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热!卓公子,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热?”床,阮玲玉娇躯扭捏,俏脸早已布满了绯红之色,洁白的额前更是流出细密的汗珠。

    此刻,卓目光微凝,自然也是注意到阮玲玉的异状,脸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不知道小黑有没有解决掉阮玲玉丹田的那万年玄魄冰蛊的幼虫。

    卓左手微捏,冰之圣符涌出一缕寒气,将阮玲玉小心包裹住,不过即使如此,阮玲玉依旧感觉身体燥热异常,脸颊红润。

    “不知道小黑在里面干了什么?”卓略有些着急地自语道。

    现在阮玲玉这种模样,卓看着也有些揪心,若是此刻有人闯入这房间之的话,很容易被人误解。

    咯吱!

    卓正无计可施的时候,清脆的开门声骤然响起,只见冷锋和冷颖忽然闯了进来,目光冷冷的盯着房间的卓,已经那躺在床,面色红润的阮玲玉。

    “卓!你果然是个登徒子,居然用为玲玉驱除寒气为借口,混入她身边,欲要毁她清白,你这个无耻之徒。”

    阮玲玉此刻的异状,自然是被冷锋和冷颖所瞧见,而跟在冷锋和冷颖二人身后的阮玄风,脸色也有些难看,瞧着卓的目光也变得阴寒之极。

    “阮家主!我方才不是说过了么?在我为玲玉姑娘驱除寒气的过程之,你们不得私自闯进来,现在你这样是何意?”卓冷冷地道。

    “好热,真热!”此刻,阮玲玉双目紧闭的躺在床,轻轻低吟着,开始撕扯身的衣服。

    卓眼皮一抽,心已经把小黑问候了无数遍,居然偏偏这个时候搞出这么一幕,这不是坑他么?

    不过,卓也相信,阮玲玉这股燥热应该与七彩凤凰有着脱不了的关系,小黑一旦将阮玲玉身的寒气驱除过后,那么这股燥热也会渐渐消退才是。

    阮玄风此刻面色冷峻之极,盯着卓冷冷质问道“你对玲玉到底做了什么?为何她会有这等表现?”

    卓脸色有些难看,他知道这阮玄风压根没有相信过,不然也不会在他为驱除阮玲玉的过程,让冷锋和冷颖两人私自闯进去,更不会在这个时候质问于他。

    “方才的那七彩凤凰此刻已进入玲玉姑娘的丹田之,此刻正在驱除其丹田的寒气,现在这等表现只是因为七彩凤凰的温度所造成的。”

    现在已经到了小黑驱除寒气的关键时刻,卓自然不想多惹是非,只得简略的解释了一番。

    “我想阮家主不会想害自己的女儿吧?”卓冷冷地反问道。

    “好大的胆子啊!你这小杂种居然敢威胁家主大人,我看你是找死。”冷颖玉手指着卓,不由分说的扣了个大帽子给卓。

    微转头,卓冷冷的盯着冷颖,道“你哪只狗耳朵听到,我威胁你们家主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嗯?你的意思是我们污蔑你了?现在玲玉躺在床,而且还发出这般不堪入目的声音,难道这不是你的杰作?”

    “还有我告诉你,玲玉已经与少言世家的少言普订婚了,你现在却是毁掉了玲玉的清白,嘿嘿,像你这等无耻之徒,今日别想走出我阮家了。”冷锋站在冷颖身边,高高在的俯视着卓,淡漠地道。

    卓心满是冷笑,对着阮玄风问道“阮家主!难道这也是你的想法?”

    阮玄风目光闪烁,却是罕见的沉默下来,并没有正面回答卓的问题,很显然,他也承认了卓的说法。

    “哼!登徒子,你以为家主大人还会相信你的狗屁不通的话语么?真是可笑,你是把我们阮家之人全部当成三岁小孩了吧?”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的那龌蹉想法么?你想趁机玷污玲玉的清白,然后想要以此攀我们阮家的高枝,那我现在告诉你,你这卑微的废物,我们阮家可不是你这种人高攀得起的。”

    冷颖此刻得寸进尺,右手指着卓的鼻头,言语毫无顾忌,犹如利剑般刻薄无情。

    嗖!

    一道黑影猛地来到冷颖面前,随后一只手掌探出,一把将冷颖的脖颈捏住,随后冷凝接下来的话语,顿时说不下去了,因为这只手掌的力道很大,捏着她的喉咙,使得她连呼吸都有些不畅,更不用说是说话了。

    卓出手太快了,阮玄风和冷锋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们也没想到,卓居然会忽然出手,更没想到,卓的速度快到让他们都想象不到。

    “好贼子!尔敢?”

