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种,尔敢?”

    少言霸怒喝出声,可惜的是,他现在距离卓足有千里遥远,想要抵达卓身边,还需要一段时间,根本来不及阻止。 .

    “你若是敢杀少言左,我少言世家与你不死不休。”

    少言霸的声音轰隆炸响,不过并没有让卓身形停留,反而速度更快的朝着少言左掠去,这一幕看的少言霸双目圆睁,暴跳如雷。

    这小子实在太猖狂了,他都已经这么说了,此子居然还敢杀少言左,实在是无法无天了。

    “别杀我!我发誓,若是你不杀我,我们少言世家不会再追究之前的事情了。”少言左尖声尖叫地道。

    “你不追究?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较相信死人。”

    说着,卓六只臂膀齐齐砸了下来,恐怖的力量碾压下来,少言左哼都没哼一声,竟然爆成了一团血雾,而少言左的元婴也直接被卓湮灭掉了,丝毫没有幸存的侥幸。

    “左儿!”

    少言霸怒吼一声,双目赤红,瞬间抵达卓空,右掌轰出,冰寒的元力化作一座冰山,对着卓当头碾压下来。

    卓转过身来,静静的站在原地,仰视着那越来越近的冰山,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笑意。

    嗖!

    一道身影顿时横在卓面前,狂霸的力量涌出,那恐怖的冰山顿时被轰成无数的冰屑,而这道挡在卓面前的身影,年纪也不大,大约二十五岁左右,面庞颇为英俊,两条眉毛更是呈现淡白色,正是重塑肉身的白眉天尊。

    少言霸悬浮在半空之,俯视着卓和白眉天尊,眉头微蹙,他竟然在那白眉天尊身隐隐感受到一股威胁之感。

    “是我的错觉么?”凝视着那白眉天尊,少言霸低声喃喃地道。

    而少言霸的到来,却是彻底的引爆了炎城众多围观的武者,所有人都没想到少言世家很久未露面的老祖少言霸,居然会出现。

    据说少言霸修为在多年前已经是金尊境初期,现在修为不可能一沉不变,恐怕已经达到更高的程度也说不定。

    即使少言霸多年来修为停滞不前,单单金尊境的修为,在炎城已经是顶尖强者了,毕竟整个炎城天尊境强者是很少,而且全部都在五大超级势力之,其他势力根本没有天尊强者。

    所以,在五大势力之下,很少有人敢招惹少言霸这等存在的。

    想到这里,不少人瞧着卓的目光变得怜悯之极,此子还真的够倒霉的,居然当着少言霸的面,杀掉少言左,恐怕此子的下场将会变得很凄惨。

    “这卓完蛋了,居然惹得少言霸这等人物出手,不死也得死。”阮家演武场,冷颖阴阳怪气的道。

    阮玄风眉头微蹙,他也没想到,少言世家居然连家族老祖都给叫出来了,居然对这卓变得这么重视。

    此刻,卓站在一座瓦屋房顶,腰身挺直,而白眉天尊则是低眉顺眼的站在他的身边,仿佛奴仆一般。

    “你们少言世家很了不起么?当初是你们少言世家少言普主动招惹我,之所以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们少言世家的人太看得起自己了,所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区区金尊境后期的武者,若是不想要少言世家被灭的话,我奉劝你还是滚吧!”

    卓淡漠的声音,缓缓的响彻而起,却是引起了一片哗然之声。

    太嚣张了点吧,少言霸可是少言世家的老祖,在少言世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在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居然让少言霸滚,实在太嚣张了点。

    所以,卓此言一出,众多人心第一个想法是,这个人是个疯子,第二个想法是,此子根本是在找死。

    “在炎城之,敢这么对老夫说话的可从来没有,你这是在找死。”少言霸目光森寒,冷漠地道。

    “找死?等下你知道我是不是找死了!白眉,杀了这聒噪的人。”

    淡淡一笑,卓对着身边的白眉天尊吩咐了一句,便是开始收刮起少言左的尸体来了,少言左毕竟是少言世家的家主,本身具有灵戒,里面定然有不少好定西。

    瞧着卓优哉游哉收刮少言左的行为,不少武者都是狂翻白眼,不过却没人敢前阻拦,这卓方才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他们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呢?

