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小子不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么?而且你还是第一次进入修炼塔内修炼,此次淬炼经脉的效果肯定是最好的,到时候你的战力必然能够翻好几倍,一个月后,你还不一定会怕那柳香呢。 ”小黑淡淡地道。

    闻言,卓点点头,旋即来到包厢内的蒲团之,这包厢之内的冰火能量极为浓郁,其这蒲团内是包厢内冰火能量最浓郁的一处。

    走到包厢央的蒲团之,卓缓缓的端坐在其,顿时,一热一寒的恐怖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顺着他的经脉涌动周游。

    这冰火能量的淬炼效果确实很好,仅仅周游了卓全身一周,他便是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经脉仿佛之前坚韧了一些。

    “这冰火能量果然很神,淬炼效果居然这般好。”

    感受到自身经脉之前坚韧了一些,卓目光精芒闪烁,脸露出一抹激动之色,若是按照这种效果,一个月后,他的经脉肯定能够在这淬炼效果下,坚韧好几倍,甚至还能扩充许多,容纳更多的元力。

    盘膝坐在蒲团之,卓右手一翻,从身取出一枚刻着玄奥符的玉牌,这玉牌乃是此次新生第一在万兽石窟之所取得的第一玉牌。

    当时卓在取得这玉牌的时候,他脸颊的魔纹便是有所异动,当时他怀疑这玉牌的符不一般。

    只不过出了万兽石窟之后,他们新生前十便是直接被院长带走,之后又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所以卓根本没时间来研究这玉牌的符。

    现在进入这修炼塔之,卓终于是有时间来好好研究这玉牌的符了。

    “小黑!你能看出这符的来历吗?”卓忽然问道。

    此刻,小黑站在卓肩膀,小眼珠子有些凝重的盯着卓手的玉牌,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吟片刻,小黑有些严肃地道“这玉牌的符很怪,其居然有着一丝圣人的气息,难不成这是圣纹?”

    “圣纹?那是什么东西?”卓有些诧异地问道。

    “所谓的圣纹,其实是圣人的力量法则,是一种契合天地法则的恐怖力量!这样跟你说吧,圣人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够在天地之间留下这种强大诡异的圣纹,某种意义下,圣纹应该是代表着圣人的攻击。”小黑目光凝重地道。

    闻言,卓目光微凝,露出一丝惊骇之色,道“圣纹代表着圣人的攻击?你的意思是说,这玉牌的符乃是圣人所留下的?”

    圣人对于卓来说,那是传说的人物,据说这样的存在,完全可以做到只手遮天,日月沉沦。

    可以说,圣人一出,天地变色,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而卓接触过的圣人也风雷神君、苍龙道人以及斗战佛魔圣,不过这三人基本都是万年前的人物,而且卓所接触的都只是这三大圣人所遗留下的东西,并没有见过圣人本尊。

    圣人,在现在卓的眼,依旧是遥远而强大的存在,卓对于这等存在,一直都存着敬畏之心。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小黑淡淡地道。

    听得此言,卓眉头微蹙,小黑这句话也太模棱两可了吧,什么叫或许是,也或许不是啊。

    见到卓这幅模样,小黑解释道“这玉牌的符确实有着圣纹的一丝气息,不过其所蕴含的能量太弱小,弱小的根本不像圣纹。”

    “要知道,圣纹代表着圣人的力量法则,虽然无法与真正的圣人相媲美,但也不是一般的帝境强者能够相提并论的,但这玉牌的气息太微弱了。”

    闻言,卓点点头,这玉牌的这所谓的圣纹威能确实很微弱,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还是说这根本不是圣纹?

    “小子!你之前不是说,这玉牌的圣纹引起你脸颊的魔纹的异动么?你试试魔纹的力量,输入这玉牌之看看,或许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出现也说不定。”小黑忽然道。

    卓无奈的摊摊手道“魔纹的力量我根本无法控制,怎么将其力量输入圣纹之内啊?”

    “利用你的魔眼啊,你那魔眼应该能够稍微控制魔纹的一丝力量吧,本龙爷能够感觉到,魔纹的力量绝对与这玉牌的纹路有些关系。”小黑怂恿道。

    卓总感觉这小黑所说的不是什么好事,但他也找不到任何的漏洞,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小黑。

    “试试吧!”

    说着,卓一点眉心,顿时,佛魔眼便是被他召唤而出,佛魔眼切换成魔眼,一缕魔意涌出,顿时那附着在卓脸颊的魔纹浮现,一股恐怖的魔气从魔纹之滚滚袭来。

    嗖!

