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卓一脚踏出,朝着第一名黑袍人掠去,身战意滔天,几乎在背后虚空形成一股股恐怖的劲气风暴。  网

    第一名黑袍人,缓缓睁开双目,其满是淡漠之色,脚掌一踏,拦在了卓身前。

    “滚!”

    卓右掌猛地轰出,恐怖的元力倾泻而出,第一名黑袍人哼都没哼一声,便是被卓击成齑粉,这第一名黑袍人修为不过是玄尊境初期而已,对卓来说太弱。

    不过,让得卓诧异的是,第一名黑袍人被他击成虚无后,那原来的位置再次出现一名黑袍人,盘膝端坐,根本不看卓。

    显然,方才卓击杀了第一名黑袍人,这新出现的黑袍人取代了那被杀的黑袍人,已经默许了卓能够通过此地。

    “不是真人,也不是幻影?那么这些黑袍人是怎样的存在呢?”

    瞧着那重新端坐在第一黑袍人位置的新的黑袍人,卓发现此黑袍人与被杀的黑袍人气息一模一样,根本是同一人。

    思索片刻,卓便不再思考这有些深奥的问题,而是朝着第二名黑袍人走去。

    第二名黑袍人的做法与第一名黑袍人一样,在卓临近的时候,他将卓去路拦住,并且发出了自己的攻击。

    可惜的是,第二名黑袍人也不过是玄尊境期,卓依旧一掌将其给湮灭掉了。

    蹬蹬蹬!

    脚步声缓缓的自万兽桥响起,玄尊境的四名黑袍人根本拦不住卓,甚至连卓一招都接不住,所以卓很轻松的越过了玄尊境,来到了至尊境的四名黑袍人身前。

    至尊境初期、期和后期的三名黑袍人,依旧没有逼迫卓使出武器,卓一掌将这三人给轰灭,来到了至尊境巅峰的黑袍人身前。

    “至尊境后期,战力却能够这么恐怖,你的天赋很恐怖,不过想要轻松闯过我这关,你若是不使出全力的话,恐怕你不会有任何机会。”至尊境巅峰的黑袍人淡漠地道。

    “对付你还不需要我出全力!”卓摇摇头道。

    “够狂妄,那我要看看,你的实力是否和你的嘴巴一样厉害。”

    至尊境巅峰的黑袍人说完,脚掌一踏,恐怖的气息涌出,右掌猛地拍出,顿时幽黑的能量暴掠而出,形成无数的黑色锁链,居然欲要将卓给缠绕住。

    “滚吧!”

    卓右手一招,血枪握在掌心,随后恐怖的枪势爆发,虚空涌出无数的血海,朝着那至尊境巅峰黑袍人掠去。

    轰!

    一个照面,这黑袍人便是被血海搅成粉末,而卓也是越过了至尊境区域,来到了金尊境的四名黑袍人面前。

    “区区至尊境武者,竟能闯到金尊境区域,殊为难得,可惜的是,你是过不了我这关了……”

    金尊境初期的黑袍人缓缓起身,嘴角露出一丝冷然笑意,不过他话还没说完,血海化作恐怖的血色漩涡,瞬间将黑袍人给席卷进去,这黑袍人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被灭了。

    “废话真多!”

    卓嘟囔了一句,径直朝着金尊境期黑袍人掠去,金尊境期黑袍人不敢怠慢,方才金尊境初期武者的下场,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眼前这青年,修为虽然只有至尊境后期,不过战力却很恐怖。

    “竟然是天地大势,怪不得能够瞬杀金尊境初期,你的战力恐怖,我不是对手。”金尊境期的黑袍人瞧了眼环绕在卓周身的血海,点点头,竟是很干脆的放弃抵抗,为卓让开一条道。

    “咦?不一定要击杀你们黑袍人也能通过?”瞧着眼前这金尊境期的黑袍人竟然主动让开,卓有些诧异地问道。

    这名黑袍人有些古怪的瞧着卓,道“规则可没说过一定要斩杀黑袍人,只要能够跨过黑袍人行了。”

    闻言,卓有些无语的点点头,敢情一直是他理解错误了,早知如此,之前我完全不需要花费那么大力气去斩杀黑袍人,完全可以靠着速度跨过黑袍人行了。

    想到这里,卓背后顿时生出三对雷翼,脚掌一跺,顿时化作一道虚无缥缈的雷芒,瞬间躲过了金尊境后期和金尊境巅峰的黑袍人。

    那两名黑袍人本想途截下卓的,可惜的是,卓的速度超乎两人的预料,虽然两人同时扑出,但根本拦不下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卓所化的雷芒从他们身体旁边跨过。

    “给我留下,区区至尊境也想要闯天尊区域。”

    天尊区域,天尊初期的黑袍人猛地张开双目,目光有着极为锐利的精芒,手爪虚空一抓,在他的周身居然化作了极为厚实的元力之墙,目的是阻碍卓靠着速度闯过他的周围。

    轰!

