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子不过三十多岁,却能够成为炎城五大巨擘之一,而且自创以魔入道的秘法,战力恐怖,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在卓看来,这魔道子的天赋吕寒天还要强悍许多,毕竟魔道子现在还这么年轻,抵达帝境恐怕应该也不会困难,这魔道子以后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阮玲玉若是成为魔道子的亲传弟子的话,恐怕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所以卓倒是颇为放心让阮玲玉交给魔道子。

    听得卓答应下来,阮玲玉轻轻点头,美眸之却有着一丝黯然之色,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想要跟在卓身边,既然卓如此说了,阮玲玉也知道她想要跟在卓身边是不太可能了。

    “走吧!先去清虚谷讨点利息再说。”说着,卓目光转向魔道子,后者点点头道“跟着我,清虚谷离炎城并不远。”

    说着,魔道子便是带着离开了炎城,只留下炎城许多武者慨叹唏嘘。

    距离炎城南方数千里之外,有着一处面积庞大的山谷,山谷周围环绕着层层叠叠的山峦,在山峦的周围,一缕缕乳白色的雾气弥漫,将这庞大的山谷遮掩的若隐若现。

    一道青色身影瞬间来到这山谷入口,此人是一名须发皆白,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是那从炎城狼狈逃窜的清虚子。

    清虚子脸色阴沉之极,他也没想到,那卓身边居然拥有五大天尊奴仆,这可是一股恐怖之极的势力,好在他拥有风御九秋这等逃命至宝,不然恐怕彻底留在炎城了吧。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那魔道子恐怕要倒大霉了。”想到那魔道子的境遇,清虚子脸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掌门大人!”

    谷口的两名守卫见到清虚子,连忙恭敬的欠身,同时将谷口的禁制打开,请清虚子进入。

    清虚子点点头,一拂袖,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意味,使得两名守卫肃然起敬。

    清虚子进谷没多久,又是几道流光从天际掠来,目标赫然即使这隐匿在云雾的清虚谷之内。

    嗖嗖嗖!

    总共七道身影停在了清虚谷谷口,为首一名青年,凝视着面前的清虚谷,对着身后的一黑袍冷漠男子道“这是清虚谷么?”

    黑袍冷漠男子点点头,道“嗯!不过清虚谷周围有着禁制存在,你想要闯入这清虚谷可不是那么容易。”

    卓却是笑了,道“难道六大天尊联手还破不了这清虚谷的禁制么?”

    魔道子目光微凝,冷冷地道“你是想要我为你做苦力?”

    “这可不算苦力,而是合作!破去这清虚谷,到时候我会将风御九秋给你一片,不过若是你不合作的话,后果自负。”

    卓淡淡的说了一句,其身后的五大天尊一脚踏出,冷冷的凝视着魔道子。

    眼皮一抽,魔道子冷哼一声,便是朝着那清虚谷谷口掠去,五大天尊的威能根本不是魔道子能够抗衡的,所以他只能吃下这哑巴亏了。

    “天峰魔宫魔道子?你为何来我们清虚谷?”

    谷口两名守卫立马认出了靠近的魔道子,冷喝出声。

    “打开谷口禁制,不然死。”魔道子淡漠地道。

    两名守卫面庞涨红,冷冷地道“魔道子,你想要引起清虚谷和天峰魔宫大战嘛?居然一个人敢擅闯我们清虚谷?”

    “不开?那死。”

    魔道子脚掌一踏,周身涌出无穷的魔气,随后这些魔气汇聚成一把魔剑,接着前者魔剑一划,恐怖的魔之力量爆发开来,重重的轰在那谷口禁制之。

    轰隆隆!

    顿时,整个清虚谷都震动起来,周围那些山峦更是颤动,从方滚落无数的碎石。

    两名谷口守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怒喝出声“魔道子,你不要太过分,我们掌门在谷内,到时候他出来,你死定了。”

    “尽管让那老家伙出来,本座盼不得那老不死的快点出来呢。”

    魔道子淡淡的说着,手下的动作也不慢,清虚谷震动的越加的剧烈,而这般剧烈的震动,终于是引起谷内所有弟子的注意。

    清虚谷内拥有许多的建筑,云雾萦绕之间,满是亭台楼阁,山间溪水,看去仿若人间仙境,不过此刻,那弥漫在整个清虚谷的震动,却是彻底引起了谷内众人的震动。

    原本回到谷内的清虚子,屁股都还没在椅子坐热,遇到了这种事情,原本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的差劲。

    “好大的胆子,居然有人敢擅闯我清虚谷,真是不想活了。”说着,清虚子便是化作一缕青烟朝着谷口掠去。

    嗖!