    魔气涌出,在卓的控制之下,纷纷涌入卓掌心处的玉牌之,随后晶莹剔透的玉牌,顿时被漆黑的魔气所侵蚀,看去极为的诡异慑人。

    “好像也没什么发生啊?”卓目光微凝的疑惑道。

    “不对!有变化了,你看那玉牌的纹路开始有所异动了。”小黑忽然道。

    而卓也是立刻将目光投射而去,只见那玉牌开始颤动起来,一开始仅仅只是微微抖动,随后便是颤动的越来越剧烈,仿佛整个玉牌都要在这股颤动之彻底的崩溃了一般。

    一道炽烈的玉色光芒从玉牌冲天而起,掠包厢的顶部,随后卓惊愕的发现,这玉色光芒仿若无数蝌蚪般,在半空不断的游动,仿佛在绘制某种稀古怪的图案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

    半空所绘制的图案越加的清晰明了,一股至高至大的神圣气息,从那图案之流泻开来,使得卓和小黑皆是目光微凝。

    当图案彻底的绘制完全之后,这图案竟是碎成了无数的玉色光芒,随后这些玉色光芒暴掠而出,瞬间掠进了卓的眉心之。

    卓闷哼一声,右手捂着额头,这玉色光芒速度太快了,卓都还没反应过来,居然进入了他眉心之。

    不过额头的疼痛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是消散了,随后卓目光缓缓的睁开,在瞳孔之有着一抹精芒闪烁。

    “小子!刚才怎么回事?那玉色光芒在半空绘制了图案之后,怎么忽然钻入你的眉心之了?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啊?”小黑有些担忧地道。

    卓摇摇头,有些激动地道“小黑!这玉牌纹路之,所隐藏的竟然是一种功法,而且是极其强大的功法。”

    “嗯?里面隐藏着是功法?”

    小黑一怔,旋即露出了然之色,道“怪不得这圣纹之所蕴含的能量那般微弱,原来并不是攻伐圣纹,而是依靠圣纹的力量,在里面刻录功法秘籍啊。”

    “不过,既然是用圣纹刻录的功法,那岂不是圣人的功法,这可是极其的珍贵啊,居然会放在此次新生第一的玉牌之?这外院的院长是脑子进水了吗?”

    圣人功法有多珍贵,小黑谁都清楚,这东西连九重帝境的强者都会疯狂的东西,那外院院长居然这样拿出来当做新生第一的奖励了?

    在小黑的眼,那院长的这种行为,无疑是脑子进水了,除了这个解释,小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解释院长这种行为了。

    “我还没说完呢?这功法是残缺的,此功法共有七层,而玉牌之却只有第一层,其余六层根本没有。”卓摊摊手,无奈地道。

    “额!只有第一层?”

    小黑一怔,旋即便是冷静了下来,看来这玉牌所记录的功法残缺的这般严重,仅仅只有第一层,即使是圣人功法,恐怕也完整的帝皇功法要差劲许多。

    怪不得那院长愿意将圣人功法拿出来当做新生第一,竟然是残次品。

    “你这功法叫什么名字?”小黑忽然问道。

    “七情宝印!”卓淡淡地道。

    “听这名字好像和七情六欲有些关系吧?具体是有什么作用?”小黑疑惑的问道。

    “所谓七情乃是喜、怒、哀、惧、爱、恶、欲,其人体最本源的情绪和,而七情宝印则是以这其情绪为本质所创造的强大功法。”

    “其喜、怒、爱三大宝印使出,可大大增幅自身的实力,让得本身的实力增幅数倍到数十倍不等,而哀、惧、恶和欲类似于诅咒力量,可大大削弱对方的实力。”

    “彼消己长,拥有七情宝印的武者,完全可以通过强大自己,削弱对方,从而轻易战胜对手,是一种很强大的辅助类功法。”

    说到这里,卓目光有着一丝激动之色,这七情宝印虽然没有凸显出强大的威力,不过对于战斗却有着不小的强大作用。

    拥有七情宝印,即使卓实力对方弱,但有着七种情绪的增幅和诅咒,完全可以以弱胜强。

    “还真是特的功法,那你得到的是哪一种情绪的功法?”小黑目光露出一丝兴趣之色,忽然对着卓道。

    “怒宝印,可通过愤怒的情绪,极大的提升自身的战力。”卓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