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神炉表面的太阳符纹爆发出极为慑人的光芒,一股股炽烈的太阳之火涌出,将那两名黑袍老者在内的二十多名少言世家高手全部包裹进去。 .

    太阳之火极为恐怖,一般的九轮皇极境根本难以承受,在太阳之火内,除了那两名修为最高的黑袍老者能够勉强支撑外,其余二十名的少言世家长老,尽皆被火海吞噬,消失殆尽。

    “怎么会这么恐怖?”

    火海之的两名黑袍老者,自然也是注意到被火海吞噬的其余人,目光满是惊惧之色,这太阳之火威力之恐怖,还在两名老者的预料之外。

    卓右手一招,空悬浮的太阳神炉静静的落在卓右手掌心,随后他目光森寒的盯着火海的两名黑袍老者,淡淡地道“此灵宝名叫太阳神炉。”

    “你们不是想要么?尽管过来拿便是。”

    此言一出,两名黑袍老者面色一僵,卓这是在搞笑么,他们现在被困在火海之,甚至都有些勉强支撑,此子居然让他们前来拿太阳神炉,实在故意气他们么。

    “既然你们不来拿的话,那去死吧!”

    说着,卓目光充斥着杀意,右手猛地轰在太阳神炉表面,顿时更为恐怖的太阳之火从太阳神炉之涌出,顿时将两名黑袍老者淹没。

    “不!饶过我们,前来杀你并不是我们的意愿,只要你放过我们,我们愿意跟随于你。”

    两名黑袍老者惊恐的大叫声,在火海之传来,太恐怖了,这股太阳之火完全可以将他们二人绞杀掉,他们真的害怕了。

    此刻,炎城下方的一处巨坑内,少言左缓缓放下少言青林的尸体,目光惊异的盯着那瞬间被绞杀的少言世家的高手。

    特别是两名黑袍老者的话语,让得少言左目光阴沉到极点,他也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朝着这种方向发展,更没想到,这卓身居然拥有这么恐怖的皇阶灵宝。

    “跟随于我?你们两个废物,还真不够格,还是给我死去吧。”

    卓冷哼一声,不再留情,无穷无尽的太阳之火蔓延,将那两名黑袍老者彻底的淹没,不一会儿,两名黑袍老者的惨叫声终于是彻底的熄灭了。

    嗖嗖!

    一股股太阳之火重新钻入太阳神炉之,而那两名黑袍老者则是彻底的化作了灰烬。

    一瞬间,少言世家的二十多名精锐高手,这样全军覆没,不仅炎城那些围观的武者震撼了,连少言左都不由得嘴角一抽,脸难看之极。

    “少言家主,方才你不是让我卓生不如死么?怎么现在还不滚来?”

    解决掉两名黑袍老者后,卓脚踏虚空,俯视着下方面色难看的少言左,目光森冷而淡漠,喝声犹如滚滚闷雷般响起,在整片虚空弥漫开来。

    哗!

    卓的声音不大也不小,但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许多武者都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随后他们的目光都是不约而同的汇聚在少言左身。

    感受到如此众多目光的注视,少言左目光阴沉,其实在卓拿出太阳神炉,轻易击杀他少言世家二十多名精锐高手联手后,少言左已经有点后怕了。

    他的修为虽然不错,但也只有玄尊境巅峰而已,但方才那二十多名的武者之,那两名黑袍老者虽然修为不如他,但也有玄尊境初期。

    即使是他面对那二十多名高手的联手,虽然也能胜利,不过也不可能想卓那样胜得那般轻松,而且卓还将那二十多名的高手轻而易举的击杀掉。

    所以,在这一刻,少言左犹豫踌躇起来了,他开始对这卓有些没自信了。

    “怎么?少言家主在犹豫什么?我卓想要看看,少言家主你如何让我生不如死,怎么了?难道是害怕了么?”

    卓嗤笑的声音,在整片虚空传递开来,使得不少武者的目光都是变得古怪起来了,难道真的如卓所说,少言世家家主少言左害怕了?

    少言左冷哼一声,脚掌一跺,一股股寒气遍布全身,悬浮在空,落在了卓对面百米之处的范围,目光阴沉的道“你是叫卓么?看来你确实够嚣张,你真的以为以你一人之力能够与我少言世家对抗么?”

    “少言家主言重了,小子可没说过这句话,只不过之前你派来的那二十多名所谓的精锐高手,好像都挺废物的!所以希望家主能够派出一些像样的家族高手,不要再拿一些阿猫阿狗来胡闹人了。”

    卓此言一出,少言左面色一僵,全身颤抖,实在欺人太甚,这卓不仅杀了他们少言世家的二十多位高层武者,现在反而来嘲弄他们少言世家高层废物,这不是变相的骂他们少言世家教出来的高手都是废物么?

