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

    瞧着身后瞬间被杀的十几人,这为首之人内心沉到了谷底,脸色青白交加,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撼之色。

    他身后的十多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他都没看清楚,他如何不震惊,毕竟他可是七轮皇极境的武者,居然都没看清卓是如何杀死他身后的手下的。

    “该轮到你了!”

    森寒的声音响起,只见一柄血枪仿若虚无缥缈的一般刺出,对着此人后心处掠去。

    铿!

    那人冷汗直冒,不过战斗经验的倒是颇为丰富,右手一探,其手出现了一柄青色长矛,朝着身后一甩。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爆发出一缕火星之芒,然后此人只觉得双手的长矛之,传来一股巨力,闷哼一声,连连后退。

    蹬蹬蹬!

    退出十几步,此人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那手持血枪的青年,内心犹如水波浪般极为不平静。

    演武场众人都是响起一片哗然之声,甚至不少年岁不大的小辈,面庞涨红,浮现出激动之色。

    卓同样也是年岁不大,但表现出的实力,居然这般的恐怖,他们心何尝不想像卓这般,挥挥手之间,能够让得别人闻风丧胆。

    “嗯?这卓怎么实力这么强?”阮玄风和冷锋两人终于是露出动容之色。

    原本卓一招击败少言普,他们已经足够吃惊了,但现在少言世家十几名手下出手,其实力最弱的都是四轮皇极境,但这样的阵容,居然眨眼间被杀了只剩下一人。

    而且这剩下之人更是七轮皇极境的高手,但与卓的交锋之下,尽显狼狈,仓皇无措,很明显,卓所隐藏的实力,在七轮皇极境之。

    冷颖更是目瞪口呆,美眸盯在那已经死去的十多位少言世家的手下,其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卓这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连七轮皇极境的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冷颖低声喃喃,依旧有些不相信。

    “卓公子当初之所以实力差劲,主要是因为他身受重伤,现在他伤势痊愈了,实力自然也恢复了!”眼见冷颖不可置信的模样,阮玲玉摇摇头解释道。

    “哼!实力强又如何?他顶多也七轮皇极境巅峰,与少言世家的少言青林要有所不如,况且他杀了少言世家的人,必然要受到少言世家的追杀,此子依然必死无疑。”冷颖冷哼地道。

    或许是发现,当初那个废物变得这般的强悍,冷颖心也有着一抹嫉妒,再加方才卓甩了她几个巴掌的原因,冷颖对卓几乎恨之入骨,恨不得他马死掉。

    瞧着冷颖的神色,阮玲玉或多或少能够猜出前者的想法,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摇摇头,便是目光担忧的盯着那手持血枪的卓。

    虽然卓表现出来的实力很恐怖,甚至连七轮皇极境的强者都能够一战,不过少言世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今日卓杀了少言世家的人,少言世家绝不会饶过他的。

    “死吧!”

    卓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朝着那少言世家的武者掠去,血枪一甩,无数的血海从虚空之掠来,狠狠的朝着那人碾压而去。

    “该死!给我破。”

    那人目光阴沉,手长矛向一挑,一股股青色的能量从长矛之掠出,犹如一道长河一般,倾泻而出,朝着那空的血海掠去。

    砰!

    青色长河与血海碰撞,激荡出恐怖的爆鸣之声,青色与血色的水滴交融,竟是在这片天地下起了青血两色的诡异雨滴,淅淅沥沥。

    “死!”

    一道天威般的声音,自血海深处传来,旋即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猛地掠来,瞬间抵达青色长河之前,随后一柄血枪仿佛穿梭时空一般,缓缓的掠来,最终抵在了那青色长河面前。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而起,旋即那青色长河竟是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散乱,碎成无数青芒。

    嗖!

    血海席卷,形成一道旋转的血色漩涡,在那漩涡的心处,卓挺强而立,目光森冷,瞬间朝着那人掠去。

    “给我滚!”

    瞧着那恐怖的血色漩涡,少言世家的那名武者目光终于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不过他也是知道,逃避的话,必然会被卓绞杀,唯有主动迎击方才有一线生机。

    只见此人将青色长矛猛地插入地面,双手捏诀,犹如滔天巨浪般的青芒从他的体内暴涌而出,以他为心弥漫着无穷无尽的青芒海洋。

    “青罗守护!”

