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当剑慕御剑来到苦海空的瞬间,那漆黑无的苦海,竟是翻滚其滔天的巨浪,黑压压的浮现在万里高空之,一瞬间,整个荒芜古城都因为这么一个巨浪,而昏暗了下来。

    “好恐怖,单单苦海的巨浪,居然拥有这么恐怖的毁灭力量,那剑慕能够穿过这恐怖的巨浪嘛?”

    瞧着那遮天蔽日的黑色巨浪,卓脸色有些发白,全身发颤,这苦海的威力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他知道,若是他面对那滔天的黑色巨浪的话,必死无疑。

    “破!”

    一道雷霆般的声音,自巨浪空滚滚袭来,只见那剑慕目光森冷,右手剑指虚空一点,其背后虚空竟是寸寸崩裂,在那空间裂缝之,掠出一柄数百丈的巨剑。

    巨剑周围有着无数的剑气纵横,剑鸣声嘹亮高亢的嗡鸣而出,巨剑虚空一斩,随后那滔天的苦海海浪,竟是在那强大的剑斩攻击之下,分成两半,消失湮灭。

    而剑慕丝毫不停留,在无数粉碎的巨浪水滴之,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苦海远方。

    荒芜古城所有人都是抬头瞧着这震撼的一幕,皆是呆愣住了,太恐怖了,人人畏之如虎的苦海,在剑慕面前,犹如平常的大海一般,一剑斩出,巨浪湮灭,苦海根本无法阻挡住剑慕的脚步。

    “这便是高阶帝境强者的威能嘛?那一剑好恐怖,即使青帝在那一剑面前,也要陨落。”

    卓也目瞪口呆的盯着苦海的这一幕,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但更多的却是疑惑,因为这剑慕临走之前对他传音所说的话。

    “这剑慕绝对是个妖孽天才,看去也不过二十七岁左右,能达到高阶帝境的修为,而且此人很可能也是为剑修,战力远同阶武者要强很多。”

    小黑感慨的声音自卓脑海响起,连小黑都对这剑慕赞不绝口,看来这剑慕却是很了得啊。

    “不过小子,这剑慕怎么会认识你?对他来说,你不过是个蝼蚁般的存在,居然一眼认出了你,而且临走时的话也是有些莫名其妙啊。”小黑忽然问道。

    卓却是摇摇头,他心小黑还要疑惑,这种高阶帝境强者对现在的他来说,是需要仰望的存在,而且看样子,这剑慕绝对是来自九幽境的天才。

    只是卓从未去过九幽境,更不认识任何九幽境的武者,这剑慕认得他卓确实是让得卓有些匪夷所思。

    “等我有机会进入九幽境的话,自然会再次与剑慕相见,到时候一切谜底会解开了,现在想这些根本无用。”

    卓摇摇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而是趁着众人的目光都放在苦海方的时候,悄悄的离开而来这处摊位。

    虽说他所买下来的帝器是残缺的,但也不能排除有些人见他卓修为不强,想来个强取豪夺,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卓决定还是早早离开此地才好。

    卓的想法自然是好的,而且走的时候也极为谨慎,可惜的是,还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了。

    “小子!你被人盯了。”小黑淡淡的声音在他的脑海响起。

    “我知道,不过有几个人跟来?实力如何?”卓谨慎的问道。

    小黑嘿嘿一笑道“有四个人,有两人至尊境巅峰,有两人金尊境初期,对你来说,应该不会太困难吧?”

    卓耸耸肩,目光冷光闪烁,他都已经这般小心了,居然还有人打着强取豪夺的主意,那么不要怪他卓无情了。

    “先把他们引到较偏僻的角落,毕竟在人多的地方不方便抹杀掉。”小黑淡漠地道。

    卓点点头,默默的在前面走着,而且专门往一些较偏僻的巷口走去,而在卓身后数十米处,四道身影紧紧的跟在卓身后。

    “这小子是真的找死啊,居然专门朝着这些偏僻的角落走去,这不是逼我们出手夺宝嘛?”

    身后四人,其一名三角眼,阴沉着目光的男子,声音低沉地对着身边的其余三人道。

    “不要多话,给我盯牢了,若是被此子逃脱了的话,你也别想活了。”

    一名壮硕的汉子,冷冷的瞥了眼那三角眼的男子,冷哼一声,后者连忙低头不敢说话,眼前这壮硕的汉子乃是他们四人实力最强的两人之一,有着金尊境初期的实力。

    被壮硕汉子训了一句,三角眼男子低下头应了一声再也不敢说话,不过在他低下头的过程,他的那双三角眼散发着一丝怨毒的光芒。

    很快,四人便是来到了一处颇为昏暗的巷子口,朝前走拐了一个弯后,他们发现,卓的身影居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跟丢了?”

