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照离开的一瞬间,整个万兽桥都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而在这寂静的环境之,云扬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的响起。

    此刻,云扬双臂被断,勉强盘膝坐在地,脸色苍白,目光都是怨毒之色,嘴更是时不时的传来嘶嘶的吸气声音。

    万兽桥,在确认此刻发生在桥尾的一幕不是幻觉之后,众人终于是沸腾了,三大天尊妖孽围剿,那修为仅仅至尊境的卓,不仅没被杀,反而断了云扬双臂,并且突围成功了。

    这样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当众人终于是相信了这个事实之后,内心之唯有一个想法,那叫做卓的青年还是人嘛?三大天尊妖孽还要妖孽太多了吧。

    “卓大哥好厉害!”迦南和迦莎两人也满脸兴奋,显然卓的脱困,他们打心底里高兴。

    “怪不得连院长都邀请这卓直接前往外院,这家伙太变态了。”莫凌天也心绪难平地低声喃喃道。

    “云兄!新生第一反正与我们无缘,我们直接离开万兽桥吧。”棕榈忽然站了起来,瞧着不远处的云扬笑道。

    云扬目光闪烁,连棕榈都不打算争第一了,更不用说是他了。

    “走吧!”云扬压抑着体内的伤势,冷冷地道。

    棕榈点点头,盯着最后一位黑袍人道“送我们二人出石窟吧。”

    黑袍人点点头,袖袍一挥,顿时棕榈和云扬便是被一团黑芒包裹,随后消失在了万兽桥桥尾。

    随着棕榈和云扬的离开,抵达万兽桥的众多武者,也相继离开了万兽桥,毕竟他们可不是卓和三大妖孽,都能够登天尊黑袍人所在的区域。

    而万兽桥只允许前五百人进来,所以大多数后来的武者,大多数被拒绝在万兽桥之外,直接被传送出了万兽石窟。

    嗖!嗖!

    此刻,万兽桥桥尾所通往的乃是一处幽深的甬道,这甬道犹如蟒蛇的身躯一般,弯弯曲曲,看去倒是极为诡异,在甬道两边摆放着一列列的火把,将昏暗的甬道照的通亮无。

    两道身影瞬间从甬道之掠过,这两道身影一追一逃,速度极快,其在前方的乃是一名血发垂至腰部的青年,跟在青年身后的是手持紫雷大枪,全身弥漫在诡异紫雷的青年。

    两人一追一逃,在甬道快速的穿梭着,距离一直保持在百米之外。

    “这元照还真的是锲而不舍,居然还跟在我身后。”感受到身后强大的气息,卓目光虚眯,冷冷的低语着。

    现在卓还不想与元照碰撞,现在他所要做的必须要拿到排名第一的玉牌,在石桥他从黑袍人那里听说过了,排名第一的玉牌在桥尾的另一端,而其他排名则是黑袍人判断给出的,不需要争夺。

    “卓!方才你不是很厉害么?怎么现在犹如丧家之犬般,在前方不断逃窜了呢?”

    元照声音从背后传来,却丝毫不被卓理睬,此刻卓的注意全部在周围的环境,同时精神力暴涌而出,欲要查探这甬道周围的环境。

    “小黑!有没有什么发现?”卓忽然传音道。

    “继续前进!这甬道很幽深,而且本龙爷怀疑这甬道很可能直接通往石窟外界,而且这甬道应该是专门为那些有实力闯过万兽桥的天才所设的。”小黑回音道。

    闻言,卓脚掌一踏,速度瞬间加快了几分,后面的元照犹如苍蝇一般,跟在卓身后,使得卓烦不胜烦。

    “咦?前面有一座古老的大殿,小子,或许玉牌在那大殿之。”小黑忽然说道。

    闻言,卓目光闪过一丝精芒,脚掌一踏,速度又是加快了几分,大约二十息时间,卓终于是走出了甬道,来到了小黑所说的古老大殿。

    呈现在卓面前的大殿面积并不是很大,表面更是布满了犹如蛛般的裂痕,沧桑而古老的气息蔓延开来。

    在古老大殿央,有着一座丈许高的石桌,在石桌面悬浮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这块玉牌央绘制着一块莫名的符纹,卓能够感觉到这绘制在玉牌的符纹很不一样,至于为何不一般,卓也说不来。

    “应该是这枚玉牌了。”

    低声喃喃一句,卓右手一伸,便是将这玉牌拿在手。

    呲呲呲!

    一道异响升起,使得卓目光虚眯,因为他发现刻在他右脸颊的魔纹居然有些悸动,不过这股悸动并没有持续太久,瞬间平息。

    “嗯?这玉牌居然引起我脸颊魔纹的异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卓有些诧异地低声道。

    嗖!

