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虚子手佩戴的灵戒名叫清虚戒,乃是清虚谷掌门的信物,是当初清虚谷开派祖师所炼制的顶级灵戒。 ”

    魔道子颇为艳羡地瞧着卓手所佩戴的清虚戒,继续道“你这清虚戒内的空间是普通灵戒十倍以,一般的灵戒要实用太多了。”

    卓目光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没想到这清虚戒来历颇为不凡,居然是清虚谷开派祖师所炼制的,从护谷大阵和这清虚戒,都能够看出这清虚谷开派祖师绝不简单。

    屈指一弹,卓将一枚风御九秋递给魔道子,淡淡地道“这是我承诺给你的一片风御九秋,收好吧!”

    魔道子面色微怔,他没想到卓居然真的将风御九秋这等逃命至宝给他一片,收起风御九秋,魔道子目光有着一抹异色。

    这枚风御九秋在他生死存亡的时刻,可是有着极其强大的作用,不亚于多了一条命,但卓依然拿出一枚给他,魔道子内心也是涌现出一抹莫名的情绪。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卓说过的话,自然会兑现。”卓淡淡地道。

    魔道子点点头,对着卓一拱手道“那便多谢了!”

    接下来,一行人一路无话,半天时间,魔道子便是带着卓抵达天峰魔宫。

    一抵达天峰魔宫,魔道子便是在天峰魔宫众多弟子面前,封卓为天峰魔宫大弟子,地位与当初的魔影相差无几,自然那魔影的名额也是落在了卓的头。

    为此,这件事倒是在天峰魔宫内引起了不少的轩然大波,许多弟子都隐隐有些不服气,他们也都是知道魔影死在了炎城,具体原因也不甚清楚。

    但魔影一死,魔道子居然册封了一名陌生的青年为大弟子,地位与当初的魔影一样,而且此人好像还拥有当初魔影不曾拥有的特权。

    一时之间,卓在天峰魔宫内成了众矢之的,不过由于卓一进入天峰魔宫进行了闭关,所以那些不服气的天峰魔宫的弟子,根本没机会挑衅那卓。

    但是这等行为,天峰魔宫的弟子都纷纷恶意猜测那卓恐怕是惧怕其他弟子的挑战,从而借助闭关的借口避战。

    对于天峰魔宫弟子的恶意猜测,卓自然一点都不知晓,算知晓也不会过多理睬,他们天峰魔宫的第一天才魔影被他所斩杀,而魔道子更是忌惮于他,他又怎么会过多去理会天峰魔宫的一些小喽罗呢?

    阮玲玉被带回天峰魔宫之后,便是被魔道子收为亲传弟子,在魔道子的指导下,也是进入的闭关之。

    天峰魔宫乃是建立于一座高达万丈的山峰顶端,在这山峰周围萦绕着诡异的黑雾,这黑雾肆意翻滚,仿佛能够幻化万妖一般。

    山峰顶部,一座座宏伟的宫殿,耸立在山峰之,那尖锐的宫殿顶部,透露着不可逼视的锋锐和孤傲。

    其一座宫殿之内,宽敞的大厅之,一道孤零零的身影,盘膝坐在蒲团之,此人年纪二十左右,长发披肩,胸膛有规律的下起伏,呼吸平稳。

    缓缓睁开双目,卓屈指一弹,取出了一枚蓝色的晶体,在蓝色晶体之,有着一只不断蠕动的肉虫,正是当初从阮玲玉体内取出的万年玄魄冰蛊幼虫。

    “小黑!这东西在这一段时间,好像显得很急躁,我该怎么处理?”

    卓眉头微蹙,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在这一段时间内,不断的发出嘶吼之声,声音极为凄厉,仿若杀猪一般,惹得卓心烦意乱的。

    “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在破茧化蝶关键时刻,被你破坏了,所以此刻痛苦万分,若是没有寒气的孕养的话,活不了多久了。”小黑目光闪烁地道。

    “要死了?小黑,你不是说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一旦破茧化蝶而出,便是化作玄魄冰蝶,而这玄魄冰蝶的潜力极强,若是培养起来,能够成为妖帝的存在?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使用其他方法助其成功破茧化蝶?”

