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嘴角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意,虽然他知道莫凌天的排名绝不会低,却没想到后者这么争气,直接夺得了第十名,这还真的是意外之喜。

    “方才是谁说摇光圣朝会拿到前十的三个名额的?”蓝帝忽然嘿嘿冷笑道。

    闻言,金帝目光阴冷到极点,淡漠地道“蓝帝,你今天的话已经够多了,可以闭嘴了,这次不过是意外,反正此次新生第一非元照莫属。”

    蓝帝面色微滞,有些忌惮的瞧了金帝一眼,不再开口,这金帝实力他要强,乃是三重帝境,若是惹怒了这家伙,到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反正现在元圣排名第十一名已经狠狠搓了金帝的面子,蓝帝也知道适可而止,不再言语。

    嗖嗖嗖!

    又是三道身影从出口掠出,瞧着这三道身影,焚焱圣朝、神臂圣朝以及黄玄门三大势力的帝境强者皆是轻松了一口气,严肃的脸也是露出难得的笑容。

    这三人分别是焚焱圣朝焚继、神臂圣朝袁铜以及黄玄门黄轩,其袁铜排名第九,焚继排名第八,而黄玄门黄轩排名第七。

    三人在无数道羡慕的目光,也是登了驻台之,享受着其他天才的仰视,这是专属于新生前十的特权和荣耀。

    这三人登驻台以后,先是怪异的瞧了眼莫凌天,又是瞧了眼站在下方空地的元圣,脸都是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元圣没有进入前十,反而是一名陌生的至尊境巅峰的武者夺得第十名,自然让得三人颇为意外。

    而元圣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想他金尊境期的修为,居然还争不过一名名不经传的至尊境巅峰的武者,可以说,这本身是一次狠狠的打脸。

    元圣的想法驻台的四名天才自然不会知道,算知道也不会太在意,既然元圣已经无缘新生前十,那么与他们有着一定的差距,对于弱者,没有人会去过多的在意的。

    现在新生前十已经被占领了四个,还剩下六个,所以驻台众人目光的期待之色越加的浓郁,甚至不少人开始讨论起此次新生第一的名额。

    “此次新生前三的席位,应该会被三名天尊妖孽所瓜分!”

    “那不一定,你们忘了那名叫卓的至尊境小辈吗?这可是将元圣和元空都击败的狠人啊,此子也有可能进入前三。”

    “你懂什么?元空也不过金尊境巅峰,与天尊初期可有着不小的差距,若是云扬出手的话,也能碾压元空,那卓不太可能争得过三大天尊妖孽。”

    嗖嗖!

    又是两道身影掠出,众人目光汇聚而去,只见一名嘴角露出和煦笑意的蓝衣青年,以及一名目光满是锋锐的金衣青年同时从出口掠出,出现在众人眼前。

    “是蓝鲸圣朝的蓝烟和摇光圣朝的元空,不知道这两人拿到了哪种名次的玉牌?”

    人群立刻有人认出了这两道身影,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亮出你们二人的玉牌吧!”院长淡笑道。

    蓝烟和元空点点头,皆是取出了各自的玉牌,其蓝烟手的玉牌亮着六的字样,而元空手里的玉牌则是五,显然蓝烟排名第六,元空排名第五。

    亮出玉牌后,两人也是默默的走了驻台,而原本脸色阴沉的金帝,在瞧见元空夺得第五玉牌后,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

    在蓝烟和元空出来没多久,又是一道倩影出现在出口处,这道倩影身着轻纱,丰腴的体态若隐若现,整个人犹如夜空的皎洁月光。

    寒月宫的帝境强者瞧着这道倩影,嘴角露出颇为灿烂的笑意,不消说,这道倩影正是寒月宫的天才夕阙。

    而夕阙取得的名次乃是第四,这样的结果倒是出乎不少人的意料,这寒月宫的夕阙一直以来都很是低调,虽然是三大宗门寒月宫的天才,但并没有如同其他天才那般张狂,使得不少人对夕阙毫无印象。

    但现在新生排名第四的位置,却是让得所有人都开始注意起这不声不响的女子。

    “你们寒月宫还真是低调,之前这夕阙一直在隐藏实力吧?到了最后一关才爆发出底牌,从而夺得了这第四的名次吧?”金帝眉头微蹙,对着那寒月宫的帝境强者道。

    “金帝客气了,夕阙之前确实隐藏了实力,不过与摇光圣朝大皇子元照相,那可是差太多了。”那寒月宫帝境强者颇为客气地道。

    金帝听得此言,点点头,脸露出受用之色,他们摇光圣朝有元照,新生第一必然是落在元照身的。

    “只剩下前三名了,这前三名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元照、棕榈和云扬三人,第一必然是元照,至于第二、第三是棕榈和云扬两人之决出。”

