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幽黑之芒从阮玲玉腹部,顺着卓的掌心,涌入他的体内,那缕幽黑之芒极为不起眼,而且卓的身体又挡住阮玄风的视线,所以阮玄风并没有注意到那缕从阮玲玉腹部涌出的幽黑之芒。

    “小黑,成功了?”卓心暗自问道。

    “放心!成功了,这阮玲玉丹田内的寒气已经全部驱除,而且那万年玄魄冰蛊的幼虫也被我取出来了,在七彩凤凰之。”

    小黑的声音刚响起,一股恐怖的温度,顿时从床的阮玲玉身传递开来,旋即清越的凤鸣声响起,只见阮玲玉身躯居然涌出七彩火焰。

    轰隆!

    七彩火焰化作一道粗壮的火柱,冲天而起,整个房间之的温度升到了一种极为骇人的地步,化作了七彩火海。

    “好恐怖的火焰。”

    阮玄风袖袍一抚,恐怖的罡风席卷开来,将周围汇聚而来的火焰给阻挡住,目光露出一丝骇然之色。

    这七彩火焰确实恐怖,甚至一般的地火要强大恐怖太多,阮玄风知道,若是他现在置身于这七彩火焰央位置的话,不会这般的从容了,必然会被搞得极为狼狈。

    一时之间,阮玄风对于卓越加的好了,此子到底是何来历?

    七彩火焰出现的时间很短暂,很快便是聚拢化作一只七彩凤凰,很是亲昵的环绕在卓周身,在七彩凤凰的爪子之,有着一块巴掌大小的蓝色晶体。

    取过蓝色晶体,卓一眼瞧见了晶体里面,竟然存在着一只不断蠕动挣扎的肉虫,而且这只肉虫的双眼更是绿油油的,看着极为的诡异。

    而且这蓝色晶体之所散发出来的寒气,有着彻骨阴寒,使得卓全身不由得一阵震颤。

    “小子!这是万年玄魄冰蛊的幼虫,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其所蕴含的寒气,对于你的冰之圣符有着极大的好处。”小黑的声音再次在脑海响起。

    嗖!

    一道虚影闪掠而来,抵达床边,此刻,阮玄风脸色关切的瞧着床的阮玲玉,轻声道“玲玉,你感觉怎么样了?”

    阮玲玉缓缓睁开双眸,目光有着一丝迷茫之色,缓缓起身,轻声道“爹,卓公子,我这是怎么了?咦?我丹田的寒气消失了,经脉的元力可以顺利流经丹田之内了。”

    仿佛是发现了什么,阮玲玉美眸一睁,目光满是欣喜之色,只见阮玲玉玉手一挥,一股微弱的元力竟是凝聚在她的掌心,仿若一盏微光。

    “真的恢复了?”

    阮玄风也是瞧见了阮玲玉掌心凝聚的元力,右手一探,捏住阮玲玉的柔弱皓腕,目光的欣喜之色越加浓郁,因为他发现,阮玲玉体内的丹田确实没有任何寒气了。

    原本以前因为寒气而阻塞的元力,此刻正在不断的在阮玲玉体内周身循环,而且循环的速度也在越加的增快,元力也犹如涓涓细流开始不断的壮大。

    阮玄风松开阮玲玉的手,对着卓一拱手,颇为感激地道“卓小兄弟,多谢你替玲玉驱除体内寒气,一开始对你的怀疑是我们的不对,希望你能够谅解。”

    阮玲玉此刻也是坐起身来,美眸之满是惊喜之色,对着卓嫣然笑道“卓公子,此次多亏了你,替我解去了体内的寒气。”

    卓摇摇头,并没有理会阮玄风,而是对着阮玲玉笑道“玲玉姑娘客气了,当初你救我卓一命,与这救命之恩起来,这并不算什么,毕竟当初在下已经对你有过承诺在先,今日只是兑现承诺而已。”

    “既然此事已了,那么在下也不久留了,告辞!”

    说着,卓一抱拳,便是打算离开,不过却是被阮玄风拦了下来。

    “阮家主还有什么事情吗?”卓凝视着阮玄风,平静地道。

    阮玄风面色微僵,旋即恢复常色,微笑道“玲玉体内的寒气被驱除,这可是大喜事,为了感谢卓小兄弟你的功劳,不如在我们阮府住一晚,我们一起庆贺一番。”

    “对啊!卓公子,此次你的功劳很大,这寒气困扰了我八年之久,而你是驱除寒气的主人,你怎么说也要留下来庆贺一番。”阮玲玉也是对着卓劝道。

    卓再次摇摇头,旋即对着阮玲玉道“不必了,我此次前来只不过是兑现承诺的,并不想要任何报酬。还有玲玉姑娘你最好不要将那凤凰羽带在身,那东西对你没好处。”

    “啊?凤凰羽?”

