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你能够答应这条件的话,我们可以让你离开阮家。 ”阮玄风缓缓走到卓身后十米,云淡风轻地道,仿佛他说的此事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卓目光一寒,这阮玄风还真的是够自以为是的,这等条件居然都提得出来,竟然让他卓自缚双臂,亲自到少言世家,说明杀死少言普与他们阮家无关。

    “我杀少言普与你们阮家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自缚双臂前往少言世家?你……算什么东西?”

    缓缓转过头,卓的声音冷漠而森寒,既然阮玄风与他撕破脸皮了,那么卓也无所忌惮的。

    之前他之所以不想对付阮家之人,只要也是因为阮玲玉是阮家千金,所以卓才并没有杀过阮家任何人,即使是那冷颖,卓也不过是扇她两个巴掌而已。

    但是现在,阮玄风居然撕破脸皮都打算对付他卓,甚至还打算取他卓性命,那么卓又何须在顾忌呢?

    说着,卓转头看向那不远处被阮玄风禁锢在原地的阮玲玉,淡笑道“玲玉姑娘!多谢当初救命之恩,你的恩情在方才我已经还清了,所以我与你们阮家的关系早已经撇清。”

    “而现在你父亲还有阮家的冷锋老狗等人,咄咄逼人,那么在下也只能得罪了!”

    阮玲玉此刻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听见卓的话语,美眸满是歉意之色,她也没想到,最终卓会和他们阮家闹翻了。

    不过阮玲玉也知道,确实是阮玄风和冷锋他们做的太过分了,卓翻脸也是实属正常。

    “嗯?你刚才说我什么?”冷锋目光一凝,额前爆出青筋,眼前这该死的小子,居然在众人面前,直呼他老狗,真是可恨之极。

    “你在我耳边不断的狗吠,我说你老狗难道错了?”卓反唇相讥地嘲弄道。

    “好好!看来你是这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现在我来教教你吧。”

    冷锋怒喝一声,八轮皇极境的强大气势暴涌而出,旋即他右掌竟是布满一团火焰,只见他右掌猛地一捏,那团火焰朝掠出,化作了庞大炽烈的骄阳,静静的悬浮在他的头顶空。

    “弄阳诀之红日骄阳!”

    说着,冷锋脚掌一踏,恐怖的火焰从其头顶空的骄阳涌出,形成一条强大的火蟒。

    呲呲!

    火蟒吐着火焰信子,怒啸一声,对着卓飞扑而出,一瞬间,周围的温度飙升到了极为恐怖骇人的地步。

    卓目光的杀意犹如实质般,既然这冷锋是真的找死的话,那么他卓也不再留手了。

    呲!

    想到这里,卓将血枪倒插在地,静静站在原地,凝视着那飞扑而来的火蟒。

    “这卓是怎么回事?怎么反而放下武器了?难道是明知不是冷长老的对手,而打算放弃了么?”

    卓这怪的行为,引得周围不少人目露疑惑之色,难道这卓真的放弃抵抗了么?

    “看来是觉得没希望胜过我父亲,所以这小杂种放弃抵抗了!不过可惜的是,让这小杂种这么死掉,真是便宜他了。”

    冷颖捂着脸颊,自然也注意到不远处的场景,目光露出快意之色,卓让她颜面扫地,她自然对卓恨之入骨,恨不得卓死无葬生之地。

    不过,当那火蟒抵达卓身前数米处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卓的眉心处掠出,仿佛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无形壁垒。

    轰!

    在这股无形壁垒面前,那只火蟒身形一僵,竟是被撞了个晕头转向,不断的甩着那三角头颅。

    “嗯?这是……精神力?”阮玄风目光微凝,一眼便是认出了卓身前那股无形力量的来源。

    “精神力?这小杂种居然还是奥术师?”

    阮玄风的声音不小,演武场众人也都是能够听见,而冷锋则是眉头微蹙,旋即目光越加的冷冽,低语道“精神力又如何?你不过二十岁左右,精神力能够达到三品已经算是天才了,根本不可能强大到哪里去,给我死吧。”

    说着,冷锋右手一招,那悬浮在他头顶空的骄阳,竟是被他抛了出去,庞大的骄阳仿若是真正的从天落下的烈日,恐怖的温度蔓延开来,使得整个演武场都化作火炉般,不少武者忍受不了这股酷热,连连后退,远离那骄阳的心。

    “好恐怖的攻击啊!这弄阳诀之红日骄阳可是冷长老的最强一击,那卓死定了。”

    演武场众多阮家子弟,目光露出心有余悸之色,冷锋的弄阳诀在他们阮家可是如雷贯耳,极为强大。

    “真的以为我的精神力很弱小么?”