    冷锋一怔,旋即恼羞大怒,大喝一声,右掌对着卓轰去。

    砰!

    恐怖的力量倾泻而出,随后房间的地面,在冷锋这股恐怖力量下,崩碎成无数的碎片,形成丈许大坑。

    冷锋这一击只是打到卓的虚影而已,而卓在将冷颖制住之后,连身飞退,站在床边。

    卓并没有去看冷锋和阮玄风,而是对着受伤的冷颖道“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卓原本不想和你这个贱人计较太多,不过你的嘴巴实在太贱,让我十分不舒服,现在我来好好教教你,以后该怎么说话。”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只见冷颖的右边脸颊红通通的鼓起,甚至还出现了恐怖的淤青,卓方才那一掌丝毫不留手,竟将冷颖的脸颊都打肿起来。

    “啊!你这个杂种,你居然又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要你死。”

    冷颖几乎疯狂,在大厅的时候,卓已经一巴掌打过她了,现在居然又被卓打了一巴掌,以冷颖那高傲的性格,如何能够忍受这等耻辱?

    “你说我有什么资格打你?”

    卓声音变得越加的冷漠,反手又是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冷颖的左边脸颊也是高高鼓起,淤青不止,甚至冷颖的嘴角溢出鲜血出来。

    “小杂种!放开冷颖,不然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冷锋双目赤红,眼看自己女儿被卓这般的掌掴,他的心情有多么的难堪可想而知。

    “要我死的很难看?你倒是来试试啊?原本我卓前来你们阮家,也不过是想要兑现当初与玲玉姑娘的承诺的,我也没想到向你们阮家要报酬。”

    “可惜的是,冷颖这贱人一来对我冷嘲热讽,而你这个长辈更是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阮家的长辈,将我当下人使唤?那我要问问你,我卓不是你阮家之人,你有何资格命令我?”

    “还有你说你们阮家我高攀不起,难道你们真以为你们阮家强大到让我卓需要高攀么?还有阮玄风,你身为阮家家主,更是言而无信,竟然私自闯入房间,你们阮家算是我见过最卑劣的一个家族。”

    卓右手提着冷颖,面色阴寒如寒冬腊月,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这阮家不仁的话,那别怪他卓不义了。

    “够了!”

    正当卓与冷锋针锋相对的时候,阮玄风终于是发话了,只见他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同时对于卓他也有些惊讶。

    眼前这青年身的气息明明只是二轮皇极境左右,方才这卓出手擒拿冷颖的瞬间,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那等速度绝不是普通皇极境武者能够发挥出来的。

    阮玄风此话一出,原本欲要出手的冷锋身形一僵,转身对着阮玄风道“家主!此子太狂妄自大了,居然在我们面前劫掠冷颖,更是当着我们的面对其掌掴,这等恶劣的情形,我们能够容忍嘛?”

    阮玄风并没有回答冷锋的话,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卓道“驱除玲玉身寒气,你有多少把握?”

    “八成以,只要给我时间,玲玉姑娘丹田那淤积的寒气会被驱除干净。”卓冷冷地回答道。

    “那我再相信你一次,这次我们站在这房间之内,我不敢保证你若是与我女儿独处一室的话,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堪之事。”阮玄风淡淡地道。

    “随意。”

    卓答了一句,内心却满是冷笑,这阮玄风说话倒是挺好听了,说再相信他卓一次,都发生这种事情了,他可看不出阮玄风丝毫的诚意。

    “那么可以把冷颖放了吧?”冷锋阴寒地道。

    “这贱人我看着碍眼,让她滚吧。”

    卓随意地将冷颖抛出,惹得冷锋连忙伸手接住冷颖的身体,瞧着面前几乎神志不清,而且两边脸颊高高鼓起的冷颖,冷锋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可真是好样的,今日之事我记住了。在炎城之,你最好给我注意点,不然哪天不小心死在路的话,那可怨不得谁。”

    冷锋冷冷的瞪了卓一眼,旋即抱着冷颖走出了房门之外,此刻,房间之只剩下阮玄风、卓、白眉天尊以及躺在床的阮玲玉。

    阮玄风静静的站在门口,锐利的目光盯着床的阮玲玉,脸露出一丝沉思之色。

    卓也没理会阮玄风,而是重新将右手放在阮玲玉的腹部,因为方才小黑已经传音给他,一切大功告成了,现在要出来,需要卓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