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怎么会这么强?”

    灵虚瞳孔微缩,怒喝一声,身的气息暴涌而出,双手一合,恐怖的元力暴涌而出,顿时无数鹰影浮现,在其身前化作一道鹰影防御。

    “破!”

    卓淡漠的声音响彻而起,随后恐怖的血色大手,仿佛万丈高手般,碾压一切,那鹰影防御根本抵挡不了多久,便是寸寸崩溃。

    噗嗤!

    灵虚口吐鲜血,直接倒飞而出,脸色苍白如雪,而卓根本没有丝毫放过灵虚的样子,右手一招,顿时血色大手一把掠出,将灵虚捏在手。

    “大哥!”

    灵翼和灵唤两人怒吼一声,相继掠出,恐怖的元力涌出,欲要救下被血色大手捏住的灵虚。

    卓目光森冷,脚掌一跺,顿时又是两张血色大手掠出,灵翼和灵唤两人的实力灵虚要差一些,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血色大手的抓击,几下便是被血色大手捏住。

    整个客厅都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学员,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僵立在原地,他们也是没料到,这卓的实力竟然这么恐怖。

    灵虚、灵翼和灵唤三兄弟,好歹也是金尊境巅峰的强者,但在这至尊境后期的青年手,连一招都撑不过去,被其生擒活捉了?

    原本有些忍不住要动手的学员,心满是庆幸之色,好在他们没有冲动出手,不然下场只会灵虚三兄弟更惨。

    “太弱了,你们三人这点实力,也打算夺取我手的玉匙,你们三个废物是哪来的自信?”卓凝视着被血色大手捏住的灵虚三人,淡漠地但。

    这灵虚三人的实力远远黑陶和杜涛要弱许多,虽然同样是金尊境巅峰,但这灵虚三人也普通的金尊境巅峰武者强一丝,但黑陶和杜涛两人可都是拥有天尊初期的战力。

    很显然,在这外院之,即使是修为相同,但其战力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有的人能够随意越阶战斗,而有的人却只能被人越阶战斗,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灵虚三兄弟眼皮一抽,目光皆是浮现出一丝悔意,若是他们知道,眼前这青年的战力这般恐怖的话,他们打死也不挑衅卓。

    “学弟!以后我们再也不敢挑衅于你了,求你饶过我吧?”灵虚硬着头皮,只能服软道。

    “你们三人,一开始见我修为低,将我当成软柿子捏;现在觉得我这个软柿子竟然是个硬茬,反而开始求饶,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卓冷冷地道。

    “那你想怎么样?”灵虚脸色苍白,再次硬着头皮问道。

    卓目光平静之极,继续道“交出你们身的贡献点,滚出第十层,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三人缺胳膊断腿。”

    听得卓这裸的威胁,灵虚三人目光闪烁,脸色难看之极,这句话与当时灵虚所说的话语如出一撤,显然卓是以牙还牙。

    “怎么?不交?”卓声音骤冷,顿时那血色大手的力道变得恐怖之极,使得灵虚三人不由得痛苦叫出声来。

    “我们交,放过我们。”灵虚三人冷汗连连,连忙说道。

    卓点点头,右手一挥,那捏住灵虚三人的血色大手也是松了开来,而灵虚三人则是跌在地,痛呼出声。

    “交出来吧!”

    卓一个箭步来到灵虚三人面前,右手一摊,淡漠地道。

    灵虚三人相视一眼,皆是露出苦涩之意,乖乖的将手的贡献点都是献给了卓,毕竟现在形势人强,他们可不敢忤逆卓的要求。

    虽说学院里面不能弄出人命,但若是有人使用小手段,让你变残废的话,即使是学院也不会在这种事情过多的计较,毕竟武者之间难免会有所摩擦,有摩擦会有损伤,只要不闹出人命,学院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将身的贡献点,全部都交给卓后,灵虚三人灰溜溜的离开了第十层,在这里他们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而灵虚三人也确实是够穷的,三人加起来,身也只有六千贡献点,这点贡献点对于卓来说,还真的是小数目。

    “你们还有谁要这把玉匙?”

    卓环顾客厅四周,目光寒意弥漫,顿时,整个客厅都是陷入了安静之,没有人答话,皆是保持沉默。

    开玩笑,连灵虚三兄弟都败在此子手了,他们哪里还敢与此子争锋,那不是自讨没趣嘛?

    见客厅众人都不吭声,卓嘴角微扬,看来方才以雷霆手段击败灵虚三人,还是起到不小的震慑作用。

    “你这玉匙我要了。”

    忽然,一道冷冽的娇哼声从第十层的阶梯入口传来,吸引了客厅所有人的注意。

    蹬蹬蹬!

