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二人也留下来吧!”

    说着,卓脚掌一踏,三对雷翼张开,化作一道雷芒闪烁而出,其身后那无数的血海环绕在他的周身,看去恐怖而血腥。

    少言左和醉清风脸色微变,方才卓瞬间断去魔影四肢的场景,现在在他们二人脑海还历历在目,对于卓,他们心也开始升起一丝畏惧之感。

    “醉清风公子,我们现在只需要拖住此人一刻钟,我少言世家的老祖便会赶到,希望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少言左有些急切地对着醉清风道。

    “一刻钟?”

    醉清风饶有深意的瞥了眼少言左,看来这少言左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也暗通知了家族的老祖。

    而且少言世家在炎城之,所以少言世家老祖赶到这里也会他们清虚谷和天峰魔宫要快许多。

    按照清虚子的速度,醉清风预估那清虚子抵达炎城,大约要半柱香时间,原本这点时间对于醉清风来说不算久。

    不过,眼前这卓实力太出乎预料了,居然拥有至尊境初期的修为,而且其战力更不是一般至尊境武者可以拟的,几下便将他们三人的联手攻破了。

    最为凄惨的是魔影,四肢都被卓断掉了,若是无法恢复的话,从此以后是个废人了。

    现在醉清风巴不得有强者快点能够赶到,将眼前这麻烦的家伙给制住,而少言世家的老祖倒是不错的人选。

    因为少言世家与清虚谷的关系不错,即使这卓被少言世家的老祖捉拿过去,以清虚子的面子,完全可以与那少言世家老祖平分这卓身的秘密。

    “好!那我们拖住此子一刻钟。”

    说着,醉清风目光变得凝重之极,右手一拍手的玉色酒葫芦,一道青芒闪烁,那酒葫芦不断膨胀,扩大到了足有数丈巨大,瓶塞一拔,里面的酒水滚滚涌出,竟是化作一条条巨大的水蟒,足足有二十条之多,每一条都有近百丈巨大。

    少言左也不留手,双手印诀一变,一股股冰蓝色寒气肆虐,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进去,竟是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一层冰蓝色的铠衣。

    披这层冰蓝色铠衣的少言左,气息居然从玄尊境巅峰跨越到了至尊境初期,与卓相当的境界。

    “六转铠!”

    少言左将九转冰神诀修炼到第六转,而第六转则是能够将体内孕育的寒气全部释放出来,随后附着在施术者的体表,使得施术者的实力暂时性的提升。

    “杀!”

    少言左大喝一声,脚掌一踏虚空,挟裹着无穷无尽的冰蓝色寒气,朝着卓掠去。

    卓持枪而立,脚掌一踏,同样不甘示弱的朝着少言左掠去,血枪一甩,带着滔天血海,将少言左整个笼罩进去,强大的血之力量爆发开来,欲要将其的少言左彻底的绞碎。

    不过,少言左体表的冰蓝色寒气所化的铠甲,防御力极为恐怖,那接触到铠甲表面的血海,居然被其强大的寒意所冻结成冰块。

    轰轰轰!

    只是瞬间,那包裹在少言左周身的血海,彻底的静止下来,被强大的寒气凝结成了一座血色冰块,随后血色冰块崩碎,少言左带着狂霸之气,朝着卓一拳轰来。

    “哼!”

    冷哼一声,卓血枪一扫,锋锐的枪尖与少言左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爆发开来,形成环状气浪,随后少言左闷哼一声,退后数十步,而卓则是退后三步。

    两者之间第一次交锋,毫无疑问,卓占据绝对的风。

    轰!

    在卓稳定身形的瞬间,一道道咆哮之声传来,随后那原本蓄势待发的二十多庞大水蟒,此刻相互缠绕的对着卓直掠而来,硕大的蛇头,看去极为狰狞。

    卓目光一寒,右手剑诀一捏,大无极剑阵化作一道道寒芒环绕在卓的身体周围。

    “大无极剑阵第五剑招流剑式!”

    说罢,大无极剑阵化作一道道剑芒,竟是在卓头顶空开始高速旋转起来,竟是化作了一道恐怖的剑芒风暴。

    流剑式便是一招将剑阵的剑芒化作流风,以旋转的方式形成恐怖的剑之风暴,其威力极其的骇人和恐怖。

    而流剑式也是大无极剑阵五大剑招之,威力最强的一招,当初卓已经悟透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施展。

    噗嗤!

    剑之风暴的威力极为野蛮恐怖,虽然周围飞掠而来的水蟒很是凶莽,不过在剑之风暴面前,尽皆被绞杀成无数的水滴,无一幸存。

    嗖!

