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阮家演武场颇为热闹,只见原本在场修炼的小辈,现在皆是汇聚在演武场之,抬头望天,仿佛在仰望着什么到来。  ..

    嗖!

    一道破空声响彻而起,接着一只体型足有数十丈巨大的狮鹫兽从天而降,降落在演武场的央,一对双翼展开足有数十米之长。

    双翼一扇,强大的狂风在空地肆虐,靠的近的阮家小辈,在这股狂风侵袭之下,连连后退,目光露出惊骇之色。

    在狮鹫兽背部,站着十几道身影,为首一人身着黄袍,脸带着一丝儒雅的笑容,若是卓在此处的话,必然能够认出来,此人不正是次队伍遇到的少言普么?

    “是少言世家的二公子少言普,此次他兴师动众的过来,恐怕是为了向阮小姐提亲吧?”

    “肯定是,你没看到狮鹫兽面摆满了那么多大箱子嘛?那应该是少言世家准备的聘礼,那可是足足有二十多箱啊,以少言世家的势力,里面的东西必然不会太差。”

    “真没想到少言世家会向我们阮家提亲,这少言普天赋虽然不如他兄长,但在炎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现在二十一岁,修为已经达到四轮皇极境巅峰,我们阮家的冷颖要强大许多。”

    演武场周围,众多阮家小辈目光艳羡的盯着狮鹫兽背的少言普等人,心皆是幻想着,若是他们也能够有少言普的十分之一风采的话,那么也不枉在这世走一遭。

    可惜的是,这只能是他们心想想而已,至于能否实现,那根本是未知数。

    少言普意气风发的带着十多人,抬着二十多的大箱子,走向狮鹫兽,来到了演武场空地之。

    “真没想到少言公子居然提前来提亲了,真是欢迎欢迎。”

    在少言普刚下来,冷锋和冷颖两父女便是从众人簇拥下走了出来,这两人在被阮玄风叫出房间之后,便是来到了演武场,此刻正巧遇少言普前来。

    “原来是冷长老和冷颖姑娘啊!原本本少是打算三日后前来提亲的,不过后来想想,此事宜早不宜迟,我想阮家主还有冷锋长老应该不会介意吧?”

    少言普礼貌性的对着冷锋拱拱手,态度并不是特别的谦逊,反而显得有些高高在。

    以他少言世家二公子的身份,这冷锋是完全不能与他同日而语的,毕竟少言普身边的守卫,也有几名实力完全不逊色于他冷锋的。

    所以少言普的这等态度,并没有让得冷锋和冷颖两人觉得任何的不妥,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不知道玲玉姑娘现在安好?”少言普风度翩翩的问道。

    冷锋和冷颖相视一眼,沉默片刻,那冷颖轻声道“玲玉一切安好,不过今日有一位不速之客来我们阮府登门拜访,他扬言能够将玲玉体内的寒气完全驱除。”

    “什么?完全驱除玲玉姑娘体内的寒气?此人是谁?他成功了么?”少言普略有些急切地问道。

    少言普的这等表现,并没有引起冷锋和冷颖两人的怀疑,那冷颖继续道“现在还不知道,那人还在房间内为玲玉驱除寒气,而且此人少言公子你也不陌生,正是当初那从我们队伍忽然失踪的卓。”

    想起方才在房间内所受的屈辱,冷颖不由得娇躯微颤,声音也变得有些冷漠起来。

    “嗯?你说那前来你们阮府,欲要驱除玲玉姑娘体内寒气的是次你们阮家队伍所救的青年卓?”

    少言普目光一凝,其蕴含着一丝锐利的精芒,当初魔道子和清虚子同时在找寻这卓的场景,少言普现在还记忆深刻。

    所以少言普回少言世家之后,便是将此事通知了世家的高层,而他们世家的高层也曾派出过不少人前往当初的那片密林之寻找卓的踪迹。

    只不过结果却根本没有任何那卓的踪迹,现在却是没想到,这卓居然来到了炎城,还好死不死的被他少言普给碰。

    “卓公子!你等等我,我爹他不是故意那么说的,你不要生气。”

    一道清脆的声音,顿时在演武场的深处传来,彻底吸引了演武场众人的注意,连冷锋、冷颖以及少言普等人,也都是目光投射过去,因为他们都是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不正是阮玲玉么?