    忽然,一道破空声从卓背后响起,旋即元照也终于是抵达大殿央。

    元照一进来,目光顿时汇聚在卓手的玉牌,冷冷地道“交出来,饶你不死。”

    卓平淡的瞥了元照一眼,旋即很自然的将玉牌放入了灵戒之,而这一举动让得元照的目光阴沉下来。

    “你找死!”

    元照怒吼一身,手紫雷大枪一提,脚掌虚空一踏,瞬间朝着卓飙射而来,无数紫雷涌出,将卓整个人都是包裹在紫雷之。

    卓目光虚眯,脚掌一踏,血枪一甩,无数血影涌出,与那紫雷相互交触,顿时两者发出爆鸣之声,而元照和卓各自后退数十步。

    “这元照的实力之前还要强大一些,看来之前围剿我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全力。”卓脚掌踏在地,瞧着前方的元照,目光满是森寒之色。

    元照也是停顿在十多米外,目光凝视着满头血发的卓,进入二重入魔状态的卓,战力一般天尊都要恐怖许多,即使是元照都开始有些忌惮此子了。

    “玉牌非我莫属,那东西你没资格拥有。”

    元照怒吼一声,双手猛地一捏诀,顿时狂暴的紫雷从大枪之涌出,随后在他的空凝聚化作了数百丈巨大紫雷麒麟。

    “麒麟雷!”

    空的紫雷麒麟刚凝聚出来,粗大的四蹄开始不断的踏着虚空,速度飞快的朝着卓掠来,想要将卓彻底的淹没。

    卓目光凝重,右手手背的火之符发出极为恐怖的光芒,随后恐怖的岩浆从卓的手背涌出,而且涌出的岩浆越来越多,最终在卓空化作了无边无的岩浆之海。

    这岩浆之海正是卓从那岩浆世界吸收而来的,此刻总算是派用场了。

    “好恐怖的岩浆?”元照瞳孔微缩,也能感受到那忽然出现在卓空的岩浆之海的恐怖。

    呲呲呲!

    岩浆之海的温度太恐怖了,整个古老的大殿表面碎石落下,而且岩浆之海的重力极为恐怖,是外界的数十倍,即使是元照,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在身,使得他动作有些迟缓。

    吼!

    紫雷麒麟掠来,不过在临近岩浆之海范围,由于那恐怖重力的影响,站立不稳,差点跌落在岩浆之海之,好在元照使用意念将那紫雷麒麟控制住,才没有酿成悲剧。

    “没用的!岩浆之海,给我翻涌吧!”

    卓冷然一笑,右手一招,顿时整个岩浆之海开始涌起一层层恐怖的岩浆巨浪,同时无数条岩浆火蟒,更是睁着森寒的三角眼,朝着紫雷麒麟掠去,瞬间将紫雷麒麟环绕住。

    “嗷呜!”

    紫雷麒麟悲鸣一声,想要挣脱周围的火蟒和巨浪,却根本无济于事。

    “湮灭!”

    卓口吐出这两个字,岩浆之海泛起万丈岩浆巨浪,庞大的紫雷麒麟瞬间被岩浆巨浪吞噬进去。

    元照面色略有些难看,他也没想到卓居然还有这么一招恐怖的招式,这岩浆之海太恐怖了,犹如天威般,让得他内心震颤不已。

    “接下来轮到你了。”

    微转头,卓森寒的目光放在了元照身,使得后者全身寒毛直竖,拥有岩浆之海的卓,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近这卓任何距离。

    “走!”

    元照很干脆,他知道拥有岩浆之海的卓,已经大局已定,他恐怕不可能与卓争锋,现在必须走为策。

    “走?你走得了吗?”

    卓淡淡说了一句,右手一挥,顿时间,空的岩浆之海居然猛地朝着元照掠去,欲要将元照整个埋葬在里面。

    元照脸色大变,连忙朝着古老大殿另一处出口掠去,这岩浆之海太恐怖了,这根本不是卓的力量,而是自然的力量。

    嗖!

    元照一下子钻入了那代表出口的甬道,而岩浆之海则是在后面紧追不舍,瞬间将甬道吞没。

    而卓则是跟在岩浆之海,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元照的下场已定,他根本不担心。

    万兽石窟顶部,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随后从光柱之走出一道道身影,这些身影全部都是从万兽石窟内被传送而出武者,而且大多都是被淘汰的武者,毕竟此次进入万兽桥的也只有五百名武者,剩余的六千多人是没有资格晋级的。

    洋洋洒洒的六千多名被淘汰的武者出来后,皆是被院长安排离开了山谷之外,接下来他们所期待的是那仅剩下的五百人,以及此次新生排名第一又会落在谁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