡异的黑色雾气,看去极为诡异。

    醉清风点点头,右手一拍腰间,那挂在腰间的玉色酒葫芦顿时膨胀至丈许之大,随后醉清风右手将那瓶塞拔出,幽蓝色的水流从葫芦之涌出,在其周身化作巨大的水蟒。

    “杀!”

    两人齐声大喝,魔影右手黑色长剑虚空一划,顿时间,虚空之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剑影,划破半空,毫不留情的朝着白眉天尊斩去。

    而醉清风则是双手一捏诀,那巨大的水蟒不甘示弱的跟在黑色长剑之后,吐着猩红信子,同时是对着白眉天尊掠去。

    轰隆隆!

    白眉天尊大喝一声,双手一翻,朝着方一顶,恐怖的元力倾泻而出,化作两只巨大的鹰爪,迎了去。

    两者交触,顿时间,两者之间爆发出极为刺耳的爆鸣之声,源源不断的响彻开来,随后卓皱眉的发现,魔影和醉清风两人居然将白眉天尊给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