    金帝话音刚落,又是两道身影从兽首出口掠出,当这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瞬间,整个驻台都是陷入了安静之。

    这出现的两人自然是万剑宗的棕榈和蓝鲸圣朝的云扬,至于众人为何忽然安静下来的原因,正是这出现的两人状况都不怎么好。

    棕榈还好些,虽然有些狼狈、风尘仆仆,看去并没有太多的特别,不过云扬的情况却是惹得众人纷纷为之侧目。

    因为云扬双臂之处空空如也,居然被人断去了双臂,看去极为的怪异和凄惨。

    此刻,云扬也是注意到驻台周围投射而来的众多目光,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虽然他已经意料到他出去后,他人的不同反应。

    但现在亲自瞧见众多诧异的目光投射到身后,云扬依旧感到一股耻辱,心对于卓的愤怒达到了极点。

    “云扬被断了双臂?这是谁干的?”不少人都有些不解。

    蓝帝先是一怔,旋即目光露出暴怒之色,一脚踏出,来到了云扬身边,右手抵在云扬的背部,澎湃的元力闯入云扬的体内,随后从灵戒之取出不少珍贵的灵药。

    元力一催,化作一股元力之火,将这些灵药熬制成药液,随后全部敷在了云扬的双臂之处。

    随后神的一幕出现,只见云扬痛苦的大吼一声,随后他的断臂之处开始缓缓长出新的手臂。

    “多谢蓝帝将军!”云扬颇为感激的对着蓝帝拱手道。

    从云扬的称呼,显然这蓝帝应该是蓝鲸圣朝的将军,仅仅将军拥有帝境的实力,看来这些圣朝的实力确实个个深不可测。

    蓝帝摆摆手,旋即目光阴翳的问道“太子!是谁这么恶毒,居然将你的双臂断掉,是否是摇光圣朝的元照?”

    云扬还没开口,金帝却是已经走来,淡漠地道“蓝帝!难道你不服气?这云扬实力不足被元照断去一臂也是活该!”

    显然,这金帝也是认为云扬的双臂是元照所断,反而还以此为荣,毕竟云扬也是天尊妖孽,却被元照断去双臂,无形之,元照的实力远云扬强许多。

    “云扬的双臂并不是元照所断,而是卓所为。”棕榈忽然平静的开口,旋即便是拿出第二的玉牌,登了驻台。

    既然棕榈是排名第二,那么云扬自然也是排名第三,那么也只有一个第一的名额了。

    “嗯?是被卓断去双臂的?卓是谁?”

    蓝帝和金帝两人先是一愣,目光皆是露出疑惑之色,他们还真不知道那卓是何方神圣?

    “是那个以至尊境闯过天尊铁人洞的青年。”

    云扬恶毒的说了一句,便也登了驻台,被断去双臂本不是光彩的事情,若是将三大天尊妖孽围剿卓下被断双臂的话,那根本是耻辱,云扬还开不了口,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模棱两可的话语。

    “哦?是那个家伙!”蓝帝和金帝相视一眼,皆是想起了当初那从天尊铁人洞掠出的青年。

    “一个至尊境的蝼蚁能够将你伤成这样,看来蓝鲸圣朝的太子也不过如此。”金帝目光闪烁,冷冷地道。

    云扬目光阴冷,淡漠地道“是吗?现在唯一的名额应该是在卓和元照两人决出来,因为完全闯过万兽桥,抵达桥彼岸的只有他们二人!你真以为那卓是普通至尊境武者么?”

    金帝冷哼一声道“至尊境终究仅仅之至尊境,与天尊境有着鸿沟般的差距,难道你还以为那卓会是元照的对手?”

    云扬不再说话,他知道金帝是不会相信他的话语的,毕竟那卓的战力确实是惊世骇俗,他若是没有亲眼所见的话,也不会相信。

    “哦?此次有两个人闯到万兽桥彼岸吗?看来这两大天才终究有一人会被淘汰掉,毕竟万兽桥彼岸只有一枚玉牌,那玉牌代表着此次新生第一。”院长颇为诧异地道。

    其他人都是点点头,看来此次仅剩下的卓和元照两人,终究会被淘汰掉一人,只是不知道到底谁会淘汰黯然落场,谁会夺得第一荣获无殊荣。

    嗖!

    在众人纷纷猜测的时候,一道身影骤然从兽首出口掠出,惹得所有人注目,当瞧见这道身影的瞬间,众人都是一怔,旋即露出了然之色。

    而金帝原本紧蹙的眉头,也终于是松了开来,因为这道掠出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元照。

    “看来此次新生第一应该是元照了!”众人纷纷暗道。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的元照目光满是惊惧之色,而且脸满是仓皇之色,仿佛在躲避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