    卓重重撞在元力墙壁之,使得元力墙壁剧烈的晃动,不过却并没有崩溃,反而晃动几下,重新恢复了平静。

    嗖!

    卓的身形停在了天尊初期黑袍人面前,目光森寒无,道“你打算阻我?”

    “区区至尊境,若是被你闯过去了,那老夫岂不是要被人耻笑?”天尊初期的黑袍老者冷笑道。

    卓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说着,卓施展四头八臂,手持八柄血枪,施展出了八道修罗血之枪势,只见八条血河从虚空暴涌而出,犹如八道匹练将天尊初期黑袍人团团环绕住。

    那黑袍人面色难看之极,这至尊境青年所爆发出来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预料,明明只是至尊境,居然能够施展出这么恐怖的攻势。

    “绞杀!”

    卓淡漠的说了一句,随后那天尊初期黑袍人双目微凸,竟是在八条血河之彻底的搅成了虚无。

    “你也要阻我嘛?”

    绞杀掉天尊初期的黑袍人,卓脚掌一踏,来到天尊期的黑袍人身前,目光充斥着一抹嗜血之色。

    “你很强,不过你与我的差距很大,你真的有自信能够闯过我嘛?”天尊期的黑袍人淡淡的挡在卓面前,面无表情地道。

    卓没有说话,不过他身的战意却是越加的暴虐和强烈,而这表现已经代表了卓的回答。

    嗖嗖!

    忽然,两道破空声骤然在这处空间传来,随后两道身影同时从万兽桥之前的无数洞穴的其两个掠出。

    这两道身影,其一人乃是身穿布衣,面貌平平无,正是摇光圣朝大皇子元照,另一人背负长剑,脊梁挺直,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不可逼视,看去极为的慑人恐怖,正是万剑宗天才棕榈。

    三大天尊妖孽之二,居然同时从石窟出来,倒是实力不可小觑。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目光之瞧出了锐利锋芒,其那棕榈却是笑道“元照兄!看来我们一同从石窟出来,倒是有缘啊!”

    元照淡淡地道“确实有缘,不过我想这应该还有一个关卡才对,毕竟这片空间不像是万兽石窟的出口。”

    棕榈点点头,道“此次应该算是我们二人速度最快来到这里吧,元照兄,你看那里有一座石桥,或许这最后一道关卡应该是那座石桥了。”

    “我们过去看看!”

    元照也是点点头,旋即两人便是一同来到了万兽桥之前,当然两人也是与卓一样问了一些关于这道关卡的规则之类的问题,第一位黑袍人自然也是认真的讲了一遍。

    听完规则,元照和棕榈两人身皆是爆发出恐怖的气势,那棕榈更是大笑一声道“这万兽桥的规则很对我的脾气啊,谁最先通过万兽桥,而且谁击败的尊者最多者,谁便能位列此次新生考核第一。”

    “元照兄,虽然你修为达到天尊初期,不过我本身乃是剑修,再加万剑宗那强大的攻伐剑术,你未必会有太大的优势。”

    元照气势丝毫不棕榈弱,甚至还后者强一些,他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战意,笑道“那倒是未必,不过现在说这些话未免太早了,唯有我们冲去试一试,方才知道孰强孰弱?”

    “哈哈!元照兄所说的很对,那我们去试试吧。”

    棕榈大笑一声,身满是锋锐的剑气,而在两人战意滔天,欲要一起万兽桥试试的时候,一道大喝声从万兽桥末端传来,同时滔天的气息化作环状气浪弥漫而来。

    原本战意滔天的两人,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们二人还没去呢,怎么这万兽桥有这么剧烈的战斗了,难道说已经有人领先他们一步去这万兽桥了?

    想到这里,两人目光终于是放在了万兽桥的末端处,只见在那里,一名黑发黑眸的青年,手持血枪,正在与天尊期的黑袍人,热火朝天的大战着。

    轰轰轰!

    闷雷般的爆鸣声响彻而起,两人战斗所产生的气浪,蔓延在整个万兽桥,使得偌大的万兽桥都开始颤栗起来,仿佛随时都要崩塌。

    棕榈和元照的目光齐齐汇聚在那与天尊期黑袍人大战的青年身,随后两人很是默契的陷入了沉默之,在沉默过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