    低喝一声,此人双手猛地一拍地面,其周围的青色海洋竟是以那青色长矛为心剧烈旋转起来,竟是形成一道恐怖的防御。

    “没用的!你这防御挡不住我。”

    卓的声音,如同闷雷般滚滚响彻起来,那血色漩涡瞬间而至,抵在了那青色海洋漩涡边缘,随后卓右掌元力一吐,金芒闪烁,直接将那青色海洋边缘轰出一块缺口,而卓则是势如破竹的从其钻了进去。

    嗖!

    卓速度飞快,瞬间抵达青色海洋的心,那人显然没有料到卓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穿过青色海洋,抵达这块心区域。

    等到他反应过来后,一道快若闪电的血影从他的胸口一穿而过,随后他便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胸口不知何时,竟然被一柄血枪穿插而过。

    在血枪枪柄的另一端,目光森冷的青年,冷漠的俯视着他。

    “你……到底是谁?”此人吐出一口鲜血,死死盯着卓,问出了心的疑惑。

    他好歹也是七轮皇极境武者,但眼前的青年杀他如屠狗,他如何不知道后者的实力他强悍许多,而且此人的年纪还那般的年轻,在炎城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因为年轻一代,拥有击杀七轮皇极境武者实力的天才,基本都能够位列炎神榜之,但眼前的青年却不失炎神榜任何的一位天才。

    “我不是炎城之人。”卓淡漠的答道。

    “果然如此!不过,你得罪了我们少言世家,你在炎城之将会逃不出少言世家的掌心的,你的结局也是死,哈哈。”此人明知自己必死,索性放声大笑。

    “那你可以安息了。”

    卓淡淡的说了一句,右手一用力,血枪猛地旋转起来,一股股恐怖的血之力量逸散开来,此人瞬间被爆成一团血雾。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谁胜谁负啊?”

    此刻,演武场的众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场的那血海漩涡和青色海洋,在方才这两道能量团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便是一直僵持在一起,谁也看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招是七轮皇极境的拼死一招,那卓即使不死恐怕也要身受重伤。”阮玄风目光精芒闪烁,他自然能够看出那七轮皇极境所使出的这招,乃是拼尽全身的力量所使出的恐怖一击。

    卓方才表现的确实很妖孽,不过青色海洋毕竟是那名武者的拼死一招,卓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不受任何影响。

    冷锋和冷颖点点头,他们也都是极为期待那卓现在到底会是怎样的狼狈模样,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们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让他卓活着离开此地的。

    此刻,不远处的少言普,已经在阮家子弟的搀扶下,来到了阮玄风、冷锋旁边,他的脸色阴沉到极点。

    现在的他,明显能够感受到他的右手的骨骼全部崩碎了,那卓下手极为不留情,而且丝毫不留任何余地,他知道他的右臂真的从此废掉了。

    “卓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最好你给我死掉,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的。”少言普冷冷低语道。

    轰隆!

    此刻,青色海洋与血海漩涡,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化作无数的光点弥漫在整片空间之。

    “要出结果了!”

    一道道目光汇聚而去,他们都知道,血海漩涡和青色海洋都崩碎了,恐怕里面的战斗也是结束了,只不过两者之间到底谁胜出,现在还是未知数。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一道挺拔如松的身影,在青血交加的光点之,缓缓步出,他的右手持着丈许血枪,那柄血枪托在地,随着走动,与地面摩擦迸发出一缕缕火星,刺耳的声音刺激的所有人的鼓膜。

    “是那卓,是那卓胜了!而且此子看去好像完好无损?”

    瞧着这道缓步走出的身影,众人皆是爆发出一阵的哗然之声。

    少言普目光一瞪,死死的盯着这道步出的身影,咬牙切齿,目光的怨毒极为深刻,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少言普的这眼神足以将卓杀了好几次了。

    “完好无损?这卓居然在七轮皇极境武者的拼死一招完好无损?”

    阮玄风、冷锋和冷颖都是怔住了,因为卓不仅丝毫无损,身更是纤尘不染,干净整洁,而那名七轮皇极境武者却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

    结果很明显,卓胜了,而且胜得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