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数道碰撞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传来一阵的闷哼声,只见夕阙、元空、蓝烟、焚继、袁铜、黄轩和莫凌天七人,同时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嗖嗖嗖!

    七名称帝阁的成员,分别来到各自击败的对手身前,强行将七人手的贡献点给抢夺了过来,而棕榈和杜涛之间的战斗显然已经到了白热化。

    空无数戟影和剑气相互交缠纷飞,金铁交鸣的声音,源源不断的响彻开来,当戟影和剑气的威力达到了极致后,最终化作了一道恐怖的爆炸光团。

    一道闷哼声在这道爆炸光团之响彻而起,随后一道身影便是从这光团之倒飞而出。

    当众人的目光最终汇聚在这道身影的瞬间,脸都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因为这倒飞而出的身影正是新生第二的棕榈。

    此刻,棕榈披头散发,嘴角带血,气息急促,喘息不已,握剑的右手微微发颤,虎口崩裂流出了一丝鲜血,可谓是狼狈之极。

    嗖!

    右手一道身影自光团砸了下来,砸在地,恐怖的力量蔓延,掀起一道环形气浪,随后只见杜涛手持方天画戟,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淡漠的盯着棕榈道“交出贡献点吧!”

    “虽然你的修为我高一阶,而且还是一名以攻伐为主的剑修,可惜的是,你不过是刚加入外院的新生而已,没有经过修炼塔洗礼的你,其实很弱小,修为再高也没用。”

    说着,杜涛走到棕榈面前,右手一摊,目光满是戏谑之色。

    “修炼塔么?今日的一切,我棕榈他日必会夺回来的。”

    棕榈目光充满了不甘心,不过即使他再不甘心也没用,这杜涛修为虽然他低,但体内的元力总量却是远超过他,所发挥出的力量绝对是天尊初期武者的数倍。

    而这杜涛身的元力之所以这般的澎湃,很可能是由于长时间在修炼塔之淬炼经脉,使得自身能够容纳常人数倍的元力,从而使之战力增强了数十倍。

    说完,棕榈便是将手的贡献点全部交给杜涛之后,直接离开了广场。

    杜涛目光虚眯,其拥有着一抹忌惮之色,这棕榈天赋绝对足够强,若不是因为是新生,本身一次都没在修炼塔修炼过的话,他杜涛根本不可能是棕榈的对手。

    对于棕榈的狠话,杜涛虽然忌惮,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这棕榈一开始的九千贡献点都被他所夺,起步肯定寻常武者要慢一些。

    而他有了这九千点贡献点,可以在修炼塔之待一段时间,到时候他修为也能晋级到天尊境,即使棕榈的经脉经过修炼塔的淬炼,战力提升,他杜涛也不惧。

    棕榈一走,其他七名新生,除了莫凌天以外,其余六人也都是带着晦气离开了广场。

    轰!

    忽然,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顿时从不远处传来,引起了广场不少人的注意,连杜涛等八名称帝阁的人,也都是目光投射过去。

    旋即,众人便是见到,卓与黑陶的战斗,黑陶再次使出了天罡流星,无数的流星般的拳劲涌出,从四面八方将卓整个人都是笼罩了进去。

    “黑陶居然使出了天罡流星,看来这至尊境的新生果然不一般啊。”

    “不过再不一般,恐怕也要在天罡流星的威力下,身受重伤!这新生此次算是要吃大亏了。”

    瞧着那恐怖的流星拳劲,众人先是一怔,旋即个个露出戏谑之色,他们知道,在天罡流星之下,那卓的下场会很惨烈的。

    “这新生能够逼得黑陶使出天罡流星,算是颇为了不起了。”

    杜涛也是凝视着那无数拳劲流星,目光有着一丝慎重,黑陶的实力他要强一些,即使是他面对这天罡流星,恐怕也会变得狼狈,更不用说这修为仅仅只是至尊境的新生。

    轰!

    不过天罡流星仅仅支持持续了片刻,一道血柱冲天而起,随后无数滚滚魔气涌出,那无穷无尽的拳劲流星居然寸寸崩溃了下来。

    一名血发血眸的青年,周身环绕着十柄血枪,虚空踏出,目光森冷的凝视着黑陶,使得后者不由得倒退几步,脸色难看。

    “天罡流星被破了,这青年是怎么办到的?”

    广场众多老生皆是瞳孔微缩,惊讶的瞧着那全身笼罩在血气的卓。

    “好恐怖的魔气,这新生难道是个魔修不成?”