    卓嘴角扬,泥丸宫内的精神力全部涌出,竟是在他的周身形成一道道精神风暴,置身于精神风暴之,卓长发飞舞,衣袍猎猎作响,仿若天神下凡。

    “什么?精神风暴?这是只有五品奥术师才能使出的精神秘技,此子是怎么会的?”阮玄风目光微凸,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眼前的青年才二十岁左右,难道精神力已经达到五品的恐怖地步了?这是在开玩笑嘛?

    轰隆!

    庞大的骄阳瞬间而至,重重的轰在了精神风暴之,只听闷雷般的炸响在整片空间响彻而起,无数爆鸣犹如九天之降落无数雷霆一般,连绵不绝响彻而起。

    “给我破!”

    卓缓缓悬浮在精神风暴空,右手一甩,一团团精神风暴化作一道道寒芒,朝着那掠来的骄阳轰去,仿若绞肉机一般,将那硕大的骄阳吞噬,接着众人惊愕的发现,那庞大的骄阳居然被搅成粉碎,成了无数的光点。

    “这样碎了?”

    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那骄阳这样被破了,冷锋的弄阳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一击。

    震惊过后,众人都是回过神来,他们知道,不是冷锋的弄阳诀不堪一击,而是那环绕在卓周身的精神风暴太恐怖了。

    噗嗤!

    骄阳一被破,冷锋受到反噬,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而他的内心却已经震撼不已,他的最强一招居然这样被破了,甚至连支撑一刻钟的时间都不到。

    嗖!

    在冷锋倒飞而出的瞬间,卓脚掌踏在风暴口,随后整个人飙射到极点,朝着那冷锋掠去。

    “卓!你敢?”

    阮玄风也是注意到卓的行为,怒喝一声,澎湃的元力涌去,朝着卓追去,他知道以卓与冷锋两人的过节,这卓真的下起手来的话,冷锋恐怕要陨落了。

    冷锋身为他阮家第二高手,更是八轮皇极境的高手,这可是他们阮家的流砥柱啊,若是冷锋死了的话,他们阮家恐怕要元气大伤。

    “想阻我?恐怕你还做不到。”

    卓冷哼一声,意念一动,身后的无数精神风暴挡在了阮玄风面前,使得后者身形凝滞,如入泥沼一般,只是瞬间,卓将阮玄风给甩开了。

    嗖!

    瞬间,卓来到冷锋空,右手血枪猛地一甩,重重的轰在其胸前,冷锋只觉得体内气血沸腾,吐出一口鲜血,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轰出了巨大的深坑。

    抵达深坑之,卓右手血枪寒芒一闪,只听扑哧一声,两只臂膀冲天而起,带起鲜艳的血柱,飘洒涌出。

    “啊!卓,你竟敢断我双臂,你这个狗杂种……”

    深坑内,冷锋惨嚎出声,更是肆无忌惮的怒骂卓,不过话还没说完,一只脚踏在他的脸,使得冷锋的脸颊正面陷入地面,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冷锋!从我卓进入你们阮家的时候,你摆出一副高高在的样子,而且更是很失礼的用意念查看我全身,你认为自己是前辈,自认为实力我强,自认为高高在,所以觉得我卓可以任意欺辱。”

    “不过我现在倒是要好好问问你,你现在被我踩在脚下,双臂被我断掉,你之前的自以为是简直是个笑话,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算。”

    卓冰冷的说了一句后,脚掌一挑,那冷锋直接被他凌空挑起,随后卓右脚一踹,狠狠的踹在冷锋的胸口。

    噗嗤!

    冷锋被这一脚力踹的吐出鲜血,凌空飞起,随后只见卓右手血枪一掷,血影半空划过,那血枪很是精准的对着冷锋左心穿过。

    在血枪的这股穿透之力下,冷锋整个人被带起,朝着后方飙射,最终钉在了一根红木柱子之。

    此刻,冷锋双目瞪起,盯着卓,其目光已经充斥着浓郁的悔意,他真的没想到,眼前的青年,居然会这么恐怖,而他竟然会这么容易被其击杀。

    所有的种种,都是冷锋没想到的,现在冷锋只能带着满腔的懊悔,死不瞑目。

    静,整个演武场变得寂静的可怕,所有人不发一言,他们的目光死死盯在那被钉在柱子的冷锋尸体,表情凝固在前一秒。

    “爹!”

    一道凄厉的惊叫声,打破了演武场的寂静,只见冷颖飞奔到那挂在柱子的冷锋面前,凄厉的哭喊着,声音之充斥着浓郁的悲怆之意。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冷颖也是没想到,现在的她,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