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恐怖的爆炸声骤然响彻而起,随后那血爆晶体之爆发出极为恐怖剧烈的血色光团,将卓整个人都是笼罩进去。

    云扬脚掌一踏,连忙退后近百步,目光凝聚在前方的血色光团,脸满是奸计得逞的模样。

    早在卓向他讨要心核的时候,他已经谋划将血爆晶体送出去了,那血爆晶体也是他偶然间所得,在晶体内蕴含着极为恐怖的狂暴能量。

    这股狂暴能量爆发开来,是极为恐怖慑人的,即使是天尊初期的武者,若是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股爆炸能量包裹的话,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嘿嘿!你死了也是活该,想要心核,真是找死。”云扬嘴角扬,阴冷地道。

    轰!

    忽然,云扬注意到前方那恐怖的爆炸光团,居然开始萎缩,好像被什么东西吸扯进去一般,使得云扬瞳孔紧缩成针。

    “怎么回事?”云扬眉头微蹙,有些古怪的低语道。

    蹬蹬蹬!

    一道清脆的脚步声,忽然从爆炸团内缓步走来,使得云扬面色一滞,目光露出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当他目光投射过去,只见前方那恐怖的爆炸团已经彻底的萎缩巴掌大小,随后血发血眸的卓缓缓步出,在他的右脸颊,一块诡异的魔纹在不断闪烁着漆黑光芒。

    而血爆晶体的爆炸能量,是被卓右脸颊的魔纹所吸收进去,而卓则是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一双嗜血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云扬,使得后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冷,卓的目光太冷,冷得让云扬都不由得全身发颤。

    “云扬!你很好,原本我说过饶你不死,不过是你逼我杀你的。”卓的声音阴寒到极点,被这云扬坑了一把,卓心可是极为恼怒。

    血爆晶体的能量极其狂暴,当时卓若是被蔓延到的话,不死也要重伤,好在隐藏在他右脸颊的魔纹忽然散发出极为强大的吸扯之力,将那股血爆晶体的狂暴能量全部吸收了进去。

    这从魔兵提取的魔纹,魔威恐怖,不过以卓现在的修为和境界,还无法发掘出这魔纹的力量,只能被动的等其触发,这点卓倒是有些郁闷。

    不过,他也是知道,这枚魔纹绝不是凡俗,所以也没追究,他知道随着修为的增长,这魔纹的威力必然会被他挖掘出来,并且加以利用,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怎么可能?血爆晶体的能量都被吸收了?”

    云扬缓缓退后几步,瞧着卓右脸颊,那不断闪烁着黑芒的魔纹,目光满是惊骇震撼之色。

    “走!”

    厉啸一声,云扬脚掌一踏,竟是直接朝着身后的过道逃窜而去,眼前这魔道青年太恐怖了,明明只有至尊境修为,所发挥的战力竟然这么恐怖。

    甚至连血爆晶体的狂暴能量都奈何不了这青年,云扬实在没有任何的自信面对眼前这青年。

    素来桀骜不驯、狂妄自傲的蓝鲸圣朝太子云扬,也终于是害怕了,眼前的魔道青年强大到让他喘不过气的程度。

    “想逃?你觉得可能么?”

    卓冷然一笑,脚掌一踏,狂暴的血气爆发,整个人犹如子弹般弹射而出,瞬间来到云扬方,右手掌力一吐,恐怖的杀戮魔道力量涌出,重重的轰在云扬的背脊之。

    噗嗤!

    云扬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雪,在这一掌力量之下,猛的朝着下方坠去,重重砸在了地,砸出了深坑。

    嗖!

    卓一脚踏在云扬胸口,使得原本欲要起身的后者,再次重重倒在坑内,嘴角鲜血溢出,看去分外的凄惨。

    “你敢杀我?”云扬目光虚眯,冷冷地道。

    “你以为我不敢?原本我是打算饶你不死的,不过你却是没把握机会,所以现在你没有任何机会了。”

    卓淡淡说了一句,右手一探,血枪出现在手,随后毫不客气的对着云扬眉心刺去,这一击是打算彻底的将云扬杀死。

    云扬也是感受到卓目光浓郁的杀意,知道眼前这青年是真的打算杀他,厉啸一声,从怀取出一枚玉牌,毫不客气的捏碎,随后一股恐怖的气息笼罩在云扬周身,然后云扬的速度飙升到了极点,居然脱离了卓的掌控。

    “速度好快,不过即使再快,你也要留下来。”

    卓目光微变,脚掌一跺,要追那逃窜的云扬。

    “阴魂不散!”