    随之传来的是,清脆的踩踏阶梯的声音,一道倩影便是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

    此女岁数在二十五岁左右,绸衣黄裳,肌肤微丰,体态婀娜,风韵妖娆,全身下都散发着一股成熟而魅惑的气息,牢牢的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

    甚至客厅不少人瞧着这道倩影后,目光露出深深的痴迷之色。

    而且,此女身后还跟着一行数人,个个气息饱满,太阳穴鼓起,精神抖擞,显然都不是庸手。

    卓淡淡的瞥了眼这黄裳女子后,视线便是放在了此女身边的一名目光张狂的男子身,目光寒意绽放,锋锐凛冽。

    因为这张狂的男子卓可不陌生,正是今日在他离开院长书房外的广场,抢夺他新生贡献点的杜涛。

    只不过,这杜涛最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最终败在了他卓手,不仅将他全部抢夺的贡献点都吐了出来,连他本身拥有的贡献点,也是一点不剩的被卓给夺光了。

    而瞧见了这杜涛以后,卓已经知道,这一行人恐怕是来者不善。

    “是称帝阁的人,没想到此子与称帝阁的人都认识?”

    客厅众人很快瞧见了这一行人衣袍胸口处所绘制的图案,这图案的内容是一名狂放不羁的男子,抬头望天,目光桀骜,好似在挑衅苍天。

    这个图案是称帝阁的标志,也是称帝阁所有成员衣服必须会印制的图案。

    认出了这一行人的身份后,众人目光皆是露出忌惮之色,称帝阁在外院的势力不小,里面强者如云,不是一般的学员能够惹得起的。

    “卓学弟,看来我们还真巧啊!这才离开没多久又碰见了。”黄裳女子身边的杜涛,怨毒的盯着卓,不阴不阳地道。

    “对啊!我们确实很巧啊,次还要感谢杜涛学长的贡献点。现在杜涛学长又过来了,想必身又带了不少的贡献点,打算赠送给学弟吧?”卓戏谑地道。

    咯吱!

    杜涛拳头攒起,双目顿时变得有些赤红,这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敢当面嘲弄于他,几乎让得杜涛恼羞成怒。

    “此子原来是那新生第一卓啊?据说此子可是将黑陶和杜涛两人的贡献点都给抢夺了过去,连黑陶和杜涛都不是此子的对手,怪不得灵虚三兄弟会败得那么惨。”

    客厅众人终于是露出了然之色,怪不得眼前这新生实力这么恐怖,原来是那传的沸沸扬扬的卓啊。

    而且这杜涛带着称帝阁的人前来,恐怕是来者不善,特别是那为首的黄裳女子,实力深不可测,在场许多人都看不透此女的修为。

    之所以会这样,恐怕主要还是此女的修为远超过他们的原因,虽然此女长得妖娆动人,但恐怕却是个带刺玫瑰,虽好看,却不好碰,一碰有可能被刺伤。

    “听说你抢了杜涛的贡献点?”黄裳女子忽然脚掌一踏,美眸弯起一丝危险的弧度,淡漠地道。

    “他抢我们新生贡献点,难道我们新生不能抢他嘛?”卓指了指杜涛,冷冷的回道。

    黄裳女子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杜涛抢你们新生的,你们新生自然也能够抢夺他杜涛的。不过有一点你却是忽略了,那是杜涛他是我们称帝阁的人,你打了我称帝阁的人,并且还将其身贡献点给全抢走了,这是对我们称帝阁的挑衅。”

    黄裳女子的意思很明显,卓抢杜涛的没错,但杜涛是称帝阁的人,你抢称帝阁的人有错。

    卓却是嗤笑一声,道“还真是可笑,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被你们称帝阁的人抢,而不允许反抢喽?”

    “那是自然!”黄裳女子很是自然的答道,“所以你现在交出所有贡献点,还有你手的玉匙,并且向杜涛跪下来道歉,我们称帝阁不追究你此次的冒犯之举。”

    卓的脸色逐渐寒冷下来,这黄裳女子还真够霸道的,这做法不是只许官府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还有黄裳女子的要求如此过分,卓又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不平等的要求?

    “考虑好了么?”黄裳女子再次开口道。

    “考虑好了。”卓平静地道。

    黄裳女子嘴角微扬,笑道“看来你是聪明人,应该是准备服从我的要求了吧。”

    “滚!”

    卓淡淡吐出一个字,黄裳女子脸的笑意顿时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