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宝印确实了得,其有三种情绪可增幅自身战力,四种情绪则是可以极大降低敌方的实力,可以说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功法,若是利用的好的话,卓的实力恐怕会增加到让人骇人的地步。

    不过,让得卓失望的是,这功法竟然是残缺的,在玉牌之所刻录的宝印,居然仅仅只有怒宝印,若是多几个宝印的话,或许卓的战力会提升很多。

    “这一个月修炼怒宝印和利用冰火能量淬炼经脉吧。”

    目光闪烁,卓静静的坐在蒲团之,双手合十,周身穴窍开启,开始不断的牵引着周围浓郁的冰火能量进入体内,开始默默的淬炼着体内的经脉。

    毕竟卓所在的乃是修炼塔第十层,其的冰火能量之浓郁,绝对是第一层的十倍之,效果自然也会要好许多。

    在卓开始在包厢内闭关的时候,石门外的柳香默默的盘膝坐在客厅央,在柳香周围数丈范围,没一人,其他人都是远离,目光忌惮的盯着这个带刺的玫瑰。

    而关于柳香与卓之间的矛盾,顿时在修炼塔之传开了,其他层数的武者纷纷朝着第十层走来,很多都是为了看看柳香的姿容。

    柳香不仅是称帝阁的高层之一,修为强大,战力强盛,而且本身姿容过人,身材突出,不少人过来的目的便是柳香。

    当然,也有不少人前来,主要是为了看看那一进入外院便是引起轩然大波的新生第一卓的真面目。

    要知道,之前此子反抢黑陶和杜涛等人的事迹,早已在外院传开了。

    而此次称帝阁的高层之一柳香,竟然屈尊前来对付这卓,一瞬间,又是将卓推到了风口浪尖,众多人都是开始期待一个月后,当那卓走出包厢后,到底会是怎样的景象。

    “区区新生,一进来能引来这般的轰动,这卓还属第一个吧?”

    “那倒不一定,当初那绝世妖孽慕辰雪一进来,所造成的轰动并不这卓小。哎!慕辰雪不仅被誉为外院第一美人,天赋和实力更是恐怖之极,可惜的是,三个月前,她突破帝境进入了九幽境的内院,真是可惜啊!”

    抵达第十层的众人也是窃窃私语了起来,都是感慨于卓所造成的轰动,但也有不少人对于这种观点不敢苟同。

    不少人可还记得,当初的慕辰雪进入外院后,所引起的轰动可完全不弱于卓,甚至还有过之,毕竟慕辰雪当初被誉为外院第一美人,不仅天赋强,而且长得倾国倾城,不知迷倒了多少的英年才俊。

    不过可惜的是,三个月前,慕辰雪已经顺利突破帝境,进入了九幽境的内院进修了,要知道这慕辰雪进入外院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晋级帝境,顺利进入内院,这在外院还是属于首例。

    而现在卓也是造成这般大的轰动,不少人也是将卓与慕辰雪进行了较,当然,若是众人知道慕辰雪和卓的关系的话,恐怕此刻会引起更大的轰动。

    虽然卓引起的轰动确实很大,不过此刻汇聚在第十层的众人目光之,皆是有着怜悯之色。

    现在此刻柳香出马了,要知道柳香不仅是称帝阁的高层,而且还是外院较有名的天才,寻常的老生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而那卓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招惹柳香,恐怕少不得要吃一番苦头了。

    柳香美虽美,外院也有不少的倾慕者,但却没一人敢接近此女,主要是此女性格冰冷、高傲,眼光也是极高,别人私底下都称呼此女是带刺的玫瑰,可远观却不可亲近。

    一个是带刺玫瑰,一个是新生第一,两者的碰撞,自然是让得不少人都是极为期待,而大多数人心也都是明白,那卓实力确实不错,但依旧会在柳香手吃尽苦头。

    外界的事情,卓自然是不知道,此刻的他正在利用冰火能量,不断的淬炼体内经脉,同时还不忘修炼那七情宝印的怒宝印。

    时间如指间细沙般,逐渐流逝,很快一个月便是过去,包厢之内,卓缓缓的睁开双目,一股极为强烈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暴涌而出,随后传来一道闷雷般的响声。

    “突破了!”

    低声喃喃着,卓嘴角露出一抹畅快的笑意,他此刻身的气息之前强盛太多了,而修为也是从至尊境后期突破到了至尊境巅峰,距离金尊境只差一步了。

    咯吱!

