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身不是有不少没用的灵宝么?将这些灵宝兑换的话,那可是不小的财富,到时候购买重塑肉身的材料倒是能办到。 ..”小黑忽然对着卓道。

    闻言,卓目光一亮,小黑所说的没错,现在他修为达到至尊境了,地阶灵宝对他的用处基本不大,现在完全可以兑换成灵石。

    “炎城的街道两边的摊贩如此繁华,我可以在这里寻找一个摊位,贩卖灵戒的灵宝。”

    说着,卓的注意放在了街道两边的情况,不过让得他诧异的是,街道两边居然全部被摊贩占领了,基本没有任何空位,这倒是让得卓颇为郁闷。

    走了片刻,卓顿时发现,前方左边有一名年男子,可能有事情,匆匆收起面前的小摊,急匆匆的离开了原地。

    那名年人一走,卓脚掌一跨,瞬间来到这摊位,屈指一弹,从灵戒之取出一块锦布摊在面前地。

    在卓隔壁摊贩的乃是一名壮汉,此壮汉气息饱满,是一名四轮皇极境的武者,此人眼见卓年纪轻轻,面色蜡黄,气息虚浮,脸不由得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卓也没注意旁边壮汉的表情,再次屈指一弹,取出了两件流光溢彩的地阶灵宝,其一件乃是一把黑漆漆的长剑,另一件则是一块锦巾,应该是一件防御灵宝。

    当然,以卓的库存来说,身不可能仅仅只有这么两件地阶灵宝,只不过一下子拿出来太多了,难免会引起他人的觊觎。

    “嗯?两件地阶灵宝?”

    隔壁的壮汉,原本脸还满是不屑的神色,此刻瞧见卓随意拿出两件地阶灵宝,不由得露出一丝动容之色,而且看卓那摊位的灵宝表面的流光,显然品质不低。

    地阶灵宝表面所散发的光芒,很快吸引了路那些观望的路人,他们皆是被卓的地阶灵宝所吸引。

    对于低阶皇极境武者来说,地阶灵宝对他们来说算是极为罕见的灵宝,一旦拥有地阶灵宝的话,对于他们的战力有着不小的提升。

    不过,当周围武者瞧见摊位的主人,竟是一名年纪轻轻、面色蜡黄的青年的时候,皆是不由得露出诧异之色,特别是这名青年身的气息不强,只有二轮皇极境左右。

    一般来说,地阶灵宝对于二轮皇极境武者来说,应该帮助很大,但这青年却是拿出来卖,而且一拿是两件,所以众人不由得猜测着青年身不止两件。

    毕竟能够这般随意拿出两件地阶灵宝的人,身必然是会有更好的灵宝,留给自己用才是。

    想到这里,周围一些聚拢的武者,尽皆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位小兄弟,你这长剑灵宝怎么卖?”一名留有山羊胡须的年男子走出来,笑眯眯的对着卓问道。

    “一口价,五千品灵石。”

    卓淡漠地说了一句,这黑漆漆的长剑可是一件地阶品灵宝,威能很强,若是皇极境武者持有的话,对其的帮助可是有着很好的帮助,所以五千品灵石不算贵。

    山羊胡须的年男子眉头微蹙,显然卓所报出的价格太高,使得他有些犹豫起来。

    “小兄弟!三千品灵石卖我,我们交个朋友如何?”山羊胡须男子忽然笑道。

    卓摇摇头,内心却是冷笑连连,这长剑灵宝削铁如泥,威能浩荡,即使报五千品灵石都不算贵,但眼前这男子居然打算用三千品灵石将其买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怎么?难道小兄弟看不起我?”

    山羊胡须男子面色微冷,目光死死盯着卓,其蕴含着一丝冷冽的杀意,居然丝毫不掩饰他身的杀意。

    “嗯?”

    感受到山羊胡须男子身的杀意,卓目光渐渐冷了下来,仅仅因为他卓不卖灵宝,这山羊胡须男子居然对他动了杀意。

    周围围观的男子,个个目露戏谑之色,他们都知道眼前这摆摊的青年,实力不过是二轮皇极境而已。

    在炎城摆摊可是也有一定的潜规则的,若是摊主实力很弱,而且拿出来的东西都极其的珍贵,那很容易被一些实力强大的顾客欺压,甚至强取豪夺。

    “小兄弟!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愿意用三千品灵石买下你的这灵宝长剑,但你却是不领情!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三百品灵石卖我,我不追究方才你的无礼之失。”山羊胡须男子冷冷地道。

    “滚!”

