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懂什么?这小妮子身的铠魂,与迦南那小子的不死铠魂丝毫不遑多让,甚至不死铠魂还要恐怖点,你说怎么让本龙爷淡定?”小黑大声地道。   ..

    卓掏了掏耳朵,心却是震撼地问道“什么?不死铠魂还要恐怖一些,这迦莎身的铠魂到底是什么?”

    哪知小黑却是故作高深莫测地道“若是本龙爷猜测的没错的话,这小妮子身的铠魂,应该是传说的天谴铠魂,这等铠魂是很恐怖。”

    “天谴铠魂?”

    卓一怔,目光顿时放在那被迦莎召唤出来的那道模糊身影,这所谓的天谴铠魂真的有小黑所说的那么恐怖吗?

    轰!

    铁人咆哮一声,大刀从天而降,猛的斩了下来,周围空气被撕裂,居然形成一道道凌厉的刀芒,形成四周壁垒,将迦莎的四周退路全部封锁。

    咣当!

    大刀到来的瞬间,那笼罩在寒气的身影也动了,只见他双臂一挥,那缠绕在他臂膀的粗大锁链化作无数的锁链之,横在了迦莎方,欲要将其挡住这强绝一刀。

    碰!

    两者相碰,顿时激发出无数的火星,随后那强绝的大刀竟是彻底的停住了,仿若时间静止。

    “吼!”

    铁人大吼一声,手大刀再次举起,随后猛的一斩,这一次的力量方才要强大太多了,周围无数罡风席卷,形成到漏斗装的螺旋。

    咔嚓!

    顿时间,那锁链形成的大,瞬间崩裂,随后那道神秘身影顿时带着迦莎后退数步,躲过了那大刀的斩击。

    瞧着这一幕,卓眼皮一抽,小黑不是说这天谴铠魂很牛逼的么?连不死铠魂都不过的么?怎么这点威力?

    “小黑!这是所谓的天谴铠魂的威力?是不是太弱了点?”卓忽然问道。

    “你懂什么?天谴铠魂是太逆天了,太恐怖了,所以遭天妒,遭天谴,你没看到那天谴铠魂的真身被锁链捆缚住么?那锁链是天谴所降下,封印了天谴铠魂的大部分威能。”小黑哼哼唧唧地道。

    卓嘴角一抽,郁闷地道“也是说,现在这天谴铠魂根本没什么用处?甚至一般的铠魂还要废?”

    “理论确实是这样的,不过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拥有天谴铠魂的迦莎,其修炼速度远一般人快许多,资质绝对是一等一的。”

    小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惹得卓差点要踹过去,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不能用的铠魂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不过小黑现在在他识海之,所以卓也只能想想而已。

    “也是说,迦莎想要通过这玄尊铁人是很难了?”卓心无奈的暗道。

    既然天谴铠魂无法发挥威力,迦莎的实力又不强,恐怕很难闯过这守关的铁人,不过还在迦莎身拥有卓的一缕枪势,即使不是对手,应该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此刻,迦莎以及天谴铠魂,在铁人的凌厉攻势之下,节节败退,在众人眼,迦莎溃败是毫无悬念的。

    不过迦莎的天谴铠魂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铁人的大刀极为锋锐,一般玄尊武者的铠魂,很难与其相抗衡,基本都会被其斩成重伤。

    但迦莎的铠魂,身体坚若钢铁,无论那铁人的大刀如何劈砍,居然根本看不穿迦莎的铠魂,只不过是逼迫的他节节后退而已。

    “看来这天谴铠魂确实是有独到之处,其身躯居然如此坚韧。”卓点头低语道。

    “迦莎看来要败了?”迦南有些失望的喃喃自语道。

    “吼!”

    天谴铠魂的难缠,彻底的激怒了那铁人,只见那铁人怒啸一声,随后一步踏出,居然变得极为灵活,绕过了天谴铠魂,朝着迦莎掠去,那恐怖的大刀猛的下沉,对着迦莎当头劈下。

    这等变故,迦莎是完全没料到,一时之间,吓得呆愣在原地,居然不知道逃。

    “这小丫头死定了!”

    众人瞧着这一幕,皆是暗叹息一声,他们都知道迦莎那娇弱的身躯,根本难以抵挡铁人那巨大的刀刃,必然会被撕扯成无数碎块。

    想到迦莎这么个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少女,要在面前被撕碎,不少人都是心暗叹不已。

    呲呲!

    在大刀劈向迦莎的瞬间,铁人身后的那被无数寒气环绕的天谴铠魂,蓦然睁开了一双幽蓝的双瞳,一股极为浩大恐怖的气息,在缓缓的酝酿而出。

    “修罗血之枪势!”

    在大刀劈下的瞬间,卓嘴低声轻喃一句,随后迦莎眉心的那条血线忽然扭动,竟是化作了一道数丈巨大的血枪。

    这柄血枪带着无数血气,毫无畏惧的迎向那劈砍下来的巨大刀刃。

    轰!