    缓缓起身,卓双臂猛地一甩,顿时发出咯吱脆响,一股强大的劲气从他的双臂之猛地甩了出来,化作环状的气浪,朝着前方飙射而出,空气震荡,仿若空间崩塌。

    “好强大的劲气,我的经脉居然在这一个月的淬炼之下,足足之前坚韧壮大了数倍不止。”捏了捏双手,卓有些惊讶他现在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

    若说之前他的经脉犹如涓涓细流的话,那么现在经过淬炼后的卓的经脉,则是犹如一片汪洋大海,那从经脉滚滚流淌的元力,仿若奔腾的江流一般,远远不止的在他的经脉之涌动。

    “这修炼塔内的冰火能量对经脉淬炼确实有效,不过也这第一次对你经脉的淬炼效果最好,以后效果也会越来越差。”小黑淡淡地道。

    卓点点头,当初那旗袍女子也说过,在修炼塔的第一个月,乃是武者打基础的最重要的时期,当然效果也是最明显的,从卓的表情能够看出来,此次淬炼的效果确实很强。

    “该出去了。”

    卓的目光汇聚在前方石门,其寒意凛冽,他知道石门之外柳香他们还在那里等着他。

    “咦?”

    卓正想离开石门的时候,忽然卓左手的冰之圣符亮了起来,引起了卓的诧异。

    嗖!

    一道光芒骤然从他的左手掠出,随后冰雪权杖出现在他的面前,恐怖的寒意弥漫开来,使得卓瞳孔微缩。

    “万年玄魄冰蛊幼虫!”

    卓目光盯在这冰雪权杖面,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万年玄魄冰蛊幼虫,当初卓在岩浆世界入口处,这万年玄魄冰蛊幼虫是对这冰雪权杖起了不小反应。

    随后万年玄魄冰蛊幼虫便是吸附在冰雪权杖面,当初小黑已经说过了,这幼虫到了破茧化蝶关键的时刻了。

    “小黑?”卓转头瞧着小黑问道。

    “小子!这万年玄魄冰蛊即将破茧化蝶了,快点用你冰之圣符的寒冰能量助它一臂之力。”小黑忽然激动地道。

    闻言,卓点点头,意念一动,顿时冰之圣符之掠出强大的寒气,涌入了冰雪权杖之。

    而万年玄魄冰蛊幼虫也是来者不拒,竟是完全将卓这股寒气全部吸扯了进来,随后这幼虫开始在冰晶之不断蠕动着挣扎,甚至还发出有些刺耳的尖啸声。

    “要开始了!”小黑凝重的道。

    此话一出,顿时那冰雪权杖竟然开始融化,里面所蕴含的强大寒气,竟然全部被万年玄魄冰蛊幼虫给吸收了进去,而幼虫所在的冰晶则是越加的晶莹剔透,寒气逼人。

    咔嚓!

    碎裂的声音源源不断的响起,随后那冰晶表面开始崩裂,最终冰晶碎成无数齑粉,一道七彩光芒从冰晶之涌出,随后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暴掠而出。

    “咿呀!”

    一道尖利的啸声从七彩光芒之暴涌而出,使得卓双目虚眯,接着一道遮掩在七彩光芒的身影缓缓的掠出。

    这道身影逐渐的增大,一双七彩翅膀衍生出来,而七彩光芒也是浓郁到极致,一瞬间,整个包厢之内,都是充斥着恐怖的七彩光芒。

    当七彩光芒逐渐敛去的时候,一只数丈巨大的七彩蝴蝶出现在了卓的面前,只见这七彩蝴蝶拥有一双五彩斑斓的双眼,那双眼睛盯着卓,目光有着一丝好和依赖。

    卓明显能够感受到七彩蝴蝶眼的那丝依赖之情,很显然,这可能与他事先与其滴血认主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咿呀!”

    玄魄冰蝶又是尖啸一声,旋即七彩翅膀一张,速度飙升到极致,来到了卓身前,那双五彩斑斓的目光盯着卓,又是叫了一声,有着一丝怯懦,也有一丝欢喜。

    “好快!”

    卓一怔,旋即右手伸出,轻轻的抚摸着玄魄冰蝶脖颈处的软毛,而玄魄冰蝶没有抗拒,反而很是亲昵的蹭了蹭卓的手掌,舒服的叫了一声,软软的,倒是十分乖巧可爱。

    “不愧是拥有成为妖帝潜质的元兽,这一出生居然有玄尊境巅峰的修为。”卓有些惊异的瞧着身前的玄魄冰蛊,轻声喃喃地道。

    “那是自然,这玄魄冰蝶本来是拥有远古圣兽血脉的元兽,天赋很是强大,虽然现在一出生修为是玄尊境巅峰,但其战力恐怕完全不弱于至尊境巅峰,再加它得天独厚的肉身优势,恐怕金尊境初期想要伤它都难。”小黑点点头道。