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

    太阳之火逐渐敛去,那壮硕男子的尸体也在方才那火焰之化作了灰烬。

    卓面无表情,脚掌一踏,犹如鬼魅般消失在了此地,一路马不停蹄,卓直接回到了炎帝等人预订的客栈之。

    客栈,炎帝等人都不在,应该都出去了,毕竟荒芜古城极为广袤,里面更是琳琅满目,强者如云,而他们又都是第一次来荒芜古城,自然是要去见识见识。

    而且卓猜想,莫凌天等人必然会去他方才所去的那条街道,毕竟那里有着许多强者摆摊,说不定能够在里面淘到一些宝贝也说不定。

    而卓是个最好的例子,他所淘到的残损的帝器内,竟然蕴含可怖的魔纹,这魔纹极为强大,恐怕对他修炼那以魔入道的秘法有着难掩的好处。

    回到自己的房间,卓也发现住在他隔壁的紫阳天尊五人也已经没影了,恐怕也是耐不住寂寞出去了。

    不过,卓也没任何的责怪之色,虽然紫阳天尊五人的灵魂印记被他所掌握,成为了他的奴仆,不过卓并没有因此限制他们的自由。

    他们五人能够修炼到天尊,其天赋之强不容置疑,而且小黑所重塑的肉身的资质也不错,卓相信他们五人的修为必然能够再进一步。

    所以对于五人,卓都是放任自由的,若是处处限制他们五人的话,对于他们自身的心境和修为都会有所影响。

    回到房间,卓从灵戒取出一块蒲团,随后便是施施然坐在了面,开始默默调息,待到自身气息彻底的平稳下来后,卓才将那残损的帝器取出来。

    “方才在摊位之,这长枪枪身的花纹竟然在我的脑海幻化成一道恐怖的魔纹,从而引起了佛魔眼的异状,不知道现在是否还能再来一次。”卓目光闪烁的低语道。

    小黑懒洋洋的站在卓肩,淡淡地道“你试试不知道了。”

    点点头,卓右手手指一点眉心,顿时那隐匿在他识海的佛魔眼从他的眉心显现而出,此刻佛魔眼竟然在强烈的颤动起来。

    原本佛魔眼是左边金色右边黑色的,此刻竟然隐隐被那股漆黑之色所笼罩,竟然化作了黑无的魔眼,一股股恐怖的魔之气息从魔眼之暴涌而出。

    在魔眼显现的瞬间,卓手的那长枪帝器表面的花纹,顿时被一股漆黑所染,原本那模糊不清的花纹越来越清晰,最终这花纹化作了一道魔纹。

    轰!

    一股恐怖的魔之气息从这魔纹之透露出来,随后这股恐怖的魔气,竟然化作一道黑色的光柱,从卓的房间之冲天而起,欲要冲破卓的房间。

    “不好!不能让这股魔性光柱出去,不然卓这里必然会吸引无数的强者前来,到时候卓这小子完蛋了。”

    小黑脸色大变,脚掌一踏,小爪子一挥,顿时墨黑色的能量从小黑手爪之涌出,在整个房间之化作一道黑色的结界。

    轰!

    魔之光柱冲天而起,顿时轰在了房间内的结界之,两者相撞,便是传出剧烈的震动,小黑所布置的结界隐隐颤动,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崩裂一般。

    “该死!给本龙爷挡住。”

    小黑目光森冷,小爪子又是一挥,一缕缕墨黑色的能量再次涌出,房间内的结界变得更加的厚实,总算是将那不安分的黑色光柱挡住。

    “好强大的魔纹,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这魔纹面所残留的力量居然还这般的恐怖,这长枪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黑有些震撼的凝视着卓手的长枪,眼珠子内充满了凝重之色。

    卓也是轻吁一口气,想起方才那魔之光柱真的冲出房间的话,卓都不敢想到底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这里可是荒芜古城,强者如云,天尊强者更是数不胜数,连帝境强者也不是那般的罕见,若是他将动静弄得很大的话,无疑是找死,即使卓身底牌众多,再加五大天尊,那也要完蛋。

    一阵后怕,卓这才开始端详起手的长枪帝器,此刻魔眼魔气滚滚,那一股股的魔气将整个长枪帝器笼罩进去,仿佛在寻找什么。

    “小子!这长枪帝器之居然蕴含魔纹,恐怕是一柄极为恐怖的魔兵,拥有魔纹的魔兵威力远一般的帝器要强大许多,持有这柄魔兵的绝对是极其强大的魔帝。”小黑凝重地道。

    “魔帝?魔兵?”