    “你很自负,不过一般自负的人,都死得很早,我想你也逃不了这种命运。”少言左冷冷地道。

    卓目光平淡若水,淡淡地道“那不牢少言家主费心了,只要阻碍在我卓面前的敌人,我都一概杀之,管他身后有什么背景。”

    不过,卓此话说完后,便是察觉到对面少言左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目光一凝,心升起一丝不祥之感。

    嗖!

    一缕黑芒悄无声息的从卓身后的后心处掠来,毫无声息,仿佛是深夜孤寂的影子。

    待到卓发现的时候,那缕黑芒已经近在咫尺了,一股冰冷的锋芒已经抵在他的后心表皮之,只要稍微前进一分,这缕锋芒便能够将卓的后心贯穿。

    “给我躲!”

    卓怒喝一声,脚掌一错,身体一矮,那刺向他后心的锋芒顿时朝着他的肩胛骨处刺出。

    噗嗤!

    入肉的声音响起,只见一柄黑漆漆、周身萦绕黑雾的长剑,从卓的后方肩胛骨穿透过去,带出一缕缕的鲜血。

    三对雷翼展开,卓化作一道雷芒飞退,随后目光极其阴沉的转过头,凝视着方才偷袭他的人的真面目。

    呈现在卓面前的是一道全身笼罩在黑雾之的身影,此人卓自然认识,不正是当初在密林追杀他的天峰魔宫的魔影么?

    “桀桀!警惕性倒是挺强的,居然能够躲过我的这一击必杀,而且你的实力好像次要强许多啊?”魔影阴冷的声音传来,声音之有着一丝诧异。

    “看来运气挺好的,居然在这里遇到这么多熟人。”

    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随后身着青白长袍的醉清风,手持玉色酒葫芦,右手一倒便是灌入口,同时打了个酒嗝,醉眼迷蒙的看着卓。

    不过,卓却能够看出来,醉清风眼的那抹醉意是一种伪装,在那醉意迷蒙的眸子之,有着一抹深切的寒意,这抹寒意是针对他卓的。

    当初因为卓的原因,将醉清风搞得极其狼狈,醉清风可从来没忘记,此刻遇这卓,他绝不能放过。

    “清虚谷醉清风、天峰魔宫魔影!没想到将这两大妖孽天才给引出来了,真是让人惊讶啊!”

    瞧着这忽然出现的两人,炎城众多武者脸都是露出惊讶之色,醉清风和魔影两人可是少言青林要恐怖太多的年轻天才,其实力几乎不亚于少言世家家主少言左。

    而且看醉清风和魔影的模样,好似认识这卓,几人之间好像也有一定的恩怨,不然魔影方才也不可能在卓与少言左对峙的时候,突然出手偷袭。

    “真没想到魔影和醉清风两位公子也来了,看两位的样子,对这卓也有些不满,不如我们三人联手将此子彻底擒拿下来!毕竟此子身可是有着不少的秘密呢,两位公子应该也有些心动的吧?”

    少言左颇为客气的对着魔影和醉清风拱手,方才魔影的偷袭他是知道的,因为之前魔影有传音给他,让他尽量吸引卓的注意,让他能够偷袭成功。

    只是那卓的警惕性太强,反应也极其的迅捷,在方才那必杀的偷袭下,居然还能避开要害。

    “少言家主客气了,这卓身确实有不少的秘密!而且此子实力也不弱,我们只需要将此子拖住行了,我已经暗通知宫主了。”

    “嘿嘿!等宫主前来后,此子插翅难逃了。”魔影对着少言左客气的回道。

    “什么?天峰魔宫宫主魔道子前辈也要来?”

    少言左震惊了,这卓虽然实力不错,但还不值得天峰魔宫宫主魔道子出手吧,甚至少言左觉得那魔道子是不是在小题大做啊!

    “呵呵!我们清虚谷掌门大人也正在路,应该不久也会赶到。”醉清风也是一拱手道。

    “什么?连清虚谷掌门清虚子前辈也要来?”

    少言左终于是震撼的惊呼出声,魔道子前来他已经够震惊了,现在连清虚子居然也来,少言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想到这里,少言左目光不由得多打量了下那不远处的卓,难道此子身拥有某种大秘密不成,竟然惹得魔道子和清虚子这两大炎城巨擘争抢。

    “此子身绝对不简单,此事我要禀报老祖。”

    想到这里,少言左右手一探,掌心便是出现了一枚玉符,随后将玉符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