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演武场,卓便是跟着阮玲玉和冷颖,进入了阮府的大厅之,只见此刻大厅内,有几名气息颇为强大的年男子。 .

    他们也是注意到进来的阮玲玉三人,其一名脸色威严的年男子走前来,淡淡的瞥了眼卓,便是对着阮玲玉和冷颖道“玲玉、冷颖,此人不是我们阮家之人吧?”

    “冷长老!卓是我的朋友,此次前来是为了驱除体内寒气的。”阮玲玉轻声道。

    “哦?他是卓?”这名威严的年男子目光虚眯,凝视着卓,脸色有些怪异。

    随后卓便是感觉到一股意念降临在他的身,仿佛欲要将他的全身秘密全部看透一般。

    “嗯?”

    卓脸色阴沉,这股意念自然是眼前这年男子所散发出来的,一般来说,这种直接用意念如此蛮横的探视对方武者的气息,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

    若是遇到一些脾气火爆的武者的话,恐怕早动手开打了,这年男子恐怕是仗着自己修为高深,很不在意的这般探视卓的修为。

    特别是年男子探查到卓和白眉天尊身的气息都不强之后,目光流露出一丝鄙夷之色,毕竟卓和白眉天尊在出门前已经将体内的气息收敛,为的是以防万一。

    “父亲!这卓肯定是个骗子,连我们家主都无法奈何玲玉体内的寒气,这么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又怎么可能有办法驱除呢?”冷颖忽然抢先对着年男子道。

    而眼前这年男子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乃是阮家第二高手冷锋,实力仅次于阮家家主阮玄风,同时也是冷颖的父亲,在阮家的地位极高。

    “冷长老!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让卓公子试试又何妨呢?若是真的能治好的话,那真的皆大欢喜了。”阮玲玉摇头苦笑道。

    “试一试却是没关系,不过我害怕的是,某些人的目的可不纯良,我也是为了玲玉你的安全着想啊!”

    冷锋提醒了一句,旋即目光淡漠的盯着卓,高高在地道“你不过是个二轮皇极境的修为,这般低的修为,我本该是不可能相信你的。不过既然玲玉竭力请求的话,那我勉为其难的让你试一试。”

    “不过我可要提醒于你,切莫心怀不轨,以你的修为还配不玲玉,我们阮家更是你高攀不起的,知道了么?”

    说罢,这冷锋袖袍一摆,坐在了大厅后方的一张太师椅,面色满是威严,仿佛高高在,俯视着卓。

    “难道这是你们阮家的待客之道么?我不辞千里的前来帮助阮姑娘驱除体内寒气,而你不仅一开始用意念探视于我,现在更是说话一点没有客气,难道你以为我卓是你们阮家的下人不成?”卓冷言冷语地道。

    “咔擦!”

    原本冷锋拿起扶手边的茶杯的右手猛地一僵,旋即一用力,将其捏碎,面色阴冷的对着卓道“你居然还敢反驳?本座说话,那里容得了你来插嘴?”

    说着,冷锋缓缓站起身来,一股无形的恐怖气势涌出,将卓整个都笼罩进去,不过卓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双冷漠的眸子,毫不畏惧的凝视着冷锋,同时散发出一股意念,探视着冷锋的修为。

    “八轮皇极境?”

    瞬间,卓便是探查出了冷锋的修为,居然仅仅只是八轮皇极境,敢在他卓面前如此嚣张,卓内心冷笑连连。

    “你居然还敢用意念来探视我?好大的胆子啊!”

    冷锋一怔,旋即怒喝一声,恐怖的气息暴涌而出,其身后的太师椅在这股气息之下,彻底的崩碎成无数碎片,一时之间,整个大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那站在大厅的几名老者,脚步一跨,便是来到了冷锋的周围,目光冷冷的凝视着卓和白眉天尊。

    “怎么?只许你用意念来探视我,而我却不能探视你么?”卓嘴角满是讥讽笑意,毫不畏惧的反驳道。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一边的冷颖却是冷然笑道。

    啪!

    不过冷颖还未说完,卓脚掌一跨,挟裹着掌风,狠狠的扇在了冷颖的右脸颊之,旋即后者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旋转一圈,然后重重的摔在地。

    “你居然敢打我?”

    冷颖捂着右脸,指着卓尖声尖叫,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

    “是你自己不要脸皮的,又怎么怪得了我呢?当初你盗窃我灵戒,更是多次无缘无故出手对付于我,现在更是犹如泼妇一般对着我喝骂,你真以为我卓是你下人?可以呼来喝去?”

