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本座面前杀我摇光圣朝的人,你一个区区至尊境的蝼蚁,到底是使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借用了这么强大的岩浆之海,害死了我摇光圣朝的大皇子。   .  ”金帝目光死死的盯着卓,质问道。

    “可笑!我有用过什么卑鄙手段?这岩浆之海本是我本身的手段,怎么到你嘴里成了卑鄙手段了?”

    卓目光一寒,这金帝明显是打算将此事赖在他卓身了,这摇光圣朝的人还真是够无耻的,输了还找借口赖在他卓身。

    “对!我大哥一世英名,天赋绝顶,怎么是你这么个蝼蚁能的?你肯定是使用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卑鄙手段才害死我大哥的。”元圣也是从空地出来,指着卓喝道。

    元空此刻也是从驻台走出来,目光满是森寒之色,牢牢的盯着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元照明明实在大家面前被岩浆之海所淹没,怎么现在在你们嘴,成了我卓使用卑鄙手段了呢?”卓淡漠地道。

    “还有你一个手下败将,口口声声说我是至尊境蝼蚁,当初你被我这个蝼蚁斩去一臂,那你又算什么东西?岂不是连蝼蚁都不如?”

    说到这里,卓锐利的目光,冷冷的盯了那空地的元圣一眼,使得后者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脸色难看之极。

    “还想狡辩,我看你是真的找死!不仅使用卑鄙手段抢夺了元照的第一名额,而且还使用了见不得人的东西杀死元照,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根本没资格进入嘉神学院,直接给我死吧。”

    金帝说完,恐怖的力量爆涌而出,顿时九颗金色星辰从天而降,对着下方的卓砸去,想要将卓彻底的碾压致死。

    驻台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金帝会在这一刻,直接出手,甚至之前还没有任何的征兆。

    而且金帝这一击很恐怖,使出了全力,卓再逆天,也不可能在这一击之下有任何的幸存,毕竟金帝可是三重帝境的恐怖存在,天尊巅峰的武者在他面前也要瞬间湮灭。

    轰轰轰!

    不过,在九颗金色星辰即将抵达卓空的时候,一股更为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随后那恐怖的九颗金色星辰居然极为默契的同时湮灭,而金帝额也是在这股力量下后退数步。

    嗖!

    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站在了卓的身前,不过这名老者脸不再有柔和的笑容,而是面色冷峻,目光满是冷意。

    “金帝!卓乃是我外院这一届的新人王,你在我面前,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出手,你是什么意思?”这名老者正是院长,此刻院长冷厉的喝问道。

    金帝一怔,旋即面色微变,狡辩道“院长!你可不要被这家伙的一面之词给蒙骗了。”

    “我的事情还需要你来管么?到底你是外院院长还是我是外院院长?”院长目光已经变得越加的冷漠,这金帝实在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金帝面色一滞,拱拱手,道“院长息怒,方才是我太冲动了。”

    院长淡淡的瞥了眼金帝,然后一拂袖道“你要记住,这里是嘉神岛,不是你们摇光圣朝,若是你敢在嘉神岛杀卓或者是我外院的任何学员的话,我必杀你,摇光圣朝的圣主都救不了你。”

    听得此言,金帝内心一颤,这院长好狠,居然放出如此狠话,很显然是在袒护卓。

    若是他真的敢动卓的话,院长很可能说到做到,将他给击杀掉,以嘉神学院的底蕴,院长真的杀了他的话,他们摇光圣朝的圣主还真的救不了他。

    驻台其他人也个个露出震撼之色,这院长的这句话太狠了,为了卓,这院长连金帝都敢杀,那么还有谁敢在嘉神岛动卓呢?

    说完这句话,院长便是带着卓登了驻台,而卓却是有些诧异于院长的态度,虽然他表现的天赋确实够强,而且也取得了此次新生第一,但卓总觉得这院长的对他的态度其他人完全不同。

    此刻,驻台的其他九位天才都极为忌惮的瞧着卓,他们都很清楚元照的恐怖,那可是天尊期的妖孽,而且其战力也是远超修为的天才,但依旧争不过这修为仅仅只有至尊境的卓。

    “卓兄!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猛,明明只有至尊境的修为,却战力滔天,连元照都被你给干掉了。”莫凌天来到卓身边,略有些苦笑地道。

