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呲!

    犹如烧焦般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股股漆黑的魔气,从卓的右脸颊的魔纹之涌出,其大部分魔气都被魔眼所吸收,而少部分是被卓吸入体内修炼入魔之道。

    此刻,卓早已化作入魔状态,血发血眸,一股股血魔之气涌出,使得整个房间都充斥在滔天的魔威之。

    入魔之道共分五重,卓在天峰魔宫的时候,便已经踏入一重魔道,初步掌握入魔之道,发挥出的战力恐怖之极。

    此次借助魔纹,卓打算冲击二重魔道,他知道一旦掌握二重魔道,他的实力之前要恐怖太多,而且在入魔状态,他可以借助血魔一部分的力量,而且这部分的力量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二重魔道的卓,其实可以媲美天尊境强者了,不过陷入入魔状态的副作用也是极为明显,那是脑海时不时会浮现出无数的杀戮欲念,这股杀戮欲念很恐怖和强大。

    而且卓发现,若是他将修炼到五重魔道的话,或许能够彻底将血魔的力量控制住。

    “卓!你这混蛋,你居然修炼魔道是想要彻底恐怖本魔嘛?”

    此刻,卓从灵戒之取出丈许大的青铜棺椁,将其打开三分之一,通过入魔状态,开始吸收血魔的力量,而血魔愤怒的声音传来。

    卓掌握血继之印,所以血魔根本无法奈何卓,再加被困在封魔青棺的原因,血魔根本是难有作为,此刻也只能在口头骂骂。

    卓丝毫不理会血魔的喝骂,只是默默的借助血魔的力量以及魔纹之的魔气,开始冲击二重魔道。

    血魔也是发现,此刻卓所修炼的魔道秘法颇为恐怖,而且他也发觉卓右脸颊的那块魔纹,那双血瞳之满是忌惮之色,同时他也发现卓识海好似有着一颗强大的魔眼。

    这才没过去多久,此子怎么忽然得到了这么多魔道至宝,这魔纹威能滔天,还有那恐怖的魔眼,再加其修炼的魔道秘法,这些都是极为罕见的东西啊,居然全部被这小子得到了。

    “小子!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曾经你不是说过,等你晋级到帝权境之后,会放本魔自由的嘛?现在你要出尔反尔,想要炼化本魔的力量?”血魔继续叫嚣道。

    缓缓睁开双目,卓冷笑道“血魔,到底是谁出尔反尔?当初与青帝大战的时候,你在我重伤之时,乘虚而入,欲要夺舍于我,既然你不仁,那也不别怪我不义。”

    当初青帝大战的之后,卓知道若是他身没有血继之印的话,这血魔真的有可能从封魔青棺内脱离出来,到时候这血魔第一时间很可能会对付他卓。

    “混蛋!当初本魔是真心实意要帮你的,那青帝不过是二重帝境的蝼蚁罢了,你若是放我出去,一招能将其给杀了,而你却是不识好人心,既然利用血继之印强行借助本魔的力量,结果不是害人害己嘛?”

    血魔有些愤愤不平地道,声音之充斥着不平,仿佛当初都是卓的错。

    卓冷笑一声,并没有理会抗议的血魔,而是默默的修炼,这血魔毕竟是远古大魔头,狡诈狠辣,无所不用其极,卓懒得相信这家伙。

    血魔叫嚣了一番,眼见卓根本没理会他,也是偃旗息鼓,沉默了下来。

    时间缓缓的过去,原本烈日当头的天空,此刻已是逐渐昏暗下来,犹如一只大手忽然遮住天际一般。

    轰!

    闷雷般的响声,从卓房间之响起,随后卓缓缓起身,此刻他的全身都笼罩在浓郁的血气之,飘逸的血发竟是悬垂到了腰部,配那双血眸看去极为的妖异。

    “二重魔道!”嘴角扬,卓低声喃喃地道。

    经过半日的修炼,他卓也终于是将入魔之道修炼到第二重了,卓修为虽然依旧是至尊境期,不过他相信,若是展开入魔二重的力量的话,足以秒杀金尊境,实力媲美天尊强者。

    缓缓的收敛身的血气,卓的血发血眸重新化作了黑发黑眸,同时他也收起了封魔青棺。

    还有卓右脸颊的魔纹,也不再涌出魔气了,仿佛在魔眼的控制下,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虽说这块魔纹被魔兵赐予他,不过魔纹力量太玄奥了,卓根本无法利用,或许这魔纹唯有等他成帝的时候才会彻底的理解透,从而才能彻底掌握其的强大力量吧。

    咚咚咚!