    瞬间灭杀二十多水蟒,剑之风暴还不罢休,竟是朝着空的醉清风掠去,欲要将其一并绞杀掉。

    醉清风脸色微变,双手剑诀连连捏出,无数的剑影出现在他的周围,竟是形成了一道剑影壁垒,其无数剑影闪烁,看去颇为的壮观。

    砰砰砰!

    剑之风暴与剑影壁垒两者碰撞在一起,天崩地裂的声音响起,随后那剑影壁垒居然剧烈晃动,好似快要崩溃了一般。

    “该死!这家伙……”

    醉清风脸色难看,右手出现一枚玉色叶片,目光浮现出一丝肉痛之色,这玉色叶片拥有瞬移的功能,他身也没多少。

    次因为卓使用了一片,这一次居然又被卓逼得不得不使用,醉清风如何会不肉痛?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彻而起,使得醉清风目光阴沉下来,轻叹一声,只得捏碎玉色叶片,随后在剑影壁垒崩溃的瞬间,醉清风已经消失在千里之外。

    “逃得倒是挺快的。”

    瞧着那再次瞬移的醉清风,卓没有再追究,目光而是放在少言左身,淡漠地道“既然那醉清风已经逃了,那么我只能拿你出气了。”

    说着,卓脚掌一踏,修罗血之枪势发挥到了极点,无穷无尽的血海,从虚空之涌出,而卓的双目更是变得有些赤红,其充满了嗜血之芒。

    “杀!”

    瞧着那逃离的醉清风以及前面掠来的卓,少言左脸色难看到极点,低声道“老祖快来了,支撑一会儿行了,我不信这卓能够在这么短时间能够击杀我。”

    一咬牙,少言左不退反进,朝着卓掠去,一拳轰出,释放出的恐怖寒气似乎要将周围的空间都崩碎了一般。

    轰轰轰!

    只是瞬间,两人便是碰撞在一起,随后便是爆发出恐怖的大战,不用说,少言左处于绝对的劣势,不过所幸的是,少言左体表的铠衣着实坚固,即使卓的那柄血枪都无法刺穿。

    “卓!我们少言世家的九转冰神诀有着诸多强大的神通,我身的这铠衣乃是第六转所幻化而成,防御强悍,你实力我强又如何?根本刺不穿我的铠衣,你只能被我拖住。”

    在瞧见卓的攻击,并没有破开自身铠衣,少言左倒是宽心不少,不由得出言讽刺地道。

    “你这么想找死?那好,我马成全你。”

    卓冷漠的声音传来,使得少言左面色微僵,卓此话何意,难道他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手段不成,不过很快,少言左否定了这个想法。

    现在的卓已经够变态了,若是这卓还有更强大的手段的话,那真的是逆天了。

    “大日涅盘之寂灭!”

    卓低喝的声音传来,随后少言左惊骇的发现,卓竟然化作三头六臂,其六只臂膀之各自握着一柄长枪,而卓的气势也之前要强大数倍。

    “三头六臂?开玩笑吧,此子这到底是什么秘法?”少言左有些呆愣住了,嘴唇哆嗦的喃喃道。

    “修罗血之枪势,给我死!”

    卓怒喝一声,六只臂膀同时施展修罗血之枪势,顿时间,整片虚空都是涌出无尽血海,仿佛这一刻,整片天空都被血海所弥漫笼罩,看去分外的恐怖。

    “不!”

    少言左也感受到此刻那血海的威力,之前要恐怖太多了,目光浮现出深切的恐惧和寒意。

    噗嗤!

    血海的力量倾泻下来,重重轰在少言左体表,随后那少言左体表坚不可摧的铠衣,居然四分五裂了开来。

    一口鲜血吐出,少言左犹如凋零的落叶,从虚空之下坠落,其身布满了鲜血,看去极为的凄惨。

    “送你最后一程。”

    卓俯视着那坠落的少言左,抽出一柄长枪,对着下方的少言左掷去,速度飙到了极致。

    “敢杀我少言世家的家主,你的胆子真大,给我滚!”

    一道大喝声从天际传来,随后一股能量飙射而来,抵在那长枪之,使得那长枪偏移了方向,从少言左身边掠过。

    微抬头,卓也是注意到那从天际掠来的身影,淡漠地道“你是谁?敢插手我的事情。”

    这道身影身穿宽体长袍,头发很短,两边花白,竟是一名短发老者,而且这名老者的右脸有着一道很深的疤痕,看去极为狰狞。

    “我乃是少言世家老祖少言霸,我看你胆子真的很大,居然明目张胆要杀我少言世家的人。”少言霸冷哼地道,此刻他的身影还在千里之外,声音完全是靠着元力扩散而来的。

    “我卓要杀的人,你阻拦不住。”

    说着,卓脚掌一踏,竟是亲自朝着下方的少言左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