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城东南方向,一处极为庞大的府邸坐落在那儿,府邸之人流如龙,更是守卫森严,一道道身穿黑甲的守卫,在府邸纵横交错的道路之徘徊巡逻。   .

    在这座巨兽般的庞大府邸面前,一块高大数十丈庞大的石碑屹立着,仿若一座小山一般,在石碑之书写着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少言世家。

    这座庞大的府邸,是炎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少言世家,此刻少言世家府邸的一处颇为宏大的暗阁之,两名守护暗阁的守卫却是满脸惊骇之色。

    这暗阁里面陈列着一块块玉牌,这些玉牌的正面皆是显示着一行行人名,这些人名都是少言世家的重要人物的命牌,若是一旦这命牌碎掉的话,也意味着玉牌所对应的成员陨落了。

    此刻,其一块处于央的玉牌,竟是浮现出碎裂的痕迹,最终碎成齑粉,而这块玉牌的名字乃是少言普,少言世家的二公子。

    “二公子的玉牌碎了?难道二公子陨落了嘛?”

    两名守卫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瞧出了一丝恐慌之色,少言普身为少言世家的二公子,地位颇为高超,而且少言世家的老祖对其也颇为的喜爱。

    现在少言普的命牌碎了,那也意味着,少言普是真的死了!

    “出大事了!此事必须要去禀报家主大人。”

    想到这里,两名守卫急匆匆的走出暗阁,朝着少言世家的央大殿走去,少言世家的家主基本都是住在央大殿之的,而且少言世家若有重大事件的话,也都是向这央大殿禀报。

    此刻,偌大的央大殿之,两道身影并肩站立着,这两道身影其一道年入年,双鬓微有些花白,不过那双眸子却格外的锋锐,时常闪烁着精芒。

    另一道身影年岁二十三左右,面庞棱角分明,与其身边的年男子颇为相似。

    若是少言世家的人进来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两人的身份,那年男子乃是少言世家的家主少言左,那年轻男子则是少言左的大儿子少言青林,是炎城炎神榜的天才,同时也是少言普的大哥。

    “父亲!让二弟前去阮府提亲会不会太早了?那阮玲玉还差几个月才满十八岁,其体内的万年玄魄冰蛊幼虫还没彻底的成长起来呢。”少言青林淡淡地道。

    少言左微摇头,轻笑道“青林!这你有所不知了,这万年玄魄冰蛊乃是为父当年千辛万苦从北海之地寻找到的,为父对它的习性可是极为了解,凤凰羽对此蛊幼虫有着强大的催化作用。”

    “次普儿将凤凰羽交给那阮玲玉,已经有一个月了,恐怕那阮玲玉体内的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即将化茧成蝶,成长为玄魄冰蝶。”

    “此等元兽珍贵罕见之极,决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话,不仅三大世家会虎视眈眈,连炎城五大超级势力恐怕都有可能插一腿,所以我们必须要提前将那阮玲玉接到府邸之。”

    少言青林点点头,目光精芒闪烁,问道“父亲!那玄魄冰蝶真的有那么强大么?一出生拥有玄尊境的实力?”

    “那是自然,这玄魄冰蝶继承远古强大圣兽的一丝血脉,据说拥有成为妖帝的潜质,只要我们能够寻找到强大的寒气的话,这玄魄冰蝶完全可以借助寒气蜕变成妖帝境界,极为恐怖。”

    说到这里,少言左的眸子散发出极为慑人的锋芒,在他们炎城也只有炎帝是帝皇之境,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皇室才会成为炎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势力。

    而他们少言家若是能够培养出妖帝来的话,那么将会一跃超过除皇室以外的其他四大超级势力,与皇室平起平坐。

    “居然能够蜕变成妖帝?这玄魄冰蝶这么恐怖?”少言青林也是震撼了。

    妖帝是何等存在啊,乃是万妖之帝,那可是人类大帝还要恐怖的存在了,毕竟元兽的天赋与生俱来人类要强大太多,若是能够称帝的话,那么其实力必然是远超过同阶大帝的。

    不过,相对于人族来说,元兽修炼成帝的几率要困难许多,但一旦出现妖帝的话,绝对是碾压众多人类大帝的恐怖存在。

    “而且玄魄冰蝶一出生,便是玄尊境,其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一般玄尊境还要恐怖,恐怕即使是为父我,想要轻易击败那刚出生的玄魄冰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少言左淡淡地道。