    杜涛目光有着一抹惊疑不定,魔修可剑修要强大许多了,这是个修炼武者的异类,一旦修炼所成,所能够发挥的战力极其的恐怖骇人。

    黑陶面色凝重之极,看来他一直都小看了眼前这青年了,怪不得此子能够夺得新生第一,这根本不是侥幸得来的,而是此子靠真材实料夺得的。

    “杀!”

    一脚踏出,卓血发飞扬,带着周身的十柄血枪,瞬间朝着黑陶冲杀而来,血气冲天,在空形成一道道恐怖的血云。

    黑陶目光闪烁,凛然不惧,一拳轰出,恐怖的拳劲再次划出滔天的流星,滚滚不休的对着卓轰了下来,想要将卓彻底的碾压。

    “同样的招式,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卓淡漠的声音响起,随后右手一挥,十柄血枪猛地掠出,一柄接着一柄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黑陶面前。

    黑陶脸色微变,双拳拳势一变,顿时那无数的流星雨横亘在他的方,仿若化作了强大的流星雨幕,欲要挡住那掠来的十柄血枪。

    轰轰轰!

    第一柄血枪砸在流星雨幕之,恐怖的力量倾泻开来,使得流星雨幕剧烈的颤动起来,不过这流星雨幕的防御不俗,倒是并没有任何的碎裂痕迹。

    第二柄、第三柄……一直到第九柄,力道越来越强大,那流星雨幕也是开始剧烈颤动起来,表面居然隐隐流露出一丝丝裂痕。

    “第十柄,给我碎!”

    卓低喝一声,当第十柄血枪最终轰在流星雨幕的时候,终于,流星雨幕剧烈的颤动了一番后,完全碎裂成了无数的星点。

    噗嗤!

    黑陶目光一变,只感觉一股恐怖的力量弥漫而来,重重轰在了胸口,随后他大吐一口鲜血,竟然连连后退,直到百米开外才勉强停住,目光十分忌惮的凝视着前方的卓。

    静!

    此刻,广场变得极为的安静,黑陶的战力有多恐怖,广场众多老生都是知道的,毕竟之前那天尊初期的云扬,都被黑陶轻易给击败。

    原本,黑陶对卓,众人以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但现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结果,却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黑陶败了,而且败得很彻底!

    杜涛眉头微蹙,他也没想到黑陶居然败了,这眼前的至尊境新生有这么强吗?

    “学长!还要我身的贡献点嘛?”

    一步踏出,卓瞬间来到黑陶面前十米处,猩红的目光凝视着黑陶,使得后者全身不自在。

    勉强露出一丝苦笑,黑陶摇摇头,道“学弟!你的实力很强,学长也甘拜下风,这贡献点不要了,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先走了。”

    黑陶刚想走的时候,卓脚掌虚空一踏,拦在了黑陶面前,使得黑陶面色一滞。

    “学弟这是何意啊?”黑陶有些无奈的问道。

    卓嘴角微扬,道“学长这么走了,是否有所不妥啊?看学长身的贡献点应该有不少,不如分点给学弟,当做学弟见过学长的见面礼吧。”

    此话一出,黑陶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这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居然打算抢夺他身的贡献点。

    “怎么?学长觉得学弟的这个建议不妥嘛?”

    卓说着,身的魔意更为恐怖,那十柄血枪的枪尖,纷纷指着黑陶,使得黑陶脸色黑到了极点。

    “学弟所说的甚是,方才是学长唐突了!”

    现在十柄血枪指着他,黑陶不得不屈服,虽说学院里面不得互相残杀,但没有规定不能将弄残弄废掉,若是这卓忽然想不开,将他给废掉的话,他岂不是要完蛋了。

    见黑陶伸出右手,卓也是伸出了右手,随后将黑陶身的贡献点,全部收入了贡献计数表之。

    瞧着贡献计数表的数字,卓目光露出一抹意外之喜,因为他的贡献计数表的数字从一万增加到了四万,也是说,黑陶身居然有三万的贡献点,身家不菲啊。

    “感谢学长的馈赠!”

    卓点点头,右手一招,原本将黑陶围住的十柄血枪重新回到了卓的身边。

    黑陶轻吁一口气,心满是无奈之色,原本此次他过来是为了掠夺新生手的贡献点的,但没想到的是,自己技不如人,贡献点反而被抢了。

    堂堂老生的贡献点被新生所抢,这好像还是嘉神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吧。

    “学弟!学长有些事情要办,不久留了,告辞。”

    黑陶说完此话,立马溜之大吉,堂堂的外院老生被新生抢去贡献点,黑陶实在没这个脸待下去了。

    而广场的老生,此刻纷纷犹如石化般的瞧着方才那一幕,他们心唯有一个念头,这家伙真的是这一届的新生嘛?怎么会这么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