    云扬目光阴翳,手再次出现一枚玉牌,再次捏碎,其速度居然先前又快了数倍,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过道之。

    卓脸色难看,冷冷地道“你以为这样能逃走么?”

    说着,他的手出现了一片玉色的叶片,正是从清虚子那里打劫而来的风御九秋,这风御九秋能够将卓传送到千里范围内的任何位置。

    一把捏碎风御九秋,卓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石厅之内。

    嗖!

    幽黑的过道之,一道身影犹如鬼魅般的闪烁而过,正是从石厅逃窜的云扬,此刻云扬脸色苍白如雪,看去极为的虚弱,但他的目光之满是怨毒之色。

    “我云扬还从未如此狼狈过,这个混蛋居然将我逼迫成这个模样,实在太可恨了,等此次考核结束后,我绝不会放过这混蛋的。”云扬咬牙切齿地道。

    还在此刻在石厅之,这等事情也只有他和那魔道青年知道,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魔道青年击败了话,云扬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好在此次得到了血魂树心核,这东西对我可有着不小的好处。”

    说着,云扬从灵戒之取出一枚血色的六面体晶核,目光的怨毒之色缓缓褪去,被一丝兴奋所替代。

    “不愧是血魂树的心核,好浓郁的生机,这东西可是疗伤圣药啊。”

    说着,云扬狠狠的吸了一口,顿时感到一阵的心旷神怡,心的郁闷也是烟消云散,随后,右手捏着心核,开始吸收其的生机,恢复体内的伤势。

    噗嗤!

    一柄血枪猛的从天而降,从云扬握着心核的右手一穿而过,随后鲜血挥洒,握着血魂树的心核冲天而起。

    “啊!”

    惨叫声骤响,云扬捂着右臂的伤口,连连后退,目光凝聚在那被血枪定在地面的断臂,其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这柄血枪他太熟悉了,是那魔道青年的武器,但他更疑惑的是,那魔道青年是怎么追他的,他所捏碎的那块玉牌之可是拥有风之法则,对他的速度增幅很大。

    若是捏碎玉牌,即使是天尊巅峰的武者,都别想追他,但那魔道青年不仅追他,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断了他一臂。

    嗖!

    一道全身弥漫着血气的身影,缓缓来到血枪之前,右手猛的拔出,在云扬阴沉的目光之,施施然的拿下了断臂手的心核以及戴在手指的灵戒。

    做完这些后,卓转头凝视着不远处的云扬,淡漠地道“接下来不是仅仅断一臂那么简单了。”

    轰!

    说着,卓脚掌一跺地,恐怖的杀戮魔道之气涌出,犹如炮弹般弹射而出,速度快到眼花缭乱的地步。

    云扬厉啸一声,竟然从怀又取出一枚玉牌,毫不犹豫的捏碎,整个人被风之法则所包裹,只听一道破空声响起,云扬化作一道轻风,瞬间消失在了过道之。

    轰!

    卓一拳落了个空,轰在了那过道旁边的岩壁之,强大的力量,弥漫开来,整个过道都是剧烈震动起来。

    “居然还有玉牌,这云扬身的玉牌内蕴含着一丝风之法则,一旦捏碎这云扬会能够暂时借助风之法则的力量,速度飙升到极致,即使是我都难以追。”

    卓低声喃喃,倒是没有再去追云扬,虽然他若是再使用一枚风御九秋的话,倒是可以追那云扬,不过风御九秋卓自己也只有四枚,方才用了一枚,只剩下三枚了。

    风御九秋可是逃命利器,不到万不得已,卓可不会随意使用,现在血魂树心核和云扬的灵戒都抢到了,卓自然不会再浪费风御九秋去追云扬。

    呲呲呲!

    握着血魂树心核,感受到掌心涌动的强大生机,卓不由得露出心旷神怡之色,这血魂树心核里面的生机确实很强大。

    “小子!先别吸收这血魂树心核的生机,这东西可不是这么用的。”

    一缕黑芒从卓眉心钻出,化作小黑狗模样,只见小黑来到血魂树心核旁边,右手一勾,顿时一股澎湃的魂力自心核之内涌出,纷纷钻入小黑体内。

    卓知道,这应该是蕴含在血魂树心核内的魂力,这魂力对小黑有着难掩的好处,所以卓也没打扰小黑,只是默默的看着。

    大约一个时辰后,小黑心核内的魂力变得越加的稀薄,最终全部被小黑吸收殆尽,而小黑的灵体也是越发的凝实了起来,先前要强大许多,显然是因为得到魂力的滋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