    为首的壮硕男子瞧着眼前昏暗巷口空空如也的时候,瞳孔微缩,随后双目浮现出一丝血丝,冷冷的凝视着身后的三角眼男子。

    “不关我的事,可能是那小子提前发现我们了,所以借机溜掉了吧?”三角眼男子连忙辩解道。

    壮硕男子缓步来到三角眼男子身前,随后一把将其提了起来,冷冷地道“方才若不是你多话的话,人会跟丢?我说过人若是跟丢了,拿你的命来抵。”

    一股杀意自壮硕男子目光散发出来,而那被提在其手的三角眼男子,全身颤抖,连连求饶道“饶我一命,我愿意戴罪立功,找出那小子。”

    “戴罪立功?真是可笑之极,现在人跟丢了,我们又不知道那人是谁,你如何去找那小子?”

    壮硕男子冷冷一笑,旋即右手元力猛地一吐,那三角眼男子目光露出恐惧之色,毫无反抗之力,整个人便是在这股恐怖的元力之下爆成一团血雾。

    嗖!

    在壮硕男子杀死三角眼男子的瞬间,一道破空声猛地掠来,一股恐怖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巷口。

    “嗯?”

    壮硕男子察觉到身后的破空声,一股不祥之感攀心头,随后右臂一甩,元力一吐,欲要挡住背后掠来的破空之声。

    噗嗤!

    一根断臂冲天,飚出一缕鲜血,随后那壮硕男子惨叫一声,捂着断掉的右臂连连后退,目光惊骇的盯着后方那道掠来的人影。

    只见一道挺拔如松的身影,手持一柄血枪缓步走来,一股股血气环绕在他的周身,使得此人身影若隐若现。

    “是你?”

    壮硕男子很快便是认出,这血气之若隐若现的不正是他们一直追踪的卓么?

    原本他们以为卓已经逃脱了,却是没想到隐藏起来想要杀他。

    另外两人缓缓的靠近那壮硕男子,瞧着卓的目光都有着一抹贪婪之色,他们可是知道,在卓的灵戒之有着残损的帝器,而且从卓购买残损帝器的豪爽表现来看,此子身的身家不菲。

    毫无疑问,卓在他们眼绝对是一只肥羊。

    那名壮硕男子止住断臂伤口的血液,目光死死盯着卓,冷冷道“你的胆子很大,不仅不逃,居然还敢反身回来杀我。区区至尊境期武者,居然能够斩去我一臂,你足以自傲,不过你所要付出的代价是生命。”

    说罢,壮硕男子脚掌一踏,恐怖的元力倾泻而出,整个地面更是剧烈震动一番,随后壮硕男子犹如子弹一般,朝着卓弹射而出,速度飙射到极点。

    眼前这区区至尊境的小鬼,居然断了他一臂,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所以此子必须死,而且还要死的很难看。

    “对啊!付出代价的是生命,可惜不是我而是你们。”

    卓淡漠一笑,一股股澎湃的太阳之火从他的体内涌出,随后庞大炽烈的太阳神炉悬浮在他的头顶方,那壮硕男子甚至还未反应过来,被太阳之火包裹了进去。

    “皇阶灵宝?此子到底是谁,身居然还有皇阶灵宝?”

    其余两人见到那被太阳之火包裹的壮硕男子,脸都是露出震撼之色,居然隐隐有些退意。

    若是普通的至尊境武者的话,他们自然是手到擒来,但眼前这卓身居然还有皇阶灵宝存在,而且这皇阶灵宝的品阶明显不低,他们知道想要从此子手夺得那长枪帝器是不太可能了。

    “我让你们二人走了么?”

    卓也注意到另外两人目光的退意,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随后卓眉心之处掠出一座数丈巨大的三足玉鼎,在玉鼎之响彻出一道道嘹亮的龙吟之声。

    嗷呜!

    一道道庞大的龙威自玉鼎之内掠出,足足有九九八十一道的龙威相互缠绕的出现,将那两名欲要逃窜的武者的去路拦住。

    这九九八十一道龙威经过至尊龙鼎长时间的孕养,威力以前要恐怖许多,恐怕即使是金尊境都很难突破这龙威的包围圈。

    “杀!”

    卓森冷的命令一声,那九九八十一道龙威纷纷仰天一吼,齐齐朝着里面的两名武者攻击而去。

    只听两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两名武者瞬间便被九九八十一道龙威吞噬,不一会儿,惨叫声停止,八十一道龙威纷纷归入玉鼎之,而那两名武者已经是尸骨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