    阮玲玉一惊,从怀驱除那如火焰般的凤凰羽,对着卓道“卓公子,自从这凤凰羽带在身边后,我明显感觉到身体以前好很多,面色也红润许多,怎么会没好处呢?”

    见阮玲玉一脸疑惑之色,再想起之前那冷锋所说这阮玲玉与少言普订婚的事情,卓知道,此事还是与阮玲玉说清楚,让他多多提防那少言普。

    “玲玉姑娘,你丹田内的寒气是一种名叫万年玄魄冰蛊的幼虫所释放的。”

    说着,卓掌心处浮现出一枚蓝色晶体,一缕缕诡异的寒气在蓝色晶体旁边萦绕,透过蓝色晶体可以看见在晶体之,一只肥嘟嘟的肉虫在不断的蠕动着。

    这只肉虫很诡异,它的双眼居然是绿油油的,看去分外的恶心。

    瞧着蓝色晶体的肉虫,阮玲玉和阮玄风脸都是露出一丝恶寒之色。

    “卓公子,你的意思是,这只肉虫一直都待在我的丹田之?”阮玲玉脸色微白的问道。

    卓点头道“对!当初你还年幼的时候,被人种下了这虫蛊,这是一种极为歹毒的虫蛊,它是以人体为养料和车床,在人体丹田内不断孕育成长,待到被蛊之人活到十八岁的时候,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竟会破茧化蝶,化作玄魄冰蝶。”

    “一旦其破茧化蝶成功,那么这玄魄冰蝶还会将那蛊者当做食粮吞噬掉,那时候蛊者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阮玲玉俏脸煞白无,嘴唇哆嗦的道“怎么可能?是谁在我身种下这般歹毒的虫蛊?”

    阮玲玉并没有怀疑卓话语的真实性,毕竟卓亲自驱除了她体内的虫蛊,很显然,对于这类的虫蛊,他一定一般人要了解。

    “在下这不知道了,不过阮姑娘你身的凤凰羽对于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有着催化生长的作用,若是你长期佩戴着凤凰羽的话,那幼虫将会提前破茧化蝶,所以……”

    卓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既然凤凰羽对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有着催化的作用,那么当初给他凤凰羽的人绝对是不安好心。

    “卓公子!你的意思是少言普是故意将这凤凰羽送给我的?”阮玲玉浑身一哆嗦地道。

    一边的阮玄风却是眉头微蹙,声音微冷地道“按卓小兄弟的意思,难道这所谓的万年玄魄冰蛊是那少言普种下的?少言世家家大业大,若要挑选养料的话,他们世家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挑选玲玉呢?”

    “因为玲玉姑娘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体内与生俱来拥有一股极阴之气,这股极阴之气对于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有着极大的裨益,若是没有这股极阴之气的话,那幼虫很难存活下来。”

    卓面色平淡继续道“所以面对那少言普,玲玉姑娘要小心点。”

    “哼!那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难道少言普送一件凤凰羽给玲玉,而且凤凰羽刚好对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有着催化作用,你以为那少言普是别有用心么?”阮玄风冷冷地道。

    卓冷冷一笑,讥讽地道“阮家主,你若是以为此次少言普向玲玉姑娘求婚,是你们阮家的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的话,那你大错特错了。”

    “若是你真的答应这么婚事的话,恐怕你是将玲玉姑娘往火坑里面推。”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那少言普是真心爱玲玉的,难道卓小兄弟前来是为了拆散我们阮家和少言世家的婚事么?我想卓小兄弟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阮玄风说话变得有些不客气了。

    “信不信随你,我已经帮玲玉姑娘驱除寒气了,也不久留了,告辞!”

    随意的瞥了眼有些恼羞成怒的阮玄风,卓嘴角的讥讽之意越加的浓郁,这阮玄风心怎么想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少言世家毕竟是炎城四大最强家族之一,若是他们阮家能够攀这根大树的话,对于阮家的发展可是有着不小的助力。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这阮玄风是很难拒绝少言普的提亲的,或者说,即使少言普是别有居心,这阮玄风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少言普的提亲。

    卓一步踏出,离开了这处雅间,丝毫没有逗留的意思。

    “爹!卓公子既然帮我驱除体内的寒气了,那说明他确实对这寒气的来历极为了解,而且我也觉得少言普怪怪的,他一个世家二公子,怎么会忽然瞧我这个小家族的女子呢?此事肯定有所蹊跷。”

    说着,阮玲玉也不顾脸色难看的阮玄风,走出房间,朝着卓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