    平缓的敲门声忽然响起,随后便是传来紫阳天尊的声音“主人!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炎帝陛下他们都已经在下面等着了,您是否要下去用膳。”

    卓应了一声,便是起身开门,随着紫阳天尊走下客栈楼梯,这客栈虽然不大,但还算雅致,一楼摆满酒桌,紫阳天尊带着卓来到一处颇大的圆桌面前。

    圆桌内,炎帝、莫凌天、悬星等人全部都已经落座了,而卓的其他天尊奴仆也在酒桌之,酒桌摆满了丰厚的菜肴,飘散而出的香味,倒是让得卓有些食指大动。

    “卓!一起用餐吧。”莫凌天拍了拍身边的空座位对着卓笑道。

    卓点点头,回以一笑,施施然坐在了莫凌天的身边,随后众人也都是开始用餐。

    酒桌之,众人都是高谈阔论,内容基本都是今日在荒芜古城内的所见所闻,所以酒桌的气氛倒是颇为融洽,而卓则是微笑的听着众人的谈话。

    卓发现,炎玄皇朝的天才,倒并没有青玄皇朝那些天才那般的针锋相对,即使是那醉清风,虽然对卓颇为不爽,但也没有故意给卓摆脸色看。

    或许是因为卓展现的实力和势力,总之这醉清风倒并没有卓想象的那么心胸狭隘。

    “卓兄!不知今日你在荒芜古城有没有什么收获?”莫凌天忽然对着卓问道。

    与此同时,酒桌其他人也都是目光汇聚在卓身,在五个名额之,卓的修为与莫凌天相当,皆是至尊境,而且年纪也是五人之最轻的。

    可以说,此次参加外院考核的话,卓是有很大几率进入嘉神学院的,所以炎帝等人倒是对卓颇为重视。

    卓一怔,旋即摊摊手道“今日倒是有去那南方的交易区,不过却并没有淘到什么好东西。”

    关于残损帝器的事情,卓可不会大嘴巴的说出去,毕竟这东西也能引起不少强者的觊觎,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众人闻言,都是点点头,并没有细问,毕竟这乃是人家的,一味追问的话,是一种极其失礼的行为。

    轰轰轰!

    在众人其乐融融的在酒桌一边饮酒夹菜一边高谈阔论的时候,一道道恐怖的震动,在整个荒芜古城弥漫扩散开来,而客栈的地面更是剧烈的震动,酒桌纷纷倾倒。

    “怎么回事?”莫凌天目光骇然地道。

    “走!我们出去看看。”

    炎帝神色凝重,当先迈出客栈,走出客栈之外的空地之,而莫凌天等人也都是跟在其后面。

    不仅仅炎帝一行人,荒芜古城所有的武者,都是各自从自己的住处走出,一脸茫然,都不知道为何整个荒芜古城会响起那般恐怖的震动。

    空地之,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流,这些人个个抬头望天,目光满是震撼之色,仿佛看见了极为恐怖的事情。

    卓也是跟着抬头,旋即便是见到了一幕极为恐怖的场景。

    只见那悬浮在万里高空的苦海,此刻居然肆虐翻滚起来,在那黑黝黝的黑色海水表面,无数巨浪海啸,仿佛一条条恐怖的黑龙一般,翻滚冲天,随后朝着荒芜古城碾压下来。

    在那巨浪之,是一道道漆黑无的飓风,那恐怖的飓风仿佛通天彻地的通天柱,席卷无数的苦海海水,朝着天际掠去,而天际的浓郁乌云在这飓风作用下,滚滚旋转起来,形成恐怖的黑色漩涡,吞天蔽日。

    轰隆隆!

    一道道苦海海啸涌出,轰在了荒芜古城的光罩之,使得荒芜古城剧烈颤动,好在这荒芜古城的禁制极为强大,在这等犹如天威般的海啸面前,居然硬生生的撑住了。

    “好恐怖的海啸!”

    站在卓身边的莫凌天,仰头凝视着那肆虐的苦海,嘴巴微张,脸色微白的低声喃喃道。

    卓赞同的点点头,这海啸太恐怖了,卓毫不怀疑,若是他置身于这海啸之的话,九死一生,若是这海啸涌入荒芜古城的话,大多数武者都难以幸免。

    “不过这荒芜古城背后的势力不简单啊,居然能够布置出这么强大的禁制。”

    卓知道,苦海固然强大,但这荒芜古城背后的势力同样无恐怖,能够阻挡住这般恐怖海啸的禁制,可不是那么容易布置的,而且这禁制的范围还这么广,不知道布置这个禁制要花费多少的物力人力。

    同时,卓也想起了那御剑渡苦海的剑慕,后者的强大早已深入卓内心,在这么恐怖的苦海面前,居然能够若无其事的飞掠,那剑慕确实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