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铠魂?”

    卓心震撼,关于这不死铠魂,卓以前有所听闻,据说这等铠魂无形无质,即使修为晋级到四尊境,其铠魂也不会具象化。 .

    不过这等铠魂的威力却是所有铠魂之数一数二的,只要武者不死,这不死铠魂并会绽放出强大的恢复力,使得武者身的伤势在短时间内痊愈。

    可以说,拥有不死铠魂的武者,犹如打不死的小强,无论你攻击多强,只要不是将其一招给湮灭掉,那么这武者是不死的。

    据说,随着武者等级的提升,不死铠魂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变态,如断臂重生,甚至修炼到极致的话,只要有一滴血的存在,即使肉身元婴被灭,那么靠着这滴血,也能够重新复活过来,只不过复活的时间会变得很长久。

    所以,天铠大陆历史,拥有不死铠魂的武者,大多都会将自身的精血分成好多份,隐藏在极为隐秘的地方,若是不幸身亡的话,靠着不死铠魂的神,此人完全不死的。

    在某种意义来说,不死铠魂九品龙魂还要珍贵稀罕,而且也是一种很让许多强者忌惮的一种变态铠魂。

    卓没想到的是,这来自极西之地的迦南,居然身具不死铠魂,怪不得其出身背景那般的低微,却能够在如此年纪轻轻修炼到玄尊境期,此子的天赋不可小觑啊。

    随后,卓的目光放在了迦南身边的迦莎身,这迦莎的天赋貌似迦南还要强大,只不过此女并无任何实战经验,方才迦南战斗的时候,只是惊慌失措的呆愣在一边。

    卓隐隐感觉,这两兄妹的不凡之处,或者这两人以后的成会很大,特别是迦南,若是其不途陨落的话,成长起来绝对是个妖孽的存在。

    “你胆子很大,居然敢动我们摇光圣朝的人,今日本皇子要你死。”

    一道闷雷般的声音滚滚袭来,随后两道身影猛地从甲板另一处掠来,这两人其一人便是方才那逃窜的青年,另一人卓也不陌生,居然是那摇光圣朝的三皇子元圣。

    “居然是摇光圣朝的三皇子元圣,这小子刚才所打的竟然是摇光圣朝的人,简直是找死啊。”

    哗然声在周围响起,元圣这么一吼,自然也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这才知道,春慧三人居然是摇光圣朝的人。

    摇光圣朝的名头不少人可都是听说过,故而不少人瞧着卓三人的目光,都是带着一丝怜悯之色。

    “皇子殿下,这个小畜生居然欺负我,你要替我做主啊!而且方才他还放出狂言,说我们摇光圣朝算什么,完全一副不将我们圣朝放在眼里的样子,实在可恨之极。”

    元圣一到来,春慧连忙拉住元圣的右臂,连连撒娇,言语之皆是针对卓的意思。

    嗖嗖嗖!

    在元圣到来没多久,又是有三道身影掠来,这三道身影皆是年过半百的年男子,身的气息极为浩大,居然全部都是天尊武者。

    此刻,这三人单膝跪在地,恭敬地道“尊敬的三皇子殿下,此人目无人,蔑视摇光圣朝威严,是否让我们好好教训此子一番。”

    元圣摆摆手,下巴高抬,俯视着卓,狂傲地道“区区至尊境期的蝼蚁,还不需要你们三人动手。”

    说着,元圣缓缓走向卓,淡漠地道“天涯帆船内不允许杀人,所以你在这里遇到本皇子是你的运气。我不杀你,只断你一臂,以后让你好好长长记性,有些人根本不是你能够惹的。”

    “明明是你身后的贱女人先惹卓大哥的,卓大哥不过是正当防卫,你怎么能够颠倒黑白,还要断掉卓大哥一臂,你们摇光圣朝是不是太卑劣了点。”迦南面色涨红,不由得怒喝出声道。

    “哪里来的小畜生,居然敢在本皇子面前大言不惭,我看你是找死。”

    元圣目光一寒,右手虚空一压,恐怖的元力凝聚出一张巨大的手掌,朝着迦南碾压而去。

    此刻,迦南的伤势还未痊愈,而且元圣乃是金尊境初期的修为,他高了两个境界,实力相差太悬殊,这一击迦南根本难以反抗。

    轰!