    卓不想和这山羊胡须的男子废话,直接扬言让其滚,这山羊胡须男子越来越得寸见尺,现在居然让他用三百品灵石卖他,这和卖废铁有什么区别。

    “你让我滚?好好,区区二轮皇极境的小辈,居然敢这么与我说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山羊胡须男子气极反笑,脚掌一踏,三轮皇极境的气息暴掠而出,随后右手成掌,对着卓一掌轰去,掀起无数的罡风。

    见到这一幕,周围围观的武者,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这种打斗在炎城之太常见了,特别是这种以大欺小的案例,每天都会发生。

    反倒是周围的武者认为卓太不识抬举了,若是忍气吞声将那长剑灵宝直接卖给这山羊胡须的男子不好了,现在恐怕是要吃些苦头喽。

    “看来我的话你一点都没听见去,那么只能打得你滚了。”

    卓冷然一笑,袖袍一抚,右掌元力一吐,衣袍飘动,猎猎作响,直接轰在了山羊胡须男子的手掌之。

    咔擦!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随后那山羊胡须男子脸色一僵,接着他便是瞧见他的右手不规则的扭曲,一股剧痛从右手传递开来,使得男子不由得嘶声大叫。

    “滚吧!”

    话音刚落,那山羊胡须男子极为狼狈的倒飞而出,狠狠的倒在十几米开外,捂着已经彻底扭曲的右臂,来回翻滚,痛苦大叫。

    嘶!

    瞧着山羊胡须男子那彻底扭曲的右臂,所有人都是知道,此人的右臂恐怕算是彻底的废掉了,不过众人更吃惊的开始那面色蜡黄的青年的实力。

    明明只有二轮皇极境的修为,居然一招将三轮皇极境武者给废掉了,卓的这般表现,顿时让得周围不少武者目露忌惮之色。

    击飞那山羊胡须男子后,卓依旧犹如磐石般坐在摊位之前,那山羊胡须的男子自己往枪口撞,现在吃了个大亏,也怪不了谁。

    同时卓也是知道,有了这山羊胡须男子的先例,其他武者想要对他强取豪夺,多少也会有些顾忌,这样倒是省了卓不少的麻烦。

    “小兄弟!你所在的摊位原本是我的,你这样随意霸占我的摊位,不觉得有些太过分了嘛?”

    忽然,卓隔壁的壮汉目光闪烁,盯着卓摊位的那两件地阶灵宝,露出一抹精芒,淡漠的声音缓缓传来。

    “嗯?这原来是你的摊位?”

    转头,卓盯着隔壁的壮汉,目光有些冷意,这摊位他可是亲眼看到是另一位武者有急事离开,所以他卓才将其占用的。

    而且炎城这两边的摊位,原本是武者自由使用的,谁先到谁先得,哪有这壮汉所说是他的道理。

    “那是自然!小兄弟,若是你想要继续在这里摆摊的话,总要支付一定的租金吧?”壮汉淡淡地道。

    “租金?那你说,要我支付多少租金?”卓顺着壮汉的话,轻笑道。

    壮汉嘴角微扬,道“你摊位不是有两件灵宝么?你只需要拿出一件当做租金,那么你能够继续在这里摆摊了。”

    卓笑了,他也是知道,这壮汉的目的与那山羊胡须的男子一样,都看了他摊位的灵宝,只不过这壮汉那山羊胡须男子还要黑,居然想要空手套白狼。

    不过,这壮汉确实有这个资格,因为这名壮汉的修为那山羊胡须男子要强大许多,已经达到四轮皇极境巅峰,那山羊胡须男子不知要强大多少。

    “那么照阁下这么说,整个炎城的街道都是阁下的了?那是不是说明,阁下你可以与炎帝平起平坐了?”卓戏谑地道。

    壮汉脸色微沉,冷冷地道“小兄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以为你击败了一名三轮皇极境的废物,你自以为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在炎城实力你强的人不知道凡几,你在这里面根本不算什么。”

    “呵呵!不算什么也你强,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皮,居然要拿一件地阶灵宝当做租金?你是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还是说你的脑子根本有些问题?”卓毫不留情地道。

    壮汉脸色一僵,旋即目光散发着彻骨的寒意,盯着卓道“你敢再说一遍么?”

    “你除了像狗一样在我面前乱吠,还能干什么?”卓冷然地道。

    “死!”

    壮汉咆哮一声,竟然直接对着卓出手了,一拳轰出,爆发出闷雷般的爆鸣声,周围狂风呼啸。

    “看来我的手段还不够狠啊,既然你这么想找死,我成全你吧!”

    卓知道,仅仅只是击败对手,恐怕起不了任何威慑的作用,唯有见血才能震慑住周围的那些贪婪的武者,所以此次卓不再留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