    “什么?父亲,你可是玄尊境巅峰的强者,那玄魄冰蝶一出生也是玄尊境初期而已,你都拿不下它?”少言青林有些诧异地问道。

    少言左摇头,继续道“不要小看玄魄冰蝶,毕竟其身拥有远古圣兽血脉的存在,即使是玄尊境初期,其所具有的战力是极为恐怖的,所以这玄魄冰蝶是绝对要为我们所得。”

    “那我倒是挺期待那玄魄冰蝶的啊!”少言青林目光闪烁,满是期待地道。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在央大殿之外传来,原本在大殿谈话的少言左和少言青林两父子眉头皆是微蹙起来,脸色略有些难看。

    只见此刻大殿之外,急匆匆的走入了两名身着黑甲的守卫,只见这两名守卫手脚无措,脸满是慌乱之色。

    “何事?”少言左不悦地道。

    “拜见家主和大公子!大事不好了,二公子的命牌碎了。”两名守卫连忙跪在地,全身哆嗦地道。

    少言左和少言青林两人面色一僵,旋即目光一瞪,少言青林凝视着跪在地守卫,喝道“你们说什么?我二弟的命牌碎了?”

    “千真万确,我们二人便是守护暗阁的守卫!我们亲眼见到二公子的命牌,在我们面前碎掉的,恐怕二公子已经遭遇不测了。”两名守卫不敢看少言左和少言青林,颤声道。

    “闭嘴!我先去暗阁看看,若是你们有半句谎言的话,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少言青林淡淡的瞥了那两名守卫,旋即脚掌一踏,化作一道虚影离开了央大殿,而少言左则是目光阴沉,也是跟着少言青林身后,只留下央大殿的两位守卫在那里跪着不敢起身。

    不一会儿,少言青林和少言左两人重新回了央大殿,两人的目光变得赤红,滔天的怒火从两人的身散发出来。

    “是谁?竟敢杀我少言世家的人?”少言左低声咆哮道。

    少言青林目光阴翳,对着少言左道“父亲!今日二弟前往阮家提亲,现在却是陨落了,恐怕此事与阮家脱不了干系,我先去阮家看看。”

    “哼!无论是不是阮家干的,今日我都要让阮家灭门,一个不留。青林你先前往阮家,稍后我会带着家族的长老前往阮家,我定要让阮家付出血的代价。”

    少言左冷哼一声,便是走入大殿深处,显然是准备召集家族高手,前往阮家。

    少言青林点点头,脚掌一踏,离开了央大殿,朝着阮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阮家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杀他少言世家的人,而且这死去的还是他少言青林的亲兄弟……

    “啊!卓,你竟敢杀冷锋?你这个混蛋,今日是摆明来我阮府闹的嘛?”

    瞧着那钉在柱子的冷锋,阮玄风几乎疯狂,仰天嘶吼一声,恐怖的劲气涌出,其身体周围的精神风暴竟然崩溃。

    轰!

    阮玄风落在地,恐怖的气劲浮形成倒漏斗状的气旋,双目已充斥着血红之色,这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他阮家长老冷锋。

    卓淡漠的瞥了眼那走来的阮玄风,嘴角露出冷然的笑意,道“你说我来你们阮家闹?你还真的有脸皮说出这句话啊?”

    “一开始,是谁咄咄逼人?是谁放任少言普杀我?还是说,那少言普要杀我,我要站在原地给他杀?阮家主,你确定你的脑子没问题嘛?”

    阮玄风目光阴沉,眼前这卓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这么质问他,而且还在阮家的子弟面前这么说,实在太可恨了。

    “看来你是执意找死,那你别怪我了!你杀了少言普,那我只能杀了你,然后带着你的尸体前往少言世家请罪了。”

    阮玄风冷哼一声,脚掌一踏,朝着卓直掠而去,九轮皇极境的恐怖气息涌出,其手掌之间竟是布满了炽烈的火焰,随后阮玄风双手扬,竟是在他的头顶空浮现出两道庞大的骄阳。

    “弄阳诀之双日滔天!”

    两颗骄阳冉冉而生,随后阮玄风双手一抛,那两颗骄阳朝着卓掠去,欲要将后者彻底的湮灭掉。

    “找死的可不是我,而是你,给我出吧,大无极剑阵!”

    淡漠的声音响起,只见卓屈指一弹,一道道剑芒掠出,竟是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座庞大的剑阵,这剑阵由近千柄剑形灵宝所组成,其散发的气息极为骇人。

    “五品元阵?”阮玄风身形一僵,目光盯着卓周身的剑阵,惊呼出声。

    “泣血式!”

    卓右手向下一招,顿时间,周身的剑芒幻化成无数的血芒,随后虚空之,滴下一滴血液,落入大地,一股恐怖的威压在这片空间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