    除了少言左以外,卓自然也没放过那被断去四肢,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影。

    “你很自信!难道你认为凭这个家伙会是老夫的对手?”少言霸眉头微蹙,冷哼地道。

    “哦?你在质疑我主人的判断么?你一个小小金尊境的武者,在我看来不过是蝼蚁而已,居然觉得本座不是你的对手。”

    白眉天尊忽然笑了,一股天威般的气势涌出,以他为心数十里范围,竟是席卷出恐怖的罡风,周围空间隐隐有着崩溃的迹象。

    “天……天尊境?”少言霸面色一僵,犹如见鬼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卓身边会有天尊境强者?而且刚才这白眉天尊对那卓的称呼是主人,难道这天尊境武者居然还是这青年的奴仆?

    这一刻,少言霸凌乱了,竟然呆愣在了半空之。

    不仅少言霸,炎城的许多武者,也都是愣住了,甚至一些人还大张着嘴巴,目光的震撼之色少言霸还要强烈。

    天尊境强者在炎城,那是巨擘的存在,是至高无的存在,也是一宗之主的恐怖存在。

    但现在,这样一位恐怖的存在,居然仅仅只是一名至尊境小辈的奴仆,现在算是傻子都知道,眼前这名叫卓的青年,背景恐怕很强大,甚至强大到让所有人都窒息的程度。

    因为连奴仆都是天尊境强者,那么这卓身后势力会有多恐怖,他们已经不可想象了。

    现在,众人看向卓目光的怜悯之色,早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忌惮和敬畏之色,甚至不少人开始目光戏谑的看向那面色有些难看的少言霸了。

    不说这神秘卓背后的势力,单单眼前这白眉天尊,恐怕都够少言霸喝一壶了。

    “卓公子!这恐怕是一场误会,您是否来自东土九幽境,是老朽老眼昏花,并没有认出卓公子你的身份,实在是对不住了。”少言霸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对着卓拱手笑道。

    而少言霸的态度转变,明显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一开始是谁口口声声说要杀卓的,现在卓身边的奴仆展现出天尊境的实力,少言霸顿时强颜欢笑,还真的是够势利的。

    “东土九幽境?”

    听得少言霸的言语,卓目光虚眯,他知道那九幽境应该是东土的核心地带,只不过他以前从未听过,显然唯有一些大势力的高层才知道的地方。

    而且这九幽境恐怕是强者如云,遍地开花,不然这少言霸在瞧见他有一名天尊奴仆后,立马将他的来历联系到那所谓的九幽境之。

    想到这里,卓并没有过多纠结于九幽境,他的灵戒之有着紫阳天尊等几位天尊元婴,他们可都是青玄皇朝的顶尖强者,必然知晓那九幽境方面的消息,到时候一问便知。

    “误会?我倒不这么认为,白眉,把这聒噪的家伙给杀了。”

    卓淡淡吩咐了一声,而白眉天尊则是桀桀阴笑一声,朝着少言霸掠去,天尊强者的威势展露无遗。

    嗖!

    少言霸心暗骂,脚掌一踏,居然战都不敢战,直接开溜。

    天尊与金尊的差别可是极大的,即使少言霸修为达到金尊境巅峰,恐怕也完全不是天尊境初期的对手,除非是那种妖孽天才,才能做到越阶挑战。

    当然,少言霸可不是这种妖孽天才,他不过是金尊境武者非常普通的一员,遇天尊强者只有被秒杀的份。

    “你逃得了么?”

    白眉天尊冷哼一声,纵身一跃,瞬间便是拦住了少言霸的去路,也不说话,一掌探出,毫不留情的对着少言霸展开了攻势。

    少言霸实力并不强,只在白眉天尊手支撑了一刻钟,便是被后者一掌轰死,肉身崩溃,连元婴都未能幸免。

    “死了!少言世家的老祖少言霸死了。”

    当少言霸毙命于白眉天尊的掌下的瞬间,所有围观的炎城武者都是震动了,而所有人也都是知道,少言世家恐怕也是彻底的完蛋了。

    少言世家从小到老,几乎被卓屠杀干净了,而且一些精锐高手也在之前被卓屠灭了,剩下的都不过是虾兵蟹将。

    毫无疑问,少言世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必将会被其竞争的势力彻底的吞灭掉,毕竟其高层武者都死绝了,连最强的老祖少言霸都陨落,少言家的灭亡是必然的。

    不少武者都是唏嘘慨叹,少言世家可是炎城四大最强家族之一,居然仅仅因为得罪了一名不该得罪的青年,导致了现在的灭亡。

    嗖!

    白眉天尊去而复还,同时也带来了少言霸的灵戒,恭敬的交到卓手。

    “我们先离开此地吧,那魔道子和清虚子恐怕很快来了,这两人不好对付。”

    收起少言霸的灵戒,卓嘱咐一句,两人便是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这片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