    缓缓收起右手,卓仿佛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收身而立,回到白眉天尊的身边。

    “爹!杀了他,他竟然敢打我,这个混蛋。”冷颖捂着已经肿起来的右脸,对着冷锋歇斯底里的叫道。

    她冷颖身为阮家第一天才,从来都是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的关注点的,但今日却是被卓这个她看不起的废物在正面打了脸颊。

    而且让得冷颖抓狂的是,她甚至连卓的影子都没看清,右脸已经被卓打肿了,这让得她又惊又怒,惊的是卓的实力好像当初要强许多,怒的是当初的废物居然敢当面打她脸颊,实在可恨之极。

    “看来你今日是来捣乱的,既然如此,那你别怪我不客气了!”

    冷锋脸色阴寒,八轮皇极境的气势终于是全部释放出来,脚掌一踏,便是欲要朝着卓攻击而去。

    “怎么回事?大厅之怎么闹哄哄的?”

    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使得冷锋身体一僵,目光瞧向大厅门口,只见在门口处,一名头发略有些苍白的年男子走了进来。

    虽说这年男子头发苍白,看去显得有些苍老,不过浑身的精气神却是极其的旺盛,其气息也是那冷锋要强大不少,恐怕达到了九轮皇极境的修为了。

    “爹!”

    瞧着这名威严的年男子,阮玲玉俏脸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连忙跑到这年男子身边,拉着前者的臂膀。

    毫无疑问,眼前这年男子是阮家的家主阮玄风。

    “爹!他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卓,他有办法可以驱除我体内的寒气。”

    阮玲玉的话语让得阮玄风目光微凝,旋即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卓,道“你真有办法驱除玲玉身的寒气?”

    “我并没有百分百把握,不过可以试试,也许能够解决也说不定。”卓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虽然玲玉说你是她的朋友,不过毕竟我是第一次见过你,所以我不可能完全相信你!若是你能够跟我说说你驱除寒气的方法的话,证明你确实是有方法可行的,那我可以让你试试。”阮玄风淡淡地道。

    卓眉头微蹙,阮玄风的态度,让得卓微微有些不舒服,不过此次他前来帮助阮玲玉驱除寒气,不过是为了兑现承诺而已,所以也并不是太在意。

    “可以!不过这方法只能让你和玲玉姑娘一起看,至于某些外人还是算了,谁知道某些人又会蹦出什么歪理出来呢?”

    卓意有所指的话语,顿时让得一边的冷风和冷颖面色阴沉,差点暴走。

    “家主!这卓来历不明,而且修为如此低微,此次主动找我们阮家,恐怕是有所图谋,家主还请三思。”冷锋对着阮玄风沉声道。

    “对啊!家主,这卓一看不是什么好人,恐怕他此次前来不是救玲玉而是害玲玉也说不定,我们决不能轻信此子的片面之言啊!”冷颖也是跟着说道。

    卓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道“阮家主!我想你是明事理之人,既然我修为低微,若是真的要害玲玉姑娘的话,为何要如此光明正大的进来呢?那岂不是在自寻死路么?”

    “若是阮家主因为听了两个蠢货的话语,而不相信在下的话,在下现在立马走人,绝不会再提驱除玲玉姑娘体内寒气之事。”卓淡漠地道。

    阮玄风目光闪烁,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一次吧!你和玲玉随我去另一处雅间吧,若是你的方法能够打动我的话,我会让你试试。而且若是最后成功的话,我们阮家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阮玄风便是带着卓和阮玲玉,朝着大厅深处的一处雅间走出,只留下冷锋和冷颖两父女站在大厅内,目光冷冽到极点。

    “父亲!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跟你说过,这件事是关于这卓的。”忽然,大厅的冷颖低声对着冷锋道。

    “嗯?什么事?”冷锋眉头一挑,沉声道。

    “当初这卓从我们队伍离开后,天峰魔宫的魔道子和清虚谷的清虚子两位大人,曾经寻找过这卓,而且还扬言要将这卓捉拿下来。我怀疑,这卓身定有了不得的宝贝,使得魔道子和清虚子这等存在都垂涎三尺。”

    听得冷颖这句话,冷锋瞳孔微缩,低声道“你说当初连魔道子和清虚子这两位大人同时寻找这卓?难道此子身真的有惊天大秘密不成?”

    “那么此子我们决不能让其安然离开我们阮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