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兄!我没骗你吧?”元照来到棕榈身边,淡淡瞥了卓一眼,淡笑道。   .

    棕榈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先将这蝼蚁给淘汰掉吧,我可不想成为鹬蚌,反而让一个毛头小子成为渔翁。”

    “棕榈兄所说的,正是我所想的,有些碍眼的家伙,应该趁早滚出此地。”元照回应道。

    “一起出手吧,现在我们的时间可不多,趁早让这碍眼的家伙滚出万兽桥,我们也能尽早分出胜负。”

    棕榈说着,无数的剑气笼罩在周身,目光剑芒闪烁,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利剑;而元照长笑一声,同样全身遍布紫雷,目光肆意的凝视着下方的卓。

    卓缓缓抬头,目光森冷,全身的龙鳞缓缓的褪去,原本暗金色的瞳孔竟是逐渐化作血红色,其蕴含着嗜血的光芒。

    一股股恐怖的杀戮魔道气息,开始在卓的体内缓缓的涌出,血气弥漫,几乎将卓整个人包裹了进去,使得卓的身影逐渐变得有些迷蒙起来。

    嗖嗖嗖!

    此刻,从万兽桥前方的洞穴之,汇聚的人越来越多,瞬间到了百位数,众人在了解了万兽桥的规则之后,皆是拼命的登万兽桥,开始挑战黑袍人,期望能够进入前五百的位置。

    当然,众人也注意到,在万兽桥桥尾之,那相互对峙着的元照、棕榈以及卓。

    “是元照和棕榈,他们好像联手对付一人?”

    众人很快注意到,元照和棕榈两人的站姿很像是联手,随后众人的目光放在了元照和棕榈的前面那道身影,这道身影全身笼罩在血气之。

    从血气的空隙之,众人也是瞧见了这道身影的面庞,随后众人怔住了,这道身影的面庞他们也不陌生,不正是那至尊境的天才卓吗?

    “是那卓,元照和棕榈两人是打算联手对付那卓?如果是那样的话,这卓完蛋了,两大天尊妖孽联手,纵使他战力滔天也不可能是元照和棕榈两人联手的敌手。”

    瞧见这一幕的众人,瞧着卓的目光皆是带着一丝怜悯,真不知道这卓是做了什么事情,居然惹得元照和棕榈一起出手对付他。

    “元照兄、棕榈兄,你们二人好像还忘了我,围剿这小畜生怎么能够少了我呢?”

    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传来,随后身着蓝袍的云扬不知何时,也是抵达了桥尾,落在了元照和棕榈二人身边。

    “云兄!看来你的速度也不慢,居然这么快突破前十五位黑袍人,不过我要告诉你,此次新生第一你想要和我们争,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元照淡漠的瞥了云扬一眼,有些随意地说了一句,云扬的修为虽然与棕榈一样,也是天尊初期,可惜本身可不像棕榈那样是一名攻伐为主的剑修,根本不知道元照忌惮。

    云扬面色一滞,目光闪过一缕寒芒,不过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之色,道“元照兄放心好了,以我的实力还真的难以与你争,不过此子我是不想放过的。”

    说到这里,云扬目光阴森森的放在了下方的卓身,此刻,卓已经隐隐有着入魔迹象,血气萦绕之,可以看出卓的发梢开始染一层血色。

    这样的形象,不正是当初在天尊铁人洞将云扬斩去一臂的魔道青年么?

    “果然是你,当初的仇,今日我要一并拿回来。”云扬俯视着下方血气的卓,声音之蕴含着一丝怨毒之色。

    卓目光平静,淡漠地道“当初在天尊铁人洞,你犹如丧家之犬般仓皇而逃,现在想要狗仗人势,像狗一样屁颠屁颠的过来对付我了?”

    此言一出,棕榈和元照颇有些诧异的瞧了卓和云扬一眼,看来这两人之前已经有过恩怨。

    在联想到卓的话语,以及之前那云扬是断臂从天尊铁人洞掠出的,很显然,当初云扬所说的,血魂树遭遇应该是子虚乌有,其断臂恐怕与卓有些脱不了关系。

    若是云扬的断臂,真的是眼前这卓所断的话,那么此子真的有些不一般了。

    云扬虽然实力不如他们二人,但也不会差太多,实力更是远超一般天尊初期的武者,但却是被卓断了一臂,元照和棕榈不由得多看了这卓一眼。

    眼见卓说话这么直白,云扬的脸色越加的阴沉,冷笑道“你也只有这段时间能够逞口舌之利了,等下看你还怎么嘴硬。”

    而云扬的加入,彻底的引爆了万兽桥下方的众人,现在三大天尊妖孽终于是齐聚在一起,而且看着趋势,这三大天尊妖孽是准备将那桥尾的卓给驱除掉。

    想到这种可能,众人瞧着卓的目光,越加的怜悯了,此子惹谁不好,偏偏要惹三大天尊妖孽,这不是找死吗?