    一股恐怖的太阳之火从卓体内涌出,化作一条巨大的火蟒,瞬间将那高空的元力手掌缠住,一搅,那元力手掌便是完全湮灭。

    “不愧是摇光圣朝的三皇子,连以强欺弱的事情也做得这般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卓淡淡的开口,却是让得元圣脸色微沉,冷哼道“伶牙俐齿,等我收拾了你后,你们三人都要得到相应的惩罚。”

    说着,元圣脚掌一踏,金尊境初期的气息暴涌而出,仿若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浩瀚的元力海洋般。

    同时,元圣右手屈指一弹,其掌心顿时出现了一柄金光灿灿的权杖,在权杖的顶部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

    这柄权杖的气息很澎湃,有着一股皇威之气,很显然这权杖是皇阶灵宝,其气息极为浩荡。

    元圣笼罩在万丈金芒之,仿若受万人敬仰的帝皇一般,让不少人心都升起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

    “因为我的仁慈,所以我只选择断你一臂;当然,若是你主动跪下来,自断一臂的话,本皇子愿意赦免你方才的罪过。”金芒,元圣俯瞰着卓,声音变得威严浩荡。

    周围不少人瞧着那笼罩在金芒的元圣,目光都露出一丝惊异之色,显然,这元圣手的权杖绝不是一般的皇阶灵宝,其所散发出的威能极为浩荡恐怖,再加元圣金尊境的修为,恐怕一般的金尊境武者都不一定是此刻元圣的对手。

    “拥有皇阶灵宝很了不起吗?”

    卓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笑意,脚掌一跺,无穷无尽的太阳之火掠出,随后一轮炽烈的骄阳从他的背后冉冉升起。

    仔细看去,那根本不是骄阳,而是笼罩在太阳之火的一尊火炉,这火炉表面刻印着太阳符,其威势竟是安全不弱于元圣手的权杖。

    “嗯?你这个蝼蚁居然也有皇阶灵宝?”元圣目光一凝,颇有些惊异,不过依旧有些轻蔑地道“不过蝼蚁终究是蝼蚁,区区至尊境期,妄图靠着皇阶灵宝想抵抗本皇子么?”

    “很快,我会让你知道,你的这些凭借都不过是虚妄,因为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你的这些凭借都是徒劳。”

    卓目光虚眯,淡淡地道“说完了吗?我到现在还没看到你发挥出任何的强大实力,倒是瞧出了你的嘴皮子确实是举世无双。”

    元圣面色微僵,冷哼道“你会为你现在这句话而后悔的,我决定断你双臂,让你好好忏悔。”

    说着,右手印诀一捏,低喝道“金龙咒,出,给我毁灭吧!”

    顿时,一道龙啸响起,随后元圣周身的万丈金芒化作了庞大的金龙,猛地俯冲下来,对着卓掠来,欲要将卓给撕成碎片。

    “三阳!”

    卓不甘示弱,无尽大太阳之火涌出,在他的头顶方,凝聚出三颗耀耀生辉的骄阳,三颗骄阳升起,随后堕落,朝着那金龙轰去。

    轰隆!

    金龙与骄阳撞击在一起,随后响起剧烈的爆炸,炽烈的骄阳之光与金龙的金芒相互交映,使得甲板周围不少武者都是虚眯其双目。

    嗖!

    在金龙和骄阳僵持的瞬间,一道身影瞬间掠出,穿过那处爆炸圈,瞬间朝着元圣掠去,正是手持血枪的卓。

    “找死!”

    元圣目光一寒,手权杖一挥,炽烈的金芒涌出,化作了万道金雨,将卓所有的方位都给笼罩进去。

    “修罗血之枪势!”

    身处半空,卓腰身一扭,整个人犹如螺旋一般旋转起来,其周围的虚空裂开,涌出一股股的血海,化作了血色漩涡,包裹在卓的周身。

    砰砰砰!

    金雨洒落,轰在卓周身的血色漩涡之,响起一道道轻微的淅沥之声,而卓则是畅通无阻的穿过金雨范围,直接朝着元圣掠去。

    元圣目光一凝,露出一丝凝重之色,右手再次一捏诀,无数金芒再变,竟是化作了滔天的金色飓风,对着卓席卷而去。

    卓嘴角一弯,背后忽然衍生出三对雷翼,随后雷翼一展,速度在这一瞬间飙到了极致,竟然硬生生的绕过了金色飓风,以一种诡异的弧度避开金色飓风的轨迹范围,瞬间抵达元圣身前。

    此刻,元圣终于是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卓区区至尊境期,居然手段如此众多。

    嗖!

    血枪犹如穿梭虚空,瞬间掠来,枪尖绽放出一抹妖异的血红,元圣权杖一驻地,在权杖之涌出一道金芒,在其身前化作一堵厚实的金色壁垒。

    叮!

    血枪抵在金色壁垒之前,响起金铁交鸣的声音,随后便是犹如时间静止一般停在了金色壁垒面前。

    “看来是本皇子小看你了,不过你这种手段也想攻击本皇子,真是不自量力。”瞧着那被挡在金色壁垒之外的卓,元圣嘴角满是嘲弄的笑意。

    “你真以为我这点手段嘛?”

    卓却是笑了,一瞬间,竟是衍生出四头八臂,血枪的力量也是暴涨了数倍,只听卡擦一声,那金色壁垒表面开始出现了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