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试试!”

    忽然,站在莫凌天身后的悬星,玉足一点地面,全身笼罩在星芒之,迅速朝着第二个铁人洞而去。   .    ..

    “悬星乃是至尊境初期,不知道能否闯过第二个铁人洞?”缺土和醉清风颇有些担忧地低语道。

    “二位尽管放心,悬星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她的修为只有至尊境初期,但若论战力的话,依靠万星殿的万星法典的话,倒是完全可以媲美至尊境期的武者了。”莫凌天嘴角微扬,淡笑道。

    “希望如此吧!”醉清风和缺土目光闪烁,点点头道。

    不远处的卓,目光也是放在悬星身,他总觉得这悬星所修炼的功法与幕秦郡玉女星苑的落星颇为想象。

    难道炎玄皇朝的万星殿与青玄皇朝幕秦郡的玉女星苑有些关系不成?

    嗖!

    瞬间,悬星便是落在那铁人面前,一只玉手探出,爆涌出恐怖的星光,朝着那铁人轰去。

    咯吱!

    铁人面无表情,右手猛的一挥,那握在其掌心的巨大斧头,势如破竹的轰出,重重的砸在悬星那探出的星光之前。

    咔嚓!

    依旧只用了一击,悬星的攻击居然直接被铁人击碎,而巨斧则是余势不减。继续朝着悬星掠去,欲要将悬星彻底的撕裂。

    那巨斧足足有悬星那么粗大,若是被这么巨大的斧头砸的话,悬星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场不少人都是开始摇头叹息,暗道这披星戴月的美人,恐怕要在他们面前香消玉殒了,但更多的是惊骇,因为这铁人的实力远超他们想象。

    悬星好歹也是至尊境初期的武者,但其攻击居然在铁人面前,毫无用处,一招被破,这铁人的实力恐怕能够媲美至尊境巅峰了,而且这铁人皮糙肉厚,金尊境武者恐怕都难以将其轰破吧?

    “星陨!”

    瞧着那掠来的巨斧,悬星脸色微白,贝齿一咬,玉手一挥,顿时从她体内涌出无穷无尽的星芒,随后这些星芒犹如流星坠落,在悬星身前形成一道恐怖庞大的流星雨。

    轰!

    巨大斧头掠来,重重轰在那庞大的流星雨幕之前,势如破竹的巨斧,此刻竟然如入泥沼,彻底的凝滞在了那流星雨幕面前。

    “星爆!”

    黄莺般的清脆声音再次响起,随后那庞大的流星雨幕,居然全部爆炸,恐怖的爆炸力量弥漫在整个洞穴入口。

    蹬蹬蹬!

    铁人竟是在这股恐怖爆炸威力下,居然退后三步,而悬星吐出一口鲜血,看准了这个时机,玉足一踏,化作一道星芒,朝着铁人露出的破绽之处掠去,想要趁此钻入洞穴之内。

    轰轰!

    铁人大吼一声,粗壮的右臂猛的一甩,那庞大的巨斧猛的掠出,众人这才发现,这至尊境铁人的巨斧居然还另有乾坤,在那斧柄之处居然缀着长长的铁链。

    巨斧掠去,瞬间抵达悬星背后,众人都为那悬星捏了一把汗,这铁人还真的是不好对付,居然还留着这一招,悬星若是被砸的话,真的要完蛋。

    “星云!”

    悬星娇喝一声,周围的无数星芒环绕着她不断旋转,竟是化作了数丈宽敞的星云,守护着星云之悬星。

    咔嚓!

    星云仅仅只是支撑片刻,居然碎裂了,不过悬星倒是挺聪明的,在那瞬间立刻退后。

    虽然悬星反应及时,不过巨斧划破空气所形成的劲气,逸散开来,轰在悬星胸口,使得后者大吐一口鲜血,立马消失在了洞穴入口。

    “闯进去了?”

    瞧着那消失在洞口的悬星,空地不少武者都露出惊诧之色,方才那铁人所表现出的实力太恐怖了,犹如一座巨山一般压着不少人喘不过去。

    悬星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被这铁人弄得这般的狼狈,甚至最后差点要被铁人斩杀,若不是那悬星警惕性高的话,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悬浮在半空的四名老者点点头,但也仅此而已,悬星实力虽然不错,不过还没让他们惊艳的地步,毕竟身为至尊境武者,闯至尊境铁人都这般勉强,确实不算是多么光荣的事情。

    “悬星闯进去了。”

    醉清风和缺土相视一眼,皆是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意,而莫凌天则是点点头。

    有着悬星的带头,空地不少的武者都是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基本都是开始朝着铁人洞掠去,不过这些掠出的武者,基本都是玄尊境和至尊境居多。

    不过,让得不少人震撼的是,这些掠出闯铁人洞的武者,大多数都是铩羽而归,特别是那些玄尊境初期和至尊境初期的武者,要么是被铁人斩杀,要么是逃命手段不错,临时逃了回来,捡回了一条性命,不过却是被无情淘汰掉。

    能够顺利闯过铁人洞的,大多数都是玄尊后期以及至尊后期的武者,不过这种等级的武者,在各自的队伍之较稀少的,那些修为在初期和期的,大多数都是失败而归。

    “卓大哥!我和妹妹想要先去试试。”站在卓身后的迦南忽然对着卓说道。

    卓一怔,旋即凝重地道“铁人洞的凶险,你也看见了,若是一着不慎的话,很可能连命都丢了,你们确定能够闯过去吗?”