    此刻阮玲玉面色要红润许多,脸颊红扑扑的,如云般的发髻,披散下几缕如墨般的发丝,使得此时的阮玲玉显得几分妩媚的美态,紧紧吸引了演武场不少人的注意。

    随后,众人的目光从阮玲玉身移开,纷纷汇聚在阮玲玉面前的一名神色冷冽的青年身。

    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阮玲玉此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追赶这名青年,这幅场景,不由得让得众人想入非非、胡思乱想。

    或许是意识到什么,众人的目光再次移开,放在了后面的少言普身。

    要知道,阮玲玉名义可是少言普的未婚妻,今日少言普更是意气风发的前来阮府提亲,却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有些戏剧性的一幕。

    少言普的未婚妻阮玲玉,竟然毫无矜持的对着一名陌生青年追去。

    “这卓真是好样啊!”

    少言普不怒反笑,不过目光却越加的阴寒,仿佛欲要择人而噬一般,死死盯着卓。

    身处在少言普身边的冷锋和冷颖两人,自然也是瞧见了前者的神色,两人相视一眼,嘴角皆是露出一丝弧度。

    卓自然也是听到身后阮玲玉的呼喊声,不过他并不想在阮府久留,他卓若不是为了当初的承诺,根本不可能会踏入阮府内,还得受阮府之人的质疑,这种郁闷的感受卓可不想再受了。

    “嗯?”

    不过,当卓走入演武场的时候,便是感受到不少投射而来的目光,其有几道目光更是不怀好意。

    转头瞧去,他正好瞧见了那演武场央被众多阮家小辈簇拥的冷锋和冷颖两人,除此以外,他也注意到一股彻骨森寒的目光,这道目光不用说,正是那少言普所散发出来的。

    “少言普么?”

    目光虚眯,卓脚步却并不停,他与少言普井水不犯河水,若是后者不犯他的话,卓自然不会自找麻烦。

    可惜的是,卓的这个想法是自相情愿,当他走到演武场央处的时候,少言普拦在了他的面前。

    “有事?”卓淡淡地道。

    “你说呢?玲玉乃是我的女人,你接近并勾引她是何居心?”少言普高高在的凝视着卓,目光有着一丝不屑之色。

    因为眼前卓的气息很弱,只有二轮皇极境左右,至于卓身后的白眉天尊,则是下意识的被少言普给忽略了。

    因为白眉天尊这厮更狠,居然将身的气息完全收敛起来,现在看去与普通人无异。

    “你是从哪只狗嘴听说,我在勾引玲玉姑娘的?”

    卓依旧平静若水,目光淡漠的凝视着少言普,而此话一出,冷颖和冷锋两人则是脸色微沉,嘴角一抽。

    方才告知少言普此事的正是他们二人,现在卓这句话其实是变相的骂他们是狗嘴。

    “卓!你这个登徒子,还想狡辩么?原本我们阮家家主信任你能够驱除玲玉体内的寒气,但你做了什么?你竟然对玲玉下药,欲要毁她清白。”冷颖忽然指着卓呵斥道。

    哗!

    冷颖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目光盯着卓,指指点点,脸满是鄙夷之色,他们没想到的是,眼前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居然干出如此禽兽之事。

    “冷颖!你别乱说话……”

    冷锋连忙将冷颖拉住,目光有些恼怒的盯着后者,此话怎么能乱说呢?毕竟现在少言普还在场。

    冷颖也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顿时沉默了下来,目光不敢去看少言普那越加阴沉的脸色。

    “玲玉!冷颖姑娘所说的是否是真的?”少言普沉声道。

    想他堂堂少言世家二公子,现在兴师动众前来提亲,居然等来的却是他的未婚妻被人玷污了清白,若是此时传出去的话,他的脸面往哪儿搁,他身后的少言世家的脸面又往哪儿搁。

    阮玲玉此刻俏脸也是变得煞白无,美眸有些震动的瞧着冷颖,她没想到冷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这不是在污蔑他的清白么?

    “一派胡言!我不过是为玲玉姑娘驱除体内寒气,现在玲玉姑娘体内的寒气已经彻底驱除了,莫要因为某些恬不知耻的贱人信口开河。”卓冷冷地道。

    “嗯?玲玉身的寒气已经驱除了?卓,你是在耍我们吧?连我们阮家家主都无法奈何的寒气,你一个二轮皇极境的废物能够治好?”冷锋有些不相信地道。

    “玲玉身的寒气确实被驱除了,而且卓小兄弟人品端正,并没有丝毫不轨的行为,我当时在房间之。”

    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只见阮玄风不知何时,已经抵达演武场之,只见阮玄风来到少言普身前,拱手道“少言公子不要听信谣言,那卓并没有行不轨之事。”

    闻言,少言普面色却是缓和了许多,旋即指着那卓道“既然如此,此事我不追究,不过此子方才对我出言不逊,我想给其一个教训,我想阮家主应该不会阻拦吧?”

    阮玄风淡漠的瞥了卓一眼,道“既然某些人口无遮拦,阮某自然不会阻拦,少言公子尽管去吧,阮某绝不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