    血枪与刀刃碰撞,响起恐怖的爆炸声响,随后铁人居然在这血枪的威力之下,后退三步,而血枪则是嗡鸣一声溃散了。

    “嗯?是天地大势的力量?”

    血枪的出现,顿时引起了悬浮在空的四名老者的注意,他们目光皆是露出一丝惊诧之色,修罗血之枪势的力量,他们自然不陌生。

    “方才那血枪应该是天地大势的修罗血之枪势,没想到居然有人将这股枪势寄存在这小丫头身,恐怕是为了保障其生命安全吧!”那名瘦高老者低声喃喃地道。

    “或许那领悟天地大势的武者,是空地之的其一位,毕竟我方才感应到,这股枪势才刚刚寄存在这小丫头眉心没多久。”一名矮胖的老者插嘴道。

    “嗯!应该是空地的其一名天才,慢慢等,在闯铁人洞的时候,那家伙肯定会使用这股枪势的。”瘦高老者目光精芒闪烁地道。

    铁人站稳身形后,仰天咆哮一声,居然气势汹汹的再次朝着迦莎冲去,身充满了凶蛮气息,方才那一枪彻底惹怒了他。

    原本在铁人退后的瞬间,迦莎应该立刻撤离洞穴入口,但此刻迦莎仿佛被吓傻了,居然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俏脸早已没有丝毫的血色。

    “不好!迦莎快逃。”迦南面色微变,大喝道。

    可惜的是,迦莎现在已经吓蒙了,愣是没有抬起脚步逃,直到铁人近在咫尺,举起手的屠刀的时候,迦莎一屁股坐在了地,眸子满是恐惧之色。

    “这小女娃怎么没有一点战斗意识啊?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居然不逃?”悬浮在半空的瘦高老者摇摇头,也有些诧异地道。

    身为此次的裁判,他们四人是不能徇私枉法,所以即使明知现在出手可以救下那迦莎,不过他们依旧不会破坏规则去救人。

    咣当!

    不过,当铁人举起的大刀,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身形一颤,停滞在了原地,那抬起的大刀迟迟没有落下来。

    空地的武者,自然也发现了铁人的异状,当他们目光下移,放在铁人的腹部的时候,瞳孔纷纷微缩,因为在铁人的腹部,居然出现了一只锁链缠着的手臂。

    嘶啦!

    随后,这只手臂缓缓一旋,一股恐怖的波动蔓延,随后那铁人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寸寸崩裂,碎成无数的齑粉。

    在无数齑粉之,一道全身笼罩在寒气之的身影,缓步走来,一双幽蓝的瞳孔在寒气透出,来到迦莎身前,单膝跪下,将其托举在肩膀,随后带着迦莎朝着洞穴之走去。

    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原本身体坚若钢铁的铁人,居然被那少女的铠魂一把撕碎,随后那铠魂很人性化的将少女举起来,进入了洞穴深处,这还是铠魂吗?

    悬浮在半空的四名老者,也是瞳孔微缩震撼住了,那瘦高老者眉头微蹙地道“那小丫头的铠魂不一般,为什么我觉得那铠魂好像有灵智一般,好古怪?”

    “确实不简单,这小丫头我们要好好观察一番,若是其铠魂真的是某种极其强大的铠魂的话,这小丫头值得重点培养。”矮胖老者附和道。

    其他两名老者点点头,方才那一幕确实古怪,迦莎的铠魂所做的举动实在太出乎预料了,仿佛那不是铠魂,而是人类一般。

    “玄尊铁人得再拿出一个了。”

    瘦高老者低声喃喃一句,袖袍一抖,那洞穴处,顿时又出现了一尊玄尊铁人。

    “这天谴铠魂和你一样,也拥有灵智?”卓瞳孔微缩,心与小黑交流道。

    “不要拿本龙爷与那天谴铠魂相,不过那天谴铠魂确实拥有一定灵智,但还不本龙爷我。”说到这里,小黑双爪背负,脸露出一丝自傲之色。

    卓无语的瞧着小黑这厮的自恋表现,不过心却是对迦莎的天谴铠魂多了个心眼,这天谴铠魂确实不凡,徒手撕裂那玄尊铁人,可不是一般武者可以办到的。

    迦南双拳紧攒,面庞涨红,露出激动之色,迦莎顺利进入铁人洞,迦南打心底里高兴。

    “卓大哥!我也去闯铁人洞了。”

    迦莎成功后,迦南迫不及待的朝着第一个铁人洞掠去。

    对于迦南闯关,卓倒是没有太大的担心,这小子拥有不死铠魂,皮糙肉厚,想要闯过铁人洞入口并不是很困难。

    果然,迦南这小子仗着不死铠魂的特殊,居然直接和新的玄尊铁人肉搏,惊呆了不少玄尊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