    迦南和迦莎年纪不大,修为也才玄尊境期,所以卓倒是颇为担忧,毕竟铁人洞的铁人冷酷无情,若是实力不够,直接杀之,丝毫没有留情。

    “我觉得我没问题,不过我觉得妹妹她……”

    说着,迦南有些担忧的瞧着身边的迦莎,说实话,迦莎的天赋他高不少,不过由于迦莎天生怯懦,虽然修为不低,但实战经验却少得可怜,所以迦南很担心迦莎会怯场。

    到时候,铁人可不会留情,迦莎会变得很危险。

    “你是担心你妹妹的安危吧?”卓目光闪烁,轻声道。

    迦南点点头,道“所以我不希望迦莎参加此次的铁人洞测试,实在太危险了。”

    “不!哥哥,我要和你一起进入家族内,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复兴家族的吗?”迦莎忽然说道,其稚嫩的面庞满是倔强之色。

    迦南却是摇头,道“迦莎!你没看到方才那一幕幕吗?铁人洞有多危险,你也见识到了,到时候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回去我怎么和父亲他们交代啊?”

    迦莎摇摇头,一双秋眸却是开始浮现出一丝丝雾气,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见到迦莎这幅模样,迦南满是苦恼之色,他现在实在是有些进退两难。

    卓淡淡一笑,拍了拍迦南的肩膀道“既然迦莎决定了,那让她去做吧,至于迦莎的安危,你大可放心。”

    说着,卓手右手一凝,一柄小型的血色枪影出现在他的掌心,随后落在了迦莎的眉心之处,形成一条红线。

    这缕红线乃是卓的修罗血之枪势所凝结而成了,其有着修罗血之枪势的全部威能,不过只能使用一次,有着这股枪势护体,那玄尊境铁人绝对伤不了迦莎。

    瞧着迦莎眉心处的那缕血线,迦南也隐隐能够感觉其不凡,再加在无涯帆船之,卓所表现出的强势实力,迦南并不怀疑卓糊弄他。

    “卓大哥!此次多谢了。”迦南目露感激之色。

    卓摆摆手,而是转移话题道“你们二人打算谁先去闯?”

    “先让迦莎吧!我想看着她,不然的话,我心里总会感到不安。”迦南轻声道。

    迦莎点点头,眸子露出一丝坚毅之色,等到一名玄尊武者从玄尊境铁人洞倒飞而出的时候,迦莎便是朝着铁人洞掠去。

    嗖!

    迦莎瞬间便是来到铁人面前,粉拳紧攒,俏脸微微发白,显然有些恐惧眼前这巨大的铁人。

    玄尊境铁人与至尊境铁人大致相同,不过其手所拿的武器不是巨斧,而是一柄开刃的大刀,那柄大刀甚至迦莎还要巨大许多,散发着森冷的寒芒。

    “迦莎!加油!”

    空地,迦南这小子离开大吼出声,为迦莎呐喊助威,惹得周围不少人投来鄙夷的目光。

    轰!

    铁人森冷的目光凝聚在迦莎身,其手的巨大刀刃,猛的劈砍下来,其所过之处竟是响起极为恐怖的飓风,那是刀刃切割空气的呼呼风声,这是速度达到极致才会造成的结果。

    迦莎俏脸越发的苍白,不过倒也没有退缩,玉手一挥,一缕幽蓝光芒从其眉心掠出,一来使出了铠魂具象化。

    迦莎的铠魂是一道模糊的身影,不过这道身影被周围幽蓝色的寒气所环绕,看不清这身影到底是不是人类,而卓锐利的目光却能够透过那寒气,瞧见这道身影全身貌似被一道道锁链捆缚着,好似囚犯一般。

    “我的天!本龙爷没看错吧?这小妮子的铠魂居然是这个,这两兄妹都不简单啊。”此刻,小黑惊骇的声音,蓦然在卓脑海响起,叽叽喳喳,吵得卓想给其一拳。

    不过,卓还是忍住了冲动,耐着性子问道“迦莎的铠魂有什么特殊吗?还有你好歹也是活了很久的老不死了,能不能稳重点?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我心脏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