    “卓大哥!这三人好卑鄙,修为卓大哥高也罢了,现在居然打算三人联手驱除卓大哥,太可恶了。”

    迦南和迦莎已经抵达万兽桥桥头,瞧着桥尾的一幕,皆是攒起双手,目光满是愤怒之色。

    而莫凌天此刻也已经抵达至尊境区域,自然也是瞧见桥尾那一幕,眉头微蹙,显然也对三大天尊妖孽联手的行为有些不喜。

    格兰百合则是跟在迦南和迦莎身后,美眸不由自主的落在那卓身,不知为何,在知道这陌生青年名字也叫做卓的时候,她的心变得很复杂,脑海总是想起卓的身影。

    但眼前这卓与青玄皇朝的卓相差太大了,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完全不同,两人不过是同名之人。

    当然,若是格兰百合知道,此卓真的是彼卓的话,恐怕芳心会更乱。

    “动手!”

    桥尾之,元照忽然大喝一声,全身的紫雷变得更加的旺盛,整个人沐浴在紫雷当,仿若天神下凡。

    “紫雷落地!”

    而棕榈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全身笼罩在恐怖的剑芒之,一道道的剑影在他的周身幻化,锐利而强大,最终化作一柄数十丈的巨剑。

    “剑影化剑!”

    最后的云扬,则是脚掌一跺,元力涌出,在周围化作一道恐怖的汪洋大海,在这大海表面,翻起一层高过一层的滔天巨浪,在那巨浪之,一道恐怖巨大的蓝鲸冲浪而出。

    “蓝鲸潜海!”

    一瞬间,三大天尊妖孽同时使出了强大的攻势,一同朝着桥尾之的卓掠去。

    恐怖的紫雷、剑影环绕的巨剑以及游走在汪洋大海的巨大蓝鲸,铺天盖地的对着卓头顶空涌了下来,欲要将卓彻底的淹没。

    “这卓完蛋了,三大天尊妖孽还真的一起联手去攻伐此子,真是不可思议啊!”

    整个万兽桥都是安静了下来,众人怔怔地瞧着那犹如天威般的恐怖三道攻势,目光皆是露出敬畏之色,这三道攻势所透露出的威能太过于恐怖了,使得他们心升起一丝五体投地的感觉。

    迦南和迦莎脸色发白,那三道攻势有多恐怖,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虽然卓一直表现的很强大,但三大天尊妖孽,个个不同凡响,所使出的攻势太恐怖强大了。

    轰!

    终于,三道攻势最终降落在桥尾,而那犹如松柏般的青年,静静的站在桥尾,微抬头,凝视着那天威般的三道攻势,目光满是平静之色。

    “立地成魔!入魔一重!”

    幽幽的声音自卓口传出,随后他周身的血气犹如蒸汽般朝着方浮,而卓双目彻底的化作了血色,一头黑发染成了血发,杀戮魔道气息冲天而起,形成了一道恐怖的血柱。

    “你们要战,我便战!”

    卓怒吼出声,全身魔意滔天,甚至整个万兽桥都是在这股魔意之下,微微颤栗起来,仿佛有着屈服于这股强大魔意的趋势。

    轰!

    脚掌一踏,卓瞬间掠出,手无数血气环绕,化作了一柄丈许血枪,只见卓血枪拦腰横斩而出,无数的血影涌出,对着那三股恐怖的攻势掠去。

    砰砰砰!

    血影肆虐,几乎遍布整个万兽桥的空,一朵朵恐怖的血云在卓空绽放,仿佛在迎接着它们的魔王。

    终于,三道攻势瞬间而至,重重的与血影撞击在一起,随后恐怖的力量蔓延开来,整个万兽桥再次震颤起来,那些处于桥面的其他武者,个个匍匐在地,面色惊惧万分。

    这股力量太恐怖了,他们心都开始升起强烈的敬畏和敬服之色。

    元照、棕榈和云扬瞧着那魔威滔天的卓,个个皱起眉头,其云扬还好些,毕竟在天尊铁人洞的时候,他已经见识过了卓的杀戮魔道的威力。

    但元照和棕榈两人却是震撼了,他们也没想到这卓居然还有这么恐怖的魔道力量,而他们的脑海也是蹦出了魔修这两个字。

    魔修是修魔者的称呼,一般的魔修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自愿入魔,这种修炼方法是很可怕的,一着不慎是要成为神志不清的魔头,失去自我。

    不过,好处也是巨大的,魔修是真正的战斗机器,剑修恐怖太多,越阶杀敌对于魔修来说,恐怕是家常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