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人只需要拖住此子即可,没必要与之拼命,毕竟在我们看来,此子是必死无疑了。  网 ”魔影桀桀阴笑道。

    “魔影兄所说甚是,不过你们天峰魔宫距离炎城我们清虚谷要远不少,到时候应该是我们掌门大人先到,若是被我们清虚谷抢先擒拿下来的话,你们天峰魔宫的魔道子前辈也不需要来了。”

    醉清风再次灌了一口玉色葫芦内的酒水,面庞微有些涨红,醉眼迷蒙地道。

    魔影目光虚眯,冷冷地道“宫主拥有入魔之力,即使天峰魔宫你们清虚谷要远,不过以宫主的速度,恐怕不会你们清虚谷的清虚子慢多少。”

    少言左却是目光闪烁,方才他已经捏碎玉符,少言世家闭关的老祖差不多接收到了,此刻正在路,他们少言世家在炎城之,距离他们最近。

    毫无疑问,他们少言世家的老祖肯定是最先抵达,若是能够在魔道子和清虚子两人赶到之前,他们老祖能够率先将卓擒拿下来的话,虽说不能保住所有好处,但也能分一杯羹。

    在三人各怀鬼胎,认为卓已经是手到擒来的时候,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从他们三人央处爆发开来,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当他们目光汇聚在这气息的主人身的时候,皆是露出惊讶之色,因为这股气息的来源竟是被他们所忽视的卓。

    “这股气息是……至尊境?”少言左嘴巴微张,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醉清风和魔影二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瞧出了一抹惊骇之色,居然是至尊境,当初他们追杀这卓的时候,还仅仅只是三轮皇极境的修为,为何现在能够爆发出这么恐怖的气息?

    “之前此子一直在隐匿修为不成?”醉清风目光闪烁,沉重地道。

    魔影此刻眼皮微跳,因为他发现一道深寒彻骨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他,使得他浑身不自在,而这目光的主人正是卓。

    “魔影!你可真是好样的,居然敢偷袭我。”

    卓声音平静的可怕,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平静之下,恐怕隐藏着的是滔天的杀意。

    这魔影的隐匿能力很强,刚才卓又是被少言左吸引了全部的注意,所以才被前者偷袭成功,那一刻,卓若是动作慢一拍的话,那魔影的剑会刺穿他的心脏,那时候真的回天乏术了。

    “今日……你必死。”

    淡漠的声音响彻而起,卓脚掌一跺,顿时手血枪一挥,使出了修罗血之枪势,虚空之崩裂出无数的裂痕,在那裂痕内涌出无穷无尽的血海。

    “杀!”

    大喝一声,卓挟裹着血海,朝着魔影直掠而去,杀意滔天,血海肆虐,使得此刻的卓仿若修罗地狱归来的魔神。

    “少言左、醉清风,你们两人还在看什么戏?赶快跟我一起挡住此子,只要宫主或者清虚子任何一人到来,此子都是插翅难逃。”

    魔影右手一横,那柄黑雾萦绕的长剑出现在掌心,虚空一划,恐怖的黑色能量横亘虚空,化作巨大的剑影朝着卓斩去,与此同时,他更是飞退,对着醉清风和少言左喝道。

    醉清风和少言左两人面色凝重,在卓暴露出至尊境的气息之后,他们二人脸已经没有任何的轻松之色,心皆是暗骂这卓居然扮猪吃老虎隐藏修为。

    “清虚剑诀,斩!”

    醉清风双手一捏剑诀,一缕缕青色的元力吐出,在虚空之化作万千剑影,朝着那卓直掠而去。

    与此同时,少言左更是双手打出繁复的掌印,竟是使出了当初少言青林用过的九转冰神诀。

    “五转神,给我死吧。”

    少言左右手一压,其背后虚空出现恐怖的雪暴,在那雪暴内,一道庞大的巨影若隐若现,虚空踏来。

    少言左所使出的九转冰神诀少言青林的威力要强大许多,这幻化而出的巨影的威势也要少言青林的要恐怖许多。

    横亘虚空的黑色剑影,肆意用来的万千青色剑影,以及那雪暴之滚滚踏来的恐怖巨影,三道攻击呈现三角之势,朝着心的卓直掠而来,整片虚空都被这三道恐怖的攻击所笼罩。

    炎城所有武者都是抬头望天,嘴巴微张,早已被这三道恐怖的攻击所惊呆了,这可是三位玄尊境强者联手的攻击,而且这三位玄尊境强者可都不是普通的武者。

    不说少言左乃是玄尊境巅峰,醉清风和魔影两人更是炎城绝世天才,战力远非一般玄尊境武者所能,他们三人的战力非寻常,联手甚至能够斩杀至尊境初期武者。

    卓虽然爆发出至尊境的气息,不过在三人看来,根本不会是他们联手的一招之敌。

    “太阳神炉之三日连天!”