    不一会儿,清虚子便是来到了谷口,不过当他看见魔道子正在攻击禁制的时候,瞳孔微缩,喝道“魔道子,你居然没死?”

    魔道子动作一停,冷冷凝视着清虚子,道“老不死的,难道你这么希望我死么?”

    “哼!你这又是干嘛?想要擅闯我清虚谷?”清虚子没有回答魔道子,而是质问道。

    “对啊!清虚子前辈方才走得太快了,晚辈此次拜访清虚谷只是想要让清虚子前辈讨教一番,怎奈你们谷口的守卫太过无礼,居然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卓缓缓走出,嘴角噙着淡笑,目光淡淡的凝视着清虚子。

    “卓?”清虚子瞳孔微缩,旋即盯着魔道子道“没想到你为了苟且偷生,投靠了这卓了么?枉你还是天峰魔宫的宫主,真是没点骨气。”

    “你放屁!我可没有投靠卓,我们只不过是达成一项交易而已。”魔道子冷冷地道。

    清虚子眉头微蹙,盯着卓道“我们清虚谷并没有过多得罪小友吧,小友此次前来到底所谓何为?”

    卓咧嘴一笑,道“小子此次冒昧登门拜访,其实是想向清虚子前辈讨要十来片风御九秋的,我想清虚子前辈应该会慷慨拿出来的吧?”

    清虚子脸皮一抽,讨要十来片风御九秋?这东西可是他们开派祖师留下来给他们清虚谷后辈的逃命至宝,总共也没多少,这小子居然一来讨要十来片,这特么不是在抢劫么?

    “怎么?前辈觉得小子的要求太过分了?若是觉得过分的话,小子也不勉强,不过你这清虚谷以后不必存在了。”说到这里,卓声音充斥着浓郁的杀意。

    “你别太过分了,风御九秋乃是我清虚谷开派祖师留下来的,乃是老祖宗的东西,怎么可能随意给别人!至于你想要灭掉我清虚谷,我想你是没这个能力的吧。”清虚子却是冷笑道。

    “是么?那我也不留手了,紫阳,你们和魔道子一起将这谷口的禁制给轰破。”

    卓此话一出,他身后的五大天尊同时掠出,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仿佛一道道大山从天而降,压得谷口的两位守卫脸色煞白。

    居然是五位天尊,再加那魔道子,一共是六位天尊联手要攻打他们清虚谷,这股战力太恐怖了,他们清虚谷总共也只有清虚子一名天尊强者,但这看去平平无的青年,居然能够指挥六大天尊,实在不可思议。

    紫阳天尊五人自然不会违抗卓的命令,皆是散发出各自最强的气息,随后纷纷对着谷口禁制轰去,而魔道子也是不甘示弱,挥舞魔剑,与紫阳天尊他们联手。

    “不好!必须要马返回谷内开启护谷大阵。”

    清虚子脸色微变,右手一摄,身前的两名守卫被他提在手,随后急急匆匆的赶回了谷内,他知道谷口的禁制坚持不了多久。

    此刻,整个清虚谷震动的越加剧烈,谷内的弟子也都是人心惶惶,纷纷猜测谷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掌门回来了!”

    很快,这些焦急的清虚谷弟子,瞧见了那匆忙掠来的清虚子,清虚子并没有理会这些普通弟子,而是来到谷内最高端的大殿,召集了谷内的五大长老,吩咐开启护谷大阵。

    五大长老也意识到情势危急,没有多问,而是各自行动起来,开启护谷大阵。

    不一会儿,谷内外围出现了一道流光溢彩的防护罩,这是清虚谷开派祖师所留下的护谷大阵。

    咔擦!

    谷口的禁制很快便被破开,随后卓让阮玲玉留在谷外,便是带着六大天尊冲入了谷内,通过一道沟壑般的通道,很快他们便是抵达了谷内。

    可惜的是,此刻谷内竟是被一座大阵所笼罩,而且看这大阵的威势,威力恐怕不弱。

    光罩的对面清虚子带着五大长老,面色凝重的盯着卓以及其身后的六大天尊。

    而谷内的弟子,也都是好的仰视着光罩外的不速之客,他们倒是很好,是谁胆子如此之大,竟敢攻打他们清虚谷,而且他们的掌门清虚子好似还很紧张的样子。

    不过,当清虚谷弟子瞧见,光罩之外为首一人,居然是一名年岁也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的时候,个个怔住了,如此年轻的青年,居然敢来擅闯他们清虚谷,而且清虚子还表现的那么慎重。

    当这些清虚谷弟子瞧见那青年身后的六道伟岸的身影后,终于是震惊了,因为那六人的气息居然没一人他们的掌门清虚子弱。

    也是说,这六人都是天尊强者,六名天尊强者都自觉的站在那青年身后,这说明什么,说明真正领导他们的,是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