    当初在无涯帆船甲板,卓力战元圣,并且斩掉元圣一条臂膀,已经崭露头角,那时候莫凌天已经以为自己高估卓了。

    但此次外院的招生测试开始后,卓一次次打破记录和常规,让得莫凌天吃惊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莫凌天才发现,原来他并没有高估卓,而是一直低估了卓的实力。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莫凌天也发现他越来越看不透卓了,这卓身仿佛笼罩着层层迷雾,他掀开一层以为已经彻底看清了这卓的秘密后,才发现原来在这一层里面还有这一层的迷雾,仿佛无止境一般。

    卓耸耸肩,有些模棱两可地道“其实这其也是有一点侥幸的。”

    莫凌天摇摇头,自然不会相信卓的说法,不过他也很聪明,知道卓不想在这个话题解释太多,所以也没有多问,只是与他交谈了几句后,便是默默等待着院长的安排。

    “此次外院的招生算是彻底的告一段落了,老夫很欣慰,因为这一届的新生质量很好,我想你们本来已经有了厚实的底子,能够进入外院的你们,并不是靠运气,而是靠实力争取而来的。”

    “之前你们都是各自势力的顶尖天才,基础很好,不过老夫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的武道之路现在才刚刚开始!你们是天才,但这天才的称呼只适用于你们各自所在的区域。”

    “但现在,你们已经加入嘉神学院了,那么你是学院的学员,而且老夫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的天赋和实力在整个外院之,其实并不算多强。”

    “在外院之,年纪你们轻的,实力你们强的,大有人在,所以加入外院后,不要孤芳自赏,恃才自傲,那只会白白葬送你们的天赋!”

    院长说到这里,瞧见五百人之不少人目光都是露出一丝不以为然之色,他知道,他的话语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

    不过,院长并没有气馁,在外院天才远外界多很多,等这些小家伙真正进入里面后,会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好了!该说的老夫都已经说了,现在你们新生前十的跟老夫走,剩下的人,你们七人负责一下。”

    院长对着身后四名老者以及程东、虎嘉和戚纪三人嘱咐一句,便是带着卓、云扬、棕榈等一群前十的天才离开此地。

    瞧着那离去的卓背影,金帝和另一名帝境强者目光阴沉到极点,此次他们摇光圣朝可谓是损失惨重,元照可是他们摇光圣朝最强的天才,晋升帝境是完全没问题的。

    而且若是有些机遇的话,都有可能直接突破到阶帝境,而且他们圣朝的圣主也已经有将皇位传给元照的意向,只等元照从嘉神学院学有所成的时候,登基成为新的摇光圣主。

    但现在,因为那可恶的卓,元照在他们面前身陨了,而且死的尸骨无存,他们这下回去不好交差了。

    当金帝两人愁眉苦脸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来到两人身边,对着金帝两人说了几句,原本愁眉苦脸的金帝两人,顿时豁然开朗了起来,甚至目光露出深切的寒芒。

    在院长带走前十新生后,四名老者和程东、戚纪和虎嘉三人也开始安排身后的剩余新生。

    “戚纪!你先别走,我们之前的赌约可还作数,交出筹码吧?”程东忽然走到戚纪身前,目露兴奋地道。

    连程东都没想到,此次新人王真的被那卓夺得了,要知道那小子才至尊境了,有着如此惊世骇俗的战力,若是等此子晋级到金尊甚至天尊的话,战力岂不是更恐怖了。

    程东心笃定,那卓修为若是晋级到天尊的话,战力有可能媲美帝境强者。

    未成帝却拥有帝境实力,这样的妖孽在他们外院也很稀少,恐怕也唯有那几个排在天尊榜前列的妖孽才能够办到吧。

    此刻,戚纪的脸色青白交加,连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原本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一场赌约,却是出现了如此让他无奈的结局。

    天尊境期的元照不仅没取得新生第一,连性命都给葬送了,戚纪是真的没有预料到。

    “戚纪!难道你想要反悔?当时我可是也在场的,可不能赖账哦。”虎嘉也是凑过来,笑嘻嘻地道。

    戚纪脸色更难看了,冷哼一声,从灵戒取出当初许诺的那盾牌状的皇阶下品灵宝。

    “戚纪!不要忘了,还有你的擎天剑。”收起这盾牌灵宝,程东指了指戚纪背后的擎天剑,戏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