    卓忽然问道,他很清楚,这玄魄冰蝶的潜力极强,若是有着强大寒气的供应的话,这玄魄冰蝶将会不断的进化,最终蜕变成妖帝的存在,那是极其恐怖的强大存在啊。

    对于这点,卓倒是极为心动。

    “很难!在古籍的记载,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想要破茧化蝶,唯有借助极阴之体的女童才能办到,其他方法本龙爷未曾听说过。”小黑摇摇头道。

    “冰炎圣符的冰之圣符内乃是至阴至寒之地,若是将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放入冰之圣符内的话,你说会不会有可能将其培育起来?”卓目光精芒闪烁地道。

    在得到万年玄魄冰蛊幼虫的时候,卓已经考虑用冰之圣符来孕养万年玄魄冰蛊幼虫的打算了,只不过之前一直处于危机之,所以卓才并没有实施起来。

    现在一切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卓自然开始考虑起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起来了。

    “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这种方法还从未有人试过。”小黑有些犹豫地道。

    “那试试看吧!”

    卓说着,其左手手背的冰之圣符顿时大亮,随后一股股冰冷的寒气涌出,将他手的万年玄魄冰蛊缠绕起来。

    果然,在这股冰冷寒气将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包裹起来的时候,后者居然不在嘶吼,原本不断挣扎的肉嘟嘟的身躯,也是安静了下来。

    “有效果!”见到这一幕,卓喜开眉笑。

    “还真的有效果啊?小子,你可以将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放置在冰之圣符内,等到这幼虫彻底的破茧化蝶之后,在将其放出来。在这段时间内,那冰之圣符内的寒气会不断孕养着这幼虫。”小黑继续道。

    卓点点头,心念一动,那包裹在万年玄魄冰蛊幼虫的寒气一颤,便是将其彻底的拉入了冰之圣符之内。

    冰炎圣符之内原本都各自存在着一处小空间,只不过这种空间只能存在冰火能量,其余物体根本放不进去,那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全身包裹在寒气之,本身又是寒冰属性的物种,自然可以进入冰之圣符内。

    卓知道,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想要真正破茧成蝶,还需要一段不菲的时间,所以他必须要耐心等待才行。

    处理完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后,卓从怀取出一枚黑色的玉简,这玉简周围萦绕着一丝丝的黑色雾气,看去分外的诡异。

    这玉简乃是魔道子交给他的,里面记载着魔道子的以魔入道的秘法,以及一些他曾经修炼的心得和感悟。

    “小子!若是你能够彻底掌握以魔入道之法的话,那么你能开启佛魔眼的魔眼的一部分威能。”小黑提点道。

    “那佛魔眼的魔眼是否对我修炼这以魔入道有帮助?”卓忽然道。

    “那是自然,佛魔眼乃是真佛真魔所化,再经过斗战佛魔圣的无数年的炼化,对于佛魔功法有着极其强大的裨益。”小黑点头道。

    闻言,卓右手一点眉心,顿时一缕金黑之芒从他的眉心处掠出,随后化作了一颗金黑交替闪烁的眼睛。

    “魔眼!”

    卓轻喝一声,那佛魔眼金黑之芒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缕深沉到极致的漆黑,化作了一颗深邃的魔性之眼。

    一股股魔之气息从魔眼传递开来,蔓延在卓全身,使得卓全身下充斥着滔天魔气,仿若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卓默默感受着这股从魔眼之传来的魔气,体悟着这其所蕴含的魔道至理,随后便是翻开了面前的黑色玉简,查看其的内容。

    “亘古八荒,魔道而立;以魔入道,逍遥自在;万物刍狗,唯吾唯一;吾欲遮天,天必昏暗……”

    一道道玄奥的内容,从玉简之掠过卓的脑海之,这些内容都是那魔道子当初修炼以魔入道的经验和方法。

    而且这里面的内容极为霸道,魔道是以自我为道,是宁负天下也不负自己的强大自我之道,在真正的魔头心,所有人都是浮云,唯有自我才是唯一的道。

    真正的魔道,心唯有变强的执念,为追求大道可抛弃一切的执念。

    感受着这里面的魔道至理,卓眉头微蹙,看来这魔道是无情绝情之道,卓虽说有时候做事情很冷漠,也很狠辣,不过还不可能达到无情的境界。

    “小子!只要守住本心,无论是成魔还是成佛,都不过是强大力量的媒介而已。”小黑忽然提醒道。

    闻言,卓目光一怔,旋即露出清明之色,小黑所说的对,无论是成佛还是成魔,都不过是一种获取强大力量的途径而已,只要守住本心即可。

    想到这里,卓缓缓站起身来,眉心处的那只魔眼越加的深邃,一股股魔气越加的澎湃,几乎将卓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卓没有抗拒这股越来越强的魔气,而是双目微闭,默默感受着这股魔气为自己带来的改变,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魔气在钻入他体内的同时,在默默壮大着他的身躯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