    卓冷喝一声,头顶空的太阳神炉表面的那抹太阳符纹越加的炽烈和耀眼,竟是涌出三轮庞大的烈日,这三轮烈日表面涌动着太阳之火,金芒万丈,不可逼视。

    三轮烈日朝着周围的三道攻击掠去,散发着光和热,瞬间便是与三道攻击碰撞在一起。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而起,随后虚空的三道攻击与三轮烈日同时化作了虚无湮灭,而卓则是踏着无尽的太阳之火,瞬间抵达魔影身前。

    “死!”

    右手一旋,血枪高速旋转,朝着魔影眉心央处掠去,无数的血海更是将魔影包裹住,形成了血之壁垒,使之根本无法闪躲逃脱。

    魔影目光阴沉,手黑剑朝前一横,其身的黑雾全部汇聚在黑剑之,一瞬间细长的黑剑迅速膨胀,化作了数十丈巨大,横在他的身前,犹如一柄坚固的剑盾。

    “挡得住么?”

    卓目光的森寒之意越加的浓郁,血枪抵在那剑盾之,发出了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竟是使得魔影连连后退,而且一退再退。

    “破!”

    卓右手猛地拍在血枪的枪柄之,强悍的力量涌出,血枪枪尖更是涌现出一抹妖异的红。

    咔擦!

    黑色剑盾并没有坚持太久,在血枪那恐怖的威力之下,表面居然浮现出一丝丝的裂痕,最终完全崩溃成无数黑色粉末。

    嗖!

    剑盾一破,卓手持血枪,瞬间与魔影错身而过,随后一道惨叫声在炎城空,远远不断的响彻开来。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那惨叫声的主人身,随后便是响起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因为发出这凄厉惨叫的不是别人,竟是天峰魔宫的妖孽魔影。

    而且此刻的魔影显得分外的凄惨,因为魔影的双手双脚,居然全部断掉,鲜艳的血液飙射而出,在天空形成一道迷蒙的血雨。

    “啊!卓,你居然敢断我四肢,你好狠啊!”

    魔影几乎疯狂了,次因为卓断掉了右臂,已经是极为屈辱了,好在魔道子用秘法让他的断臂重生。

    而现在卓并没有杀他,而是在炎城无数武者关注下,将他四肢断去,这是一种裸的侮辱,魔影根本难以忍受。

    卓淡淡的瞥了眼那被断去四肢的魔影,随后不再理会,而是微转过身,森冷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醉清风和少言左,那彻骨的寒意,使得两人浑身不自在。

    “好强!此子年纪也二十岁左右,不仅修为达到至尊境初期,而且魔影、醉清风和少言左三人的联手都被他轻易破去,其那魔影更是被其断去四肢。”

    “论天赋和实力的话,此子恐怕已经不弱于皇室皇子莫凌天了,炎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名绝世妖孽了?”

    在卓断去魔影四肢之后,卓几乎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所有人都纷纷猜测这名叫卓的青年的来历和身份。

    阮家演武场之,无论是阮玄风、阮玲玉还是冷颖,他们三人都犹如雕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怔怔的瞧着空那道犹如魔神般的身影。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初他们以为的普通青年,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不仅少言左、醉清风和魔影三人联手都不是其对手,那魔影更是在一碰面,被那卓给彻底废去四肢。

    在他们看来,少言左、醉清风和魔影都是炎城的风云人物,在他们眼是高高在、高不可攀的存在,但现在却被卓所碾压,魔影下场更是凄惨无。

    “玲玉啊!这卓到底是何来历?实力怎么会这么恐怖?”阮玄风声音有些哆嗦地道。

    阮玲玉摇摇头,目光复杂地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当初我们只是从路将卓公子救起来的,谁会知道这卓公子居然深藏不漏。”

    “玲玉!以你当初救他的恩情,若是我们阮家有此等人物协助的话,何尝不能崛起?”说到这里,阮玄风目光精芒闪烁。

    阮玲玉淡淡瞧了眼阮玄风,有些意兴阑珊的道“父亲!卓公子已经将我寒气彻底驱除了,救命之恩已经还清了,他不欠我们阮家什么。反而是我们阮家处处针对于他,更是一人对少言世家。”

    “现在你见卓公子实力超群,想让他复兴我们阮家,你觉得可能么?”

    阮玲玉对于自己的父亲阮玄风有些失望,之前那般对待卓,卓不但没有恩将仇报,反而帮助他们阮家对少言世家。

    现在阮玄风更是欲要那卓复兴他们阮家,这未免太过分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