    卓瞳孔微缩的低声喃喃,所谓的魔帝其实是修炼魔道的武者成帝境的称号,一般来说修炼魔道的武者,实力远一般的武者要强大许多。

    如魔道子,修炼冰冷魔道,仅仅只是天尊境初期,但却拥有天尊巅峰的实力,其战力极为恐怖。

    而修炼魔道的武者,一旦晋级帝权之境,那么能成震古烁今魔帝,而且能够成魔帝的武者,基本都是同阶无敌的存在,战力滔天恐怖。

    不过世自然是没有天掉馅饼的好事,修魔者获得远同阶武者强大许多的力量,但同时其晋级的难度也是普通武者难好几倍。

    所以,修魔者晋级成魔帝的数量很少很少,一旦晋级为魔帝的话,那么其实力将会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足以让人闻风丧胆。

    在东土,卓虽然听说过魔帝的传说,但却从未有听说过有魔帝成圣人的,因为修魔者太逆天了,是逆天而为,魔帝到魔圣的难度一般武者成圣人还要难数十倍,而且劫难重重。

    正是有着这么多的限制,所以在天铠大陆修魔者的数量是很少很少的,那魔道子也不算完全的修魔者,只不过是自己摸索了一点以魔入道的秘法,顶多算半个修魔者。

    据说每一任魔帝出世,都是震古烁今,乱战天下,而魔帝所使用的帝器也会被天地赋予魔纹,所以魔帝所持有的魔兵远一般帝器要恐怖太多。

    “难道魔眼能够修复这魔兵?”瞧着那被滚滚魔气笼罩的魔兵,卓目光露出希冀之色。

    “做梦吧!这魔兵都已经损坏成这样了,算是魔帝再世,也不可能修复完全。”小黑冷冷地道。

    卓眉头微蹙,道“那这魔眼在干嘛?”

    小黑目光凝重,来到魔眼方,仔细端详了一番,惊异地道“恐怕这魔眼是打算提取这魔兵之的魔纹,这魔纹乃是魔帝生前感悟天地,从而凝聚而成的强大印记,里面蕴含着极为恐怖的魔气,对这魔眼有着不小的好处。”

    “提取魔纹?”卓一怔,目光却是直直的盯着魔眼的动作。

    嗡!

    一道嗡鸣声响彻而起,这道嗡鸣之声从魔气之那魔兵内传出,声音之蕴含着浓郁的悲哀之色。

    魔兵,本应该是在无尽的杀戮体现自身的价值,但无数的岁月之,他失去了主人,失去了锐气,在尘封的时光之,沉沦堕落,直到今日,重新被魔气所唤醒。

    “将魔纹交给我,我帮你再战天下。”

    卓目光闪烁,忽然对着那魔气滚滚的魔兵喃喃说道,同时意念催动魔眼释放出越来越强盛的魔气。

    “呜呜呜……”

    悲鸣声越来越嘹亮,魔兵开始犹豫,魔纹乃是它的生命,更是它的核心,它能信得过眼前的人类嘛?

    “你……懂魔嘛?”悲哀的声音,缓缓自魔兵之响起。

    “你觉得我不懂魔嘛?”

    卓喃喃自语,旋即一股股血气将卓包裹,随后卓化作了血发血眸,一股股魔气从卓的体内涌出,仿佛在这一刻,卓化作了杀戮不止的大魔头。

    “前世修佛三生缘,今生求魔三千年。魔血抛洒燃青天,负尽天下不负吾。”

    淡淡的声音从卓的嘴,而那柄魔兵闻言,忽然沉默了,随后发出一道悲切的嗡鸣之声,随后一道魔纹从滚滚魔气之掠出,印在了卓的右脸颊之。

    “你……拥有一颗真正求魔之心,而且你还拥有一颗魔眼,或许你真的能够带领这块魔纹再战天下,让它重燃前世的魔威。”

    幽幽的声音传来,随后那滚滚魔气缓缓散去,锈迹斑斑的魔兵,在失去了魔纹之后,居然寸寸崩溃,化作了齑粉。

    “魔纹?”

    抚摸着右脸颊的黑色魔纹,卓目光闪烁,他没想到魔兵最终真的将那魔纹交给了他,更想不到的是,这魔纹居然直接印入了他的右脸颊之。

    “好浓郁的魔气,这魔纹之居然蕴含着这么恐怖的魔气……”

    卓只觉得右脸颊传来一股股炽热之色,随后便是一股股的恐怖魔气钻入卓的识海之,使得卓的瞳孔不由自主的化作了漆黑之色。

    “小子!控制魔眼吸收这股魔气。”

    小黑急切的声音传来,而卓也是回过神来,连忙意念一动,那颗悬浮在卓面前的魔眼化作一道黑芒,钻入了卓的眉心深处。

    与此同时,原本扩散进入卓识海的魔气,也纷纷被魔眼吸收过去。

    一瞬间,卓的压力也变得小许多,这魔眼确实强大,居然可以承载那般多的魔气。

    “或许可以借助多余的魔气,修炼入魔之道。”

    目光闪烁,卓在魔眼吸收魔气的同时,自己也是吸收这股魔气,顺着经脉开始默默修炼入魔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